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八十九节 展示肌肉(2)
    翌日,天色刚刚放白。小說,

    义纵就已经起床了。

    他习惯自己穿衣,自己洗漱,自己做饭,自己整治行装。

    即便他今日已经身为大汉奉车都尉,位列天子近臣,家姊又贵为天子宠妃,他也依旧不改本色。

    义纵虽然年轻,但少年时的苦难,使得他比其他多数成年人还要稳重。

    他默不作声的穿戴好甲胄,对着铜镜整理了一番仪容,然后,系上佩剑,便出门坐上马车,朝着武库而去。

    当义纵抵达武库时,武库的库房前,已经站满了士兵。

    这些士兵,就是他麾下所管辖的北军精锐。

    总计是三曲的编制。

    因为是北军,编制相较边关满元的部曲,缩水了一大半。

    但每曲也编有五百二十人。

    每曲辖三屯,,屯下有队,队下设什,什下辖伍。

    这套军事编制制度,是承袭自秦军,经受过无数次战争考验的科学配置,部曲屯队什伍,层层配置。

    几乎已经臻为这个时代最合理的制度。

    今上即位后,就以他义纵和剧孟为两个支点,直接掌握两支北军的精锐宿卫部队。

    尤其是他义纵麾下的这支部曲,本身就是未央宫的天子宿卫部队。

    不久前,天子更亲自下诏,为义纵统帅的这支部队命名为‘羽林卫’。

    意为‘为汉羽翼,如林之盛’。

    经过这两个月义纵的调整和筛选,如今。这羽林卫辖下一千五百余人,全部都是从南北两军甚至是灞上的野战军。陇右的驻屯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干士卒。

    每一个卫士的身高都不低于八尺,俱是勇武忠诚。淳朴忠厚的良家子。

    而良家子在汉室,只代表一个意思——地主阶级的子弟。

    这些士卒中,家中条件最差的,也有两三顷土地!

    因而,这些士卒,才有如此素质。

    义纵下了马车,然后,再整理一下仪容——自从跟随周亚夫出征回来后,义纵的一举一动。都带了些周亚夫的影子。

    周亚夫为人倔强,治军严整,严于律己,更严于律人!

    经过周亚夫调教后的义纵,对军容军纪最为看重。

    等义纵整理好自己的仪容,确认无误后,才精神抖索的走进武库前的校场中。

    见到义纵到来,一千五百余名站的笔直挺立的士卒,人人依旧笔直的挺立着。

    没有人窃窃私语。也没有人东张西望。

    所有士卒,上至军官下至步卒,如同一个个雕塑。

    义纵走上校场的台子,扫了一眼黑压压的方阵。大声道:“诸君,早上好!”

    “义都尉早上好!”士兵们整齐划一,大声答道。

    他们纷纷用拳头击向自己的左胸甲胄。顿时,校场中就只有砰砰作响的金鸣之声。

    义纵也用右拳砸了一下自己的左胸。算是回礼。

    这套全新的军礼,是天子亲自制定的羽林卫军礼。即使是天子当面,倘若士卒甲胄在身,也只需如此行礼。

    义纵放下拳头,整个校场再次变得鸦雀无声。

    然后,他大声问道:“吾等何人也?”

    “吾等羽林卫!”士卒们大声答道。

    “吾等为何而战?”义纵再问。

    “吾等为陛下而战,为大汉社稷而战,为天下黎庶而战!”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军官们带头喊起了口号!

    义纵摆摆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着问道:“吾等誓言是什么?”然后他就单膝跪下来。

    所有士卒顿时都在军官们的带领下,与义纵一样单膝跪下,面朝未央宫方向。

    一时之间,慷慨无比,也狗血无比的声音,响彻整个长安。

    “吾等立誓,永世忠于天子,忠于大汉社稷,忠于华夏先祖,旦有一息尚存,吾等矢志不渝!”

    “吾等誓言,拼死守护大汉天子,维护大汉社稷!”

    “吾等誓言:遵从汉天子的诏命,服从汉天子的指挥,听从汉天子的召唤,谨奉甲子诏谕,为天下黎庶福祉,大汉社稷江山而战!”

    “今日如此,日日如此!”

    “苍天作证,上帝为鉴!”

    “如违此誓,请上帝予大罚齑之!”

    亢长的誓言说完,义纵才缓缓起身。

    但他的整个人依然沉浸在誓言所掀起的热血之中,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恨不得为汉室江山社稷抛头脑洒热血,献完青春献子孙。

    回望麾下士卒,多数也是如此。

    当今之世,世人重信守诺。

    便是混蛋人渣,一旦立下誓言,也轻易不敢破坏。

    像这种以神明上苍为证,立下的誓言,只要有人胆敢破坏,那么,举世厌之弃之!

    一个很明显的佐证就是曲周候俪寄,违背了与吕禄的友谊,结果至今为人非议。

    俪寄不过是卖了一个没有立下过任何誓言的朋友,都被人天天非议,这一千五百多士卒军官中,谁要将来敢背誓,立刻就会被家族除名,世人唾弃。

    更何况,这誓言,每日清早全军集训之时,必然会复述一遍。

    这是来自天子的旨意。

    义纵也不得不佩服今上,能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来收拢军心。

    有了这个誓言,这校场中的一千五百余人,从士卒到军官,恐怕人人都会变成天子的死忠。

    而且,因为这些士卒将校,俱是良家子,等他们服役完成退役归家之后,在他们的影响下,他们的子侄族人,恐怕也会连带的被影响。成为汉室最忠诚可靠的力量。

    这一千五百余人,足可影响数千户家庭。辐射万余户。

    再算上同样被要求如此立誓的驸马都尉剧孟麾下的一千五百余人。

    五年之内,整个汉室军队。都会逐步的完成这一的誓言改编。

    以天子的意思是,将军队指挥权,完全收归国有。

    一个国家,一个领袖,一个意志,一个声音!

    第一批将接受这个改革的军队,将是来自梁国的张羽、韩安国所部。

    “陛下真是圣君……”义纵心里想着:“恐怕等张羽、韩安国所部打完朝鲜后,梁王就会发现,这支军队。他已经指挥不动了!”

    对于这一点,义纵有着完全足够的信心。

    因为,有些东西,一旦习惯了,就很难改变!

    譬如义纵这两个月下来,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带着将士们诵读誓言。

    假如有一天没有诵读,他浑身都觉得难受,就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将心里的这些思绪抛之脑后。义纵看向所有士卒,道:“陛下有诏,今日,我等羽林卫。护持天子,观兵上林苑,维护秩序。保证陛下安全,诸君。可有信心?”

    “我等羽林卫,誓死效命!”

    金鸣之声。顿时不绝于耳。

    “所有将士,听吾号令!”义纵拔剑出鞘,下达命令:“全体都有!向后转!以什伍为单位,踏步走!”

    “诺!”

    一千五百余人,立刻如同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一般,开始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全副武装,转向走出校场。

    首先走出去的是三百名羽林骑兵。

    所有骑兵皆身披重甲,战马选用汉室马场中最好最优秀的马匹,马镫马鞍马蹄铁三件套全部配齐,每一个骑兵,背上皆备有两套连弩以及一背包的弩箭,手上更是拿着经过改良后的,适用冲阵的长枪。

    这种长枪,是经过特殊设计,多次改良后的产物。

    它的枪柄有特殊的托槽,便于骑士握持。

    枪头以钢铸而成,锋利无比。

    义纵听说,这种骑枪,只是试验性质,装备在他的羽林卫,测试性能。

    真正的制式骑枪,还需要不断的试验和测试,以确定完全符合实战需要,才会量产装备。

    在本质上来说,他的羽林卫与驸马都尉剧孟麾下的那支虎贲卫,都是汉室试验武器装备的军队。

    所有新式武器和装备,从今以后,都会先在这两支部队装备,通过实际使用,反馈给少府意见,不断改良后,才会大规模的列装其他部队。

    甚至,某些武器,暂时只会装备这两支部队。

    譬如,紧随骑兵之后的五百陌刀兵。

    这五百人,人人身上都穿着坚固轻便的皮甲,所有士卒,都是选用力大无比的勇士。

    他们装备的武器,主要就是一柄足有一人高的锋利长刀,刀刃以精铁铸成,厉害无比,最是适合冲阵,在多次练习中,义纵就已经发现这种武器,最适合的就是墙式推进。

    在演练中,几乎没有任何兵种,能与陌刀正面抗衡。

    一旦被陌刀近身,敌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乱刀分尸。

    只是,这种武器,对精铁和钢铁的品质需求极高。

    暂时,即便是少府,一时间也没有那么多资源来供给汉军换装陌刀。

    而且,义纵听到风声,天子似乎也没打算大规模武装陌刀。

    陌刀兵的定位,只是辅助兵种。

    据说,一种全新的甲胄以及它的配套装备,正在少府研发中。

    大抵三五年内就会装备羽林卫,届时‘将改变战争的模式’,让所有与之对敌的一切兵种黯然失色。甚至使得‘绝大多现役武器与兵种,立刻面临淘汰’——这些事情是某次王道与义纵闲聊时所说,可信度非常高!

    对此,义纵非常期待。

    陌刀兵之后,是汉室传统的优势兵种——弩兵。

    他们装备的是全新改进型的连弩和大黄弩以及各种轻重弩机。

    现在的连弩经过墨家的初步改良后,已经大大减少了故障率,更应用了秦代的标准化零配件制度。所有弩机的零件,基本实现了可以互换。

    而大黄弩。则经过了重新设计,虽然使其射程从四百步降到了两百步。但准确性和实用性都得到了加强,不再需要好几个人才能上铉。

    最后的则是仪兵,俱是帅哥,身材健硕伟岸,拿着斩马剑,披着厚甲,专门用于为天子开道。

    …………………………………………

    与此同时,在武库的另外一个方向。

    驸马都尉剧孟,同样在带着自己手下将士。面朝未央宫,诵读着效忠誓言。

    誓言诵读完毕后,剧孟就看向他麾下的一千三百多名将士。

    他麾下的这支军队,名为‘虎贲卫’,与羽林卫一般,都是天子钦赐名号、旗帜。

    羽林卫的旗帜,以山河为像,意喻这是一支始终守护大汉天子的近卫军。

    而虎贲卫的旗帜,则是一头啸傲在山林之中的猛虎。

    与名字一样。这支军队,就是专门面向实战,以战争为目的的军队。

    它的全部士卒,俱是从今年东征吴楚的平叛军中挑选出来的精干之士。每一个人,都有战功在身,全部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真正战士!

    剧孟挺起胸膛,大声对着他手下的将士们问道:“今次陛下。将于上林苑,观吾等虎贲卫士之勇。届时,匈奴、乌孙以及东夷诸国,皆列席其中!”

    “陛下的意思,便是让我等虎贲卫,以钢铁的意志,顽强的斗志,向四夷诸国,展示我汉家威武,叫他等不敢再有犯汉之心,诸位,可有信心?”

    “虎啸山林,以武卫国!”虎贲卫的士卒大声喊着虎贲卫的口号,给予他明确而清晰的回答。

    剧孟看着信心十足,斗志昂扬的手下们,心中也颇为自豪。

    他摆摆手,然后道:“下面,请程司马给诸位讲解本次观兵,具体安排与诸君所司各职!”

    剧孟不比义纵,他年纪大了,在军事上的眼光和天赋也都有限。

    然而,剧孟是个聪明人。

    他知道,可以借助其他人的力量,来管理和约束这些士兵。

    这位程司马,就是剧孟能将这一千三百多号士卒管理的井井有条,各种制度与训练和任务都能圆满达成既定目标的依仗。

    剧孟在见识过这位司马的才能与才干后,就果断的将这虎贲卫的实际日常管理权力与作训权力交给了对方,他只保留下人事权和指挥权。

    事实证明,剧孟的选择没有错。

    这位程司马,在军事上的天赋远胜于他,能力也是不凡,两月以来,虎贲卫能与羽林卫并驾齐驱,甚至在某些地方超越羽林卫,这位司马功不可没!

    剧孟已经做好打算了,等这次观兵之后,就向天子举荐这位司马。

    随着剧孟的命令,一位身穿甲胄的军官,越上台阶,先对剧孟行以虎贲卫的军礼——如羽林卫一般,以右拳砸击左胸,道:“卑下虎贲卫甲曲司马程不识谨受都尉之命!”

    待剧孟回礼后,程不识才转身,面朝整个虎贲卫,行以军礼。

    回应他的是整齐划一的金鸣之声。

    程不识看着虎贲卫的士卒,心中也是感慨良多,过去一年多的经历,于他而言,简直就是灾难!

    一年半以前,他就已经是一位前途光明的司马了。

    但,即使经过了吴楚之乱,他立下大功,却依然还是司马。

    究其原因,只能怨他自己站错了队伍。

    谁叫,当初力举他为司马的人姓田名蚡,现在已然是被打倒在地,还被踩了一万脚的‘居心叵测’的小人!

    受其牵连,程不识的仕途大受影响。

    即使他随太尉出征,立下了不少功劳,但,等论功行赏的时候,大家都选择性的无视了他。

    还是丞相周亚夫看不过去,吩咐了一句,将他调到这虎贲卫,他才迎来了新生。

    特别是剧孟,并不因他的‘田党’身份而排挤甚至打击他,反而授予重用,将这虎贲卫的训练与整编管理之权,交托于他手。

    因此,程不识对剧孟的知遇之恩。甚为感动,一直都是全心全力的辅佐剧孟。管理着这虎贲卫的大小事务,从最初的整合。到如今的初具战斗力,程不识,在这上面耗尽了心血,甚至连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如今,看着这倾注了自己全部心血与精力的虎贲卫,程不识脸上也露出些欣喜的笑容。

    再想到这支军队,马上就要接受天子的检阅和视察,还将在诸夷使者国王面前,展示虎贲卫的战斗力。他的心就忍不住澎湃起来。

    他怀着这样的心情,清了清嗓子,对着虎贲卫的将士们,道:“这次,圣天子观兵,意在扬我汉室尚武之风,诸部曲屯队什伍各令丞,一会都来虎贲卫演武厅,听候安排!”

    程不识向来喜欢将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到。

    为了这次观兵能顺利。他已经足足三天三夜没有合眼。

    自接到命令以来,程不识就不眠不休的开始策划起观兵与演武的所有步骤细节,力求完美。

    “诺!”诸军官纷纷得令!

    虎贲卫的军官,全部是从现役的汉室野战军中调来的。

    即使只是一个伍长。放在其他地方,也能胜任一个队率甚至司马,论起作战素养和素质。即使是羽林卫,也不如!

    因此。虎贲卫对羽林卫的那帮花架子是看不上眼的。

    他们总觉得,自己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

    与那帮估计连死人都没见过的温室花骨朵。那是两个世界的人。

    再加上,作为目前汉室唯二的两支天子亲自赐名赐旗,天天关注的新式军队。

    虎贲卫与羽林卫,难免就会产生竞争的意识。

    对于这次观兵,主角是自己,而非羽林卫那帮娘娘腔(程不识语),虎贲卫从上到下,都非常满意。

    几乎人人都卯足了劲,这次要让羽林卫的家伙们好好瞧瞧,什么叫真正的大丈夫,真正的军人。

    程不识看了看时间,接着道:“现在是辰时,天子将于午时,御驾抵达上林苑,其余诸将士,利用这段时间,各自检查自己的武器器具与甲胄!”

    “诺!”

    ………………………………………………………………

    刘彻此时,刚刚起床。

    迎着晨曦,他在御花园中晨练了起来。旁边,王道恭身低头,汇报着长安城中各方面的动静。

    “陛下,昨日,长安士子们闻说匈奴使者来了以后,纷纷串联,有人鼓噪,说要联合公车上书朝廷,不可再授匈奴讹诈!”王道小心翼翼的汇报着这个不算太好的消息。

    刘彻听了,微微笑了一声,继续自己的‘刘氏太极拳’。

    “哦,是那些人在串联?”刘彻问道。

    此事早在刘彻的预料之中。

    文人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嘴炮治国,空想论政,这都是他们中二时期必然有的事情。

    刘彻前世在天朝时,也干过键盘政治局的勾当,对此很清楚。

    但他与天朝一样,对这些读书人这么急着表现自己的政治**,有些不以为意。

    中二少年们,总是恨不得马上屠日灭美。

    但真要听他们的,这国家就要乱套了。

    然而,谁没有中二的时候?

    而且,倘若国家的读书人都变得沉默,面对外侮,不敢开口抗议,那这个国家的前途也就可以想象了。

    “有位叫公孙弘的士子,尤为活跃……”王道低头答道:“其与来自东南齐鲁的士子,纷纷鼓噪……”

    “公孙弘?”刘彻听到这个名字后微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这可真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啊!

    想不到,这位前世的权相,居然也有中二时期。

    不过想想秦侩都当过愤青,汪精卫也有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时候。

    公孙弘当个愤青,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况且,实际上,目前民间的主战派声音,基本都是来自儒家。

    与后世的酸儒们不同,此时的儒家,主流就是推崇大复仇。

    什么叫大复仇?

    意思就是十年前某人打了你一顿,十年后,你揍回来。天经地义!

    在此思潮影响下,当世的儒生。基本都是主战派。

    这也是前世小猪时期儒家能坐大的根本原因——从皇帝到民间,大家都在推崇大复仇。主张对匈奴进行复仇战争,在这样的大势之下,黄老派还想维持和平,那自然是被历史的车轮碾碎了。

    刘彻将这个事情放到一边——此事,自然有内史去管。

    他看了看太阳,问道:“羽林卫已经出发了吧?”

    “回禀陛下,义都尉刚刚派人来通秉,羽林卫一千五百三十一名士卒,已全副武装。进入上林苑!”王道答道。

    刘彻点点头。

    羽林卫与虎贲卫,是他的两个试验品。

    两者都是以后世的军官教导团为原型进行打造的。

    只不过,羽林卫基本由良家子,也就是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的子弟为兵源。

    而虎贲卫,则不讲究出身,只以成熟的军官士卒为根基。

    刘彻想看看,这两种兵源组成的军队,最后,究竟谁更厉害一些。

    只是有个事情。让刘彻感觉比较奇怪。

    剧孟明明没有任何的军队组织管理经验和背景,他是怎么把虎贲卫管理的井井有条,甚至,在许多方面比义纵的羽林卫还要强的地步?

    刘彻看过几次虎贲卫的操演。以其操演表现出来的水准来看,这支军队已经具备了作战能力!

    两个月,就让一支成员来自五湖四海的军队具备战斗力。

    这剧孟难不成是孙子在世。司马骧且复生?

    要知道,义纵能把羽林卫管理好。那是因为他的便宜岳父老泰山周亚夫将他的得力家臣以及幕僚派过去帮忙。

    即使如此,义纵也常常有些力不从心。

    这么想着。刘彻就好奇的问道:“王道,你可知道,剧孟最近跟什么人走的比较近?”

    王道想了想答道:“回禀陛下,最近剧都尉常常邀请其麾下甲曲司马程不识回家吃饭,两人常常秉烛夜谈,抵足而眠!”

    “程不识?”刘彻嘴角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这货什么时候跑去剧孟手下,与剧孟搞基了?

    若是程不识的话,剧孟的虎贲卫能有今天,就解释得通了。

    这位前世与李广齐名的大将,最出名的就是练兵啊!

    而且是流水线式的练兵,程不识麾下的军队,几乎都有点类似后世十八世纪的欧陆军队的风范了。

    刻板,一丝不苟的执行所有的命令,即使是前面地震火山爆发,他的军队,也会按照既定的命令前进,扎营,防御,然后继续前进。

    这么一想,刘彻还真觉得,虎贲卫确实有那么一种味道了。

    “但愿,虎贲卫不要把匈奴人吓出心脏病……”刘彻心里想着。

    陌刀军阵+连弩急射+强弩打击,这一套下来,恐怕还真会吓出几个心脏病。

    可惜胸甲骑兵还没影子,不然来个墙式冲锋,估计匈奴人回去后就得准备怎么来维持目前的局势了。

    “墨苑那边进展怎么样?”刘彻又问道。

    墨家的弟子们,集体被刘彻安排在少府为他们兴建的墨苑中。

    刘彻为了拉拢这些技术宅,已经许诺,墨苑之中的墨者,只要不造反,随便他们玩什么。

    因此,这帮家伙就常常玩的有些大。

    行为呢,也常常有些出格。

    不过都在刘彻可以接受的范围。

    养科学家和文学家,就得学会接受这些家伙各种各样的怪癖。

    刘彻最近除了督促这些家伙好好的研发水利锻压技术,帮着关中铺架水车外,还交给了他们一个任务——研究一种更先进的专用于轨道的运输马车。

    王道闻言,苦笑两声,答道:“陛下,最近墨苑中的墨者们,都出门去关中各县了……”

    “哦……”刘彻一拍脑门,心道:“怎么把这事情忘记了!”

    说起来,这些墨家的科学家,比后世的圣母们还圣母。

    后世的圣母只是嘴炮圣母,真要他自己亲力亲为,十个圣母九个肯定不干。

    但墨者们就是真正的言出必行。

    每年的六月和十二月,这些墨者都会拿着自己的俸禄,分发给民间的贫苦农民,还会去乡下最贫穷的地方,与农民同甘共苦,共同生活一段时间,等把所有的俸禄和钱财散光,自己再赤脚走回长安,继续工作。

    这个传统,在秦代时,墨家的人就已经坚持了上百年。

    如今,重新活跃后,这些家伙又故态萌发了!

    不过,这样也好!

    多一些这样的慈善家,有助于社会和谐,更可借助这些墨者,为他这个皇帝争取民心。

    于是,刘彻命令道:“传朕的命令,墨苑的墨者们,每人加薪五成,另外,让内史单独划一个贫困县出来,给墨者们治理!”

    刘彻对墨家很了解。

    他清楚,这些家伙有个怪癖——假如他们觉得,他们为当政者服务,而自己的理念,却没有施展的空间,那他们绝对会撂挑子走人!

    在秦代的时候,也是如此!

    而秦人的做法与刘彻一样,将几个穷的掉渣的县丢给这些墨者,让他们去实践自己的治政理念,同时派些法家官僚监督,防止他们玩脱了。

    这样子,墨家在秦代居然觉得自己的理想得到了实现……

    好吧,只能说,科学家什么的,确实心思太单纯了,玩不过政治家,那是肯定的!(想知道《我要做皇帝》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ps:  等下我看看能写多少~~~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