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二十五节 冬小麦(2)
    刘彻话音一落,顿时臣子们都是嗡嗡嗡的议论了起来。~頂點小說,

    别的什么暂且放在一边。

    这麦子的收购价格跟粟米看齐?

    这是个什么意思?

    许多人的心里都是砰砰砰的直跳了起来。

    只要不是个笨蛋,都明白,回去以后自己该怎么办了。

    赶紧的收麦子!

    有多少收多少!

    现在长安的粮食价格,因为粟米被保护的缘故,波动很小。

    一般,一石粟米五十钱到六十钱之间,基本维持了去年的水平——再高的话,少府就要介入了。

    而麦子,一石小麦,目前在市面上,最多能卖到三十钱,有时候,甚至才二十五钱。

    若是麦价与粟米价格等同。

    那么……

    许多人都在心里悄悄的把小算盘拨的哗啦哗啦的响。

    毕竟,居长安,大不易。

    不论衣食住行,还是交际宴客,都是开支极大的花费。

    只靠俸禄,大家早就饿死了。

    就连当年向来以清正刚直闻名朝野的前丞相故安候申屠嘉,对于官场中的贪墨行为,只要不是太过分,他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刘彻环视群臣,开口道:“岑公,此事就交给卿亲自负责!”

    “诺!”岑迈连忙出列拜道。

    但心中却是苦涩无比。

    当今天子即位以来,花钱的速度太快了!

    快的少府都跟不上今上花钱的速度了。

    这样下去,怎么了得?

    太宗孝文皇帝、仁宗孝景皇帝攒了三十年的库房。恐怕,用不了十年就要见底了!

    只是。少府名为九卿,实则不过是天子的私人管家。

    少府所有。俱是天子私人的私产。

    别说是今上要拿来做这些有益民生的事情了,就是大兴土木,酒池肉林,他也要照办。

    刘彻看着岑迈巍颤颤的模样,也觉得怪可怜的。

    他明白,少府也是要政绩的。

    若是照他这样大手大脚的开销下去,恐怕,岑迈这个可怜的老臣,要被逼疯了。

    于是。他出言安慰道:“岑公不必心忧府库,朕前日接到江都国内史主父偃的奏疏,言其已按朕之意,在江都沿海,营造盐田,朕已下诏,将江都盐田,划归少府所有!”

    主父偃奉命南下江都,身负的使命。除了督造可以在近海甚至远海航行捕捞的船舶外,另外一个职责就是在江都国内开发晒盐的盐田。

    晒盐法,不是什么高科技。

    当初吴王刘濞就曾发动十几万人,煮海为盐。以吴地丰富的海盐,垄断了汉室大半的食盐贸易,获利无数。

    刘濞所用的煮盐还是太过原始。而且浪费人力。

    刘彻让主父偃带了几十个少府工匠和两个墨家的弟子南下,交代了他们引海水到盐田之中。利用日照晒盐。

    至于具体怎么操作,那就要看他们不断的试验和操作了。

    反正。这个事情,技术难度并不高,只要耐心,多试几次,总能摸索出方法。

    这不,主父偃前几天上书刘彻报喜。

    盐田晒盐法已经成功啦!

    随奏疏而来的,还有整整一大包晒出来的海盐。

    刘彻看过了,主父偃晒出来的海盐,其实是粗盐,距离它变成后世的食盐,可能还需要几道工序,清除杂质,有害的物质等等。

    但对西元前的农民来说,粗盐也是盐!

    只要能吃,不会死人就行,计较那么多干嘛?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时代,绝大多百姓,食用的食盐,都是粗盐。

    至于精盐什么的,那是只有官宦人家和有钱的地主阶级才吃得起。

    换句话说,主父偃晒出来的盐,是可以直接售卖的。

    而盐铁利润,不问可知,更何况,晒盐的成本,除了人工和土地,几乎等于零。

    岑迈闻言,脸色这才好了些。

    总算,能多一个进项不是?

    将此事决定下来,刘彻看向其他臣子,刘彻心里很清楚,这些人肯定会利用提前知道的消息,去收购小麦。

    不过,这却是在刘彻预料中的事情。

    想推广冬小麦,仅靠一个提高价格,是很难达成效果的。

    必须要得到关中的地主阶级的支持和鼓动。

    没有地主阶级的推广和帮忙,只靠着农民自发的行为,冬小麦的种植规模可能要好几年才能提高到粟米的栽培规模。

    这还是关中!

    想要推行到整个北方,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当然,更重要的是,刘彻一直在布局,从粟米的保护价开始,他就在布局。

    其后,龙首渠、轨道马车,乃至于今天的冬小麦,都是他布局中的一块。

    最终的目标,刘彻的想法很简单:原木立信!

    当年商鞅主持秦国变法,以原木立信为开端,树立了民众对政府信用的信心。

    可以说,秦国变法的成功,离不开商鞅树立起来的政府信用。

    老百姓从此就相信,秦政权的所有承诺和目标。

    而,几百年后的今天,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早就不是那个只靠原木立信,就能取信天下人的时代了。

    特别是老刘家的天子,最近五十几年,干出了一些自己把自己说过的话吃回肚子里的事情。

    譬如最开始,刘邦与功臣大将刑白马而盟:非刘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候,不如约,天下共击之。

    然后……

    太宗孝文皇帝封薄昭为枳候,拉开了汉室外戚封侯的序幕。

    后来更是为了自己下台阶封了淮南王刘长的舅舅为列侯……

    这也就罢了……

    反正是针对贵族大臣的承诺。

    但是,接受晁错的建议。采用输粟捐爵的模式,固然得到了大笔粮食。缓解了边郡的粮荒,但。却也把汉室的信誉给败坏的差不多了。

    至于后来的小猪,则是完全拿着国家的信誉来当敛财的工具。

    他发行了白鹿皮币,一尺白鹿皮,作价黄金一斤,面值最高的,达到了四十万钱!号为白金……

    然后……

    当持有白鹿皮币的商人、贵族、地主要求兑现时……

    这货把桌子一掀,据不认账。

    坑死了无数人……

    这就是史书上第一起以国家信用来进行诈骗,并且成功的案例。

    后世元的纸钞,明朝的宝钞。其实学的就是小猪的手段。

    刘彻记得此事,是因为,这个白鹿皮币案,就是直接导致了颜异被张汤以腹诽之罪杀掉的导火索。

    小猪的教训,刘彻自然也就记在了心里。

    但反过来,可以逆推得知,发行大面额的货币,并非是什么痴心妄想的做梦。

    只要策划得当,是可行的。

    刘彻没小猪那么笨。也没他那么没节操。

    刘彻暂时的计划,是先确定金本位,规定黄金与五铢钱的牌价。

    换句话说,他已经决意收回铸币权。将金融大权收归国家,禁止民间私钱。

    然后,再看情况。先发行一些只在贵族、官宦人家圈子内流通的大面额货币。

    至于纸币?

    在没有足够防伪技术之前,发行纸币的政权。要嘛是想给自己挖坟墓,要嘛就是脑残了。

    刘彻现在连那种大面额的货币都已经制造了一批。

    这种货币是以皇宫中特制的专门用来书写天子诏书的帛书为载体。长一尺一寸,宽五寸。其开篇就是:朕受命于天,牧狩九州,今有臣xx,有功社稷,其赐钱十万。其上加盖天子三玺之一的行玺印章。

    论起防伪水平,没有人能造假!

    因为,这种货币与其说是货币,倒不如说是赏赐的诏书。

    按照制度,这种诏书是一式三份,分别由兰台、丞相以及受诏人保管。

    尤其是石渠阁的兰台御史,假如他们保管的天子诏书中没有这纸诏书,那么,它就是假的。

    别说兑现了,持有者肯定掉脑袋,甚至祸及家族。

    而为什么说它是货币呢?

    因为刘彻计划规定,这种诏书或者说是货币,可以随时提现,可以直接用于在少府购买黄金祭品。

    这种随时提现以及可以零折扣的兑换黄金来作为酌金的规定,刘彻相信,一定会受到列侯阶级的追捧。

    要知道,列侯们最头疼的就是每年朝廷主持的祭祖,一个不小心,就要担上一个不孝的罪名,被撸了爵位和封国,贬为庶民。

    若有了这种能随时提现,折算成酌金或黄金的诏书,列侯们肯定很高兴。

    而刘彻更高兴,因为他可以借此,慢慢的干脆将酌金都变成这种诏书。

    然后,通过这种不要钱的诏书,大量的回收列侯们手里持有的金钱。(开始这种诏书肯定是赏赐,但等列侯们尝到甜头,他们肯定会用钱财来换取这种诏书,毕竟,比起铜钱,能陪葬地下的黄金,显然更珍贵)

    而这种制度,刘彻深知,必然会在后世,成为纸质货币的萌芽。

    要做到这些,刘彻就要树立起他这个天子说话算话,绝不嘴炮的形象。

    而国家信用建立了起来以后,不止是金融领域,其他民政、司法以及军事方面,都将受益匪浅。

    甚至,将来忽悠某些异族,譬如三哥啊猴子的时候,一个有信誉,说到做到的帝国主义,显然比一个没有信誉的帝国主义,更能获得当地贵族和上层统治者的拥护。(未完待续。。)

    ps:抱歉,昨天有一节我复制的时候复制出错,然后错心大意没有注意,现在已经改好了,大家可以去看~

    嗯,昨天貌似多喝了点酒~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