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零三节 拉皮条
    孙武、孙膑与司马骧且进入先贤祀受祭,这一点,没有人能提出任何异议。

    这三位兵家巨头,无论是声望还是过往的成就都让人心生敬仰。

    在这个时代,谁要能得到一本《孙子兵法》《孙膑兵法》或者《司马骧且兵法》,那跟后世武侠小说中的少侠获得奇遇,拿到易筋经或者九阴九阳一样,那是立马就能爆种,跨越阶级的限制,走上迎娶贵富美的康庄大道。

    因此没有人会对此提出非议。

    只是,名单上就三个孤零零的兵家巨头,难免有人心里不爽,要说闲话。

    这些人不敢直接说刘彻的不是,就把所有的火力都对准在诏书上副署的丞相周亚夫。

    委婉一点的呢,就责备周亚夫只顾军方利益,不管其他学派死活。

    诛心一点的,干脆就说天子是被奸相蒙蔽,致有此等诏书!

    刘彻自然很清楚,这些家伙,其实就是在炒作!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嘛!

    历来在政治上,假如沉默,那就等于自己放弃了发言权,而没有发言权的政治势力,等于一个死人!

    所以,他就冷眼旁观了两天。

    等这个事情被这些家伙炒热了,炒的人~ 尽皆知,就连关中的农民都听到了些风声的时候。

    刘彻果断再次下诏。

    这道诏书,顿时就惊呆了所有人的眼球!

    刘彻在这道诏书中,宣布,包括《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司马骧且兵法》在内的汉室皇室藏书。将集结印刷出版。

    凡爵位在左庶长上或考举能通过第二轮的士子,皆可以凭借自己的爵位证明或者考举的成绩证明。在少府以一百二十钱的价钱购买到孙武、孙膑、司马骧且的著作。

    这道诏书一下,顿时就像一个重磅炸弹。砸在人们的头上。

    在汉室,谁没听说过留候张良与黄石公的故事,谁不知道张良就是靠着一部《太公兵法》成为高皇帝的首席幕僚,号为帝师?

    兵家的著作,向来就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神书,是一个家族最后的宝藏!

    许多列侯之家,能有一卷兵家著作,就足以传世了!

    刘彻的这道诏书的影响力,就跟武侠小说世界里。少林寺宣布易筋经大甩卖,武当派把《真武七绝剑》当赠品一样,立即就点燃了所有阶级胸膛中猛烈燃烧的火焰。

    《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司马骧且兵法》,这三本书,本身就属于国宝级别的兵书,向来是被珍藏于石渠阁的密室之中,除了皇帝外,外人很难一窥其真面目。

    一直以来,这些兵书也都鲜少被赐人。

    他们的地位。并不比造就了留候的《太公兵法》差。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买买买!

    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买!

    左庶长之爵,一般人轻易是达不到的。

    普罗大众也没有那个能力!

    即使是富可敌国的商贾之家,也不可能拥有左庶长之爵位。

    只有两千石级别的勋臣。或者将校世家才会拥有左庶长以上的爵位。

    这样一来,绝大多数人,假如想要获得一个购买这种能作为传家宝。作为家族崛起的保证的神书,那就只有通过考举这么一个途径了。

    于是。考举的气氛顿时更上一层楼。

    许多原本还扭扭捏捏,不愿意跟泥腿子庶民黔首一起考试。觉得有失颜面的家伙,立刻就把这些事情丢在脑袋后面,屁颠屁颠的跑去报名了。

    而广大的农民地主阶级,则在这一场被舆论炒热的炒作中,清醒的认识到了考举的重要性。

    许多中小地主家庭,本来没打算供养一个孩子读书的。

    但在看到了此事后,即使再吝啬的家长,也是狠下心来一咬牙,拿出家中的积蓄,交给自己的长子或者比较聪明的孩子,送他们去求学。

    便是一些自耕农家庭,也是暗地里开始攒钱,准备培养自己的下一代读书了。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为了下一代,父母长辈能牺牲自己的全部去给下一代谋求一个上升通道。

    当刘彻听说了这些事情后,不免有些得意。

    他的这道诏书的效果,几乎能媲美后世宋真宗的那首‘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了。

    这可就真要感谢那些上跳下窜的各个学派的巨头!

    没有他们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刘彻断人不可能取得这样好的宣传效果。

    “陛下……近日以来,各地郡守及御史回报,已有三百余人,愿向朝廷献书!”王道捧着一本厚厚的奏疏,呈递给刘彻:“这是所献各书目录!”

    刘彻接过来,翻开一看,密密麻麻的书名顿时映入眼帘。

    这就是他的诏书带来的第二个影响了。

    在他下达那道诏书后,只要不是笨蛋,都知道了,自己的祖宗或者祖师爷,想入祀先贤祠,首先,得给朝廷献书,所献的书籍,还得得到朝廷的认可,然后才能入祀。

    为了祖宗或者祖师爷的地位名誉,就算再怎么吝啬,再怎么舍不得,这些家伙也不得不将他们藏起来,本来只打算传给长子长孙的宝贝给拿了出来了。

    刘彻只是微微扫了一眼这名单上的书籍。

    其中不乏后世人尽皆知的《论语》《春秋》(各版本)。

    更有许多在后世已经失传,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著作。

    譬如,刘彻赫然在奏疏中看到了《十翼》的名字。

    所谓十翼,其实就是易经,不过是孔子亲自整理编辑和重新校订后的易经版本。

    毫不夸张的说。想看最原始版本的易经,最可能的途径就是通过《十翼》其他版本。都可能有所遗散甚至就是后人的伪作。

    只有《十翼》最接近周易!

    而根据奏疏上的记录,这本《十翼》即使不是孔子亲笔所录的。也多半是子夏的手笔,因为,它是由子夏的第十一世孙卜志所献,因为能查到完整的谱系传承,所以,可信度高达百分之九十。

    而且,地方官也仔细检查过《十翼》的竹简和载体,结论是‘确为古物,所用笔法。亦为春秋笔刻,当为真书’。

    仅这一本书,就了不得了!

    《十翼》是易经中最好的版本了。

    而且,经过孔子和子夏的联手编纂,在诸子百家中向来享有很高的地位。

    特别是,书出子夏的后人,法家对此也表示认可——子夏是法家的道统来源,最初的法家门徒就是子夏的弟子,如魏文侯、李悝、吴起都曾在子夏门下听讲。

    刘彻将奏疏合起来。吩咐道:“命令少府,立刻抽调人手,整理、翻译所有所献的书籍,待整理完毕。立刻命人雕版待刻!”

    这些先人的知识结晶,最好的保护办法,自然就是将他们印刷出来广为传播。

    历史上两汉几百年的努力。确实是卓有成效的。

    至少,大部分的古籍和典籍都被皇室保护了起来。

    可惜。东汉末年,董卓一把大火。将两汉几百年的努力付之一炬,让人可惜可叹。

    有了董卓的教训,刘彻自然不会再让这些宝贵的书籍,变成刘氏一人的私藏品。

    更何况,将先人的智慧结晶,放在石渠阁腐烂,这本身就是一种亵渎行为!

    将它们传播开来,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也不能大大咧咧的向所有人公开。

    至少,百年之内,不能任由这些珍贵的书籍流传到中国之外的地方。

    不然,要是匈奴人得到了一本《韩非子》《商君书》或者《孙子兵法》一类的书籍,那岂不是直接能升级成三本基地?

    所以,刘彻目前只会将这些书籍向左庶长以上的贵族或者考举中通过第二轮的优秀人才开放购买资格。

    至于允许外籍人士购买?

    那就更不可能了!

    兵书和法家著作以及农家、墨家著作,现在已经被刘彻视为管制书籍,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名义将哪怕一片竹简,一块帛布,带离汉境。

    与这些书籍一同被列入管制名单,被禁止出境的东西还有:蚕种、桑种、茶叶种子、大黄种子。

    这些东西,比铁器受到的管制还要严格。

    在最新修订的汉律版本中,任何发现企图携带这些东西中的任何一样出境或卖与没有户籍的不明身份人员的人,统统将被视为‘不可赦之罪’,将被严惩!

    与之相比,带铁器出境,不过罚金而已……

    “诺……”王道接过帛书,点点头,看了看刘彻,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彻看了,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回禀陛下……弓高候韩颓当前几天不是回朝了吗?”王道扭扭捏捏的道。

    “嗯?”刘彻点点头,韩颓当和俪寄,前几天一起回到了长安,这两位在去年平叛战争中立下大功的将军,现在,就在公车署等待封赏。

    大概韩颓当打通了王道的门路,打算开个后门吧?带着这样的想法,刘彻就不免对韩颓当有了意见——你一个军人,打仗就好了,没事学这些花花肠子做什么?

    “弓高候前天来找奴婢……”王道跟在刘彻身边这么久,哪里还清楚刘彻的表情的含义,他连忙恭身道:“说是,其在长安尚冠里造了个宅子,想请陛下去观赏……”

    王道是赶紧把自己从这个泥潭里拉出来。

    开什么玩笑嘛!

    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来源于天子的信任,天子要是不信任他了,觉得他私底下干了什么瞒着天子的事情,那么王道敢保证,明天,就会有一个新的宦官取代他的位置……

    “哦……”刘彻笑了起来:“这样啊。那朕过两天去看看……”

    韩颓当这个家伙啊,前世就一直是以善于钻营而闻名的。

    不过。刘彻也能理解,作为一个从匈奴逃回来的将军。他要是不死死抱住刘氏的大腿,那他就可谓是前途无亮了!

    对于韩颓当这样回来以后直接就通过王道,用这样的私下邀请的方式来表示效忠的将军,刘彻觉得,这韩颓当还是挺上路的嘛!

    对于这样的忠臣,刘彻自然要给面子了!

    不得不说,皇帝就是这么的自私!

    在片刻之前,刘彻还觉得,韩颓当玩小把戏。开后门,属于小人行径。

    但一旦他发现韩颓当是来表忠心,跪舔的,立刻就换了一个嘴脸,将之视为忠臣了。

    所以,还是老祖宗们说的好。

    伴君如伴虎,永远不要去猜测皇帝的心理。

    因为皇帝们的脑洞通常都超乎你的想象!

    两天以后,刘彻就抽了个空闲,在义纵的保护下。便装出现在了弓高候韩颓当的新宅之中。

    “陛下驾临,臣韩颓当真是感激涕零!”一见面,韩颓当就带着家小扑通一声跪在了刘彻面前。

    “爱卿不必多礼,今日。朕不是以天子身份来将军家里的,就是以一个友人的身份来将军家看看,顺便听一下将军去岁平叛时的所见所闻……”刘彻呵呵笑道。

    刘彻可以那样说。但韩颓当却不敢当真,他依旧秉着臣子的礼节。叩首道:“陛下不耻下问,臣自是言无不尽!”

    “起来吧!”刘彻呵呵笑着。却并未伸手去扶。

    做了半年皇帝后,刘彻也渐渐的知道了,一味的装x,其实并不好。

    有时候摆摆架子,效果比起装一个爱护臣子,谦虚懂礼的天子,好太多了!

    皇帝,注定了就是高高在上。

    跟臣子保持一定距离,不仅不会削弱皇帝的威权,相反,还会加强君威!

    毕竟,这个世界,抖m无处不在!

    有些人就是典型的牵着不走,骑着飞奔。

    你给他三分颜色,他就敢开染坊!

    刘彻也是吃过几个亏以后,才明白这一点。

    韩颓当虽然不是抖m,但却也对此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谁见过那个皇帝,对臣子舔着脸平等对待的?

    他微微起身,低头道:“陛下百忙之中拔伉莅临寒舍,臣与臣的家人,都是欢欣鼓舞,已为陛下备好酒席、歌舞,还请陛下品鉴!”

    刘彻闻言,颇有深意的看了韩颓当一眼。

    刘彻已经明白韩颓当的意思了。

    在汉室的君臣交往中,所谓的酒席、歌舞,其实就是臣子们向皇帝进献美人,拉皮条的意思。

    想当年,周仁就常常邀请刘彻的老爹去他家做客……

    至于小猪那个色鬼,男女通杀啊!

    想着这个,刘彻就看了一眼,在韩颓当身后的他的家人。

    想从中找出前世那个迷得刘彻连女人都不想碰的韩嫣。

    可惜,或许是韩嫣此时还太小,也或许是他没有在人群中,所以刘彻并未看到。

    倒是韩颓当的几个女儿,都还生的不错。柳眉杏眼,身姿曼妙,一个个都悄悄的抬着头或大胆或害羞的打量着刘彻。

    当她们发现刘彻也在看她们时,这些小妮子,居然回了一个媚眼!

    咳咳!

    不得不说,汉室的贵族女子,向来作风就是大胆的很!

    但刘彻并不愿意跟这些贵族女子有太过密切的接触,更别说啪啪啪了。

    因为,大部分的贵族女子,其实很早就有了婚约在身了。

    作为皇帝,刘彻固然可以不顾什么婚约,想上就上,甚至,那个被戴绿帽子的悲剧家伙可能还得帮着放风把门。

    但这样有意思吗?

    天下女子万万千,没有必要为了这些破事沾上一身屎!

    于是,刘彻抬头挺胸,对韩颓当道:“卿带路吧!”

    韩颓当送上嘴的肉,刘彻就没有拒绝的道理了。

    这也算是属于汉室的特色文化吧。

    臣子们总是不遗余力的搜集美女来取悦皇帝,而皇帝则欣然接受这些臣子的贿赂。

    一来二去,很容易就培养出几个死忠的臣子。

    韩颓当这样做,其实就是想跟刘彻表明,他愿意为了刘彻,做任何事情!(未完待续……)

    ps:咳咳,状态还没提升上来,今天目测一万字泡汤了~

    明天继续努力看看R129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