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九十八节 清醒清醒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我要做皇帝》更多支持!

    刘彻将地图摊开,旁边待诏的太史令司马谈恭身道:“陛下,津关,非指单独某地,以汉律规定,函谷、萧关、武关、临晋关等皆为津关,所谓津,要隘也!东南津关,乃春秋所置,位于淮水之中,扼东南要冲,钳制淮泗,俗称曰关州!”

    司马谈将手指指向地图上一个在淮水中的红点,向刘彻介绍这个古老的战略要地:“左传之中,就曾记载,庄公十九年,巴人犯楚,楚子大败于津,指的就是此处!”

    他微微沉吟后道:“汉兴以来,高皇帝一统天下,于关州复制关隘,设置楼船舰队,盘查过往商船,非有传不得出入,吕后二年,布《津律》,加强对诸关的控制,于关州设置都尉,岁入传赋千万钱,至太宗孝文皇帝十一年,关州传赋岁入三千万……孝文皇帝十二年,罢诸关,勿用传,至今如此,关州乃废!”

    司马谈的介绍,总体来说,是站在客观的角度阐述事实。

    刘彻听完,点点头。

    作为皇帝,他自然清楚,汉室的传符制度,有多么严格。

    依照汉律规定,传分两种。

    一种是公务用传,这种传由县令或者县丞签发。

    以竹筒密封,其上录有持传者的姓氏名讳籍贯,出发地与目的地,以及要去做什么。

    另外一种则是民间的私人身份证明,由县一级的地方官员签发,这种传,比之公务用传更加严格。

    不止将持证人的身份信息、籍贯名字,全部写在上面,还记载了此人的身高体貌特征,以及过往犯罪记录。

    这简直就是一个西元前版本的护照了!

    持传之人,无论公务还是私人,每过一关,守关查验的士卒,都需要在其传符上加盖本关关符,另外,还要出具一式两份的验看文书。

    一份交给持传者,另外一份交给上级。

    这份文书,将成为持传者在通过下一个关隘时的证明文件。

    后世西游记里唐三藏到处盖关防文书的故事桥段,最早可能就是来源于此。

    所以说,后世的穿越者们,假如不是灵魂穿,到了古代,千万别乱跑,不然,一个非法过关者,极有可能被官府当成通缉犯或者逃奴给抓进监狱里蹲小黑屋……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时候都如此严格。

    在刘彻的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十二年的时候,这位天子大手一挥,废止了几乎所有的关防。

    使得民众可以自由往来通商,汉室工商业因此迅速蓬勃发展起来。

    不过二十年时间,富可敌国的大商贾就像雨后春笋一样,纷纷冒了出来。

    刘彻差不多明白,为何连周亚夫都要掺一脚进这个事情里面了。

    换了其他任何人,都会忍不住掺一脚!

    在中国,有钱的商人,从来都是统治阶级的待宰羔羊,想跟西方一样,用钱财控制政权?在中国,这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手握枪杆子的军队,高高在上的贵族皇族,哪一个随便伸出一个指头都能捏死这些商人。

    军人集团这次跳出来,不过是个先锋,一个试探。

    刘彻能想象到,以后,越来越多的利益集团,都会跳出来,在商人的身上狠狠咬下一大口来。

    就连刘彻自己,在听到太宗孝文皇帝十一年的时候,区区一个关州,一年能收三千万钱过路税,都有种恨不得马上恢复所有关卡的冲动。

    只是,刘彻忍了下来。

    身为穿越者,刘彻很清楚,广设关卡,短期内能带来大量税收,但在长远角度来看,无疑是杀鸡取卵。

    工商业的发展与扩张,需要一个相对自由且宽松的环境。

    更需要一个广阔的流通市场。

    可以想象,假如恢复太宗孝文时期的关卡,甚至开设更多的津关。

    现在还蓬勃发展的工商业,不出十年就要衰败,再想发展出今天这样强大的工商业,那就可能需要二十甚至三十年的努力了。

    只是……

    刘彻踌躇了一下。

    商人们也是自己作死!

    过去二十年,看看这些家伙都干了些什么吧?

    几乎所有商人,在实体赚钱后,都忙着炫富、忙着扩张,忙着更加严苛的剥削工人和农民,他们逼迫了无数农民破产,导致了无数的问题的产生。

    这些家伙挥舞着金钱,通过输粟捐爵以及纳贡、眥算等手段,获得了在过去只有军功贵族才有的爵位和地位。

    想想看,后世的天朝人民是怎么讨厌那些暴发户煤老板的,就能知道现在的舆论,对于暴富的商人是个怎么看法了。

    尤其是,整个主流舆论,都在高举‘以农为本’的时代。

    商人们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好了坟墓,顺便连棺材都准备好了!

    这还不算!

    某些商人,更是在发家后,开始挑衅统治者的耐心。

    譬如去年,河东郡的官粮倒卖一案。

    牵扯进里面的除了淮南王刘安那个倒霉鬼外,还有齐国的大商人刀间。

    天知道他一个高利贷商人兼黑帮头目,好好的保护费不收,跑来搀和这作死的事情,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烦还是怎么的!

    只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换了一个任何一个中国皇帝,都不会容忍,这种资本企图进入政治领域的行为。

    刘彻更加不会容忍!

    因为他很清楚,资本控制了政治会发生什么。

    两宋与明朝的下场以及后世西方的资本家们,都很深刻的教育了刘彻,资本,假如裹挟了政治,那一定会发生灾难。

    资本这东西,可是只有利润,没有祖国的!

    “先让他们吃点苦头罢!”刘彻心里想着。

    这些商人,假如不给他们点教训,给他们些颜色瞧瞧,让他们清醒清醒,再纵容下去,说不准,他们还会以为这个国家是他们的呢!

    刘彻于是对王道吩咐:“去回信给江都王,告诉他,船厂工匠之事,朕会下诏,命齐国、胶东、胶西三国抽调精干,至于津关之事,国家大政,身为臣子,还是不要随便议论的好,转告江都王,少跟江都的商人来往!”

    这事情,很显然,明摆着就是吴楚的商人,在用金钱美人成功的打动了刘阏这个笨蛋,让他跳出来反对。

    刘阏这个笨蛋,也是该给他浇盘冷水,让他清醒清醒了!(小说《我要做皇帝》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