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二十二节 狗腿子(2)
    过了大概一刻钟,夏胭脂回到銮车之上。↖↖,

    跟着夏胭脂一同回来的,还有三个大概是头目的男子。

    “奴才们拜见皇帝陛下!”这三个男子诚惶诚恐的匍匐在刘彻撵车前的土地上,几乎是用着颤抖般的鸟语说着。

    好在,刘彻身边就有翻译,这些人的话,自然被准确的翻译了过来。

    “问问他们,都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刘彻对身旁的侍女吩咐了一句。

    很快,刘彻就得到了答案。

    这三人,分别来自月氏、乌恒以及鲜卑三个部落,不出所料,他们本来都是各自部落的首领。

    基本上,被安置在这个营地的奴隶和骑兵,都属于他们的部下。

    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月氏人:合曼,鲜卑人:科里亚,乌恒人:西木。

    刘彻掀开撵车的车帘,在夏胭脂的搀扶下,走下撵车。

    这三人立刻就将头深深的埋进地里,连抬头的胆子都不敢生出来。

    刘彻对这三人的表现很满意。

    这才是他心目中合格的狗腿子嘛!

    虽然是穿越者,但有了前世的经历后,刘彻现在的脑子里,连半分的所谓‘自由平等人权’的观念都没有。

    自然不会圣母到跟前世的小猪一样,对那些外族的奴隶和俘虏大加恩赏,甚至做出释放这些奴隶自由的操蛋事情来。

    这是因为刘彻知道,在这个时代,全世界的主旋律和普世价值就是压迫和剥削其他人。

    在这个时代。不管在哪里,人都是有等级的!

    尤其是游牧民族。等级制度的严苛,更是令人发指!

    收买下层的牧民和奴隶。确实可以让刘彻达到自己的目标。

    但,那要花费无数的精力和时间。

    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与之相比,眼前的这三个人,刘彻甚至不需要支付任何代价,只要肯定他们的地位,给予嘉奖,感激涕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类的估计达不到。但兢兢业业,以皮鞭和唾骂来帮刘彻管理好这些骑兵和奴隶却是简单的事情。

    既然如此,刘彻为何要去关心那些奴隶与骑兵的死活?

    那些人又不是刘彻的爹!

    因此,刘彻此刻看着这三个穿着汉服的异族人的态度,有些类似后世旧中国的洋人看待那些在他们面前西装革履,摇尾乞怜的买办一样。

    “告诉他们,中国自有中国制度,什么合曼、西木一类的夷名不可以再在中国使用了,让他们抓紧时间。取个汉名,另外,把汉话学好,半年后。朕将再来巡视,倘若到时候,还有人没有汉名。不会讲汉话,那朕就撸了他们!让有汉名。会将汉话的人来坐这个位置!”刘彻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听完了翻译后的话,那三个奴隶头子。吓得半死,在地上拼了命的磕头,额头都磕破了。

    对于奴隶主来说,死不是最可怕的,变成奴隶才是人世间最恐怖的事情。

    看着这三个人咿咿呀呀的说着听不懂的鸟语,刘彻摆摆手,阻止了身边侍中的翻译。

    刘彻可不打算听这些家伙的借口。

    他又不缺卖命的狗腿子!

    半年时间一到,不懂汉话,没有汉名的人,刘彻就只能默认这些人抗拒民族融合,统统送去蜀郡挖矿,就是他们的下场!

    更何况,可能对这些家伙来说,保持距离,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形象出现,更能让他们敬畏。

    刘彻向前踱了两步,看着人墙外的那些异族奴隶和骑兵,刘彻的眼睛,从那些骑兵跨下的战马扫过。

    随即,他失望的摇了摇头。

    这些人骑着的马都是很普通的战马,跟汉室大多数的马匹没有太多不同。甚至,多数根本算不上战马,只能算是普通的驽马,勉强能骑人,想要奔袭运动,那就是做梦了!

    想了想,刘彻也觉得这样才合理。

    匈奴又不蠢,肯定不会给刘彻送来三千匹优秀的战马来帮助汉室骑兵的发展。

    倒是放牧在山林间的牛羊引起了刘彻的兴趣。

    匈奴人当然没那么好心,给刘彻送来膘肥体壮的牲畜。

    这些牛羊多数都是些卖相不那么好的牲畜。

    然而……

    刘彻看着牲畜,嘴角微微一笑,有了这批牲畜,将来的农业畜力化就多了些把握了。

    这么想着,刘彻就回头对夏胭脂问道:“爱妃,你说,朕若是向军臣提出购买牲畜和奴隶,军臣会怎么回答?”

    这是刘彻忽然想到的一个事情。

    现在的汉室,需要大量的耕牛耕马以及廉价的一次性劳动力。

    假如匈奴人愿意出售这些,那刘彻就赚大了!

    要知道,后世的米帝,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啊!

    假如说米帝的农业,是用黑奴的血肉铸就的,那么,米帝的铁路,就是用华工的尸骨堆砌起来的,而米帝的强大,则是以印第安人的头皮装饰起来的。

    只是,在这个方面,刘彻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果不其然,只见夏胭脂微微恭身,以不太熟练的汉室宫廷礼仪行礼,然后,身旁的侍中就为刘彻翻译了起来:“陛下,夫人说,奴隶是匈奴的命根子,绝对不会向我汉家出售的!”

    “至于牲畜,是部落的口粮,错非有多余的,匈奴也不会买卖!”

    刘彻闻言,点了点头,心里头多少有些失落。

    不过这很正常。

    奴隶对匈奴人来说,跟汉人对待黄金的态度一样。

    但凡只要日子还过的下去,没有人会愿意出卖奴隶(黄金)。

    但,刘彻的话经过侍中的翻译,那侍中虽然声音压低了一些,但还是被人听到了。

    “%#&*#……”那三人中的一人忽然就一边磕头,一边情绪激动的说了起来。

    刘彻觉得有些奇怪,这人脑残了,还是怎么了?

    难道他不知道,随便插话,是要死人的吗?

    尤其他插话的对象是汉室的天子,四海的共主!

    但刘彻决定,听听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再决定他的命运。

    刘彻于是看向身旁的侍中,问道:“他刚刚在说什么?”

    那侍中和夏胭脂的神色都有些古怪,过了一会,那侍中才道:“回禀陛下,这奴婢说可以为陛下弄到奴隶……”(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