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九十四节 说服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我要做皇帝》更多支持!

    天子要娶一个匈奴公主?

    这个劲爆的八卦,立刻就在长安传的人尽皆知。+小說,

    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

    而反对最为激烈的,毫无疑问就是东宫的太皇太后与皇太后了。

    “皇帝,汉家天子,华夏贵胄,岂可娶夷狄之女为妃?”太皇太后窦氏,在几个侍女的搀扶下,恨铁不成钢的训斥着。

    刘彻只能低着头,乖乖的听着窦氏的训话。

    还好,薄太后见到这情况,连忙出来打圆场,道:“母后息怒,皇帝或许有自己的想法……”

    “再有自己的想法,也不能纳夷狄入后宫!”太皇太后这次是真的动了真怒了,她拄着拐杖,道:“汉室江山五十有四年,自高皇帝以降,未闻有纳夷狄为妃者,此例一开,哀家将来,如何去九泉之下,面对太宗孝文皇帝,先帝,列祖列宗?”

    刘彻立刻就意识到了:这就是窦氏与薄氏坚决反对的关键!

    对她们两个来说,一个眼睛都瞎了,一个本就关心政治。

    什么社稷天下,国家大事。

    从来不在她们的逻辑思维中。

    她们只关心一件事情——百年后的历史评价以及将来地府与先帝、太宗孝文皇帝相会时的交代。

    明白了这一点,刘彻就知道该怎么说了。

    于是他叩首道:“皇祖母,母后容孙儿禀报:昔者秦国初定。秦人多与西戎通婚联姻,故此。至穆公时,方能拓土千里……”

    他抬头观察了一下窦氏与薄氏的神色。发现,这两位长辈并未露出不耐烦甚至厌恶的神色,才敢继续道:“且,方今之世,以孙儿看来,乃是以父系血统为本,夷狄,虽则豺狼,然。华夏贵胄,迎娶夷狄之女,却是《诗》《书》所推崇之德行!”

    何止是推崇啊,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文化思维,简直就是鼓励中国人多娶夷狄之女,布种天下,后宫救国!

    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

    战争和屠杀,并非是解决一个民族的终极手段。

    把敌人的女性统统抢走,才是消灭它的最终手段!

    当初。西戎何等强大?

    如今西戎在哪里?

    当年的东胡何等强大,如今东胡在哪里?

    这两个昔日强盛的游牧民族,落得今天断子绝孙的下场,不是因为战争。而是在战争中他们失去了他们所有的女人。

    而匈奴,最初不过是个草原上并不起眼的小部落。

    它能成为今天草原上的霸主,也只因为一件事情——冒顿和老上。帮匈奴的男人抢到了足够多繁衍子孙后代的女性。

    而中国,华夏民族的强大之路。也是从掠夺敌人的女性开始的。

    当周室分封诸侯之时,现在的汉室版图上。遍布着千奇百怪的各种各样的民族。

    南方的荆楚,东方的东夷,吴越的越人,巴蜀的巴人,甚至,中原腹心之处,周王室的家门口就是西戎。

    现在,这些民族哪去了?

    刘彻敢打赌,随便找个中国人,从他的血液dna里都能或多或少的发现,那些当初的东夷、荆楚、越、戎、狄的的基因片段。

    这就是人口战争。

    就如同成吉思汗所说,人生最快意的事情,莫过于到处追杀敌人,抢光他们的土地财富,驾驭他们的马匹,听他们的妻女哭泣和享受他们的女人。

    所谓的民族融合,到最后,其实就是啪啪啪。

    华夏民族,汉族,能存在那么长时间,并在久远的时光中继续存在无数年,关键就在于,中国的男人,尤其是汉人的男人,啪啪啪了足够的女人,生下了足够多去开发和占据土地的孩子。

    没有这个基础,什么伟大的文明,光辉的历史,最终,只能是深埋地下的巴比伦,被风吹雨打的金字塔,还有留存在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

    中国的祖先,对这一点,了解的相当透彻。

    翻开《诗经》,轻易的就能找到种种歌颂中国君子如何如何不凡的句子,而所有的女子,不管怎样美丽,都是倾慕着这些君子。

    中国的女子,基本都是肉烂在锅里,而男人,则是建功立业,三妻四妾,开枝散叶。

    从这个方面来说,后宫救国,应该改叫后宫兴邦。

    所以,才有了那句著名的话: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

    以刘彻看来,这句话的本意应该是,娶一个外族婆娘回来,那这个婆娘生的孩子,自然是中国人,相反,中国女人嫁给夷狄,她生的孩子难道还会是中国种?

    史书上,中国贵族、君主,与夷狄通婚的记载屡见不鲜。

    秦人更是将这个传统发扬到了极致,秦人与西戎之间,就是在战争时期,也不忘记通婚……

    现在,当年的秦人依然生活在这片土地,当年的西戎今何在?

    是以,刘彻娶一个匈奴公主,主要作用就是想以身作则,带领起一波娶夷狄女人的风潮。

    想到这里,刘彻就很看好自己的弟弟刘胜。

    嗯,这个家伙,还是很有潜力的嘛!

    听着刘彻的解释,窦氏哼了一声。

    她还是觉得,堂堂华夏贵胄,娶一个夷狄女子,太不像话了!

    但是,皇帝说的貌似也挺有道理。

    开枝散叶,生下足够多的皇子皇孙,才是皇帝的本职工作。

    至于,谁给皇帝生的?

    重要吗?

    只要不被立为储君,也没什么人真会去计较皇帝后宫里的女人是个什么来路!

    想当年,高皇帝可是连臣子的妾,都笑纳的!

    加上,旁边薄太后一直在劝,做着思想工作,窦氏渐渐的也就不再生气了。

    她摆摆手,道:“哀家老了,皇帝爱怎样,就怎样罢!”

    刘彻连忙叩首道:“孙儿不敢,孝顺太皇太后,是孙儿的本份,若太皇太后实在不喜此事,孙儿,就去与匈奴人退了这门亲事,反正,现在还没定下来!”

    这话就有些半真半假了。

    倘若窦太后真是坚决拒绝宫里面多一个匈奴女人,刘彻也不好真的强硬到底,为此跟她顶牛。

    反正,这事情还没有落实到文字上面,耍无赖就好了。

    窦氏闻言,却是摆摆手,道:“不必了,天子金口玉言,出口成宪,既然话都说出口了,那就这样罢,免得匈奴人说我汉家没有信义!”

    “诺!”刘彻连忙再拜。(我的《我要做皇帝》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  中暑了,悲剧啊~~~~~~今天晚上刮痧好疼好疼,脖子都紫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