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四十五节 博弈 1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幕降临,尚冠里的街坊坊门徐徐关闭,厚重的木门锁死了这个居民区的进出通道。

    只有持有内史衙门签发的特别令符或者来自更高层的命令的人,才可以在夜晚进入或者走出这个地方。

    倘若是长安其他的居民区,此时,人们差不多都已经准备休息了。

    但在尚冠里,依旧灯火通明。

    作为长安城除却戚里外,达官贵人最集中的地区。

    尚冠里常常是彻夜灯火通明,如同白天,纸醉金迷的贵族大臣们在这里争相炫富。

    但今天,尚冠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一些窃窃私语通过各家的下人相互传播。

    “陛下今天黄昏去给太皇太后请安了……”有人如是说。

    “今天陛下见了颜异……”对方投桃报李,将这个秘密也说出来。

    “哎呀,可惜了……”又有人叹息着,惋惜着。

    很快,这些人就四散而去,仿佛只是出来与邻居家的同僚联络感情一样。

    尚冠里的更夫和巡夜的士卒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通常大多数高层的秘闻都是这样被人知晓的。

    看上去,这一切都很和谐。

    但在某些阴暗的角落中,一个又一个野心家和阴谋家,却如同毒蛇嘶鸣一样的尖叫了起来。

    “陛下为何要放过儒家呢?”有人很不甘心。

    历来,政治的清洗,总能造就一批功臣,用别人的血,来成就自己的地位,从来就是政治斗争中不二的发达途径。

    这次儒家被围观,落井下石的人中,未必没有抱着用儒门的血来帮自己上位的人。

    “派人去拜访南皮候,探听一下东宫的反应,还有,枳候那边也派人去问问……”一些人冷静的做出决断。既然天子要保儒家,那么,就先要搞清楚东宫是怎么想的?

    若是天子摆平了东宫,那么,自己不妨做个红脸,来个雪中送炭,顺便刷些声望。

    绝大多数混政坛的人,早已练就一身登峰造极的变脸术,对他们来说,只要有好处的事情,他们都愿意做。

    他们就如同食腐生物一样,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可能的好处。

    当然,倘若天子也护不住儒家,那么,他们立刻就会化身恶魔,扑上去,在儒家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南方的儒家地主官僚阶级,这些年来,可是已经肥的流油了!

    但,这些声音相对于主流的掌权者,却不过是些杂音而已。

    丞相周亚夫此刻就凝神望着坐在他面前的袁盎。

    袁盎于周亚夫,亦师亦友,受袁盎影响,周亚夫的立场,其实是偏向儒家的。

    袁盎同情甚至于立场倾向儒家,这在汉室不是什么秘密。

    他与晁错的斗争延绵了将近二十年,如此漫长的相互角力,自然让人能看清楚他的屁股。

    “陛下今日召见了颜异,让颜异问儒门一个问题,然后,黄昏时刻去了东宫……”袁盎自然是消息灵通,而且,他知道的消息,远比其他人详细、具体,他轻轻笑着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抿了一口:“此刻陛下都还在东宫呢!”

    袁盎说这些话,意思自然很明显。

    周亚夫听着,却是一言不发。

    袁盎看着,只是笑笑。

    周亚夫的脾气,谁不知晓?

    当年,太宗孝文皇帝的时候,周亚夫以河东太守的身份领军驻扎在细柳抵御匈奴入侵。

    著名的细柳营故事因此诞生,周亚夫借此名动天下,并顺理成章的成为天下名将,细柳营铁军之名,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太宗孝文皇帝是个好脾气的天子,为人豁达,胸怀宽广,对周亚夫在细柳营给予他的难堪,并不以为仵,反而称赞有加。

    此后,对周亚夫更是器重无比,力排众议,将周亚夫从河东太守提拔为车骑将军,临终遗诏,更命为中尉,为新君羽翼。

    先帝在位时间比较短,期间对周亚夫更是信重无比,几乎将整个汉室的军权都交给了周亚夫,使其可以节制天下兵马,驱使三十六路将军。

    因而,周亚夫的脾气,也是日复一日的强硬。

    在此刻的袁盎看来,周亚夫犟起来,颇有些像一个被娇惯了的小姑娘,但凡天子稍稍不如他的意,他就要罢工。

    老实说,袁盎觉得,周亚夫再这样下去,一次两次,当今天子或许还忍得。

    但时间久了,必是取死之道!

    作为朋友,袁盎觉得,自己有必要尽一份力,帮助周亚夫弥补一些他犟驴脾气上来造成的缺陷。

    更现实的考虑则是,没有周亚夫,袁盎根本斗不过晁错。

    特别是经过了去年那次几乎掉脑袋的风波后,晁错的行事和举措,都老成稳重了起来。

    他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反而开始经营起了自己的势力。

    这一次,他没有在那么饥不择食的选那些跟他不对路,只是互相利用的‘盟友’。

    新兴的法家官僚,如张汤、宁成等人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靠近晁错。

    就连已经被任命为河南郡郡守的故中尉、故中郎将,先帝的苍鹰郅都,这些天都与晁错有着很密切的互动。

    法家的官僚出现了明显的抱团趋势。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法家必然成为政坛上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是以,袁盎很清楚,他与晁错的斗争,必然将长期化,复杂化,并且持续下去。

    这样一来,来自周亚夫的支持,就不必可少了。

    无论个人感情还是政治利益,都决定了袁盎不能看着周亚夫这个他最大的盟友和靠山如同先帝时的丞相申屠嘉一样,最终依着自己的个性,白白恶了天子。

    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丞相还在生天子的气?”袁盎呵呵笑着。

    “哼!”周亚夫冷哼一声,对于这个事情,他是越想越不爽的。

    夷狄内附,哪里能保留其酋长贵族的特权?

    哪怕天子对其加以制约也不行!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现在看来,似乎挺美,但将来万一子孙不孝,重演戎狄祸乱中国,岂非又要去找一位齐恒公一位管仲?

    万一要是当时中国不幸没有齐恒公、管仲这样的英雄,那后世子孙岂非就要‘被发左袵’去山里当野人了!

    周亚夫深深的觉得,自己作为丞相,深受两代先帝厚恩,应该履行自己作为丞相的职责。

    如当年太宗孝文皇帝临终遗诏中对他的安排那样:事有不便,可用周亚夫为将。

    在周亚夫的理解中,这就成了他的生命和生存的任务:尽一切可能将所有对江山社稷不利的东西,铲除!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