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八十八节 展示肌肉(1)
    次日,早朝之时。

    匈奴正使须卜雕难,就带着他的使节团,迈步走进宣室殿这个汉朝的中央权力核心。

    “外臣大匈奴当户须卜雕难,敬贺汉皇帝登基!”须卜雕难恭身下跪,以匈奴的礼仪伏地一拜。然后,就拿出一封木牍所著的国书,呈递在手上,站起身来,道:“此我主大匈奴撑犁孤涂亲笔所书之国书,呈与皇帝御览!”

    刘彻挥了挥手,一位宦官立刻跑下去,将那国书,接过来,然后,转交到刘彻手上。

    刘彻拿着那木牍,扫了一眼。

    如史书所载一模一样,匈奴人的国书,长曰一尺二寸,宽也差不多。

    抬头第一段文字,就是嚣张无比的——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

    这样的国书形制,是中行说那个汉奸教匈奴人搞的。

    目的是为了羞辱汉室君臣。

    但,俗话说的好,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历史上小猪,后来就报了这一箭之仇!

    他不止在战场上狠狠的教训和报复了匈奴人,更在外交国书上,将匈奴君臣羞辱的体无完肤。

    小猪是这么说的——南越王头已悬汉北阙,今单于能战,朕自将待边,不能,则南面而称臣,何苦远走亡匿漠北寒苦无水草之地,毋为也!

    更戏剧性的是,匈奴人的单于,早被打破胆子了,连半句硬话都不敢放,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传信的汉使大摇大摆的离开单于庭!——伊稚斜以后的匈奴单于,可谓一蟹不如一蟹。

    乌唯那个软蛋一度曾经想干脆投降算了。且鞮候更加不堪,居然说出了‘我儿子,安敢望汉天子,汉天子,我丈人行也’。明摆着把自己放到了汉室藩臣的地位。

    刘彻不认为,他三世为人,有着汉室两代天子为他打下的坚实无比的基础,又有着臣民的支持,拿着这么好的一副牌,还打不出小猪那样的牌局出来!

    所以刘彻也懒得去看国书的具体内容了。他微微一笑,道:“请贵使转达朕对匈奴单于的问候……”

    现在,匈奴的军事力量远超汉室。

    汉室还处于战略防御阶段。

    刘彻很清楚,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机。

    所以,表面上的客套和礼节。他还是会的。

    须卜雕难微微欠身,道:“外臣代大匈奴撑犁孤涂,多谢皇帝问候!”

    话虽然说的很客气,但那态度,却是嚣张无比,只差没把鼻孔朝天了。

    看的殿中的大臣人人怒目相对。

    刘彻却是挥挥手,不以为意——假如换位思考,他是匈奴人。见了老对头家里面新上台的是一个十几岁的毛孩子,他也会这样。

    不为别的,只为了试探那个毛孩子的城府和性格。

    类似这样的战略试探。史书上屡见不止。

    便是后世天朝与米帝之间,也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故意挑衅式试探,为的就是摸摸对方新上台的那位大统领(总书记)到底有几把刷子。

    说实话,这次匈奴人是派出使团而不是军队来试探,已经出乎刘彻的预料了!

    刘彻本来都已经做好动员关中及边郡民兵应对匈奴入侵的准备了。

    既然匈奴方面不想动刀兵,刘彻自然欢迎之至。

    当然。刘彻深知,一位的软弱。只能让人认为你好欺负。

    只有展示肌肉,才能吓阻战争!

    所以。他给这次的匈奴使团,安排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接风宴。

    刘彻微微笑道:“贵使来得正好,朕明日将于上林苑观兵,贵使不妨与朕同去!”

    自打墨家开始重新为汉室效力后,刘彻已经借着杨毅网罗了近百名墨家子弟。

    这些人,与少府的机器一结合,立刻就爆发了空前的效率。

    到今天为止,墨家的学者们在少府的工匠以及军队将领的帮助下,已经成功的发明两种新式武器,并改进了汉室多种在役主战兵器。

    其中就包括了大黄弩和连弩这两种威名赫赫的武器。

    按照刘彻的命令,这些新式武器将首先在南北两军开始装备。

    这段时间,正好有一个南军的司马已经完成了换装。

    七百把陌刀,五百副连弩,因此展开的火力,将告诉所有敢于挑衅汉室的人,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须卜雕难闻言,自然不会拒绝这样一个近距离观察汉室军队的情况。

    他于是恭身道:“皇帝有请,外臣不敢拒绝!”

    刘彻哈哈一笑,道:“那么贵使就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朕会让人来带贵使去上林苑观摩的!”

    这么好的一次展示汉家肌肉的机会,刘彻自然不止请了匈奴人。

    他还请了目前在长安的真番王、马韩王以及其他小国国王。

    除此之外,刘彻还特别没有节操的邀请了另外一支‘匈奴’使团。

    当然,在安排上,刘彻将这两支使团做了有效的隔离,基本可以确定,双方谁都没有机会与对方接触。

    “诺!”须卜雕难恭身一拜,罕见的说了一次汉语。(注)

    待得须卜雕难一行退下去后,刘彻一挥袖子,将那封匈奴国书,往地上一砸,极为愤怒的道:“高皇帝遗朕平城之忧,高后时单于书绝勃逆,太宗、仁宗两代先帝忍辱负重,今日匈奴再辱朕之颜面,昔者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朕誓必令匈奴人知道,什么叫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这是他这个皇帝必须要表的一个态度!

    汉人刚烈,尤其刘氏天子更是如此!

    当初,刘彻的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十四年,匈奴撕毁和亲协议,悍然入侵,这位天子亲被甲胄,发三辅兵,置三将军,又以中尉周舍为卫将军,郎中令张武为车骑将军,屯于渭北,征集了一千辆战车,骑步兵十万,太宗孝文皇帝御驾亲至渭北,教训士卒,慰问官兵,激励鼓舞军民的斗志,甚至,他还坚决要御驾亲征。

    要不是薄太后拉着,汉匈在当年就全面开打了!

    因而,对刘氏来说,继承太宗孝文皇帝遗志,向匈奴讨还血债,就是政治正确,即使是最坚决的主和派,也没法子在这个问题上设置障碍,最多说些什么实力不济,不该跳起战端或者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为之的屁话。

    因而,刘彻此话一出,主战派们自然是嗷嗷叫着,鼓舞不已。

    便是主和派们,也只能劝道:“陛下暂息雷霆之怒,此刻,还不是开战之时……”

    刘彻看了一眼大臣们,心知,这个戏演到这里应该是刚好,再演下去就要过犹不及了。

    于是他道:“朕知道,所以朕才要忍辱负重,然,有朝一日,朕,必亲执匈奴单于问罪于朕阶前!”

    这不是嘴炮,而是一个政治信号。

    刘彻完全就是想借此告诉长安的贵族们,都给朕去读兵书,练武艺吧!

    整天斗鸡走狗,小心上了战场,有命去没命回!——汉室与后世王朝一个截然不同的特征就是,一旦发生战争,作为最顶级的贵族列侯们,必须上阵杀敌。

    这是一传承自先秦时代的传统。

    是以,列侯们再怎么草包,基本都有过军旅经历。

    即使是出了名的三代单传,以病秧子闻名天下的平阳侯曹家,在小猪时期,也是披着甲胄上阵了。

    馆陶太长公主刘嫖的儿子成蟜,现在就已经在北军中担任起一个都尉的官职了。

    太皇太后窦氏的族人,也都是在军队中服役过的,甚至有不少窦家人本身就是现役军人。

    譬如南皮候窦彭祖,不久前刚刚从长乐宫卫尉职位上卸任。

    现任大将军窦婴更是确确实实的现役军人。

    上层的贵族,都如此尚武,底层的民众,是个什么情况,想想都知道了。

    这才是为什么,汉独以强亡!

    刘氏王朝,本质上,就是一台战争机器!(未完待续)

    ps:唔,今天有点私事~嗯~所以,今天的万字更新推迟到明天~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