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一十七节 匈奴公主(4)
    ps:看《我要做皇帝》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刘彻心中百转千回,其实不过刹那。¢£¢£,

    而台下的窦彭祖却已经将自己的表章念到了尾声,他匍匐在地,道:“臣彭祖、臣广国、臣不疑、臣广、臣叔、臣昆邪等愚暗不达大义,诚惶诚恐,顿首死罪,稽首再拜以闻!”

    刘彻听着,心里也是一颤。

    这个逼宫阵容还真是豪华啊!

    几乎将丞相、御史大夫以外的所有在京两千石大臣一网打尽。

    看来,东宫在事情上面也是出力了!

    当然,刘彻也明白,像这种请求立后、册立太子一类的事情。

    在汉室属于政治正确的活,向来都是大臣们都是打破了头也要抢着干的。

    原因很简单,利益巨大!

    就以皇后来说,一般联名请立皇后的大臣们,在皇后被册立后,皇后肯定要投桃报李,承下这份人情。

    等将来皇后成了太后,坐镇东宫,这臣子万一遇到了什么困难,东宫念及往日情分,顾念舆论议论,少不得总要拉一把。

    甚至有些人可能从此就与皇后建立了深厚的私人交情。

    譬如袁盎这样的,能得到随时入宫奏对的权力,那就赚大发了。

    只是……

    刘彻回头看了一眼王道,心里头多少有些责备。

    窦氏串联了这么多大臣,不可能做到完全保密。但偏偏刘彻没听到任何有关此事的风声。

    王道在这个上面,肯定失职了!

    “专业的事情。还是应该交给专家去负责啊!”刘彻在心里检讨了一番。

    不管后世文官与舆论对于特务政治如何唾骂和诅咒。

    但身为皇帝,刘彻清楚。想要掌控局面,统治稳固,不被下面的人忽悠了或者阴了,特务是必不可少的。

    像后世,号称人类希望,自由的灯塔的米帝,不也特务政治玩的飞起吗?

    政权,就跟人一样,得有嘴巴鼻子耳朵眼睛。缺一不可。

    即使没有此事的发生,刘彻也打算将情报系统交给其他人去打理了。

    而窦彭祖这次逼宫,更加坚定了刘彻的信念。

    心里这么想着,刘彻嘴上淡淡的道:“太常所议,甚和朕意,其令少府、太常、宗正,遴选合适佳丽,报于东宫,请太皇太后定夺!”

    刘彻这话一出口。窦彭祖立刻就叩首拜道:“臣谨遵陛下之制!”

    在现在的情况之下,所谓的合适佳丽,除了陈阿娇,还能是谁?

    只不过。这程序还是要走一走的。

    按照传统,册立皇后,一般都是直接以太子妃册立的。

    像刘彻这样未立太子妃就先登基的皇帝。这在汉室历史上还是头一遭:太宗孝文皇帝那次算是意外,而且作为代王。他本身也是有王后的。

    所以,这个程序就要多走一步。

    即遴选那些年纪合适。家庭清白的女子。

    然后,再从中选出几个优胜者,送到东宫,由太皇太后与太后定夺。

    其实,这一个步骤,刘彻与窦彭祖都心知肚明,基本就跟后世天朝的民煮公示一样,不过是骗骗外人而已。

    真正的胜利者,除了陈阿娇,还能有谁?

    程序走到这一步,只能算是个开始。

    然后还要经过宗庙卜筮,群臣再在朝会上正式提出某某怎么怎么德容兼备,有淑媛之懿,然后刘彻顺水推舟,下诏正式册立。

    但这还不算完。

    汉室制度,皇后秩比国王,赤绶玉玺,即位威仪。

    因此,还得有一场盛大的册立仪式。

    基本上这套程序没有两三个月是走不完的。

    刘彻心中想着陈阿娇,也是叹息了一声。

    若是在后世,他敢娶陈阿娇这么年幼的女孩,恐怕立刻就会被拉出去打靶了吧?

    哦!某族例外……

    窦彭祖这时候终于想起了今天的正事,他再拜道:“伏维陛下圣明,今有匈奴公主远嫁而来,公主已谒德阳宫,先帝冥冥垂视,臣奉诏卜之龟策,卦得乘乾,有司奏议,当以汉宗室嫁匈奴单于故事,宜为夫人!”

    德阳宫,其实就是刘彻的老爹生前给自己盖的生祀。

    可惜,才刚刚动工不过两月,刘彻的老爹就驾崩了,所以大部分工程并未完工。

    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德阳宫成为先帝衣冠供奉之所。

    这次匈奴公主嫁过来,刘彻特意下诏,让这位公主先去德阳宫谒拜先帝衣冠。

    这既是刘彻在告慰自己的老爹:今天,儿子先娶一个匈奴公主,过个十几二十年,儿子再烧个匈奴帝国给您。同时呢也是一种政治表态:即入乡随俗。

    匈奴公主嫁到汉室,当然要遵循汉室的规章制度,正如那些嫁到匈奴的汉室宗室公主一样。

    所以,那些陪嫁的奴隶和军队,依照汉室传统,自然而然,刘彻有权力怎么处置。

    当然,匈奴人肯定不会同意。

    但,公主与陪嫁的奴隶和军队都到了长安,到了嘴的肉,飞不掉!

    无非是扯皮嘴炮嘛!

    刘彻听完窦彭祖的奏报,站起身来,张开双手,道:“可!”

    “陛下制曰:可!”王道立刻站出来,大声道。

    “陛下制曰:可!”立即有一位值班的侍中紧随王道之后大声复述。

    然后,一个又一个侍中、郎中附和了起来,声音在未央宫中回荡,不断有人接力,将之像涟漪一样,传到北阙之下的城楼。

    值班的宫门卫士在听到这声音后,立刻推开宫门,然后站立在两侧。

    早已经在宫门口等候的数百骑羽林卫骑兵立刻就在义纵率领下,护送着一辆被装饰了满车鲜花的马车进入宫门。

    进了宫门,义纵一路护送着这辆马车抵达司马门前,然后,才停下脚步。

    义纵翻身下马,来到那马车前,屈膝跪下,道:“夫人,臣纵恭请夫人凤驾下车!”

    司马门是汉室宫廷的一道防线,除了皇帝皇后和太后外,任何人都要在此下车,就算是现在如日中天的梁王刘武,也必须在此下车。

    这制度确保了,除了宫中宿卫武装外,没有任何能带任何武器进入未央宫与长乐宫的核心地带。

    听到义纵的声音,马车上响起了一阵低声的匈奴语,不久,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妾身夏氏恭奉皇帝诏命!”

    显然,这个声音并非那位匈奴公主,而是汉室安排的一位翻译侍女。

    然后,义纵就看到了一个不同于中国女子的异国少女,穿着一袭盛大的汉室妃嫔宫廷服饰,缓缓从马车下走下来,然后抬头望了望这未央宫巍峨的宫殿群。

    义纵连忙恭身俯首,拜道:“夫人,请移驾章德殿!”

    尽管这来自匈奴的公主尚未最终被册立为汉室天子的妃嫔。

    但是,既然她已经踏足了这未央宫的土地,那么就已经具备了准天子妃嫔的身份。

    因此义纵很清楚应该怎么称呼。(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