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零八节 考举(1)
    辰时刚到,位于武库附近的一座考场的大门就被缓缓打开。↑小說,

    全副武装的士兵列队站在大门两侧,明晃晃的刀枪足以震慑任何敢与在此生事的人或势力。

    少府令岑迈就站在这考场的门口,看着已经排好队列的士子们。

    “义都尉,时间到了,可以放行了!”岑迈轻声对站在他旁边的驸马都尉义纵说道。

    这次考举,汉室朝廷实现了双保险负责制度。

    即一个考场,分配一位九卿级别的大臣与一位两千石以上的武将。

    假如考场出现舞弊、渎职或者其他重大事故,那这两位大臣,就都要鞠躬下台!

    而在制度上一文一武相互监督和制约的设计,又能最大限度的保证,谁都玩不了花样,开不了后门。

    武库的这个考场,就是由岑迈与义纵共同负责。

    在多数人眼中,义纵被安排出来与岑迈一起负责这个考场的安全和秩序,其实就是当今天子玩的一个偷换概念的花样。

    驸马都尉义纵经过这次考举与岑迈搭档,只要不出问题,那考举以后,其地位就将迅速接近九卿一级。

    以后,外放当地方郡守,或者挂将军印出征,就有基础了。

    不然,一般天子近臣外放,都是从郡丞或者都尉、校尉一级的武将起步。

    不过,没有人对当今天子的这个决定有任何质疑。

    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培养忠于自己的嫡系,这是理所应当且正确无比的事情!

    先帝上台。一年之内,就干掉了邓通。踹掉了张释之,闲置了卫绾。把晁错直接任命为内史,一步跳到九卿的位置上。

    相比之下,今上的手段和步调比起先帝温和许多,也更容易为人接受。

    正因如此,朝野才会对新君的许多政策调整予以默认甚至是支持!

    而岑迈,正是新君这样作态下的得益者。

    本来,他的少府令位置就不怎么稳,假如先帝现在还活着,恐怕。就要换人来当少府令了。

    先帝驾崩后,岑迈本来连辞表都写好了——汉室大臣,一般都是很有骨气,很要面子的,通常,皇帝只需要稍稍暗示某个大臣,譬如‘卿老矣’或者‘卿当为天下表率’之类的话,那么这个大臣就会老老实实的上辞表,乞骸骨。

    像北平侯张苍当年赖在丞相位置上。死活不肯递辞表的人,不仅仅皇帝会厌恶,就是舆论也会普遍予以谴责。

    而岑迈自以为,自己一不是新君嫡系。二也没跟新君有什么特殊关系,少府这样重要的机构,新君必然要委任一个嫡系心腹来掌握。

    结果。半年过去了,岑迈非但没有接到天子任何暗示他。给年轻人机会之类的话。

    相反,他还因为领导少府配合墨家开发和研究水车、高炉以及其他技术有功。被天子降诏表彰,特许多萌一子为郎。

    看样子,假如不出意外,岑迈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安安稳稳的在少府令任上退休了。

    而在汉室,能在九卿任上安稳工作到致仕的,基本都可以成为元老勋臣中的一员,享受到特殊待遇,更可以令自己的子孙后代,享受自己的政治遗产。

    也正因为这样,岑迈现在差不多算是所有九卿大臣中,对刘彻这个新君忠诚度最高的人!

    一旁的义纵却不知道这些原因,他听了岑迈的话后,连忙拱手道:“小子晚辈,一切听岑公的!”

    岑迈点点头,对左右命令道:“开始放行吧!让有司准备好发放试卷,还有,通知厨房,准备熬制绿豆粥与凉茶,天气这么热,一定要做好防暑准备,太医官也都要随时做好救人的准备!”

    随着岑迈的命令,立即就有穿着各种品级官服的官员领命而去。

    不得不说,少府确实是个奇葩。

    这个只听皇帝命令的衙门,几乎就是一个**的小王国。

    有自己的军队、土地、税务部门、司法部门。

    它能生产从农具到精密武器乃至于大型青铜礼器在内的所有人类现在可以生产的东西。

    它还能完成从道路修建一直到城池建造的所有工程项目。

    换句话说,即使汉室其他衙门都背叛了皇帝,但,只要少府还听命于皇帝本人,那么,皇帝照样还有翻盘的机会!

    这也是西汉皇帝强势的原因——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哥,那又怎样,只要少府与军队还听命,那么,哥就可以把一切推到重来。

    此时,在岑迈的命令下,少府这个恐怖的机器,迅速的高效运转起来。

    以少府的能量,供应和维持区区两千来号人的避暑用品以及医疗服务,自然是小菜一碟。

    不过,今天,少府需要供应整个长安所有参考士子,这资源难免就有些紧张了。

    然而,岑迈站在这里,资源优先向哪里倾斜,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过了一会,一个千石官员走过来禀报道:“启禀明府、都尉,下官奉命押解试卷前来,请明府、都尉查验!”在他的身后跟着上百位全副武装的士兵,这些士兵驱赶着数辆被封死了的马车。

    岑迈与义纵闻言,连忙走上前去。

    为了防止试题在开考前泄露,这次汉室采取了极为严格的保密措施。

    譬如,今天将要考的试题,是由各学派的博士们出题。

    这些试题出完以后,所有博士就全部被请到未央宫中住了下来,一支被天子诏命从长城调回来的军队,十二时辰不停的保护这些人。

    这些博士,只有在今天的这一轮考举考完后,才能被准许离开未央宫。

    除此之外,所有参与出题或者知晓题目的工作人员、宦官以及制版印刷的工匠,全部都是如此,被限制了人身自由,不许与任何人接触。

    同样,负责第二轮试题的各有司衙门的官员以及贵族、名流,也被如此保护了起来。

    在这样的措施下,现在,知道试题内容的,除了天子、丞相以及御史大夫外,不可能有其他任何还能公开活动的人知道。

    岑迈与义纵,自然不知道试题内容。

    此刻,他们当然也很好奇,这第一轮,到底要考什么?

    反正,试题既然已经押解过来了,那么,自然不需要再避嫌了。

    于是,岑迈拿出钥匙,打开一辆马车上密封的车门,对义纵道:“义都尉,不若我们先看看试题内容?”

    “善!”(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