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三十九节 收买(4)
    第四百三十九节 收买(4)</h2>BAIDU_CLB_fillSlot("1054486");

    南闾信亦步亦趋,缓缓的在典属国公孙昆邪的带领下,走上宣室殿前的台阶。

    他抬头看了看那仿佛如在云端俯视苍生的宣室殿,脸上的震撼之色久久不曾褪去。

    而随他一同前来汉室朝觐的其他濊人贵族,表现的比他还要不堪!

    有些人甚至就是一步一跪的来到这宣室殿前的。

    不能怪他们见识少!

    实在是未央宫这样的建筑,对于濊人来说,太过神话了一些。

    就如同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人忽然发现,有两位剑仙在太空斗法,仙剑发出的余波将自己的卫星全部绞碎一般——这样的视觉震撼,确实很容易就能颠覆一个人的三观!

    譬如二次世界大战时,太平洋某个小岛上的居民,见到了米帝的战斗机,立刻将之看做神明,建立图腾膜拜。

    濊人本就愚昧,将未央宫视为神宫,自然很正常。

    但南闾信终究是多了些见识,也与汉人打过许多交道。

    他自也听说过有关未央宫的故事。

    然而,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此刻,站在这宏伟壮丽的宣室殿前,南闾信心中最后一丝疑虑彻底消失!

    汉朝能建立一座这样的神宫,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汉天子办不到!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这句过去汉人常与他说的话。此刻,化作事实,出现在南闾信眼前。由不得他不信服!

    汉天子既能修建出如此不可能存在的宫殿,那自也能做出其他在别人眼中不可能的事情。

    百万大军,挥之即来!

    而我南闾信,马上就能觐见这样一位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君主,并成为他的走狗,这是何其的幸运啊!

    难怪真番、马韩等国的君主,来过长安。朝觐天子后,立刻就成了汉家的忠狗!

    给这样伟大的君主当走狗。不丢人!

    甚至,在某一刹那,南闾信的心中还有过一种:哪怕只是在长安给汉天子当一个看门的小卒,恐怕也比在域外蛮荒做个君主强多了的想法!

    但也只是一刹那而已。

    “沧海君……”典属国公孙昆邪带着南闾信来到宣室殿的殿门口。然后走过来道:“请沧海君稍后,本官先去通传……”

    然后就留下南闾信一行人在宣室殿前的殿门口,他自己则带着人,走进宣室殿中。

    南闾信站在门口,回首看了看远处的长安城,一切尽收眼底,长安是如此的繁荣,它的庞大,超乎了南闾信的想象。

    整个城市。几乎一眼望不到尽头。

    南闾信砸了砸舌头,偷偷的在心中估算了一下:恐怕仅以长安的人口,就已是濊人的两倍甚至更多!

    若在以往。倘若他见到这样的场景,恐怕心中会以恐慌居多!

    而此刻,他心中满是自豪与幸福。

    能有一个如此强大的宗主国,天下之大,濊人还需要怕谁?

    而他南闾家的富贵,也可以与汉室一样。千秋万代的传下去。

    正这样想着,典属国公孙昆邪从殿中走出来。来到南闾信身前,清了清嗓子,道:“陛下有诏:宣沧海君觐见!”

    南闾信连忙反应过来,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叩首,道:“臣信谨奉诏!”

    他已经接受汉天子的册封,自然就是汉臣了。

    然后,南闾信就带着自己的儿子以及濊人的贵族们,跟着公孙昆邪,朝着那个金碧辉煌,雄伟壮丽,无时无刻不在震慑着他们灵魂的宫殿走去。

    跨过殿门门槛的那瞬间,南闾信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着。

    眼睛的余光,使他稍微看到了一些殿中的场景:整个大殿大的足以同时容纳上千人在此宴会,殿中,一条条巨大的神农张牙舞爪的攀附在一根根大柱上。

    大殿两侧,铁塔一般的武士,肃立两侧。

    阳光从殿门斜照进来,将南闾信的影子在光滑如同湖面一样的地板上拉的老长。

    最上首的庄严御座之上,一位年轻贵人临襟正坐,他手持着一柄宝剑,南闾信能明显的感受到,对方在注视着自己。

    在这样的环境下,在这样的心理影响下,南闾信整个人被莫名的力量支配着,他无师自通的立刻匍匐在地,道:“粗鄙野人南闾氏朝觐圣天子,恭问圣天子安!”

    南闾信的汉话说的还算流利,最起码,刘彻能听懂。

    刘彻看了看这些进殿的濊人,视线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

    “濊人果然与倭人有些亲戚关系……”刘彻在心中想着,最起码,这些朝觐的濊人贵族中,有几人是用着一些特殊涂料,将自己的脸涂成白色的,看着有些奇怪。

    而根据辽东郡北部都尉的汇报,濊人被辽东郡的边民称为白人,原因是他们喜欢在自己脸上涂抹些白色颜料。

    “若是天朝的民宗委在此,恐怕立刻就要保护这些人的民族特色了吧……”刘彻心里想着,就朗声道:“朕躬安,沧海君平身!”

    然后,他就接着道:“沧海君,有件事情,可能典属国未有你说清楚,朕,就亲自对尔训诫一番罢!即为汉臣,则自当移风易俗,用中国文字,习中国制度,书同文,车同轨,切记,切记!”

    当然,那些濊人奴隶、牧民什么的,爱怎样怎样,刘彻懒得干涉。

    只要作为统治阶级的上层贵族汉化了,下层的百姓其实想不汉化也不行!

    南闾信闻言,连忙脱帽谢罪(他与汉人交往日久,对一些汉人礼仪已经很熟悉了)道:“陛下赎罪,此(他指着那几个脸上涂成白色的人)皆濊奴,不可用中国礼仪待之!”

    刘彻闻言,大喜,赞道:“善,即是濊奴,那就是朕多心了!”

    刘彻也懒得去管那些人是否是奴隶,有这么个台阶就好!

    不然,要让周亚夫那头犟驴知道了,恐怕要连夜入宫找自己谈人生理想了……

    或许后人很难理解,但在此时,假如某个汉室的郡县或者诸侯国,别出心裁的想玩一个自创文字,制度的潮流,那么,汉室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纠结所有能纠结的力量,将他从*到灵魂全部毁灭!

    自齐恒公九合诸侯,尊王攘夷以来,中国文化、制度,在某种形式上就已经深入人心,秦始皇后,更是强化了这个传统。

    作为传统的捍卫者,周亚夫在这些方面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刘彻更不会让步!

    实际上,刘彻对卫满朝鲜政权,一定要处之而后快的原因,大部分也是:这些家伙居然打算另起炉灶,国内无论是官员制度还是行政制度,完全与汉朝迥异。

    关键的是丫还是农耕文明。

    这种意识形态上的问题,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正如后世隋唐两代前仆后继,也一定要灭亡高句丽一样。

    刘彻很清楚,不灭了朝鲜,怎么在未来建立大中国文化圈?(未完待续)

    ps:这两天吓死我了~

    昨天无缘无故右锁骨上貌似有淋巴肿胀,两腮也疼,还有发烧~大爷啊,吓尿了啊~

    还好是虚惊一场~~~~~R655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