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三十五节 宣传与冲突
    濊人的归顺,瞬间就压过了刚刚完成的第一轮考举,成为了长安城最热门的话题。∽╦∽╦,

    大旗党们坐在酒肆里,喝着小酒,拍着胸脯:“诸君可知,这濊人归顺,乃是圣天子下的一步暗棋,圣天子早知朝鲜卫氏脑后有反骨,故暗命辽东西部都尉彭吴,暗与濊君往来,许以大义,濊君果然拨乱反正,举族以地内附,断朝鲜、匈奴联络之道,使朝鲜立成瓮中之鳖!”

    “撮尔朝鲜,灭亡可期!”

    这些人口才了得,说起来话,嗓门也特别大。

    更关键的是,从他们嘴里吐出来的话,又是濊人与北部都尉之间的秘密往来,又是朝廷几次三番的暗中联络。

    寻常百姓谁知道这些,谁懂这些?

    顿时就被他们说得激动无比,一种身为天朝上国公民的荣誉感油然而生。

    特别是,关中的百姓,本就愤青居多,听了这些论调后,大家伙热血沸腾,纷纷道:“先生说的不错,朝鲜撮尔小国,安敢犯吾中国虎须?”

    这时候又一个大旗党适时的站出来,在火里加一把柴。

    他故作神秘,却又偏偏非常大声的道:“诸位有所不知啊,俺有个外甥的朋友的表舅在宫里当差,据说,当初朝鲜人袭杀东部都尉成公后,圣天子勃然大怒,对左右道:敢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又道:朝鲜多行不义必自毙!果不其然,濊君反正,朝鲜自食恶果!王师一到。怕是举国上下,立为齑粉!”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着根深蒂固的皇帝肯定是好的的思想。

    老百姓们通常也不会去想太多。

    因此。这话顿时就引起无数人的叫好声。

    适时地,又有人鼓动道:“依俺看。这次攻伐朝鲜,上阵的士卒将校,恐怕要发财喽!大家伙想想看,去岁吴楚之乱,那些出征的士卒,谁不是背了许多财物回来,至于将校大臣,更是赚的盘满钵满……”

    这下子,老百姓们胸膛里顿时就沸腾了起来。

    关中百姓。自打秦代开始,就是中国最好的兵源。

    而且,对于战争的狂热和好战程度,都是远超其他任何地区的。

    因为,关中人知道,打仗,是能得到好处的。

    在秦之时,一个立功的士卒,立刻就有媒人上门做媒。商人奉上礼物,官府礼敬有加。

    汉室以来,虽然较之秦代,有所不如。

    但对士卒的抚恤和赏赐。却是没有减少的。

    所以,汉人没有什么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想法。

    恰恰相反。在这个文官集团还没有开始统治的时代,底层民众唯一的没有限制的上升通道。就是通过战争,立功。授爵,授官,授宅。

    朝鲜虽穷,虽然偏远,但那好歹也是一国,国都中必然有着数十年来的积蓄。

    只要破了朝鲜国都,那还不是……

    “不行,俺得回家,叫俺家大人给俺去跟里正说说,俺也要当兵!”当下就有着许多人在心里动起了心思。

    北方的农民,可不是内陆的齐鲁地区的农民。

    北方的农民每年冬天都要接受一个月的军事训练,掌握基本的军事技能和组织技巧。

    然后,每个男子二十三岁后,都要服两年义务兵役,一年是在长安的南北两军中实习,一年到边郡戍边。

    换句话说,在北方,凡二十五岁以上的农民,基本上,遇到战争,直接可以拉出去,披上甲胄,拿起武器,就是一个合格的士兵。

    或许,在某些郡县,这个制度可能已经松懈了一些。

    但在关中,这个制度,直到今天,还是被严格执行的。

    因为,刘氏向来就是把关中当成自己最后的大本营和根据地来建设的。

    当然,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战争。

    总有些不合时宜的声音,想要发出来。

    酒肆中,一个儒服男子,看着这一切,眉头皱了起来。

    “怎能如此?关中之民,不习仁义,不用道德,反以武力相威胁,真真是礼乐崩坏,人心不古啊!”这男子心中想着,只觉得胸膛里烦躁的很。

    想他自鲁地奔波千里,来到长安,希冀以文章道德礼仪求上进。

    可结果,进了考举的考场,他愕然发现,特么的考举不考文章,也不考仁义,通篇要嘛就是问些无聊的问题,要嘛就是问些算术或者乱七八糟的琐事。

    在他眼中,本该是为国选才,选取那种经世治国,有着完美人格与道德的宰相之才的考举,却沦为了下里巴人的欢宴,一群泥腿子与暴发户,不过念了几天书,也居然牝鸡司晨,想要做官了!

    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得!

    他的许多朋友都议论说: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他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气,如今见了关中百姓,居然为了钱财和发达,就一个个踊跃参加,报效国家。

    心中的怒火更是按捺不住了。

    他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告诉他: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为之。

    无数的长辈也告诉他:以暴制暴,逞匹夫之勇,终不得长久(如暴秦),只有广施仁义,以道德教化四夷,才能长治久安。

    甚至,他的长辈们,每日念在嘴边的话都是:以德报怨,方为君子之道。

    此刻,见了泥腿子们,居然都叫嚣着战争,杀光朝鲜人。

    他心里再也不能忍耐不住了。

    你们怎么可以对朝鲜如此喊打喊杀呢?

    你们配吗?

    国家大政,军国庙算,是你们能议论的吗?

    真是礼乐崩坏!

    人心不古!

    他嗦的一下站起来。考举的不顺利,其他学派士子的讥笑。特别是,就连同属儒家的一些派系。也拿着一种狐疑的眼光看待,还有长安贵族以及权贵们,只追逐那些黄老、法家的士子,对他这样出身儒家圣地鲁地的士子,不屑一顾的神态——就他妈连墨家都骑到头上耀武扬威了!

    当今天子甚至在上林苑专门给墨家腾出了一块地方……

    这些种种过去的不愉快以及难堪、压抑,此刻,顿时如火山爆发一样,宣泄了出来。

    或者说,以前。面对墨家,他打不过,面对法家,他说不过,至于黄老派?不是官二代,就是贵二代,他扛不住。

    而对于平民百姓,尤其是这酒肆中,绝大部分的百姓。都属于黔首时,他终于找到机会爆发了。

    “一派胡言!”他高声的道:“圣天子安会说什么‘敢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样的话,兀那汉子。尔可知,谎称圣言,乃是死罪!”

    单以嘴炮实力而论。只要不扯实际,单就理论。进行空对空,当世就是法家。也要在鲁儒面前甘拜下风。

    这男子显然对这些嘴炮技能掌握的十分熟练,一开口,就先扣个大帽子过去。

    反正,在他看来,像这样的宫禁秘闻,岂会被小老百姓们知道?

    而且即使那个人所说的,确实是真的,谁又能给他证明?

    只要没有人能给他证明,那他就是矫诏!

    矫诏可是三族的大罪!

    当年,枳候薄昭,堂堂国舅,都因为矫诏,而被迫自杀!

    按照常理,他这么做没错。

    在最初,酒肆中的人,也确实被吓到了。

    但是……

    他忘记了,这里是关中,是长安,是天子脚下!

    在这里,刘氏密布探子,进行舆论的操作,尤其是新君即位以来,对操纵舆论,宣传工作格外重视,单单是拨下去进行宣传的经费,就几乎相当于过去九卿级别的衙门的开销了。

    更不提,如今明面上负责宣传工作的是天子近臣司马相如,而实际上主持宣传工作的,却是天子身边的心腹近臣:王道。

    过去数月以来,王道按照刘彻的命令,招揽了大批的无业游民和游侠,进行相关的宣传动员。

    而今天在这个酒肆中的那三位大旗党,毫无疑问,俱是被收编的宣宣。

    倘若在天朝,这种被金钱收买,为政府张目的爪牙,是被人骂做五毛的,别称:姓赵的赵家人。

    属于过街老鼠,无论左派还是右派,发现了,肯定是唾骂不已,虽然两者针对的论点不同……

    但在如今,这份工作,属于国之爪牙,天家鹰犬,高大上的不行!

    这些被收编的人,以前都是无业游民以及游侠,属于那种桀骜不驯,最不遵从社会秩序的人群。

    这些人有个特征:不相信嘴炮,只相信拳头!

    “你说什么?”那个先前鼓吹自己的外甥的表舅是宫廷中人的男子猛的一下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骂道:“居然敢侮辱俺?好叫你知道,俺可不是好惹的!”

    他橹起袖子,狞笑着接近那个儒服男子,足足七尺的身高,蒲扇一样的巴掌,瞬间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了过去。

    游侠做事,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一言不合,就开打,才是游侠的本质!

    砰砰砰!

    顿时,酒肆就只听到人体被砸到地上的声音以及那儒服男子的哀嚎声。

    一刻钟后,游侠大概是觉得打够了,也或者是担心弄出人命,这才松手,朝那个已经被他揍的鼻青脸肿的男子吐了个唾沫,道:“这次算你运气好,俺最近读书了,讲道理了,要换了以前,俺非一剑捅了你不可!”

    儒服男子看着对方,直觉告诉他,对方没有撒谎,那人说的是真的!

    要是以前,绝对会杀人!

    而且,对方那满不在乎的表情,证明他确实曾经杀过人……

    顿时,这儒服男子就吓尿了……

    是真的尿了!

    裤裆都湿了一大片!

    “哈哈哈……”那游侠看到这一切,哈哈大笑:“俺算是知道,为啥当年高皇帝会讨厌你们这些家伙。又胆小,又没种。还没实力,偏偏喜欢唧唧歪歪。你们这样的人不招人烦才怪!”

    酒肆中的百姓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不起儒生,尤其是齐鲁地区的儒生,这可是关中人的通病!

    也是关中人的传统。

    那儒服男子闻言,却是低下了头。

    对方戳到了他的痛处!

    当年,汉室的建立者高皇帝刘邦,可不仅仅是讨厌儒生这么简单。

    他完全就是恨儒生,甚至是恨到了骨子里。

    某次,刘邦在路上遇到一个儒生,一脚就把人家踹到了田里的泥巴中。还取下对方的帽子,在他帽子上撒了泡尿。

    刘邦甚至曾经公开说:儒生不是腐儒就是竖子。

    这句话给儒家造成了致命一击。

    时至如今,关中人看到戴儒冠,穿儒袍的人,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会骂一句:腐儒!

    而看到儒生被打,关中人也多半会幸灾乐祸,倘若这儒生是自己作死,那更是喜闻乐见。

    是以。尽管这儒生在酒肆中被揍了一刻钟,尽管门外就有巡逻的士卒,但一个人也没帮忙去叫士卒来干涉,更没有人去报案。

    这儒服男子一咬嘴唇。心道:好汉不吃眼前亏。

    再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门外的巡逻士卒。

    在他想来,自己立刻出门去找官府来抓人。应该是可以的。

    “矫诏大罪,你们死定了!”这儒生心里狠狠的想着。然后捡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儒冠,像逃命般逃出了这酒肆。奔向在路上巡逻的一支卫队。

    看到一袭黑袍的汉军,这儒生泪流满面,像见到亲人一样大喊:“我要报官,我要报官,方才有人在这酒肆中矫诏,还殴打鄙人!”

    这些士兵一听矫诏两个字,立刻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抽出了兵器,领头的军官,看着那儒生,非常严肃的道:“带路!”

    在汉室,无论什么原因,什么人,只要跟矫诏两个字搭边,就是一个死字。

    而相应的,抓捕矫诏的罪犯的官员、军官,立刻就能立下大功,封侯那是痴心妄想,但升官却是肯定的!

    ………………………………

    当夜幕降临时,刘彻却遇到了烦心事。

    一天之内,长安城中发生了三十余起疑似‘矫诏’的事件,还发生了一百多起斗殴,死了三个人。

    五官中郎将衙门不敢怠慢,立刻就将这些事情,上奏到了刘彻面前。

    刘彻看了奏疏后,自然知道,没有人矫诏,这些事情都是授意王道安排下去的做的宣传工作。

    而且,五官中郎将衙门也核实了那些打人者的身份,都是密探,有着身份竹符和备案。

    倘若没有死人,这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但关键是死人了!

    而且死的都是来自齐鲁地区的儒家士子!

    这可算捅了马蜂窝了……

    任何政治派系都会抱团取暖,党同伐异,儒家尤为甚者。

    而且,死者来自齐鲁地区,向来就是以撒泼打滚闻名天下的鲁儒一系。

    所以问题就严重了。

    别说鲁儒派系没有影响力。

    确实,他们朝中没什么人。

    顶多撑死了也就一个颜异。

    但,就跟后世的公知们一样,鲁儒一系,有着庞大的舆论影响力,特别是齐鲁——吴楚地区,鲁儒派系影响极大!

    譬如鲁申公,桃李满天下,他门下甚至有诸侯王弟子!

    譬如那个去年死在长安的刘戊!

    而且,再扯些关系的话,就连晁错,其实也跟鲁儒们多多少少有些香火情——晁错仕途的起点是以天子使者慰问尚书传人伏生,伏生授晁错《尚书》,这才使得晁错能脱颖而出。

    除了这些外,如今的宗正刘礼,红候刘富,还有现任的中郎将卫绾,都能跟鲁儒扯上关系。

    另外,就算这些人不为鲁儒说话,刘彻也得慎重对待此事。

    不然的话,齐鲁地区的贵族士大夫恐怕就又要跳脚了。

    此事,倘若处理不好,一个不小心,就会演化成南北矛盾。

    那就麻烦了!

    历来,地域矛盾一旦激化,都会让人投鼠忌器,甚至有时候国家不得不给予某些地区特殊待遇。

    譬如后世的明朝就发生过有名的科举南北分榜。

    刘彻看着奏疏,思虑片刻,然后就定下了决心,提起笔在奏疏上批复:高皇帝约法: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又诬告连坐,儒生侮人,其师长弟子家族三代中人,三年不得考举。

    这就叫各打五十大板。

    杀人必须偿命,这是汉法的核心精神,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是故意杀人,就一定要给死者一个交代。

    刘彻也不愿意破坏这个立法的核心。

    不然,今天,游侠们可以仗着自己是天子密探,杀人无罪,明天,列侯子弟,就敢骑着马当街撞死平民。

    这个口子开不得!

    但,假如鲁儒们以为,刘彻会对他们屈服,那他们就要大错特错了!

    笔杆子算个屁!

    枪杆子才是王道!

    就以齐鲁那帮软蛋儒生,刘彻笃定,他们绝对不敢对自己的决定唧唧歪歪。

    他们倘若不服,刘彻就会让他们服气!

    历史上,齐鲁地区的儒生,可是出了名的墙头草。

    五胡乱华,他们今天跟这个主子,明天又跪在另外一个主子脚下。

    蒙元入侵,山东曲阜的孔家第一时间上表,祝贺蒙古大汗万岁万岁万万岁。

    顺便一脚将对他们不薄的宋朝给踢到爪哇国。

    朱元璋得了天下,这帮家伙立刻磕头。

    满清入关,第一个带头剃发的也是他们。

    甚至日本人来了,他们也照样跪舔……

    就这帮软脚虾的三板斧,刘彻都摸清楚了,无非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假如这三招不行,肯定立刻认错,假如统治者露出一丝想要强硬的态度,那他们立刻就跪地三呼万岁,天子圣明。

    而这,不仅仅是后世证明了的事实,便是在如今,也是被历史证明过的。

    假如鲁儒会有骨气,那中国男猪都能夺得世界杯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