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九十二节 忐忑
    与此同时,须卜雕难却是胆战心惊的看着在表演的汉军骑兵。

    无论他再怎么不愿意,他现在都必须承认,汉室已经拥有与匈奴骑兵平等对话的兵种了。

    而以汉朝的人口基数来计算,用不了几年,当汉人拥有了足够多的如此装备的骑兵后。

    匈奴还玩毛啊?

    须卜雕难感觉,现在,唯一能保持匈奴霸主地位的办法就是趁着汉人的骑兵还没发展起来,先集结全匈奴的力量,全面进攻汉朝,争取摧毁汉朝所有的牧场,杀光所有能见到的马匹。

    甚至攻占长安!

    这样或许就能将这一切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

    然而……

    他不是大单于,甚至,在匈奴国内都算不上一号人物。

    他不过是一条狗。

    别说改变匈奴的战略了,就是,靠近长城的那些部落,也没几个人会听他的。

    每次出使,他唯一的任务就是给单于庭带回足够多的丝绸、美食、财物。

    单于庭的大人物,也只有在闲得无聊的时候,才会把他喊过去,问问他在汉朝的所见所闻。

    似他这样人微言轻的小贵族,压根就动摇不了已经决定下来的西侵战略!

    以须卜雕难自己所知,自从十几年前,那最后一次匈奴全面入侵汉地的战争结束后,西边的左贤王所部的部落,就坚决拒绝来汉朝抢劫了。

    路途远不说!

    关键抢不到什么东西,还要被狠狠咬一口!

    尤其是云中战役,西部的贵族吃够了苦头,光是战损在云中城下的贵族。就有七八人之多,其中甚至包括了一位地位崇高,血脉尊贵的大当户!

    与之相比,西域的诸国,又富裕。又软弱,一个万骑就能抢回全部落一年享用的财物与人口。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会有人同意转头来碰东边的这个庞然大物!

    这样想着,须卜雕难就只能苦笑一声。

    他身边的副使韩剧,却表现的比他还心急,还狂躁。

    “须卜当户。回国以后,我们必须向大单于进言,必须发大军来打压一下汉人的骑兵,削弱汉人骑兵!”韩剧咬牙切齿,一副深恶痛觉的模样。

    韩剧一点都不傻。

    他知道。这样才能让他显得自己是个匈奴人,而不是汉人。

    最重要的是,汉室的强大,会反证他当初抉择的愚蠢。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选错了道路的!

    叛徒汉奸二鬼子,永远都是比真鬼子还残暴,恐怖和凶残的群体。

    因为,他们需要用自己的同胞或者说过去的同胞的血来证明自己已经与过去划清界限,是全心全意效忠新主子的奴才!

    须卜雕难听完。却是不置可否的摇摇头。

    假如他是匈奴大单于与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养的一条狗。

    那像韩剧这样的汉人降人的地位,就跟匈奴人牧马用的鞭子差不多了。

    谁会在意一条鞭子的想法?

    尤其是韩剧这样的汉人降人,在匈奴。其实也没多少人会正眼看他。

    甚至,许多匈奴贵族,私底下其实都是用着一种嘲笑和蔑视的态度来议论韩剧的。

    相反,对于韩颓当这样冒着风险,跑回汉地,为汉朝天子效忠的人。匈奴人反倒挺欣赏,觉得对方是条汉子。

    韩剧见到须卜雕难摇头拒绝。他立刻就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左当户。你这是背主叛汉!”

    须卜雕难忽然感觉有些好笑。

    他一时间竟弄不清楚,究竟他是匈奴人呢?还是眼前这位有着百分之七十以上汉人血统的男子是匈奴人?

    他哂笑一声,道:“副使若对我有意见,大可以去单于庭告状嘛……”

    韩剧瞬间哑火了。

    自从三年前,匈奴的右贤王暴毙后,军臣单于流放中行说去北海牧羊。

    从那以后,匈奴国内的汉人降人的生活和地位,就一日不如一日。

    无数人纷纷逃回汉朝。

    只有韩剧这些铁杆的,已经没有了退路的人,还在苦苦支撑。

    现在,似他这样的人,连单于庭的大帐,都已经被禁止进入了,还谈什么告状啊?

    不得已,韩剧只能悻悻然的道:“你们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只有汉人,才知道汉人的想法。

    尽管韩剧早就不认为自己是汉人。

    但,他依然很清楚,以汉人的传统和思想化来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他们实力足够后必然会去尝试的事情。

    自殷商姬周以来,千年以降,这个传统从未变更!

    须卜雕难脸色立刻就变得铁青起来。

    他虽然在单于庭算不上什么人物,但,他的家族须卜氏,却是匈奴国内地位仅次于单于家族的四大贵氏之一。

    不知多少部落的首领身体里都流淌着须卜氏的血统!

    他的尊贵,岂容韩剧这样一个小小的汉人降人来指责?

    须卜雕难因此怒道:“韩副使,注意你的态度!你只是我大匈奴养的一条狗,是狗,就得给主人盯紧了羊群,莫叫狼给偷了,其他事情,就用不着你管了!”

    韩剧被须卜雕难这么一训,哪里还敢多嘴?

    只能阴狠狠的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须卜雕难去懒得去管他。

    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情:汉朝皇帝还会不会按照过去的惯例给足匈奴财物?

    还有,大单于指名要求的大黄等物资,汉朝人会不会肯给?

    若在今日之前,这两个问题,须卜雕难从不需要担心。

    但今天之后,须卜雕难的心,却忐忑了起来。

    汉朝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将这些东西给他看,作为一个自认为的汉通,须卜雕难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汉人的化的和典故的。

    “这是执干戚舞啊!”须卜雕难心里想着。

    汉人的祖先舜,执干戚舞,吓阻了有苗,兵不血刃的达到了树立自己威权的目的。

    如今,这个汉朝的小皇帝,大抵也是打着这么一个主意吧?

    现在,关键问题是,汉朝小皇帝,希望通过这么一个威吓的演练,来逼迫他做出什么让步呢?

    须卜雕难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直到,一位汉人的官员过来道:“贵使,吾皇有请!”

    须卜雕难闻言,立即就知道,汉朝皇帝已经将向他摊牌了。

    “但愿,汉朝皇帝还想继续和亲之约!”须卜雕难叹了口气,只能在心中如此想道。

    假如汉朝皇帝要撕毁和亲之约的话……

    汉匈必然爆发战争!

    而他,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须卜雕难已经能想到等待他的是什么了?

    他回国以后,单于必然大怒。

    匈奴单于发怒,他一个奴才,恐怕就要生不如死了!

    须卜家族虽贵,但,须卜雕难很清楚,族中的大人物不会为他说话。(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