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三十节 庙算(2)
    刘彻的话音一落,将军们立即就明白了天子潜在的意思——谁能提出一个被获得广泛认可的方案,谁就是这次朝鲜攻略的主帅。△小說,

    这也是汉室一直以来的传统。

    反应过来的将军们,哪里愿意放弃这个正大光明的争夺的机会?

    何况,像这种能帅师伐国执其君长问罪于前的机会,可是必然能流芳百世,名垂青史的!

    而在过去两个月,特别是刘彻放风要对朝鲜动手以后,汉室的将军列侯们,就已经开始琢磨起了万一自己被征召,该怎么应对的方案。

    这两个月来,几乎所有有点上进心的贵族军官以及勋臣列侯,都是有空就拿着辽东和朝鲜的地图堪舆以及有关朝鲜的情报进行研究。

    几乎所有人,都已在心中打好了腹稿,有了一定的备案。

    因此,几乎是瞬间,就有一位将军出列拜道:“回禀陛下,末将以为,真番、马韩等外番,当可作为助力,倘若陛下命末将为帅,末将就以大军主力为锋矢,渡过呗水,传檄东夷诸国,联络策反朝鲜国内贵族大将以为内应,如此,末将可以立下军令状,三月必为陛下取朝鲜王首级!”

    刘彻闻言,看向那位出列的将军,随即点了点头。

    此人正是公孙贺他爹公孙昆邪。

    有公孙贺通风报信,传递消息,刘彻相信,公孙昆邪应该早就了解了自己一定会对朝鲜下手的决心和意志。

    在有充足的准备下,构思出这个战略,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刘彻自然也自己私底下与义纵和剧孟以及身边的近侍武臣。在沙盘上推演过这一方案。

    此方案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风险。

    只要按部就班。徐徐图之,朝鲜是必然灭亡的!

    哪怕匈奴介入也是如此!

    因为朝鲜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只要汉室依照这个策略部署军事行动,内有外患,腹背受敌之下,除非朝鲜军队出现一支奥特曼,不然,就是无解。

    只是相对的,这样按部就班的稳妥方案在剔除了风险的同时,也增加了时间。

    三个月,只是最乐观的估计而已。

    在沙盘上进行兵器推演的时候。刘彻发现,卫氏朝鲜政权在理论上可以坚持最多八个月。

    但是……

    “别说八个月……就是三个月,朕也不能接受啊!”刘彻在心里想道。

    因为,你要知道,去年吴楚叛乱,从兴起到被平定,总共也就三个月!

    换句话说,假如汉室对朝鲜的战争超出三个月……

    那么,匈奴人。三越会怎么想?

    在有吴楚之乱做对比的情况下,他们会不会想:咦,同样的一支军队,扑灭自己国内号称百万叛军。用了三个月,如今对付一个全国人口加起来才几十万的小国,也拖延至今。

    简单的算术题之后。难保不会有蠢货得出:俺比百万汉军强的结论。

    更麻烦的是,内部蠢蠢欲动的诸侯王们。智商余额,可没有几个充足的。

    万一这些诸侯王以为自己已经窥破了朝廷的虚实。认为朝廷主力身陷朝鲜,自己谋大事的机会成熟了……

    要知道,前世吴楚之乱有七国出兵,九国参与。

    现在,汉室才不过剪除了四国。

    刘彻只是做了简单的加减法后也知道,至少还有五个居心叵测,对朝廷态度暧昧的诸侯在外。

    太宗孝文皇帝当年动员关中军民凡二十万,步骑十万,战车五百乘,欲与匈奴决一死战,结果济北王刘兴居在汉军刚出萧关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的举起了反旗,直接导致了那次汉室苦心筹划的大决战胎死腹中,甚至为了打发匈奴人快点离开,不得不答应了许多苛刻的条件。

    现在的诸侯王,别说是刘兴居了。

    刘兴居他爹刘肥的能力也拍马都赶不上!

    所以,刘彻很怀疑,要是汉军主力在朝鲜陷入拉锯战或者阵地战,战事迁延,没准那个皇叔皇伯,二两马尿下肚以为自己得了天命,那就搞笑了!

    而且,另一个问题,也限制了汉军在朝鲜的军事行动持续时间。

    现在已经是八月了。

    而辽东郡一带最迟在十一月,就会进入大雪纷飞的时节。

    刘彻可不想学拿破仑,去品尝一下冬天站在自己敌人那边的味道。

    所以,这个方案自然早就被pass了,不过,刘彻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那样的话,太打击臣子的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性了。

    于是,刘彻笑着赞赏道:“典属国的提议朕觉得还是不错的,真番、马韩诸国,确可以出些力气!”

    公孙昆邪心中一喜,毕竟能得到天子的夸奖,对他来说,是弥足珍贵的。

    公孙昆邪可是非常希望这次朝鲜攻略,由他来主持。

    这样,他就能摆脱典属国这个泥潭了。

    要知道,典属国虽然号称是两千石的朝臣,但实际权力还不如地方上的一个都尉司马,干了几个月以后,公孙昆邪就已经在策划着逃离这个大坑了。

    而,朝鲜,就是他的希望!

    但,刘彻很快就话锋一转,道:“只是……东夷诸国,国小民寡,朕以为,能起的作用有限,最多不过能牵制一部分朝鲜军力,关键,还是我军的行动!”

    刘彻看着群臣,问道:“朕以为,朝鲜战事,当控制在两个月内,最好一个月就解决!”

    “必须在第一场雪降临前,就平定朝鲜,至少要拿下王险城,诸卿以为如何?”刘彻环视着武将们。

    但刘彻的语气,与其说是在询问,倒不如说是在划定红线。

    在十一月的冬雪来临前,汉军必须解决朝鲜。

    而不能做到这一点的将军,就不必来参与这次指挥权的争夺了。

    在这个问题上,刘彻不担心将军们中有人学习圆嘟嘟,来个五天平辽。

    因为,在汉室,这种设计军国谋略的事情,主帅都是立下军令状的,至不济也要定下一个战斗目标。

    一旦没有达到出战前立下的军令状的要求或者战斗目标,那等待这位将军的是极为严酷的军法处置。

    而这些处罚中,即使是最轻的处置,也是死刑!

    严重的则是族诛!

    是以,没有人敢在这个事情忽悠人,因为一旦他做不到,他就要做好死全家的准备!

    前世,小猪朝的马邑之谋中,大行王恢即是以此传统被处死。(未完待续。。)

    ps:  今天被主编催更了~~~~~~

    我擦~~~~~~~

    但现在我还在长沙,实在没办法,只能等回去以后爆发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