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四十三节 儒家的困境
    进入八月后,气温明显的回落了。√╪,

    长安,不再那么炎热。

    甚至,就连中午时,也有徐徐微风吹来。

    秋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长安城两宫之一的长乐宫,再次喧哗了起来。

    去甘泉宫避暑的太皇太后与皇太后,回到了她们的权力核心之上。

    每日,都有着数不清的大臣贵族,想尽了办法,想要挤进长乐宫,去到太皇太后她老人家面前露个面。

    同时,太皇太后的回归,给予了儒家派系沉重打击。

    本来,儒家一系,是想在今年的考举中大干一场,争取取得击败当政的黄老学,成为显学——至少要让人看到儒家的力量。

    一开始,儒家的计划确实很顺利。

    在所有的参考士子中,儒家各派系加在一起,几乎占了将近六成!

    换句话说,其他法家、黄老、墨等学派的参考加起来,也没儒家的人多。

    人多,就是力量!

    只要最终在政治上不出漏子,儒家毫无疑问,就将成为本次考举最大的赢家!

    更能在天下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肌肉,同时,获得更多贵族、重臣的重视。

    只是……

    偏偏就在政治上出了漏子!

    鲁儒这根搅屎棍,充分的继承了他们的前辈的搅屎精神。

    把大好的局面,搞出了一团糟!

    公羊学派和燕诗派系花了将近五十年,才扭转过来的形象。被鲁儒们一夕毁灭!

    表面上看,斗殴事件。天子是各打五十大板!

    即杀了那些杀人的游侠,又给予了鲁儒一系的闹事者严厉的惩处。

    但实际上……

    现在的儒家各派系。真是宁肯天子放过那些杀人的游侠!

    因为,首先,将堂堂读书人跟一群目不识丁的丘八放在一起,本身就是掉身价的事情。

    这也就罢了!

    没面子就没面子罢!

    但偏偏,经过秦人改造的关中,有着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传统。

    甭管自己内部打成什么样的猪脑子,面对外人,关中人向来没话说,撸起袖子先干一架再说!

    更别提游侠这个成分复杂。背景深厚的群体了!

    关中的游侠,跟关中的地主、商人以及贵族阶级,存在着一个诡异的共生关系。

    许多游侠实际上就是某些大人物的黑手套,用来做那些不适合自己去做的脏事。

    天子砍了三个游侠的脑袋,流放了十几个,徒刑了七八个。

    游侠们不敢恨天子,只好把矛头对准了惹事的儒家。

    在关中的游侠看来,死掉的那几个兄弟,都是被儒家害死的!

    他们可不管。你公羊派其实跟鲁儒派除了读的书差不多,但实际上无论思想还是行为,都完全南辕北辙。

    更麻烦的是,就连关中的百姓也觉得。这个事情是鲁人对关中人的挑衅……

    而游侠们又有着各种各样的渠道,能跟那些肉食者搭上关系。

    而朝廷的肉食者们,大部分都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关中人——虽然绝大部分的贵族大臣都是移民,但他们都把家安在了关中。

    于是。在这一连串奇妙的化学反应后。

    当窦太后从甘泉宫回到长安后没两天,她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论起对儒家的不满和敌视。窦太后绝对是汉室所有太后中最极端的一个!

    老太太年纪大了,眼睛也瞎了,心眼更是小的跟针眼一样。

    去岁辕固生对她的冒犯,让她一直就耿耿于怀,铭记于心。

    对于鲁儒的猖狂和傲慢,她更是厌恶无比。

    想想看,你若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信徒,笃信着自己的信仰,但偏偏有另外一个家伙在你面前疯狂的攻击你的信仰,还作死的宣扬自己的信仰比你的信仰高级一万倍。

    你会怎么着?

    恐怕一个巴掌将这个可恨的家伙扇出门去都是轻的了!

    但你若是一个国家的大人物呢?

    将这个家伙挂路灯,都已经算得上是仁慈了。

    偏偏辕固生好死不死的就干了这种事情。

    这要是能让窦太后心里舒服那才怪了!

    对儒家来说,更糟糕的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此事,于是,儒家组织起来的游说团队中,辕固生的大名赫然在列。

    然后,此事,又被有心人给捅到了窦太后面前。

    窦太后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再与刚刚得知的鲁儒闹事的消息一对照,顿时就是火烧雷霆崖。

    当下就把刘彻叫过去训了一顿。

    倘若只是这样,刘彻做做样子,象征性的给予儒家一些不疼不痒的惩罚,这事情,合合稀泥,大概也就过去了。

    可问题是,当考举第二轮的成绩单公布后,这事情,立刻就不可避免的滑向了儒家绝对不希望看到的一个局面:在总计三千人的第二轮考举士子参考人数中,儒家各派系加起来,共计有一千八百余人。

    而第二轮的成绩单一公布,晋级的一千五百名士子中,儒家占了差不多九百人!

    这下子捅了马蜂窝了。

    第一轮考举,你们儒家占了大头,那也就算了!

    毕竟贵族勋臣集团的子弟,没几个人愿意去基层吃苦,大家都盼望着在长安的九卿衙门或者某个安逸的部门当官。

    但,你们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一些吧?

    第二轮你们还要占掉一半位置?

    叔叔能忍,婶婶都忍不得!

    你要知道,汉室现在的贵族勋臣阶级中,有超过八成。都是黄老学的拥护者!

    利益矛盾加上政见不同,立刻就让整个贵族勋臣阶级将炮口对准了儒家。猛烈的轰炸起来。

    而作为朝中,除了黄老学外的另外一个大派系:法家。一看到儒家居然来势汹汹,一口就要吞掉考举大半的官职。

    法家的巨头们也坐不住了!

    道统之争,路线之争,意识形态之争,不会有人客气,更不会有人去讲什么君子风范。

    于是,朝野之间,反儒舆论迅速成形。

    而且来势汹汹。

    在刘彻意识中,几乎能与建元新政废黩后。各派系联合起来打压儒家相提并论了。

    一时间,关于儒家的各种黑材料与‘反动言论’,满长安的飞舞。

    几十年前,甚至几百年前,儒家干过的丑事,肮脏事情,都被人翻了出来。

    在这其中墨家贡献了将近七成的dps输出!

    有句话说得好,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墨家作为战国时期,与法家、儒家并列的显学,又岂是浪得虚名的?

    墨家虽然式微,但它的传承没断!

    别的不谈。一本《墨子》之中,就能找出许多儒家的黑材料了。

    有的甚至直接深挖了孔夫子当年干过的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事情,更直击孔夫子自己嘴上一套。背后一套的虚伪表现。

    有图有真相,有事实。有例证,甚至还有时间地点人物。

    即使这些都是捏造的。但儒家想洗白,也没那么容易!

    因为,这些事情的证人名字叫墨翟!

    更麻烦的是,这些事情跟之后孔夫子的徒子徒孙们的行径一一对照,然后,大家哦了一声,纷纷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这也就罢了!

    谁家没点黑历史呢?

    涉及道统之争,相互抹黑对手,本来就是常态。

    若是在以往,儒家可以或是高冷做一个‘吾儒门自有道理在此,此等言论空穴来风,不足为信’的模样,或是干脆不予理会。

    他们甚至都不需要洗地。

    因为,只要没有演变成一个全国性的大讨论,这些问题就不可能对儒家造成半点伤害!

    但偏偏,这次儒家犯了众怒,这次,他们就算想洗地,也没有人愿意听了。

    这就跟后世网络上的公知们一样,你想辟谣,也得让这些家伙愿意听你得!

    儒家的巨头们,在这来势汹汹的舆论面前,手足无措,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但,只要不是白痴,所有人都明白:假如再这样下去,儒家别说崛起了,怕是立刻就要面临人人喊打的局面!

    现在,已经有这样的苗头出现了。

    朝野中,已经有些人在阴阳怪气的拿着高皇帝当年对儒家的一些言论说事情了,更有些急躁的家伙,干脆翻出了鲁儒当年站在项羽那边,顽抗王师的劣迹!

    这事情倘若继续发酵下去,儒家五十年的努力变成一场空不说。

    就是道统都有断绝的风险!

    秦始皇可就干过焚书坑儒的勾当!

    儒家不管那个派系,都绝对不愿意再次面临国家暴力铁拳的打击!

    于是,颜异就被儒家当成了希望……

    现在儒家的情况,真已经到了危急存亡之秋的时刻。

    倘若再争取不到天子的保护和羽翼,那些现在还在试探的各方势力,肯定会群起而攻之。

    到那个时候,儒家最好的下场,恐怕也不过是跟墨家一样,

    便是变成第二个名家,被人一口吞掉,成为法家或者黄老学的分支,也未可知!

    涉及自身道统存亡,颜异不敢怠慢,立刻入宫求见天子。

    颜异求见之时,刘彻正在清凉殿中陪着陈阿娇玩耍。

    陈阿娇这个已经内定,不,已经确定的未来皇后,现在,一点皇后的样子都没有,很是天真烂漫的在刘彻的殿中嬉戏着。

    对于这个表妹,兼未来的皇后,刘彻还是很怜惜和同情的。

    因此,对她也极为宽容和宠爱。

    这份宽容与宠爱,并非伪作。而是真情表现,因此。在旁人眼中看来,当今天子。对于未来的皇后,确是爱惜至极。

    东宫对此非常满意!

    陪着陈阿娇玩闹了一会,刘彻就得到了颜异觐见的消息。

    “宣他进来罢!”刘彻抱起陈阿娇,走到龙榻上坐下来。

    他与陈阿娇的婚期已经确定了,就在下个月的初六,宗正说,这个日子很不错。

    但刘彻心里,却还是很别扭!

    娶一个十二岁不到的loli,这简直就是犯罪!

    因此。最近,刘彻有些心烦。

    但,这种事情,对于刘彻的身份来说,顶多也就类似一个大概:吸烟有害健康,但我还是吸烟的苦恼。

    刘彻真正关注的事情,还是最近儒家的境遇。

    老实说,对于儒家的处境,刘彻一点儿也不同情!

    杀人者人恒杀之!

    论起独霸话语权。儒家可谓是真正的高手!

    旁的不说,他们能把黄老学这样一个哲学与政治的思想派系逼成一个装神弄鬼的宗教,在人类历史上,这都是头一遭的。

    甚至连实用性极强的法家。都不得不披上一层儒皮,来忽悠人!

    而他们自己内部的撕逼,更是让人膛目结舌。

    牛李党争。新旧党争,浙党、晋党、东林党。中国历史上,不断刷新政治下限。教育人民什么叫为了政治斗争可以牺牲国家、民族的,就是这些家伙的徒子徒孙。

    因此,看到儒家围攻,刘彻心里还是颇有些暗爽的。

    但,作为皇帝,刘彻却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人感情,影响国家的政策和战略。

    那样的话,他跟牛李党争,新旧两党以及他所最不耻的东林党有什么区别?

    况且,平心而论,儒家在中国的政治版图中的地位,还是非常重要的。

    在地方行政以及教育普及还有文明进步方面,儒家的作用,都不可替代。

    因而,刘彻实际上已经决定,让儒家在这次围攻中过关了。

    不然,你以为,这朝野的舆论,为何至今还没有显现出要把儒家赶尽杀绝的姿态?

    不是他这个皇帝压着,那些投机者,早就蠢蠢欲动了好不好!

    但儒家想要过关,不付出点代价,却是不可能的了。

    黄老派的贵族勋臣阶级跟法家联手起来,还有东宫的支持,关中地方舆论的倾向,想摆平这一切,老实说,错非刘彻是天子,更牢牢的把持了军权,换了其他人,恐怕此刻要考虑的,就是落井下石,顺应民意了。

    即使如此,想要平稳的安抚那些来自各方的不满和意见,刘彻也不可能大手一挥,就直接保护儒家过关。

    ……………………

    “陛下……”颜异一进殿,立刻就跪下来,哭了起来:“请陛下救救儒门罢!”

    在颜异看来,儒家的情况,确实是已经糟糕到了极点了。

    仅仅是东宫,就像一座大山般,压在了儒家所有派系的头顶之上。

    从东宫流传出来的太皇太后对儒家的恶意,已经是昭然若示。

    据说连天子,都因此被太皇太后训斥。

    至于朝野舆论,对于儒家更是非常不利!

    游侠们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关系网络,在整个关中,对儒家进行了无差别的各种黑。

    偏偏墨家还拿出了真材实料,一个个例子和故事,说的栩栩如生,让人如临其境。

    而儒家在楚汉争霸时期,将屁股放在项羽那边,更成了儒家自己都没办法说清楚的污点。

    毕竟,在所有的学派中,只有儒家是曾经明火执仗的公开与高皇帝对抗……

    而黄老学与法家趁机落井下石,更是雪上加霜。

    此刻,整个儒家,可没有小猪朝后,独霸朝野舆论的霸气。

    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在北方,尤其是关中,却没有多少影响力,对军队和上层贵族,更是几乎没有半分影响。

    在这样的形势下,儒家的许多派系,都已经清醒的认识到了,整个儒家的思想与定位,都需要再次调整!

    这对儒家来说,并非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从孔子至今,实际上,儒家的思想体系,已经是完全换了一个模样。

    别说孔子,就是子夏、孟子从坟墓里爬出来,也未必认得。

    是以,经过这个打击,儒家内部的聪明人们,迅速的开始评估起自己的思想与行事方针,许多人开始进行调整,以更适应关中地区的贵族和上层统治者的需要。

    这跟董仲舒观察了小猪的思想后,立刻修改自己的体系,送上‘天人感应’这个大礼包一样。

    这是儒家几百年下来,进化和演变的结果。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不单单是物种,思想也是一样。

    旁的不说,便是后来的天朝,天朝太祖倘若有一天从坟墓里爬起来,你看他还能认识那个新世纪的天朝不?

    便是太宗,估计都可能会有再上井冈山,打倒反动派的冲动……

    刘彻并不知道,儒家已经开始了自我革新和自我演变的准备。

    但他知道,儒家必须改变。

    不仅仅儒家,未来,黄老学、法家、墨家乃至于农家都需要自我的改变,来适应未来时代的发展。

    世界,总是在不断前进的。

    去年可能还是很先进的东西,到了明年,恐怕就要烂大街。

    刘彻希望,汉室的思想界,能一直保持活力。

    因此,他才希望百家争鸣。

    不然,以他自己的喜好,他肯定全力扶持法家,考举也会向法家倾斜。

    毕竟,不管是黄老还是儒家,都会自己的想法和小动作。

    但法家不会有。

    法家只会听皇帝的话,哪怕,这个皇帝是个白痴笨蛋暴君,下的命令都是错误百出,可能导致天下动荡。

    对刘彻这样有着先知先觉的重生穿越者,法家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但那样的话,刘彻很清楚,充其量,自己的成就也最多是个秦始皇,人亡政息,二世而终。(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