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五十一节 义纵的觉悟
    汉元德元年九月,秋高气爽,大雁南飞。⊥小說,

    义纵带着的汉室讨伐大军终于抵达辽东郡郡治所在地襄平。

    襄平县属于汉室造襄防线中的一个战略中枢。

    所谓造襄防线,即是汉室在战国和秦代的造阳至襄平一代的长城基础上,建造的一条类似珍珠链一样的防线。

    在这条防线上,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唇齿相依,互为犄角,锁住汉室东北方向的门户,拒阻来自北方的威胁。

    但,很少有人知道,或者记得,造襄防线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燕昭王二十八年,燕将乐毅伐齐,取七十余城,燕乃全盛!”义纵策马,跃上一个山坡,眺望着远处的襄平心绪却是百感交集,感慨万千:“其后,燕将秦开伐胡,却东胡千余里,始造长城,自造阳至襄平……”

    心中想着这些历史,义纵就不免感叹:“当年燕人营造襄平城,寓意诸胡成平,克敌制胜,不意自秦之后,襄平沦为一个防御要塞,直至今日……”

    事实也确实如此!

    当年燕人营造的造襄长城,与其说是一条防线,倒不如说是为了发起攻击而苦心准备起来的桥头堡。

    战国时期,燕国在中国内战中虽然是仅次韩国的鱼腩。

    但地处北方,三面临胡。

    中原的秦楚赵魏等强国燕人奈何不了。

    但周边的胡人夷狄,燕国爸爸却是无压力碾压。他们向北拓土了一千多里,向东拓土两千多里。

    实质上。这条造襄防线或者说燕长城,起码有一大半。是燕人从东胡跟其他乱七八糟的夷狄蛮族嘴里抢来的。

    燕国当年兴建这条长城,也不是为了单纯的防御。更多是为了进攻,为了开拓疆土。

    毕竟,除了乐毅那会牛逼了几年,吊打了齐国外,战国时期的燕国,就是被诸国轮流调、教的小受。

    燕**队,在内战中更是败多胜少,几乎就是不断的割地赔款,送妹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燕国要是不再想点办法去弥补亏空和损失,估计早被人灭了。

    特别是战国末年,随着秦国的威胁与日俱增,燕国的王族和贵族被逼急了,不断的通过造襄防线这个桥头堡,对外发动征服战争。

    今天的汉室的东方边境能一直延续到呗水河畔,势力延伸进朝鲜半岛,也全亏了燕国人当年被逼到墙角后的拼死拓土。

    只是燕人虽然已经很努力了,但秦人比他们更努力。

    更麻烦的是。燕人拼死拼活,连最后的棺材本都拿出来,好不容易才打下的疆域,却没办法立刻转换成人力物力和兵源。相反,燕国的力量被大量的用在对外扩张上。

    所以,它悲剧了。

    然后灭亡燕国的秦国。虽然是战国七雄中出了名的胃好牙口也好,消化功能独步天下。

    但面对这么大一只燕国。就算是吃货中的战斗货,秦人也只来得及囫囵一下。尚未彻底消化,就被大泽乡的一声怒吼给吼碎了。

    汉室以来,因为匈奴的崛起,造襄防线就真的变成了一条单纯的防线,再也没承担起它的建造者们寄望的那个任务。

    此时此刻,义纵站在这山头,眺望着远处起起伏伏的山脉,以及蜿蜒向前,烽燧密布的长城。

    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种见证历史的感觉——时隔将近六十年,这条防线,再次成为了中**队对外扩张的桥头堡和战略基石。

    同时,义纵心中也有着一种类似朝圣般的感觉。

    当世多数军人的偶像不是孙子孙膑就是司马骧且吴子,再差白起、李牧。

    但义纵的偶像,却非这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崇拜的那位将军,就是这座襄平城的营造者,在史书上默默无闻,光辉为那些璀璨的将星所遮挡的燕人秦开。

    当年,秦开为燕将,主持对外征服。

    向北,秦开击败了东胡,迫使东胡远走一千里多里,向东,秦开把燕国的疆土推进到了襄平以北数百里,并在此建城为塞。

    而当时东胡在草原上的地位,与今日匈奴在草原上的地位相差无几。

    就是因为这点,义纵才崇拜那个只在史书上留下了寥寥几语记载的将军。

    “想将军在日,北击胡,东征夷,拓土数千里,何等的英雄盖世?”义纵心中默默的想着:“今日,小子也少不得,要学将军,东征夷,为天子拓土,将来更要出塞远征,取匈奴单于首级,献阙汉宫!”

    “自古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义纵在心中发誓:“我义纵宁愿千百年后,子孙于青史之上,不闻我名!”

    义纵年纪虽轻,却明白一个道理:倘若后世子孙记得他的名字,对他推崇备至,岂非就说明,他今日所做的一切,最终被证明一场空?

    义纵宁愿被人遗忘,正如他的偶像秦开一样趟在史书不知名的角落中,像一个沉默的守望者,孤独的诉说自己的故事,而他打下的疆土,永为中国之土,他击败的敌人,烟消云散!

    义纵认为,做到这一步的军人,才是真正的军人。

    义纵策马向前,整个人的精神忽然高涨起来。

    他仿佛感觉到了百余年前,秦开也曾策马,带着军队走在这条路上。

    义纵忍不住回头,凝视着身后的山河。

    他感觉到,秦开也曾经如他这样一般,曾凝视身后的国土。

    “我知道了,这就是将军的职责!”义纵忽然有种明悟:“我与秦开一般,都效忠自己的君主,深爱这片土地,所以,我们才会不断向前!”

    “奏乐!”义纵策马高喊。

    听到他的命令,羽林卫的随行乐师们奏响了音乐。

    “起歌!”义纵再次命令,他自己首先带头唱了起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苍凉豪迈的秦风顿时响彻这片天地。

    冥冥中,义纵知道,百十年前,秦开肯定也曾带着他的将士,高唱着慷慨悲壮的燕歌,向着属于他们的战场前进。(未完待续。。)

    ps:  今天身体还是不太舒服~~~~~真悲剧~淋巴发炎真难受~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