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八十七节 地狱之花
    关中北方门户萧关。△n頂△n点△n小△n说,

    匈奴正使须卜雕难,骑在马上,缓缓的走出萧关的甬道。

    一个去年他来汉朝时,所未见到的场景,猛然浮现在他的眼前——数以百计的汉人,正拿着各种工具,顶着烈日,在萧关城墙之外,直道旁边的土地上工作。

    一条条木制的器物,被他们一根根的按照严格的比例安放。

    起初,须卜雕难以为这是某个汉人富豪在玩什么花样。

    但随着他继续沿着直道向长安前行。

    在漫长的直道一侧。

    汉人的工匠和监工,数之不尽,到处都是在工作的人们。

    道路两旁,一座座过去所未见过的建筑,正在拔地而起。

    须卜雕难很轻易的就辨别出来,那些建筑,明显具有类似马驷一类的功能,可以供马匹休息、进食以及保养。

    “汉朝人,这是要做什么?”须卜雕难感到难以理解。

    一路走来,须卜雕难仅以肉眼观测到的工人和工地,就有上百处,这意味着至少有一万多人正沿着直道建造着某种工程。

    这显然,已经不可能是任何私人所可以承担起来的巨大工程。

    甚至,当世除了汉朝这个拥有近乎无穷无尽财富与人力的国家外,不可能有其他任何势力,能进行一个如此庞大的工程。

    “或许,汉朝人是在修建类似水渠一类的工程吧?”须卜雕难心里想着。

    但是,须卜雕难看着那些在忙碌的工人,心中。隐隐有着不安。

    在这个时代,不管是汉室派往匈奴的使团。还是匈奴派来汉室的使团,都是写作使团读作间谍。

    收集一切沿途所见所闻的情报。回去整理备案,也是须卜雕难的工作之一。

    于是,须卜雕难让人请来负责迎接他的汉朝官员,问道:“敢问贵官,贵国这是?”

    负责迎接须卜雕难的是大鸿胪的一位丞令。

    这丞令神秘的笑了笑,拱手道:“贵使何必关心这等俗物呢?”

    然后就坚决不再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这就更让须卜雕难心中难受。

    可惜,一路上,汉人的军队一直都在监视使团的成员。

    不然,须卜雕难真想找人好好问问。汉人修建一个这样的工程,到底是要做什么的?

    须卜雕难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工程,恐怕十之**与军事有关!

    而这次使团自从进了萧关,监视他的军队,就比以往出使汉朝时的军队数量要多上一辈。

    很显然,汉人并不希望他有任何打探的行为。

    汉人越不希望他知道,须卜雕难反而越想知道。

    “我一定要弄清楚,汉人。这是在做什么?”须卜雕难心里想着。

    一如汉人有着在匈奴内部的情报来源一般,匈奴人也在汉人中有着情报来源。

    这个世界,只要有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可惜。须卜雕难永远都想不到。

    汉朝想瞒着他的,不是这个正在施工的工程——轨道马车,这个事情。是瞒不住的,一旦它竣工。必然会被天下人包括匈奴人知晓它的存在和运作方式。

    刘彻真正想隐瞒须卜雕难,不让他知道的事情是——就在须卜雕难进入萧关的同时。另外一个来自匈奴的使团,已经出现在长安城中。

    此时此刻,刘彻就正在宣室殿中,看着这支使团所呈递上来的一份长长的采购清单。

    “胃口还真不小啊!”刘彻看完清单,心里冷笑着。

    五千匹上等丝绸,一千石茶叶,五百石大黄,一百石花椒,这就是对方开出来的价码。

    这几乎是狮子大开口了!

    五千匹丝绸,即使以汉地的价格,也足足价值几千万钱了。

    其他茶叶、大黄、花椒,加起来,差不多也值一两千万。

    但是,对方开出来的交易筹码也不低!

    各种珍奇物种,足足装满了二三十辆大车。

    全部都是汉室本土所没有的,其中,甚至就包括棉花这样的神物。

    甚至,还有着三十匹种马!

    即使不算这些东西,单单就是,可以给匈奴单于添堵这个理由,刘彻都会很乐意做这个买卖!

    谁叫这个使团是乌孙国的大禄牵头,加上一帮匈奴国内政治斗争的失败者联合起来的呢?

    因此,只是稍微考虑一下,刘彻就在这张清单上写了一个可字,然后交给王道,让王道去转达给少府衙门。

    这笔交易,刘彻就不走国库了,直接从少府的物资里抽调。

    反正,少府东西多,而且放在库房里难免会有发霉变质的情况。

    还不如拿去换些东西。

    当然了,刘彻也不是冤大头,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此次交易的各种物资,刘彻会让人一个个的去标价,然后把价格告诉来人。

    汉室需要的,有用的,自然不妨给个高价。

    那些没太大作用的东西,随便给个价格就行了——总之,只要最终价格差不多达到对方的期望值就成了。

    这样下次交易的时候,对方肯定会把那些高价的商品运来。

    刘彻借此,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实现许多目标。

    “王道,再去将乌孙人送给朕的那几盘花拿来……”刘彻忙完此事,就对王道吩咐了一句。

    “诺!”王道点点头。

    不多时,几个宦官就捧着几盘色彩艳丽,芬香无比的鲜花,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这几盘花,是乌孙大禄作为‘礼物’‘免费赠送’给刘彻的。

    大体上,那位乌孙的大禄,是想用这种美丽无比的鲜花来讨刘彻的欢喜。

    不得不说,他做对了!

    刘彻确实对这几盘赠品很感兴趣!

    刘彻看着那几盘美丽无比,正含苞待放的鲜花,他的心,却是冰冷无比。

    “茎直单花不分支,花朵如此艳丽……”刘彻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地狱之花啊!”

    他虽然不是什么植物学家,也从未见过那传说中曾在近代风靡全球,毒害无数国家和民族的地狱之花。

    但,对于这种原产三哥家,其后遍布全球的这恶魔之花,真是如雷贯耳!

    哪怕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而这地狱之花的特征又是如此明显!

    说起来,这种植物,其实在最初,仅仅是作为一种观赏植物出现的。

    就如现在这样,被人送来送去,当成一种好看的玩物。

    而它的药用价值和更深层的魔鬼属性,此刻还未被人发觉。

    “朕该怎么处置它们?”刘彻看着这几盘花,陷入了沉思。

    很显然,刘彻很清楚,他现在面对着一个潘多拉的盒子。

    作为穿越者,刘彻很清楚,这种来自地狱魔鬼的赠品,就是一柄双刃剑。

    它能杀人,也能杀了使用者!

    后世大英帝国全盛时期,确实用此物害了不少人。

    但也害了它自己的人。

    大英帝国的大烟鬼,从人口比例上来说,与我大清是大哥别笑二哥。

    然而,同时,它巨大的药用价值,也使刘彻无法忽视它。

    在这个时代,再没有比这种地狱之花更灵验的麻醉药和杀虫药了。

    有了它,南方的寄生虫病以及各种折磨人民的疾病,就不再可怕。

    甚至许多人的生命可以被再次拯救!

    前提是,只能小剂量的使用,而且,必须严格控制次数。

    但是……

    “呵呵……”

    “控制的了吗?”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谁能阻止?”

    刘彻非常清楚,那些闲得无聊的贵族们,假如发现了这个东西,会怎么对待它?

    看看现在的人参就知道了。

    魏晋时期,可不缺吃了五石散,连自己都不知自己是谁的‘风流名士’。

    “传朕的命令,把这几盘花,放到未央宫的兰台上,没有朕的许可,敢有接近此物百步距离者,杀无赦!”刘彻踌躇许久,最终也还是没下定决心,只能将这些花还有它的种子,全部放到只有他这个皇帝才可以进去的兰台,更下了严令,禁止一切靠近和查探者。

    对刘彻来说,这花,如它的外表一样,即美丽诱人,又危险无比。

    他有心想学杜邦,但又怕控制不住。

    只能暂时先搁置到一边。

    不过,在转身的那一刻,刘彻忽然想道:“话说,倘若将此物制成蜡丸,然后招募一批夷狄敢死之士,待其上阵时,分发此物……”

    人类的战争史上,使用兴奋剂的次数,数不胜数。

    没道理和尚摸得,贫道就摸不得?(未完待续。。)

    ps:嗯,大家应该都知道那是啥~~~~~~

    明天一万~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