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零九节 考举(2)
    岑迈将车门打开后,露出了里面的情况——一个上着锁的木箱。

    岑迈做了个请个手势,义纵走上前去,掏出自己的钥匙,将箱子打开,里面满满的全部是被木牍一层一层压得平整无比的纸质试卷。

    义纵微微一笑,拿起一份被木牍压着的试卷,在手上看了起来。

    作为考场的监考官之一,义纵知道,今天的这一轮考举,总共是分为三张试卷,二十一道题目。

    作为天子近侍,义纵还知道,本次考举的所有轮次考试,天子已经决定引入打分制度。

    每轮考举,满分皆是一百分。

    以第一轮考举来说,第一张试卷上,会有十道题目,但,每道题目都只有三分。

    也就是说,就算第一张试卷上所有题目全部作对,且全部得到满分,也只有三十分。

    而想要通过第一轮考举,顺利拿到那个当官的通行证,最少需要得到六十分。

    天子的意思是,六十分,方为及格。

    这六十分也是划分草包与人才的分水岭。

    义纵草草的看了一眼这张试卷,点了点头。

    确实!

    这张试卷上的题目,非常简单。

    基本都是些读过书的人就该知道的常识。

    譬如有道题目是这样问的:秦将白起的封爵是什么?

    就算是三岁孩子都知道,那位武安侯白起的大名吧?

    还有一道题是这样的:请列出国朝二十一级军功勋爵爵位与其对应授田名额、宅邸规模。

    义纵看来,这些题目,给三十分,简直太浪费了!

    只要不是笨蛋,能看会写,必须能答出这些答案!

    假如连这些答案都答不对的话,那这个家伙,可以洗洗睡了。

    义纵的心思比较细腻,他注意到,在试卷的右侧有一行竖排下来的小字:本次考举假如出现试卷不整洁、涂抹、行文有错字等,皆将扣除五至十分。

    这行字很小,而且隐藏在试卷边缘,假如不仔细审查整张卷子的话,恐怕是看不到的。

    “也对!”义纵心里想着:“假如连字都写错,卷面都涂改得一塌糊涂,这样的人,要他何用?”

    将手上的试卷拿给岑迈看,义纵拿起第二张卷子。

    与第一张试卷相比,这张卷子上的题目无疑就是另外一个维度的存在了。

    虽然同样考的也是基础性的常识。

    但……

    义纵看完这张卷子,握紧了拳头,赞道:“正该如此,出这卷子的人,应该提拔,应该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

    与第一张试卷相比,这张卷子上,只有七道题目。

    第一道题目是这样的:太祖高皇帝刑白马而盟者何?

    义纵在看到这道题目的瞬间,就下意识的在心里给出了答案: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

    第二道题目是:请试叙太宗孝文皇帝除诽谤令诏书全文。

    天下哪个读书人要是没听说过这道著名的诏书,那他还当什么官?

    第三道题是问太宗孝文皇帝功绩。

    这个问题,朝廷早有明发天下的官方说明,照抄就可以了。

    第四道题问的是先帝即位后所颁布的除田半租诏书内容。

    第五题开始,就涉及了今上即位后的诏书了。

    譬如甲子诏谕等。

    所有七道题目,每道都是六分,合计四十二分。

    换句话说,只要这前面两张试卷都答对,且不被扣分,那么,通过本轮考举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而从这两张试卷上,义纵能清楚的看到今上对考举的态度了。

    仅以这一轮考举,现有的题目的看,今上想要选择的官员是那些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忠心朝廷,忠于天子的人。

    那些不关心朝廷举措,对政治毫无敏感的人,将会被义纵手中的这七道题目一举鉴别出来。

    连朝廷都不关心,时政都不关心,埋头读书的书呆子,才华再高,又有何用?

    以义纵来看,这张卷子的出题人,简直是政治上的人才!

    深谙洗脑大法。

    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了,当一个士子在考场上遇到这些问题,即使他早就知道答案,但,毕竟是考试,还关系身家前途,自然会仔细掂量,重新回忆。

    然后,这复写在卷子上的过程,本身也是一次洗脑。

    更重要的是,这次考举以后,恐怕绝大多数有志于仕途的年轻人,都会开始拿着汉室历代天子的诏书和诏命进行学习,以充分领会其中的精神!

    这样的考题,对于在政治倾向上已经开始偏向法家思想的义纵,简直是太对胃口了。

    只是义纵不知道的是,这七道题目,本身就是在刘彻这个皇帝的授意下被列出来的。

    作为穿越者,刘彻对于学习贯彻领会上级讲话精神这种政治活动太熟悉了!

    穿越前,作为一个屁民,刘彻当然对这种假大空的政治表演没什么好感。

    但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思维。

    当他穿越后,特别是坐到了皇帝的位子上后,就赫然发现,我大天朝的思想教育工作,是非常先进的!

    当官是干什么的?

    当然是搞政治!

    一个搞政治的人,岂能不讲政治立场?一个政治立场与最高层相悖的官员,用屁股想都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了!

    考举这玩意,好是好,但,假如不控制好,万一弄出一个东林党一类的政治团体,该如何是好?

    因此,还是我大天朝的方法好!

    天朝世宗皇帝的三讲运动,有必要提前拿到这个时代来运行。

    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应该年年讲,天天讲!

    具体到怎么讲?

    天朝是从学习太祖思想、太宗理论开始,以马列为皮,资本为骨,枪杆子在手,天下我有!

    而汉室,稍微变动一下就可以了。

    反正天朝没有时空管理局,跑不来西汉找刘彻要版权费。

    更重要的是,在这西元前的时代,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没有传媒,基本上是统治阶级说什么,下面就信什么。

    简直没有比这样的时代更适合天朝模式的了!

    义纵不知道这些,自然是对这出题人非常好奇和欣赏。

    因为,他的立场决定了他天然的会对一切加强中央权力的行为有天然好感。

    他将这张试卷看完,拿起最后一张卷子。

    与前两张相比,这张卷子的题目就很少了。

    一共只有四题。

    但难度却是骤然上升!

    因为它们考的赫然全都是数学!

    第一道题还算正常,保持的是前面那些题目一样的风格:送分。

    它问的问题,是算术的基础之一:请试叙勾股定理!

    经过去年的考举,还不懂去买本九章算术的家伙,就是笨蛋白痴了!

    当然,这一题的分数也是很低的,只有五分。

    第二题也还相对正常,问的是一个关于土地面积的问题,这种要计算土地面积的事情,在基层衙门,是很常见也最普通的文案工作,无论是收税还是清查财产,都需要丈量土地面积。

    至于第三题一映入义纵眼帘,义纵就有些感觉好笑了。

    这不就是去年考举的那道无人解答出来的算术题吗?

    看样子,当今天子,确实是很看重算术!

    不然,也不会干出这种炒冷饭的事情了!

    至于最后一题,义纵看完之后,却是长久的沉默。

    因为,这道题目与前两天天子的求问百官公卿的诏书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语气与用词,稍微做了些改动。

    简而易之,这其实是一道政治策问。

    根本不存在固定答案,给多少分,完全看阅卷官的个人观感。

    但义纵沉默的原因,并不在此。

    让他沉默的原因是,在这道题的旁边,有一行字,非常清楚而且明显的标注了这道题的分数:八分!

    而之前的那两道算术题,一道是七分,一道是八分。

    换句话说,这个关乎国策的策问,在当今天子心目中地位与那两道算术题是一样的!

    “陛下这是在用最郑重的态度表明他对算术的看重!”义纵立刻就想到了关键所在。

    只是……

    算术,真有那么重要吗?

    义纵有些不确信。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