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四十节 设计
    刘彻将注意力转移到南闾信带来进献给他的那张白虎皮身上。

    可以确认,这张白虎皮应该是属于后世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北虎的。

    从皮毛的大小来看,这应该属于一头成年的东北虎所有。

    这在自然界,简直是个奇迹!

    刘彻在后世没少看过动物纪录片,自然知道,得了白化病的生物,想生存下去,有多么艰难。

    甚至,在某些愚昧的地区,连人类患上白化病,都将面临歧视、排挤甚至于死亡。

    这头东北虎能长到这么大,肯定是历经了千辛万苦,可惜,最终还是死在了人类的捕猎之中。

    看着这张白虎皮,刘彻却想得更多。

    “这个世界,确是肉弱强食的世界,你不捕猎别人,别人就会捕猎你……”刘彻在心中感慨着:“尤其是人类社会,哪怕是两千年后的所谓文明世界,不也一样!想要不被人当成猎物,唯一的办法,或许只有消灭所有的其他猎人,然后奴役他们,驱使他们!”

    至于所谓的人权?平等?

    在西元前,世界的主流就是征服与杀戮,奴役和剥削!

    刘彻深深的明白这一点。

    所以,他很高兴的接受了南闾信代表濊人进献的白虎皮,还赏赐了南闾信黄金三百金作为嘉奖。

    等朝觐仪式完成,刘彻在宣室殿的后殿,摆下酒宴。欢迎南闾信拨乱反正,及时归顺汉朝。

    酒宴自然是公卿云集,除了周亚夫那头犟驴还在生闷气外。几乎所有在长安的重臣全部与会。

    刘彻自然端坐主位,南闾信则敬陪在次席。

    酒宴开始不久,刘彻就道:“朝鲜卫氏君臣无道,杀朕大臣,侵朕国土,以下犯上,十恶不赦!”

    “何况。朕前日诏天下四夷诸国:敢有伤朕子民者,虽远在天涯海角,朕以必遣大军诛之!卫氏依然明知故犯!书云:获罪于天。无可祷也!就算朕能原谅卫氏,上帝也不原谅他们!沧海君深明大义,拨乱反正,朕心甚嘉!”

    南闾信连忙出列跪下来。拜道:“陛下厚爱。臣铭感五内,无以为报,唯有世世代代为汉室忠臣,为汉室社稷效死,方可报陛下厚遇于万一!”

    对南闾信的话,刘彻并未放在心上。

    安禄山给高力士添过脚趾!

    努尔哈赤还是李成梁府中的奴隶呢!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异族只有穿中国衣冠,用中国文字。行中国礼仪,起码三代后才不会反噬汉室!

    因此。对濊人贵族,刘彻自有准备。

    无非就是用荣华富贵,收买其心,以礼仪制度,束缚他们的手脚,用文化教育,洗脑他们的后代。

    这些措施与之前汉室历代对待那些‘归义候’的措施时一样的。

    刘彻唯一的改变,就是依然让这些濊人贵族享有奴役和统治他们的部族的特权。

    让濊人成为汉室的打手和急先锋。

    当然,为了防止出现类似安禄山、努尔哈赤那样的恶狼,刘彻准备,拔掉濊人可能咬向汉室的牙齿。

    枪杆子里出政权!

    只要濊人贵族没有兵权,那他们就翻不起浪来!

    因此,刘彻对南闾信道:“卿拨乱反正,归义中国,朕颇为嘉赏,卿即为中国臣民,朕之子民,中国制度与法治,卿就要多多了解,朕的大臣,新丰令张汤素来博学,且对汉律颇为熟知,朕已经诏他前来,卿可时常向其请教汉律汉法!”

    张汤连忙出列,拜道:“臣谨奉陛下之制!”

    张汤的出现,对于在座的其他人,却不啻是个重要的信号。

    新君终于要开始在九卿中安排他的心腹了吗?

    许多人心里想着。

    现在张汤是一千石的新丰令。

    新丰是大县,人口两万多户,还是关中的县治。

    这就意味着,张汤在资历上已经符合了晋升两千石的标准。

    这次天子委派张汤来给归义的濊人贵族上法治课,事了之后,这就可以算是政绩了。

    然后,等到今年十月,考绩之时,张汤再混个最高等级的评价,岂非就够格出任九卿衙门中的某个部门的丞令了?

    这样稍微过渡一年,那么,张汤就要成为汉室历史上最年轻的九卿了!

    无数人目光灼灼,盯着张汤,羡慕有之,嫉妒有之。

    张汤对这一切坦然受之。

    他自明白,这个差事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虽然天子曾经轻口对他说过,要他去新丰历练三年,才有大用。

    如今,一年都没到,不太可能会调回长安。

    然而,有了这个功劳在手,三年后,他或许可以直接接任某九卿衙门的主官——或许这其中需要到某个衙门镀金,但,那也最多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

    三年时间,就成就九卿,这在汉室历史上,只有现任的御史大夫晁错可以媲美了。

    张汤又对南闾信一礼,道:“新丰县令汤见过沧海君!”

    南闾信虽然不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但能让汉天子都亲自介绍的,岂是等闲人物?

    他连忙回礼道:“往后还请先生多多指教!”

    不得不说,单单以礼仪而论,南闾信确实已经有些汉室文人的模样了。

    刘彻看着这一切笑而不语。

    濊人的总人口,大概是二十五万左右,以十丁抽一计算,大概能拉出两万人。

    这就意味着,汉室在东北方向,多出一只两万人规模,还不用负担军费的军队。

    将来无论是对匈奴下手还是继续对更向北的方向征服,都很有帮助。

    当然,仅仅依靠制度钳制濊人,刘彻觉得还是不够保险。

    他在世时,自然能保证濊人听话顺从,但万一日后出现个不孝子孙,脑残了,松开了他束缚在濊人身上的枷锁,那有着汉室供养,训练的濊人一旦反噬起来,危害性绝对不小于后世濊人的亲戚倭人。

    “看来,朕还是得学山姆大叔调、脚霓虹的手段啊!”刘彻心中想道。

    濊人的地盘,必须有汉军驻扎!

    即是监视濊人内部的某些可能出现的情况,也是一种震慑。

    当然,分化拉拢,永远不让濊人内部出现一个统一的声音,也是刘彻要努力的方向。

    历史证明,无论是五胡也好,后来的辽西夏金蒙古满清也罢,只要他们内部还存在着异己者,那他们永远无法对中国构成威胁!

    对付游牧民族和渔猎民族,还是满清的经验最为成功。

    看看满清统治下的蒙古草原,无数个王和部落,在最大限度上,成功的控制了那些桀骜不驯的游牧民族。(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