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三十一节 庙算(3)
    两个月?甚至一个月就要灭一国!

    将军们的呼吸开始沉重。↖↖,

    灭朝鲜,容易!

    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要灭亡朝鲜,却是极难的!

    而一旦时间一到,没有完成任务,等待诸将的,必然是残酷的军法处置。

    在这样的情况下,敢跳出来拍胸口说自己一定能完成任务的将军,几乎是一个都没有!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弱弱的提议道:“若是自齐鲁浮海攻击,兴许是可以的!”

    此议一出,顿时无数人眼前一亮,就连刘彻都不禁站了起来。

    “朕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刘彻心里道。

    齐地诸侯,向来有着楼船舰队,虽然规模不大,但,能出海是肯定的。

    而且,齐地的造船技术与航海技术,向来非常发达。

    早在秦代,秦始皇就命令徐福率领三千童男童女乘坐舰船出海寻找海外仙山。

    根据后世史书的猜测,徐福的舰队,最终应该是抵达了霓虹。

    能将三千童男童女以及保护这些童男童女的武装水手送抵日本,齐地的航海造船技术,即便还不能进行远洋航行,但想来近海巡逻,承担输送军队,跨海登陆一类的任务,应当是可以完成的。

    历史上,当小猪还没建造那支征服了南越的楼船舰队时,就已经在齐地命令方士出海寻仙了。

    更重要的事,刘彻想了起来,好像前不久。刘阏还曾经请求过刘彻从齐地诸侯中抽调一批熟练的造船工人去支援江都的造船大业。

    这么看来的话,恐怕。即使是吴王刘濞留下来的造船工业系统中的人也笃定:齐地的造船技术,尤其是在航海技术方面。是超越吴国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

    “多好的机会啊……”刘彻摩挲着双手,按捺不住的笑了起来。

    假如出征地点是在齐鲁地区的话。

    那么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汉室主力和朝廷的大员能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进入齐鲁诸侯的地盘。

    只要军队进去了,那齐鲁诸侯想要玩花样,就不可能了。

    而且,随着军队的进入,齐鲁之地的地方民政以及官员任免、赋税征收等权利,自然就会被汉室朝廷所掌握。

    等若是兵不血刃。就能解决长久以来困扰汉室的齐鲁之地诸侯势力尾大不掉的问题。

    能大大增强汉室的中央集权,再辅以推恩令,不出三十年,庞大的齐王一系诸侯势力,就会自动瓦解。

    对于这些好处,刘彻自然不会看不到。

    刘彻不由得就对那位提出这个建议的将军多看了几眼:人才啊,这样的人才应该提拔重用,放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

    然后,刘彻的思维就有些停顿了。

    因为。这位提出建议的臣子姓徐名悍,乃是第二代祝兹候徐悍。

    这位可不简单。

    他的父亲是高皇帝刘邦的小弟,跟班,在刘邦还没斩白蛇起义前。就已经跟在刘邦身边跑腿了。

    等汉室建立的时候,这个当初的小弟,也已经成为一个屡立战功的战将。虽然比不上樊哙、季布、韩信、曹参这些万夫不敌的猛将,但在汉室开国的那些武将里。也能算得上一号人物。

    吕后在位,此人被任命为常山国丞相。

    当时的常山王名叫刘义。

    刘义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少帝……

    由此可见。这位在吕后面前的地位了。

    也因此,这位被吕后奉为松兹候。

    但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等吕氏垮台,太宗孝文皇帝从代地入主长安,即天子位后,清洗了几乎所有与吕氏有关的贵族。

    然而,松兹候却依旧屹立不倒。

    非但没有被清算,反而予以重任!

    不仅仅任命其为左将军,执掌驻扎灞上的野战军,更称其为长者,时常请教其军国大事,坊间传闻,这位松兹候在早年曾经有恩薄太后,更传的神乎其神的是:这位松兹候,就是太宗孝文皇帝的启蒙老师。

    这些传闻,刘彻不知道真假,但可以肯定的是,太宗孝文皇帝对松兹候一家是发自内心的宠爱。

    徐悍的父亲在太宗孝文皇帝中元六年去世,天子举哀,赐谥曰:夷。

    徐悍即位松兹候,这种荣宠有增无减!

    后元六年,太宗孝文皇帝部署六路大军抵御匈奴入侵。

    松兹候徐悍以棘门将军,单独领一军驻扎在棘门。

    当时另外五路大军分别是河内太守周亚夫,驻屯细柳,中大夫令勉为车骑将军,驻屯飞狐,将军苏意,驻屯句注,将军张武屯北地,宗正刘礼居中调度,驻屯灞上。

    合计步骑二十余万,几乎集中了当时中国中央政权所能调动的全部野战军。

    假如这还不能说明什么的话。

    那么,一年后,太宗孝文皇帝驾崩,遗诏命令以中尉周亚夫为车骑将军,总督陵寝安保,任命徐悍为将屯将军,负责陵寝周边安全和警戒,郎中令张武为复土将军,负责为陵寝填土。

    从这道遗命,很轻易的就能看出,徐悍在太宗孝文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周亚夫、徐悍、张武三位受命大臣,周亚夫是受命辅佐新君,稳固军队的肱骨大臣,张武是追随太宗孝文皇帝自代国入长安的从龙之臣。

    徐悍何德何能,能在这两人中间插班?

    这些事情,本来刘彻是没可能去注意和观察的。

    毕竟,前世,松兹候一系早在皇帝老爹即位时就已经没落了。

    而今生,无论吴楚之乱还是后来刘彻即位,皇帝老爹也没特别提示和暗示刘彻应该去接触松兹候。

    事情的改变,发生在刘彻命人编篡《新农书》的时候。

    因为……

    徐悍的老爹以及徐悍自己,居然是当前汉室在水利工程建设以及农业开发,技术推广方面当之无愧,世所公认的专家!

    而且不是那种嘴炮吹出来,舆论捧出来的专家!

    松兹候一家,是有真凭实据以及实实在在的成绩的!

    一个数据就能说明一切问题。

    在初代松兹夷候徐厉还没被封为松兹候前,松兹县是一个土地贫瘠,人口稀少,在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穷乡僻壤。

    而今天的松兹呢?

    假如汉室有评选十强县的活动,那么它铁定能进前十!

    一万一千三百户的总户数,人口更是高达十余万,拥有耕地数十万亩,其中水田面积几乎占到了一半……

    松兹县还是目前汉室唯一一个修建了大量人工水库的县级行政单位。

    其辖区内,各种渠道密布,湖泊池塘连成一片,甚至,在徐厉在世时,松兹县还开挖了一条人工运河……

    要不是松兹是徐家的封国,而徐厉又是松兹候国的主人,凭此政绩,徐厉足以名载史册。

    即使不是如此,当世,舆论也普遍承认,松兹候世家,确实可以算进太宗孝文皇帝名臣之中,松兹夷候徐厉的神主牌,甚至就摆放在太宗孝文皇帝庙的侧殿的配享大臣牌位之中。

    与之同在一起的,包括了绛候周勃,曲逆候陈平等等。

    而刘彻编篡《新农书》松兹县的成绩以及经验,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丰碑。

    特别是,松兹县的水利系统,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典型,来给天下郡县做榜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彻当然就不可避免的知道了松兹候。

    对于松兹候徐悍,刘彻也一直想结交。

    但没有机会。

    因为……

    徐悍跟张释之、赵绾、邓通等人一样,都是倒霉催了的得罪过先帝仁宗孝景皇帝,而被打入另册的成员。

    刘彻就算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能不顾及先帝的颜面和他自己的名声。

    如今,徐悍站出来,给刘彻提供一条新的攻朝思路,不仅仅解决了刘彻一直困扰的战略问题,更给了刘彻与之接触了解和封赏的机会。(未完待续。。)

    ps:  明天晚上9点的火车回南宁,大概后天能到~~~~

    嗯~~~总算结束了长沙旅游活动,可以回去好好写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