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二十七节 看望
    看完王温舒的卷子,刘彻又翻了几十张,不禁有些乏味了。

    因为这些家伙写的答案,几乎都是假大空的那一套。

    至今为止,一个理解刘彻问这道题目的心思的人都没有……

    “知己难求啊……”刘彻感慨了几句,然后,下一份卷宗,就让他眼前一亮,不为别的,就为此人姓公孙名弘字季,嗯,是的,就是那位把汲黯坑的五体投地,搞的董仲舒生活不能自理,弄死了主父偃,在史书上留下了‘弘竟以丞相终’的平津侯公孙弘!

    老实说,刘彻对公孙弘的印象很不好。

    因为,这货是汉室历史上出了名的小人,而且还是真小人!

    “姑且看看这位小猪朝唯一的能在丞相位子上寿终正寝的平津侯的水平吧!”刘彻想着,就翻开公孙弘的卷子。

    公孙弘的卷子上的字迹,非常漂亮。

    看的出来,这位的书法水平,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微微扫了一眼,刘彻的嘴巴就有些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

    因为,公孙弘完美的解答了那道困扰了无数人的算术题。

    这道题目出了一年多,被人解答出来,没什么疑问,但问题是,答出来的居然是公孙弘!

    他可是胡毋生的弟子!

    学的是《公羊春秋》!

    又不是墨家那帮天天钻研数学和几何的家伙……

    但想了想,貌似研究数学也是现在儒生的必修课……

    譬如后来司马迁带头,带领儿宽枚乘等一批文学之士。编篡了太初历,计算了日月星辰的运转规律。

    这可是比这道数学题还难n倍的超级计算工程。

    便是后世专门研究数学的研究僧。博士甚至教授,估计也很难凭借一己之力。不借助电脑,就完成对此的计算。

    这么一想,刘彻也就点点头。

    接着去看公孙弘的策文。

    只看了一眼,刘彻就移不开视线了。

    “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刘彻心中感叹着:“难怪公孙弘可以成为小猪朝唯一的政坛常青树,不倒翁,单单是这份政治敏锐度,就足以令其屹立不倒了!”

    公孙弘很完美的挠到了刘彻的痒痒处。

    他的这篇策文,准确的找到了刘彻到底想说什么的关键。

    是的……

    正是制度,也只有制度!

    虽然受限于时代局限性。公孙弘也只能说到这里,但,这就足够了!

    刘彻站起身来,手中拿着这份卷子,轻轻的将它放到王道手里,吩咐道:“去,抄录十数份,分别去给颜异、汲黯、张汤、义纵等朕近臣看看,让他们好好学一下。人家的思考方式!”

    刘彻这却是找到机会,开始宣泄了。

    他身边近臣十几人,一个想到这个地方的都没有!

    真是……

    “拿笔来!”刘彻命令着。

    一位侍从立刻捧着一支毛笔,递给刘彻。刘彻提笔在那卷子上加了一句话:朕闻自古王者易制以合天下,士大夫贵戚重臣,为天下表率。当嘉与民更始。

    写完这句话算是对公孙弘策文的补充,刘彻就挥手道:“告诉他们。明日,朕要看到他们的奏疏!”

    仅靠公孙弘这个现在还不起眼的士子的一篇文章。是造不出势的。

    所以,刘彻需要自己的亲信心腹们,掀起一股上书潮,带动朝野舆论。

    “诺!”王道恭敬的点头。

    刘彻看着王道远去的背影,心里头却是松了口气。

    事实证明,当皇帝也不容易。

    特别是碰到臣子们无法领悟自己心意的时候,那个尴尬,不是皇帝是体会不到的。

    将此事处理完,刘彻觉得,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今天他都看了差不多两三个时辰的卷子和奏疏了,再这样,恐怕将来会出现什么肩周炎一类的顽疾。

    劳逸结合,才能活的更久!

    于是,刘彻吩咐道:“摆驾宜兰殿!”

    宜兰殿是义婼的寝宫,说起来,自打义婼怀孕后,刘彻已经有些日子没去看她了。

    这女人,尤其是怀孕的女人,要多哄。

    正好今天有些空闲,刘彻觉得过去看望慰问一下给他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义婼。

    嗯,你没看错。

    对刘彻来说,义婼的怀孕,就是最大的功劳。

    不然的话,无后的皇帝,位置,始终是不安全的。

    皇帝只有有了子嗣后代,才是一个完整的皇帝。

    不然,下面的人可是会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思的。

    而有了子嗣,不止是刘彻的位子稳固了,便是大臣们也能找到主心骨和寄托的对象。

    算算时间,义婼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

    大概在明年正月或者二月左右就能给刘彻诞下血脉。

    对于义婼,现在宝贝的不只是刘彻。

    整个朝野都在关注着这个为天子怀上血脉后嗣的妃嫔。

    只要不发生意外,义婼生下的孩子,假如是女孩,那就是大长公主,汉室,大长公主的特权,并不比诸侯王少,因为一般,长公主都会肩负起帮助天子照料那些幼年皇子的责任,这样一来,等于是给了长公主与未来的天子拉关系的机会。

    吕后时期的鲁元长公主,可是给所有人都上了一课,甚至她的一生可以写成一本书,书名就就叫《公主该怎样操纵朝政》。

    是男孩,那就更可怕了。

    皇长子!

    天然具备向皇储位置发起冲击的存在。

    更关键的是,后位至今未确定。

    假如或者万一,未来义夫人变成义皇后,那么,皇长子立刻子凭母贵,直接获得皇储的预备位置,甚至直接被确立为皇储。

    可能也是因为感受到义婼的压力,馆陶才会那么迫不及待……

    只是……

    想着陈阿娇,刘彻揉了揉太阳穴。

    这是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

    因为他清楚,陈阿娇,先天不孕……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她的后位,注定就将充满波折。

    只要太皇太后一归天,刘彻都很难确保,陈阿娇一定能继续呆在皇后大位上。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薄太后一样,能跟刘彻一拍即合。

    而且,有了粟姬的教训,刘彻也不认为,将来会有什么妃嫔会愿意让自己的子嗣跟皇后走的太近。

    对于吸取经验教训这个天赋,刘氏皇宫的女人,可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未完待续。。)

    ps:423还没改过来吗?

    我记得我改了的……

    我马上要坐车,等我到了长沙,再看看吧~

    估计是点娘抽风了

    ...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