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三十六节 收买(1)
    汉室的动作雷风厉行,第二天,露布上就出现了对斗殴事件的处置命令。△,

    参与打人的游侠、地痞,致人死亡的,按照情况轻重,处以死刑至徒刑不等,且不得赎买。

    但,相较而言,鲁儒派系受到的打击更沉重。

    所有被打者,全部以‘诽谤朝廷、妄议国政、侮辱士民’的罪名,终生禁止考举,且师长、家族兄弟子侄叔伯,师兄弟,连坐,三年不得考举。

    这下子,鲁儒门固然如丧妣考。

    但现阶段,他们还没有点亮‘骗廷杖’这个科技点,在表明了强硬的态度的汉室朝廷面前,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缩起脑袋,装作不知道有这么个事情。

    毕竟,五十来年前,高皇帝刘邦可是亲自用刀枪剑弩,教鲁儒们应该怎么做人。

    更关键的是,就连儒家内部的其他派系,也对他们很不友好,甚至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像混的比较好的宗正刘礼,红候刘富兄弟,还有中郎将卫绾,天子近臣颜异,都对鲁儒派系发出了严厉的警告:特么你们作死,别连累我们!

    万一要是惹怒了天子,下令禁绝儒生为官,你们赔啊?

    至于游侠们就更不敢吭声了。

    几十年的猫抓老鼠游戏下来,游侠们对官府的敬畏,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游侠犯了事,被官府逮住,想活命?千难万难!

    就算是那些有背景的大人物,也只能慌忙逃窜。躲避风声。

    当然,牢骚自然是有的。只是,自古以来‘有活力的社会组织’的牢骚。从来不会引起统治者半分的注意。

    这样熙熙攘攘了两天后,第一轮考举的成绩单公布了。

    顿时,此事就压过了所有的事情,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毕竟,不就死了三个鲁儒,抓了几个游侠要砍头嘛?

    比起自家子侄的前途,这都是小事!

    甚至连朝廷已经正式下诏,讨伐朝鲜这个事情在此事面前,都成了不起眼的小问题。

    只是……

    在公布成绩单的同时。也不知道是谁从哪里听到了天子对鲁儒的一句评价,瞬间,整个长安都知道了。

    无数人议论纷纷。

    连看着鲁儒的眼神都变了。

    “嘿!他们之所以为夷狄张目的原因,是为了免得去爱自己的同袍!陛下的话,可真是一针见血,还人人能懂!”有人对着一个穿儒袍的士子,故意大声说道,瞬间就引起了众人的哄笑。

    “圣天子明见万里,自然看得清楚!此辈满嘴仁义道德。实则吝啬自私,他们连对自己的妻小,也刻薄无比呢!”有人似乎去过鲁地,对鲁地的地主和贵族阶级。充满了恶意。

    而实际上,鲁人在汉室的商业活动中,确是以吝啬闻名。但凡与鲁人做过买卖的,都清楚这一点。

    要说不恶心。那是骗人的。

    趁着这个机会,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落井下石的不亦乐乎。

    那儒生见了这情况,连忙低下头,脸色雪白的逃的远远的。

    “哎!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人心里感慨一声:“吾与鲁儒明明是两个派系,鲁儒确实顽固保守,不思进取,但我不是啊,我学的可是公羊学,奉的可是‘十世之仇犹可报’的理念……”

    更多的其他儒家派系的领袖,则是忧心忡忡的注视着一切。

    天可见怜,儒家花了五十多年,通过内部革新和改变,才慢慢的适应了北方尤其是关中地主阶级以及贵族勋臣阶级的喜好,顺应时代,慢慢的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

    可如今,这五十多年的努力,眼看着,就要被天子一句:他们之所以为夷狄张目,为的是免得去爱自己的同袍给粉碎了。

    许多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四处拉关系,托人,终于,好歹凑出一个团队,准备面见天子。

    然而刘彻此时已经没有功夫去理会这些小事了。

    那句‘他们之所以为夷狄张目,是为了免得去爱自己的同袍’,是刘彻故意传出去,为的就是让鲁儒们清醒清醒,顺便逼着他们去变,去改革。

    这一点,刘彻非常有自信。

    因为,儒家算得上是中国历史上最能与时俱进的一个学派。

    他们能与法家联合执政,也能跪在夷狄脚下,高喊陛下圣明,转头又能跪在汉人皇帝脚下,大谈华夷之防,甚至到了工业时代的天朝,他们也能焕发第二春。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得有人拿着刀子,架在他们脖子上。

    不然,他们是肯定不会乐意改变的。

    但,现在刘彻已经没有空再关心儒家的反应,鲁儒们的心思了。

    因为,刚刚带着全族总共二十五万多口人,加上一块总面积大概相当于汉室辽东郡三分之二大小的土地,内附汉室,请为郡县的濊人的首领,濊郡南闾信即将抵达长安,觐见刘彻。

    不管千金买马骨也好,为了朝廷的脸面也罢,刘彻都将此事放到了当下最重要的事情的位置上。

    对于像濊人这样主动内附,举族来投的异族,不管在那个朝代,都是值得统治者大书特书的事情。

    因此,南闾信还在路上,刘彻就已经派出了使者,前去传诏,封南闾信为沧海君,赐节杖,依旧统帅濊人,赏赐黄金一千金,许鞍车驷马相迎,赏赐归附濊人人月米一石,酒一斗,肉三斤,布帛一匹。

    从表面上看,刘彻好似是在开历史的倒车了。

    人家濊人内附,以汉室传统,对于部族首脑应该封侯,安置到内地,许以高官厚禄,荣华富贵,然后再慢慢的同化内附的异族。

    而刘彻却依旧保留了南闾信的部族首脑地位,而且还强化了他的权柄,以天子之尊,为他南闾氏族的地位背书。

    可以想象,只要刘氏不灭,南闾氏自己不作死,他们的地位就不会失却。

    为了这个事情,丞相周亚夫,第一次跟刘彻发生了冲突,而且是激烈的冲突,那头犟驴在没有办法说服刘彻的情况下,索性就撂挑子,报了个病假,回家休息了。

    对此,刘彻也很无奈。

    甚至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但,冷静下来后,仔细想想,刘彻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对于濊人以及以后归附的异族,必须用这样的手法来羁绊。

    刘彻不是想开历史倒车,而是想要扶持一批打手。

    如同后世俄罗斯帝国的哥萨克一样尽职尽责的打手。

    俄国沙皇对于哥萨克是怎么笼络的?

    无非就是承认和扶持哥萨克上层贵族以及酋长的地位,许以厚恩,然后,在哥萨克的贵族和酋长们的鞭子和唾骂声中,哥萨克们高喊着乌拉,为了祖国母亲,为了沙皇陛下,前仆后继,给毛子打下好大的江山。

    最关键的是沙俄为此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少。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满清统治时期。

    满清通过对蒙古上层贵族的收买,成功的让蒙古骑兵,变成了自己的打手。

    上层贵族纸醉金迷,酒池肉林,甚至不把下层的牧民、奴隶当人看。

    然而,这却没什么大不了。

    对于游牧民族来说,阶级的固化现象,比起农耕文明更加严重。

    若再加上一个宗教束缚,基本上,下层的人都会认命,甚至会觉得给上层的贵族老爷卖命,去死,是理所当然的光荣事业。

    至于上层贵族?

    倘若能享受荣华富贵,还能时不时的欺压一下下层的百姓,鱼肉奴隶,再以汉文化侵袭。

    你觉得,他们会放弃美好幸福安逸的生活,转头对抗给予他们这一切的皇帝?

    用屁股想都不可能!

    最关键的是,收买上层贵族,撑死了也只需要负责一部分人的荣华富贵和幸福生活,但倘若将归顺的濊人全部视为汉室臣民,给予公民待遇,那开支就大了!

    或许,现在这几十万濊人,汉室还能负担。

    但日后,随之汉军不断征服,殖民更多地区。

    难不成,到时候连三哥们也能享受汉室国民待遇?

    hld不住啊!

    当然,为了防止濊人日后跟他们的亲戚倭人一样反噬自己的主子。

    刘彻还给他们准备了几根狗链子(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