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零五节 贿赂
    出了这么档子事情,刘彻也就无心再寻欢作乐了。£∝頂點小說,..o

    他站起身来,对韩颓当道:“今天也不早了,朕还有些事务要处理,就不打扰将军了!”

    说着,就径直起身,领着侍卫大臣出门而去。

    韩颓当这时候脸上的表情真是要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俪寄啊俪寄,我可算被你害惨了!”韩颓当后悔的想着。

    同时也在心里责备自己怎么就提起这茬事情来了?

    现在可好,马屁拍在马大腿上了!

    没办法,韩颓当只能领着自己的家人,一路恭送刘彻出了家门。

    目送着天子上了銮车,韩颓当这才悄悄的拉着王道的袖子,媚笑着道:“王公,您看,今天这事情,真是本候多嘴了,还请您多担待!”

    说着韩颓当就不动声色的塞过去一块玉佩。

    王道见状,连忙推回去。

    开什么玩笑!

    今上最恨身边的吃里扒外了!

    即位半年,就已经杖杀了三个收受宫外贵族贿赂,通风报信的宦官。更定下了规矩:敢有私泄禁中语者死!

    虽然,这并不能制止宫中早已泛滥的贿赂之风。

    但对于王道这样级别的宦官,却是再好不过的震慑了。

    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位置,为了diǎn小钱就载了,那就真真成笑话了!

    行贿被拒绝,韩颓当以为自己算是踩了老虎尾巴了。

    为求补救,韩颓当只能舔着脸巴结着道:“王公。本候听说,公之子。正欲求一名师教导?”

    王道闻言,本欲转身离开的脚步。生生的止住了。

    对一个宦官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过继一个族侄为子,其次就是为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请一个大家,海内知名的学者,教导和传授文化知识。

    只是……

    当今之世,但凡稍微有些节操,有diǎn水平的文人,都是拒绝收宦官后代为子弟的。

    甚至,就连跟某宦官稍微搭边一些的人。在舆论界都是被歧视和打击的对象。

    文人们动辄一句:吾辈羞于阉竖为伍。

    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王道前不久才借了天子恩典,过继了一个族侄为子,王道对这个儿子,可谓是费尽了心思,不止为他单独购置了宅邸,请了仆役和奴婢伺候,让其一切享受与待遇,都如贵族公子一般。

    可是,那孩子还小。

    今年才八岁。正是进学的时机。

    然而,他找遍了长安,求遍了朝野,就差没拉下脸皮去求天子、太皇太后恩典了。

    可依然没有人愿意收一个宦官之后。列入门墙。

    哪怕是记名弟子,人家都不乐意!

    因而,对王道来说。现在,再没有比他儿子入学这个事情更让他着急的了!

    看到王道停步。韩颓当连忙接着道:“不瞒王公,这个……鄙人与黄老先生有些交情在。若王公信得过鄙人,贵公子又心向黄老,那此事,就包在鄙人身上了!”

    王道闻言,黄老先生?

    当世黄老学的巨擘,姓黄的足有三五人之多。

    但在长安的,却只有两位。

    一位是东宫太皇太后的座上宾,朝廷的道德经博士黄丞。

    这位老先生年已八十,身份高贵,名望颇重,而且早就不收弟子了。

    剩下的就是这位黄老先生的师弟黄迁了。

    这位老先生虽然身份没有他师兄那么显耀,但也是当世黄老学公认的巨擘之一,更关键的是,这位老先生还是开门收徒的!

    只是……

    王道看着韩颓当,有些不太相信,道:“君侯这话当真?”

    韩颓当这时候是骑虎难下。

    还好,当年,朝野闹得沸沸扬扬的张释之去职案中,他卖过一个人情给那位黄老先生。

    再加上俪寄也还有些情分在,厚着脸皮去恳求,应该还是能搞定的。

    于是,韩颓当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

    王道见了,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君侯就等着咱家的好消息罢!”

    天子生气了吗?

    以王道看来,其实并没有,至少没生韩颓当的气。

    因此,这个事情,他连嘴巴都不需要动一下,只要保持沉默,就能达到目标。

    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

    韩颓当闻言却是大喜,忙不迭的拍着胸膛道:“还请王公,多多美言!请王公转告陛下,臣颓当誓为陛下效死,粉身碎骨,以报汉家厚遇!这次臣自吴楚归来,特地为陛下选了数位东南佳丽,陛下若是有空,不妨再来臣府上坐坐……”

    在汉室,献美女给皇帝,确实是臣子进步的最快途径!

    所以,才有了幸臣这么个称呼。

    韩颓当想得清楚,身为匈奴降人,祖上还是跟高祖正面干过的叛臣后代,这辈子,他注定是不可能通过正常途径进入朝堂的九卿序列。

    只有拼命拍马屁,逢迎才有那么一diǎn可能!

    …………………………………………

    刘彻回到宫中,不多时,俪寄的谢表就递了进来。

    刘彻翻着看了两眼,心中基本确定了,俪寄就是通过韩颓当来做的试探。

    将俪寄的奏疏隔到一边,刘彻知道,现在,俪寄刚刚立了大功,责罚都不好责罚。

    因此,只能拿自己的那帮外戚出气了。

    刘彻思量了一会,这一次,只怕是只能给粟家封个候,打发掉他们了。

    再拖下去,难保这帮逗比,又玩出什么花样来。

    找个借口,封个列侯,把他们打发得远远地,眼不见心为净,让地方官去头疼好了!

    于是,刘彻对王道吩咐道:“王道,你去长乐宫面见太皇太后,就说,朕欲封粟氏为列侯,请太皇太后与皇太后商量商量,看看封个什么候比较好,朕,觉得清远候,是个比较好的选择!”

    这就差直白的说,老子想把这帮逗比送到齐国去了。

    清远县,在齐国与胶东国的交接处。

    地方挺大,就是穷了diǎn。

    “诺!”王道连忙恭身答应。

    正欲离开,却听天子又道:“你等会回来,替朕去趟石渠阁,将历代天子乡饮大秿的诏命,给朕找来!”

    所谓乡饮大秿,其实就是周代的乡饮酒礼的进化版本。

    马上就要举行考举了,这乡饮大秿礼,作为嘉礼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诺!”(未完待续。。)

    ps:  抱歉了~我这身体真差劲,一感冒就必然会引起支气管咳嗽,一咳起来就没玩没了,今天咳一整天,人都咳煞笔了~擦~在熬中药,明天应该不会这么咳了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