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二十四节 冬小麦(1)
    事实上,有关冬小麦的推广和普及工作,早在去年,刘彻让人编纂《新农书》时,就已经让人做好了这方面的技术准备。≧小說,

    但,当时时机还不成熟。

    冬小麦能成为主食,那是因为后世磨坊技术的发展,使得百姓可以借助畜力或者水力,将小麦磨成粉,然后制成面条、包子、馍馍等食品。

    但,当时,水力磨坊连个影子都没有。

    强行推广冬小麦,唯一的结果,就是——老百姓们怨声载道。

    汉室关中的农民,尤其是底层的自耕农,可是非常彪悍的!

    惹毛了他们,皇帝也照骂不误!

    譬如,历史上小猪就曾经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发作不得!

    但现在水车出现,并且得到了刘彻的大力推广。

    目前刘彻流经上林苑的多条河道旁边,像立桩子一样,大规模的铺建水车,用于提取河水,灌溉上林苑中的土地。

    到现在为止,少府已经在上林苑中铺设了三百多台大小水车,灌溉接近一万顷的土地。

    被水车灌溉的农田和没有水车灌溉的农田,那粮食产量,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尤其是对于许多土地肥力已经耗尽,土地开始盐碱化的农田来说,水车的灌溉+人畜肥料以及挖河泥等措施的推行,一下子就将这些本来已经沦为下田的土地,重新变成了上田,看着田里茁壮成长的粟苗。租种上林苑土地的农民,嘴巴都笑的合不拢了。

    对刘彻来说。水车既然已经铺设好了,那么。只拿来提水,无疑是对资源的浪费。

    因此,在一些临近皇庄的水车旁边,刘彻让人做了几个简单的水力磨坊,借助水力,将小麦磨成粉。

    这个技术,并非是什么高科技。

    墨家的科学家们,只用三天就搞定了。

    现在,在少府的库房中。已经堆积了数百斤刚刚磨出来的面粉。

    少府的厨令衙门中的数百位厨师,正奉着刘彻的命令,日以继夜的研究,怎么把面粉变成面条、包子、馍馍甚至饺子。

    这些暂时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摸索。

    但一点都不妨碍,刘彻准备推行冬小麦种植的决心。

    毕竟,比起粟米来,麦子是前途更光明的作物。

    粟米的产量,在农业社会时代的极限,已经快要到达。

    而小麦则潜力无限!

    同样一亩土地。即使是在如今,小麦的产量也比粟米高!

    更何况,麦子比粟米,对水的需求要低。

    当然相对的。小麦需要更加科学的种植规划以及照料。

    想跟种粟米一样,一个家庭五口人就能照料百亩土地,几乎不太可能。

    这也是西汉以后。中国再也没有谁提什么‘一夫五口治百田’模式的原因。

    只是,相对于目前来说。想要推广冬小麦,对于刘彻以及汉室政权。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首先摆在刘彻面前的难题就是:老百姓拒绝接受小麦成为主食。

    在这个时代的关中,粮食是分等级的。

    第一等的是高粱米,只有贵族以及官员才能常常吃到,寻常百姓,只能在过节时吃上一点。

    第二等就是粟米,是百姓的主食。

    第三等的是小麦,愿意吃小麦饭的人,在关中只有最穷的农民。

    其他人,但凡日子能过的下去,是不愿意吃小麦饭的。

    第三等的,则是大豆。

    大豆在这个时代,一般是作为饲料使用的……

    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基本上没有百姓会愿意大规模种植小麦。

    现在关中种植小麦的土地,基本上都是那些下田以及盐碱地。

    大抵属于类似废物利用的一种心态。

    回宫以后,刘彻就召开了一次推广冬小麦种植的会议。

    参加会议的,基本都是内朝的官员以及刘彻的心腹。

    这个会议,基本上也是一个任务分配的会议。

    因为刘彻心里面以及制定好了怎么推广冬小麦种植面积的计划。

    因此,在会议一开始,刘彻就开明宗义的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此话,虽然有些偏颇,但朕以为,颇有可取之处!”

    “推广冬小麦种植,就要用此话来推行!”

    一开始,刘彻就以强硬的姿态,为冬小麦的推广定下基调。

    因为他深知,别说是老百姓了,就是下面的臣子,恐怕也不会理解他执意推广冬小麦的态度。

    因为,现在的汉室,不是那个被小猪搞的天下疲惫,民生艰难的汉室。

    现在的汉室,阶级矛盾还很缓和,土地问题还不突出。

    假如说天下歌舞升平,人人安居乐业,是在吹牛逼,但,民众生活大体还能过下去,破产的农民也没有占据社会主流,这却是事实。

    所以,在这样的局面下,皇帝忽然要推广向来被视为杂粮,只是一般民众在青黄不接的时节用来填肚子的小麦,臣子们都会感到匪夷所思,甚至觉得异想天开。

    但刘彻此话,却一棍子将臣子们劝谏的话都给堵在喉咙里了。

    他用这个态度向大臣们说明:冬小麦,朕意已决。

    而与会的大臣,基本不是内朝的侍中、尚书、郎中,就是刘彻的心腹亲信,如义纵、颜异等人。

    大家的节操,在这半年的官场磨砺下来,已经少了很多了。

    自然不会跟个愣头青一样出头。

    即使反对的人,也觉得应该先听听天子的思路再说。

    刘彻却不给他们思考的机会,直接道:“朕决定了,今年开始,粮食保护价,将纳入小麦,每石小麦价格将与粟米看齐!”

    顿了顿,刘彻补充了一句:“少府有司,不得以任何借口和理由,拒绝收购小麦,更不可有压价、抽成等行为,朕将命兰台御史监督!”

    在这个时候,刘彻就不得不感激他的祖父和父亲,给他留下了殷实的家底。

    少府府库中积蓄的上百亿的钱财,足够刘彻继续这样大手大脚的挥霍好几年了。

    而新的五铢钱的全面流通,加之吴王刘濞的败亡,也使得刘彻掌握了金融的大权。

    所以,刘彻完全不需要担心,钱不够了这种问题。

    他的个人小金库中,每年还会源源不断的有着巨额的资金进入。

    只要他不学小猪,乱造宫殿,全国巡视,散财,求仙问道,这些钱,他估计起码能支撑到他完成整个社会和军事改革。

    比起被钱逼死的崇祯,刘彻无疑要幸运得多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