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三十七节 收买(2)
    丁亥年八月六日(甲子)。※%※%,

    长安城的街坊,铺满了鲜花,南北两军,分列两侧,欢迎举族归顺而来的濊人首领,南闾信。

    午时三刻,南闾信的马车在典属国公孙昆邪的引领下踏进长安城。

    “阿父,这就是长安吗?”南闾信的两个儿子用着好奇的眼睛,打量着这座在过去,只在传说中才听过的城市。

    而长安,也果然跟传说中所说的一样,漂亮、干净、整洁,甚至就连街道上,都见不到半分的垃圾。

    道路两旁,更是种满了鲜花。

    蝴蝶飞舞,蜜蜂追逐,巍巍渭河,潺潺流动,碧波荡漾,鱼群往来,真是如同仙境一般。

    与之相比,他们过去所见过的最大的城市王险城,简直就简陋得跟乡下的集市一样。

    南闾信闻言,笑着点头,道:“是,这就是长安!”

    他心中也是激动无比,就如同一个朝圣的信徒,见到了心目中的神明一样。

    濊人本是有别于农耕和游牧民族之外的渔猎部族。

    他们在山林中狩猎,在草原上放牧,在河流中捕鱼。

    因此,自从被驱逐到东北的原始丛林后,濊人就一直以原始的奴隶制度形式存在,直到今天。

    在南闾信之前,濊人的首领对于中原,基本是没有什么概念的。

    他们去过最远的地方,不过是朝鲜的王险城,所知的世界。也只有朝鲜半岛和旁边冰天雪地的世界。

    但,到了南闾信这一代。汉室的力量开始复苏,从辽东郡北部和西部出发。前往濊人控制的地盘贸易的商旅越发多了起来。

    商旅的增多,使得文化交流开始变得频繁。

    在这个时代,汉文明就像照亮世界的太阳一样,吸引着所有渴望自强的人。

    南闾信自然也不例外。

    十年之前,南闾信的大帐中,就已经有汉朝的破落文人存在,教他识字算术。

    慢慢的耳闻目濡,潜移默化,就连南闾信自己都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反正。最近这些年来,汉朝在他心里,慢慢的变成了一个理想国,一个天堂,他心中渐渐有了只要是汉朝的东西,就一定是好的,只要是汉人的文化,就必然比濊人自己的文化,朝鲜的文化高级n倍的心态。

    有时候他甚至有冲动:干脆带着全族人民。一起投奔幸福安康的汉朝算了。

    只是现实让他忍住了这些冲动。

    原因很简单,依照汉朝的政策,归顺的异族,不管是谁。不管带了多少人来投奔,统统都要打散重新安置,至少也会把首领什么的调走。

    可他堂堂的濊君。这濊人的共主,在部族中可以生杀予夺的至高存在。为何要去汉朝低三下四的做个臣民呢?

    比起在本族可以肆无忌惮,可以无法无天。可以随意杀人,决定他人命运,归顺汉朝,就成了一个闲暇时他才会去想的问题。

    而且,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南闾信甚至严禁汉人与濊人的平民、奴隶交往、交易,一切涉及汉人的事情,都必须也只能由他处理。

    汉人的书简、文人,更是管控的重点。

    特别是汉人中一个孟子的人的著作,南闾信不允许濊人中的任何人阅读。

    当然,他的兄弟子嗣不在其列。

    这种情况,本来会继续延续下去,或许等到南闾信的儿子即位以后,才会有所改观。

    但这个世界变得太快了。

    王险城的卫家自己作死,偏偏要招惹汉朝!

    汉朝的强大,南闾信可是从那些教他读书的文人哪里了解过的。

    幅员数千里的辽阔国度,拥有七百万以上的户口,带甲百万!

    汉人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动不动就是百万百万级别的死伤数,确实吓尿了南闾信。

    他的濊人部族,加上奴隶和老弱病残,总共也就二十五万口,还不够汉朝皇帝塞牙缝的。

    更可怕的是,这是被事实证明过的铁证!

    去岁汉人内部的战争,吴楚两国动员数十万军队,与汉朝天子大战。

    单单是双方投入的兵力,从纸面上看,就已经超过百万了!

    吴王刘濞的使者也曾经路过濊人的地盘,根据刘濞使者所说,吴王发兵八十万,楚王三十万,赵王二十万。

    当时南闾信听完后,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他实在很难理解,上百万的军队,是个什么概念。

    但随后,他彻底的为汉朝倾倒了。

    吴楚赵三国,号称的百万大军,三个月就灰飞烟灭。

    汉军主力几乎没有太大损失……

    天兵天将啊!

    难怪汉人嘴上总是说:天兵一到,立为齑粉!

    果然是齑粉啊!

    与之相比,南闾信觉得,濊人在汉人面前,大概不比一只蚂蚁强多少——要知道,他就算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也最多动员两万人。

    这么一算,卫家就成了一艘破船了,随时都可能沉没。

    尤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救卫家的匈奴人,都跟汉朝天子联姻修好。

    这样一来,南闾信立刻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既然卫家这条船要沉了,他南闾信可不愿意跟着这艘破船一起沉到海底。

    恰好那时候辽东郡北部都尉彭吴的外甥贾生来濊人的地盘交易,他立刻接见,提出了内附的想法。

    彭吴被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的昏头昏脑,立刻就加紧联络,两边,一个是想马上逃离卫家的大坑,一个是想着尽快把这个天大的政绩捞到怀里,双方一拍即合,迅速达成了协议。

    本来,南闾信归附汉朝,多少是有些不怎么爽的。

    毕竟,归顺了汉朝,虽然能享受汉朝贵族的荣华富贵,住到宽敞无比,犹若仙境的豪宅中,但,从此却可能失去了可以主宰他人命运,予取予求的自由。

    虽然他的汉人老师们都劝他:中国一令吏,都胜过夷狄一国君。

    但,毕竟没真正在中国待过,也不知道真假。

    与之相比,想杀人杀人,想吃啥吃啥的酋长生活,显然更有魅力。

    因此,归顺后,南闾信其实挺纠结的,因此也留下了些暗手,万一要是汉朝皇帝坑了自己,他就煽动部族的奴隶和牧民,跑的远远的。

    这纠结感没持续多久,南闾信就接到了汉朝天子的诏书。

    不仅仅嘉奖了他的‘深明大义’,赏赐丰厚,更重要的是确认了他可以继续执掌濊人部族大权的地位。

    虽然身份从几乎完全**的濊君,变成了要受到汉朝控制的沧海君,要接受辽东郡郡守和汉室丞相府的管辖。

    但诏书说的明白。

    濊人的全部大小事务,若无辽东郡、丞相府或者天子诏书,皆由沧海君独断。

    而且,这个沧海君是世袭罔替,与国同休,永光休烈!

    对于奴隶主来说,一切能世袭的东西都是好的!

    特别是权力与地位!

    更别提,这个权力与地位得到了汉朝皇帝的背书!

    南闾信自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的子子孙孙的特权地位都得到了保障!

    只要汉朝不倒台,他家族在濊人的地位,就不可动摇。

    南闾信顿时就为自己之前留下的那些暗手感到羞愧了。

    “天子待我如此厚遇,我却……真是罪该万死!”南闾信心里想着:“我以后一定要忠诚于汉朝天子,我南闾家世世代代要当汉朝天子的走狗!”

    这是南闾信发自内心的真实的想法。

    换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奴隶制的酋长,处在南闾信的位置上,大概也会这样想。

    因为,对于奴隶主来说,只要能保障他的地位和权力,给人当狗没什么不好!

    反正,就算是死,死的也是下贱的奴隶和牧民。

    用奴隶的血肉来换取自身的富贵与地位,这样的买卖,太划算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