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四十四节 刘彻的问题
    看着哭哭啼啼的颜异,刘彻眉头拧了起来。

    “哭什么哭?”刘彻哼哼两声:“天还没塌呢!

    颜异立刻破涕为笑,聪明如他,自然听出了天子的意思。

    只要天子愿意救儒家,儒家就还有希望!

    当今这位,虽然登基不过半年,但实际上,却已经掌握了局面。

    军权在握,民心也有。

    地位和权柄,几乎已是不可动摇。

    然而,颜异转念一想,立刻又想到:陛下迟迟不在此事之上表态,恐怕也未尝没有想借此事,敲打我儒门一二的意思……

    这样想着,颜异就不禁恨不得把鲁儒派给开除出儒家。

    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嘴炮忽悠外,没有半分长处的家伙,儒家内部本来看他们不顺眼的人就有很多。

    这次,鲁儒捅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更是让许多人彻底的恨上了这帮家伙——虽然许多聪明人都知道:其实,儒家被围攻,与鲁儒的作死行为,干系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只要儒家在考举中表现出了现在这样强势的地位,那么,其他派系必然会群起而围攻。

    类似这样的事情,在春秋战国数百年的历史上,是层出不穷的。

    { 但,很多事情,人们知道了也会拿着明白装糊涂,特别是现在这么大的一个篓子,肯定要找个背锅的。

    总不能说,儒家的学子太多了,才导致其他人围攻吧?

    这话只要有人敢说出来。立马就会被人打成猪头。

    于是,鲁儒立刻就成了这一切最好的背锅侠。

    反正。儒家内部的其他派系,现在已经基本达成默契了:鲁儒是个坑。什么都能往里面装!

    颜异到底是年轻,还没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

    况且,他本是齐人,还是颜回的嫡系后裔,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兄友弟恭,长幼有序这一套,因此,对于鲁儒。颜异心中还是感觉比较亲切,想要拉一把,抢救一下。

    是以,颜异并未如他的长辈们所希望的那样,在刘彻面前,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鲁儒身上。

    “陛下……”颜异眼巴巴的看着刘彻,不停的磕头:“陛下乃圣人,明见万里,思及万世。臣本不该多言,以逾臣子本分……只是,如今,黄老、法家狭众怒。以区区数人之失,尽归臣之儒门,所谓矫枉过正。以偏概全,莫过如此!”

    “臣闻。如今市井已有民谣,歌曰:一考举。十人中,八人为儒……”颜异低着头,委屈的道:“臣以为,或许,就是如此了……”

    刘彻嘿嘿的笑了两声。

    什么民谣嘛?

    现在才几天?

    就有这样的民谣出现了?

    朕怎么没听到风声?

    再者说,这汉室的民谣,大凡被拿到台面上讨论的,哪一个不是被人‘创造’出来的?

    只是,这是游戏的潜规则,也是臣子们少数几个能直白的告诉皇帝:哥,您这个政策有风险啊,是不是要改改的途径。

    这也算是汉室历代天子的一个优点了:不管怎么样,哪怕是蠢笨如元成那样的昏君庸君,也要重视来自最基层,直接反应民间呼声的声音。

    当然,重视归重视,听不听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说一套做一套,向来就是统治者的拿手好戏。

    刘彻哂笑一声,道:“朕不是秦始皇!”秦始皇焚书坑儒,搞得儒家上上下下鸡犬不宁,道统几近断绝,刘彻的言下之意,自然就是:无论怎样,儒家的存在,不会改变,相反,他这个皇帝,还会支持儒家,继续发展。

    颜异闻言,大喜,叩首道:“臣代儒门上下,谢过陛下!”

    刘彻摆摆手,道:“别急着高兴!”

    刘彻嘿嘿两声,抓着陈阿娇的小手,道:“儒家这次各派搞得事情确实太大了!”

    何止是大啊!

    早在考举第一轮结束后,刘彻看到统计出来的士子分布,就知道,要出大事了!

    儒家人多势众,这五十年来,更是不断的传播自己的思想。

    除了关中因为是黄老派的大本营,贵族大臣不怎么喜欢儒家那一套,只有公羊派的思想渗透了些进来以外,大江南北,五湖四海,儒家的触角不断的延伸——甚至就连南方的三越,北边的匈奴还有东边的朝鲜,都有这些家伙的足迹。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天下的读书人,有文化知识的阶级,不说百分之八十,至少,百分之七十是儒家的人!

    这与儒家实行有教无类,一视同仁的授业方式,有着很大的关系。

    在儒家,哪怕是个奴隶,只要你愿意听讲,他们也不会拒绝你的旁听。

    像公孙弘——一到四十岁了,还一穷二白,只能靠养猪为业的屌丝,胡毋生也愿意将其收录门墙,甚至资助他学习的费用。

    还有朱买臣,假如刘彻没记错的话,这是一个更大的悲剧——公孙弘好歹还有个窝,有个家,朱买臣就纯粹是个无业流民,只能靠友人接济生活。

    但是,历史上,已经官居中大夫,食禄两千石的严助见到他,丝毫也没有轻慢,反而将其举荐给了小猪。

    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许多。

    毫不夸张的说,在现在这个时代,在后世高高在上,标榜为清贵雅人的儒家,在此时,算得上是最接地气,同时对平民最平等,最宽容的学派。

    这也是儒家后来能成功的原因!

    你换了法家或者黄老派,想要独尊自己看看?

    恐怕连当官的人都凑不齐,整个基层立刻就要瘫痪!

    毫不夸张的说,历史上。儒家的独尊,是因为他们布局几十年。耕耘几十年,播种几十年才收获的果实。

    但。儒家此刻冒头,却是有些早了。

    现在,黄老派虽然已经日暮西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的实力依然强大,依然垄断了汉室政权的话语权。

    法家则已经崛起,开始进入一个鼎盛时期,人才辈出。

    特别是刘彻的忽然即位,使得大批法家的大臣得到了重用和提拔。

    像郅都。像赵禹,像张汤,都在事实上已经是一方巨头,晁错更是位居三公之位。

    在这样的情况下,儒家在考举上的表现,就好似一个开了嘲讽的mt,瞬间就拉稳了仇恨。

    黄老学和法家的人又不蠢!

    叫你们儒家占了今年六成的考举名额,下次岂非是要占到八成九成,甚至全部囊括了?

    这样下去。二三十年后,哪里还有我们的活路?

    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弄死你丫的先!

    就算弄不死,也弄个残废出来!

    而且。儒家过去的一些行为,也让法家和黄老派非常警惕。

    当年儒家在齐国坐大,成为显学后。立刻就对墨家和农家、法家下手,几乎将这三个学派在齐国赶尽杀绝。

    就是汉室成立以来。儒家在他们的优势地区,如齐、鲁、楚也是出了名的排外。

    别的学派的弟子。在齐鲁楚,几乎就是处于一个被所有人排挤和歧视的存在。

    有着这些前车之鉴,黄老派和法家,只要不蠢,就知道,为了自己的学派和理念,这儒家,绝对不能放纵它!

    对这些事情,刘彻这两天已经差不多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刘彻也找汲黯和张汤聊过了。

    他深知,现在,黄老派和法家对儒家的这次爆发,可谓是瞪大了眼睛,不敢有任何放松。

    因此,刘彻想和稀泥是不可能了。

    代表旧贵族勋臣元老势力的黄老派跟代表了新兴官僚资本阶级的法家,是不会允许儒家抢走本来属于他们的蛋糕的——更别说放纵儒家骑到两者的脑袋上。

    此时的儒家也不像小猪朝时的儒家,已经渗透进了汉室朝野,遍及基层——建元新政虽然废黩,但,期间,大量的儒家子弟进入了官场,虽然窦太后扫清了中央的儒家势力,但地方上,却因为没有肃反,结果,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等窦太后驾崩,儒家立刻卷土重来,而且,声势更加惊人,就连法家,都不得不审时度势,采用儒皮法骨的模式。

    而此时,儒家除了在齐鲁地区坐大外,其他郡县的大权和基层官员,却都跟他们没多大关系。

    于是,儒家在黄老派和法家面前,才会显得如此的软弱。

    颜异听了刘彻的话,也自垂头。

    这次儒家确实是吃相太过难看了!

    尽管,是公平竞争,但颜异心里,却也很别扭。

    这天下没有傻瓜笨蛋,也没有人愿意坐以待毙。

    儒家这次一口气吞掉六成以上的考举名额,其他学派,不眼红,不嫉妒,不嫉恨,那才是有鬼了!

    但他能说什么?

    总不能说,我儒家愿意放弃这次考举的一些名额吧?

    这话颜异只要敢说,回头,儒家内部的巨头就能把他颜异给开除,甚至就是他的家族,也会开除他的颜氏族人地位。

    因此,颜异只能低头,沉默不语。

    刘彻看了摇了摇头,但他也知道,不能太过苛责颜异了。

    毕竟,这么大的事情,不是一个颜异能做主的。

    在刘彻看来,儒家这次想过关,不吐出什么来,是不可能了。

    然后,刘彻还想看看,儒家内部,到底有没有聪明,有没有识时务的俊杰。

    因此,刘彻看着颜异,道:“卿回去,告诉儒门上下,就说,朕近日读书,有一议不解!朕读贾长沙《过秦论》,闻曰:向使婴有庸主之才,仅得中佐,山东虽乱,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庙之祀未当绝也。此议,朕甚不解,请儒门诸贤试论一二!”

    说完,刘彻就不管颜异,抱着陈阿娇,朝外面走去。

    “嘿嘿……”刘彻走出大殿。

    那个问题可不是胡乱问的,而是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

    在历史上,问出这个问题的人叫刘庄,谥号曰明,乃是东汉王朝的学霸级皇帝。

    这个问题,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云龙门之问!

    咳咳,跟唐太宗观史齐名的典故哇!

    问出这个问题,就意味着,刘彻打算参与到儒家的变革中,亲手来改造儒家。

    而儒家的人同意还是不同意,就会体现在答案中。

    刘彻觉得,儒家在现在这样的形势下,想不答应都不可能!

    况且,就算没有现在的局面,刘彻放话要改造儒家,他们能拒绝吗?

    假如说历史就是一个任人装扮的小姑娘,那儒家就是一张被人随意折叠的纸。

    历代统治者一会把它折成一个纸飞机,一会又把它变成一个纸飞船,或者干脆做个纸团抛来抛去。

    而儒家只能被动的接受统治者的调、教。

    所谓思想,所谓理论,所谓政策,最终,都要服务于政治,服务当前世界的社会。

    不能做到的,统统会被淘汰!

    颜异却是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他虽然也算个学霸级人物了,但到底年轻了些,政治经验稚嫩了些,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头绪,只能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去。(未完待续……)

    ps:牙齿发炎了,疼的厉害~特别是脖子也疼,难受gR129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