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二十节 军制改革
    与少府令岑迈及内史田叔的会议,一直开到将近中午才散会。

    谈的事情虽然都是些琐事,但对人的精力,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尤其是田叔今年都快八十了,所以,散会以后,他几乎是在宦官的搀扶下,才勉强走出宣室殿。

    刘彻亲自将这位老臣子送到宣室殿的门口,目送着对方消失在远方,刘彻才低头沉吟了一声:“朕得考虑田叔得后继人选了!”

    这个事情,不止刘彻这个皇帝清楚。

    满朝上下的贵族大臣也是心知肚明,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就等着接过田叔的内史职务了。

    汉室九卿中,油水最肥的,就是内史。

    旁的不说,身为内史,只要轻轻抬抬指头,就能捞到几千万甚至几万万的油水。

    因此,打着内史主意的人,不要太多。

    但,到现在为止,符合刘彻心意的人选,却是一个也无。

    “把朕逼急了,朕就将张汤从新丰调回来,去做内史丞!{ ”刘彻心里想着。

    上次,张汤、汲黯与颜异的新丰令之争,胜出的是张汤。

    毕竟,在当亲民官方面,张汤的优势太大了。

    他是关中本地人,熟悉民情风俗,同时还做过胥吏。更是基层的官宦世家出身,有着大把的人给他出谋划策。

    因此。张汤递上来的文案贴近实际,更操纵性和实用性都非常高。

    与之相比。颜异的奏疏过于强调德治,简单得来说,就是一篇八卦文。

    汲黯倒还好,就是有些迂腐。

    因此,最终的胜利者是张汤。

    按照刘彻本来的计划,张汤起码得在下面呆够三年,才会调他回身边。

    但,假如真的遇到了内史衙门可能瘫痪的风险,刘彻自也不会墨守成规。

    以张汤的资历和官阶。现在,出任内史可能有些勉强,但当个内史丞,却是没有压力的。

    而在汉室,丞、尉一类的副手,架空上司,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只要靠山够硬,长史、司马、主薄一类从臣把堂堂郡守架空了也算不得奇怪!

    譬如历史上,小猪就干过让内朝的尚书和郎中、侍中把整个三公九卿都架空了的事情。甚至,堂堂丞相居然都被变成了一个橡皮擦!

    以刘彻目前的威望,想做出小猪那样的事情,还不太可能。但强拧着内史衙门低头服从,却连话都不用说,只需要赐张汤一道‘便宜行事’的手诏就可以了。

    当然。这样做的话,就破坏游戏规则了。不到万不得已,实在没有棋可以走了。刘彻不会这么干。

    现在,以田叔的健康状况来看,再撑个两三年,应该还是可以的。

    所以,刘彻也就揭过这个。

    “陛下!”一个侍中走过来提醒刘彻:“义都尉与剧都尉来了!”

    刘彻回过神来,吩咐道:“让他们去清凉殿等着!另外,传令下去,朕本次与两位都尉的谈话,不必记录!”

    说完这话,刘彻就走回宣室殿。

    殿中,少府令岑迈依然保持着先前奏对时的模样,恭身静待刘彻的到来。

    “岑公……”刘彻坐回龙座,问道:“少府最近半年以来的支出,请公跟朕做个简要汇报吧!”

    “诺!”岑迈恭身一拜,对于这个事情,他早有准备。

    少府掌握着汉室一半以上的财政收入,以及几乎所有的大型工程、军械制造的项目。两宫的日常支出,也全部是走的少府的账目。

    天子要是不关心这个,那就只能说明,天子是个不负责任的统治者。

    但是,岑迈心里清楚,少府有太多的烂账,太多见不得光的支出。

    所以,什么事情能讲,什么事情不能讲,他心里也有数。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岑迈汇报道:“回禀陛下,自陛下登临以来,臣与少府同僚受诏,精诚团结,开挖了‘龙首渠’,此工程至今少府支出了……”

    “长安——萧关轨道马车工程,少府支出了……”

    “陛下赏赐天下孤寡及大臣贵族诸侯,少府奉诏,支出了……”

    刘彻闭着眼睛,听着岑迈报出来的一个个巨大的开支数字,他心里当然知道,这些数字里面,肯定有水分。

    但是,少府积弊日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中关节盘根错节,刘彻目前对此是无能为力的。

    只能用一个‘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圣则无徒’的借口,安慰自己。

    刘彻知道,想动少府的手,斩断那些伸向少府的黑手,起码,得等到东宫太皇太后归天。

    在那之前,少府就是个刺猬,一动就会刺破血肉,虽然不虞有性命危险,但总归要疼上几天,甚至废掉一条胳膊。

    刘彻听完岑迈的汇报,在心里大致估算了一下,他即位半年时间,就花掉了大概十万万钱的少府积蓄。

    在汉室历史上,他算得上是有史以来花钱最快的天子了!

    以目前的速度,刘彻已经成功的做到了,让少府花钱的速度超过他敛财的速度。

    不过,这十万万钱花的值!

    别的不说,就是那龙首渠和轨道马车工程,这两样,没有征发哪怕一个农民,全部是采用分包包工雇佣工人的模式。

    虽然这其中,肯定少不了官商勾结,虚报开支,上下其手。贪墨不亦乐乎。

    但是,最起码。这两个工程就在哪里。

    尤其是龙首渠,现在已经开始向临晋附近的农田灌溉。

    仅此一项。就可造福将近一万户农民,惠及人口将近十万。

    而龙首渠二期工程完成后,将向临江及周边乡镇延伸,灌溉田地将近百万亩,惠及五万户。

    而轨道马车工程竣工后,不仅仅汉室国防得到了极大巩固,更可促进商业和物流流通。

    至于其他的少府工程,譬如水力锻造技术以及水车技术,更是福及子孙的好事。

    因此。这些钱花的值!

    起码比拿去修建章宫,营造明光宫或者求仙问道炼丹炼黄金划算!

    而台下的岑迈一边汇报着这些支出,也一边在心中暗暗对当今天子大公无私的施政态度颇为钦佩和敬仰。

    在汉室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这样一个君王。

    他与历代天子一样,对自己的生活起居,相当节俭,即位半年来,几乎没有在未央宫中动过半片瓦,所有宫殿花园以及游乐场所。都是能修葺就修葺,实在不行,才会考虑拨款翻修。

    但是,对于民生工程以及各种水利建设工程。他却大方的很。

    龙首渠、轨道马车工程,以及已经开始动工的褒斜道工程,没有一个铜钱是从国库中支出的。全部是这位天子自掏腰包。

    也正因为此,朝野舆论才会对这位天子交口称赞吧?

    岑迈就听说过。现在已经有人将当今天子,视为继太宗孝文皇帝后。汉室的又一位明君。

    甚至有人已经喊出了‘汉家成康之治,近在眼前’的口号。

    这么想着,岑迈就低下头去,他看着自己已经不再年轻的身体,颇为悲哀。

    对于岑迈来说,最悲哀的莫过于,圣君在朝,他却已经垂垂老矣。

    “愿我有生之年,能见您德被天下,凤鸟来仪,河洛出图的盛况!”岑迈在心中想着。

    对于他这样的传统士大夫来说,刘彻这样的天子,确实是值得效忠,并为之去死的主君。

    刘彻不知道岑迈的想法,他在听完了岑迈的汇报后,敲了敲手指,站起来,道:“岑公,朕即位已经半岁,按照制度,将起陵寝,请岑公回去后,召集少府诸臣,勘验长安周遭地貌,择出几个有益社稷子孙的备选地区,朕将亲临而视之!”

    陵寝制度,是汉室强盛的基础。

    没有陵寝制度年复一年的强制迁徙地方豪强和富商,现在的汉室江山,很难有今日的安稳。

    因此,即使是在后世小猪那个一心渴望长生不老的笨蛋手上,汉室也没有放松过陵寝制度。

    甚至,终小猪一生,茂陵的规模都在不断扩大。

    刘彻即位半年了,自然也要开始选择自己死后安息之所。

    这是每位汉室天子在位时必做的一件事情。

    汉家天子也从不讳记谈论死亡。

    譬如太宗孝文皇帝遗诏开篇就说:朕闻天下万物之萌生,靡有不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奚甚可哀?

    这样的思想觉悟,别说是这封建王朝的帝王了,怕是后世天朝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也不过如此了。

    刘彻虽然没有那么坦然的思想觉悟,但是作为穿越者,他深知,哪怕是太阳也有熄灭的一日,更何况人?

    作为皇帝,他只要活的精彩,活的充实,就足够了。

    只有脑残了,才会去想追求长生不死……

    这又不是仙侠世界!

    岑迈闻言,纳头拜道:“诺!谨遵陛下之制!”

    为天子选陵寝之地,就是少府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打发走岑迈,刘彻随即摆驾清凉殿。

    此时清凉殿中,按照刘彻的命令,除了他的亲近心腹外,已经没有了外人。

    义纵与剧孟迎上前来迎接:“陛下!”

    刘彻摆摆手,道:“不必拘礼了!”

    他大马金刀的坐到清凉殿的御榻上,对左右吩咐道:“为两位都尉赐座!”

    等义纵与剧孟坐下来,刘彻这才开口问道:“月前,朕吩咐下去的事情,两位爱卿。办的怎么样了?”

    义纵与剧孟立刻出列拜道:“回禀陛下……,臣等奉诏以来。未敢有一日松懈,如今。已经初步有所成效了!”

    “朕所令传授羽林、虎贲两卫将士的数字与操练模式,将士们都学会了?”刘彻问道。

    “回禀陛下,大体已经基本掌握了!”义纵答道。

    剧孟也拜道:“臣亦然!”

    “善!”刘彻闻言抚掌大笑。

    相比考举,羽林与虎贲两卫才是他真正的试验田。

    对刘彻来说,考举出来的官僚,依旧是旧式的官僚,虽然明面上有着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光环,但本质上,选拔出来的官员的做事方法。思维模式和对问题的考虑方式,依旧是过去的老一套。

    靠着这些官僚加强中央集权,加强对地方的控制力是可以的。

    但指望他们做出什么翻天地覆的改变,给这西元前的世界带来巅峰性的创造,那就是做梦了!

    想要发动工业革命,就必须有一个能理解工业革命的全新思想派系和政治力量出现。

    刘彻选择了将这个全新思想派系与政治力量的孵化室,放到了新成立的羽林、虎贲两个他的卫队身上。

    因为,羽林卫与虎贲卫的成员,全部来自于可靠的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即使有人不是,他们丰富的阅历和经验,也足以弥补他们的出身。

    换句话说,这两支卫队是汉室军队中文化程度最高。识字率最高的军队。

    羽林卫甚至做到了全员识字!没有文盲!

    这可真是太了不起了!

    至于羽林与虎贲两卫的军官,哪怕是个伍长,那也有着水准线以上的文化素质。

    跟人谈论诗赋或许不行。但读写能力,最起码是过关了。

    更关键的是。羽林卫的平均年龄是二十一岁,虎贲卫是二十三岁。

    年轻人对新知识以及新思想的接受程度无疑是高于其他年龄阶段的!

    是以。羽林卫与虎贲卫,不仅仅是刘彻用来试验新式武器的嫡系,更是他改造汉室军队的试验田。

    这两支加起来不过三千来号人的天子亲卫,承载着刘彻将汉室军队近代化改革的使命。

    同时,这些人还是刘彻用以平衡文官系统,免得那帮家伙神经发作,自废武功的平衡器。

    正如先贤们所说:国之大,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当然,跟所有事情一样,刘彻从来没有指望过一步到位,一下子就让这西元前的国人理解后世的思想。

    所以,在这一开始,刘彻采取的慢慢的渗透和潜移默化改变军人思想的,或者说洗脑的策略。

    在羽林卫与虎贲卫走上正途后,刘彻除了让义纵和剧孟将这两支军队牢牢控制外,就只交给他们一个任务——将后世的阿拉伯数字以及高中军训时的方法教会所有士兵。

    1234567890这十个阿拉伯数字,可谓是改变后世历史的数字。

    没有这些阿拉伯数字,很难想象,后世的数学发展会走上一条怎样的歧路。

    至少,刘彻对于汉室先行的数学计算方式,很不适应。

    而有了这些阿拉伯数字后,现在的许多只有贵族或者官宦世家的子弟通过勤学苦练才掌握的数学知识,就可以迅速的普及了。

    而不管是阿拉伯数字还是左右左右的一类军训时的列队报数方法,都不太难,一个月时间,就算猪也能学会了!

    当然,对刘彻来说,更重要的是——军队,尤其是他的亲卫的特殊性质,能够排除外界的所有干扰。

    他很难想象,他将阿拉伯数字拿出去给诸子百家去学习使用的场景。

    即使刘彻最终成功的用强制手段推广开来,因此耗费的时间恐怕至少都需要好几年!

    而且,其中遇到得阻力,更会超乎想象。

    贵族与官僚阶级,肯定会从中作梗!

    就像中世纪欧罗巴的教会阻止印刷技术推广开来一样。

    贵族和官僚阶级,绝对不会容忍一种能让下里巴人、泥腿子也能掌握的数学方法堂而皇之的大行其道。

    只有放在军队,通过军队来进行普及。

    而且,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在军队里面,哪怕再不合理,再有人质疑的东西,只要上司强力推动,军法之下,没有人敢唧唧歪歪。

    现在看来,刘彻这步棋算是走对了。

    刘彻从自己身上摸出一册用白纸装订而成的小册子,让人拿给义纵和剧孟,吩咐道:“接下来,两位爱卿按照此册上的办法,对羽林与虎贲两卫进行重新编组罢!”

    义纵与剧孟接过那本小册子,分别粗略的翻了一下。

    两人心中顿时就掀起了滔天巨浪。

    “陛下这是要改革军制啊!”义纵与剧孟不约而同的想道。

    刘彻看了看两人,自顾自的道:“我汉家军制,承袭秦代兵制,乃以什伍之制编成,但世易时移,随着骑兵普及和新式武器的更新,秦的军队编组方式,朕觉得已经到了要改革的时候了!”

    “两位爱卿回去以后,按照册上的编组方式,对羽林与虎贲两卫进行重新编组,明白了吗?”刘彻不容置疑的道。

    秦代的军队编组方式,传袭到今天,事实证明,它已经渐渐过时了。

    新的军队发展趋势和作战方式的改变,使得什伍之制不再像秦代时一样,能将军队的战斗力最大化。

    这就跟后世,当机枪出现后,排队枪毙就立刻面临淘汰一样。

    现在,汉室的军队中,战车的数量已经微乎其微了。

    骑兵,取代了战车的地位,成为了新的战争之王。

    而且军队武器的铁器化,也相应的必然会带来作战方式的改变。

    那么相应的军队编组也要重新摸索和探讨。

    刘彻现在发下去的小册子,在编制上没有进行太大的改动,只是依照前世霍去病的军队编组,对军队结构进行了一些调整。

    最大的改变,却是明确了,作战参谋的编制和职责。

    在这本小册子中,刘彻下令在羽林与虎贲两卫中,选择那些拥有出色的军事素质的军官,组成一个六到十人的参谋团,参谋团的主要职责,就是为主帅制定作战方案、明确战略目的和战术目标,向下级军官分派战术任务。

    小册子里的另外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刘彻下令,羽林卫和虎贲卫的所有伍长以上军官,全部要开始学习《孙子兵法》《孙膑兵法》以及《司马骧且兵法》《六韬》等兵书。

    刘彻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以羽林和虎贲卫骨干,在将来对整个汉室的军队进行改革和重组,使汉室军队能跟上时代的发展潮流。

    至于军队的改革和全新编组方向,刘彻就只能一步步的去探索和摸索了。

    毕竟,他不是退役特种兵——就算是,现代的军事知识,对西元前的冷兵器军队,也没有太多效果。

    毕竟,冷兵器时代,军队是靠砍的。

    而现代的军队,是用机枪大炮飞机来打仗的。

    两者之间隔了不止十万八千里!(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129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