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五十二节 朝鲜之战(1)
    义纵统帅的大军高唱‘无衣’,开进襄平。

    跟从长安出发时,连带民夫也才三千来号人不同。

    义纵这个护濊都尉一路进军,途中不断的抽调当地的郡兵加入远征军。

    从赵国,义纵带走了赵国最精锐的一支千人骑兵以及两千多弓弩手,在燕国,义纵也不含糊,带走了驻扎在蓟城的三千燕兵。

    途中,更有无数英雄好汉,豪杰壮士,良家子弟,自带干粮,前来投奔。

    其热烈程度,甚至超越了今年在长安举行的考举。

    义纵从萧关一路走来,走到襄平的时候,他的队伍已经滚雪球一样的滚成了足足两万人的大军。

    其中,从各地抽调的郡兵和民壮加起来才不过一万人。

    剩下的人马,全是沿途投军的各方好汉。

    这些好汉虽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彼此也基本不熟悉。

    但进了军队后,并没有什么乱糟糟的事情发生。

    他们就像一滴滴水珠一般,从四面八方汇入义纵的大军之中,短暂的熟悉后,立刻就融入了大军。

    现在,由这些人组成的汉军队伍,至少在队列和秩序上,已经不输于一般的汉室郡兵。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

    是因为汉室长久以来秉持的是‘士不教不得征’政策。

    在基层汉室地方的亭、里、乡、县、郡五级行政单位,每年都会在冬天组织地方的民兵进行军事训练。

    而且,北地民风彪悍,民众普遍好武,甚至以武立家。

    假如说南方的齐鲁地区,地主豪强是以诗书耕读传家自豪,那么,这北方的地主豪强,那就基本都是军将世家。

    社会风气普通推崇尚武。

    基本上,在北方,哪怕只是个普通的自耕农,大抵都懂基本的军事技能。

    而地主豪强子弟,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更重要的是,依照汉律规定,年满二十三的男子,需要服两年义务兵役。

    一年在长安卫戍,一年在地方或者边关。

    这条律法在承平的南方,已经渐渐松弛。

    但在北方,因为匈奴的威胁,却被严格执行。

    换句话说,来投军的各路好汉,不是曾经在军队服役过,就是准备去服役的准军人。

    这也是为什么匈奴人每次入侵,都发现,原本某地只有千人驻军的城市,瞬间拉出来了数倍的武装力量。

    越往汉地深入,这种情况就越普遍越多。

    老实说,假如不是义纵严格把关,拒绝了无数自带干粮,想来投军的各路好汉,那么,他现在麾下军队的数量,恐怕要膨胀到十万这个数字……

    这并不夸张……

    当年,太宗孝文皇帝御驾亲征,平定济北王刘兴居的叛乱过程中,从四面八方赶去投效君王,报效国恩的各路好汉的人数,几近十余万。

    而严格要求之下的兵源素质,自然是相当出色。

    几乎所有投军的好汉,都是身高七尺以上,膀大腰圆,且能熟练使用各种武器的壮汉。

    当这支军队走到襄平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完成了磨合。

    整支军队,以羽林卫为骨干,队率、司马一级的中层军官,基本都是羽林卫出身。

    义纵通过这种方式,控制整个大军,如臂指挥。

    大军入城之后,义纵就毫不客气的把襄平县的郡守衙门拿来当自己的指挥部。

    辽东郡的郡守和郡尉现在全部出缺,因此,实际上负责辽东郡郡中事务的,是郡都王显。

    义纵入城后,立刻就将王显叫到郡守衙门议事。

    王显是积年老吏了。

    太宗孝文皇帝中元六年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辽东郡郡都。

    所谓郡都,即是都吏,太宗皇帝所置,权力极大,通常代表郡守巡视地方县、乡、亭、里,劾举不法,膺惩豪强,缉捕盗匪,查处贪官污吏。

    义纵在来襄平前,就已经调查过这位在辽东郡当了十几年都吏的王显。

    王显之所以一直困居都吏之职,未得升迁,并非是因为他能力不足或者政绩不够。

    恰恰相反,这位都吏在辽东郡为都十几年,年年上计考核都不错。

    按道理来说,他早该升迁了。

    但……

    这位王都吏早年的时候曾经在丞相衙门当过某曹令吏,是时任丞相张苍的心腹。

    张苍倒台后,他要是还能升迁,那才见鬼了!

    而,这个事情,从侧面,也能证明,这位王都吏是有真才实学的。

    不然,都吏一职,乃郡守心腹。

    要是没点本事,王显早被人撵下去了。

    能让十几年来的历任郡守都不换人,这王显的厉害与手段,可见一般!

    义纵记得离京前,张汤与宁成都来找过他,向他面授了一些基层官场的常识和注意要点。

    其中就有一条:要小心胥吏,尤其是刀笔吏。

    张汤与宁成更是现身说法,向义纵列举好几个小吏怎么给上官挖坑,然后埋了上官的例子。

    义纵此次奉命征伐朝鲜,自是希望跟地方官好好合作。

    但,要是有人阳奉阴违,故意使绊子,下坑,那义纵也早已经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义纵虽然年轻,在旁人眼中,不过是依靠乃姐,骤至高位的幸臣。

    但,他出任驸马都尉以来,执掌宫禁,组建羽林卫,负责训练,其后又多次负责长安城的各项重要治安工作,种种事情办下来,几乎滴水不漏,没让人抓到任何痛脚和毛病,岂是侥幸?

    此次奉命出征,一路上更是将整个大军掌握在手,驾驭有度,行军路上,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俨然老将做派。

    这样的人,岂会害怕杀人?

    没多久,辽东郡郡都王显就穿戴着官服,束带进入郡守府,来到了义纵面前。

    “下官辽东郡郡都显拜见都尉!”见到义纵后,王显虽然有些惊讶这位护濊都尉的年轻,但,王显不是笨蛋,从大军入城后,立即井然有序的进入城中和城外的军营驻扎,没有发生任何扰民事件,王显就看得出来,这支军队的统帅是个人物。

    即使没有这些事情,单单就是这位护濊都尉的阿姐乃是当今天子宠妃,还怀上了龙钟的义夫人,就足以让任何人都迫不及待的要抱这个金大腿了。

    王显当然也想抱!

    如今辽东郡郡守郡尉双双出缺。

    朝廷又意征讨不臣朝鲜。

    只要伺候好了出征的大军,将粮草补给支应好了,大军得胜班师回朝后,军功薄上哪能少的了他?

    到时候起码也能混个郡尉,甚至直接出任郡守!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