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八十六节 制度
    刘彻看着辽东郡东部都尉成望的奏报。⊙⊙,

    心里面真是哭笑不得。

    成望在奏报上说:臣奉陛下诏谕,往朝鲜晓谕其君臣。

    刘彻确实下过命令,让辽东郡派一个官员去通报朝鲜君臣关于甲子诏谕的事情——既然要对朝鲜开战,那肯定要先教育一下朝鲜君臣。

    汉律中有不教而诛是为罪的豁免条款。

    作为皇帝,刘彻也需要一个能进一步激发国民爱国情操的借口。

    派人去朝鲜,教育一番。

    然后,随便学一下后世米帝的手段,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告诉天下人,朝鲜人是自己作死,并非朕想要侵夺他的土地。

    然后,与朝鲜的战争,就将变成一场正义的战争,维护秩序的战争,而非一场侵略战争。

    同时也可以瓦解朝鲜国内的部分抵抗意志。

    只是,刘彻万万没有料到,成望这个辽东郡现在最高级别的军事官员,居然亲自去了朝鲜?

    够胆!

    更有种的事情,还发生在后面。

    成望在奏报上说:然朝鲜君臣,终不肯奉诏!

    然后,他就——“臣出于义愤,于是,杀朝鲜将……斩首百余,筑为京观,以慰惨死边民,在天之灵……”

    真是有种啊!

    刘彻拿着奏疏,站起身来,踱了几步。

    成望的说辞,刘彻一句都不肯信!

    什么朝鲜君臣终不肯奉诏?

    不肯奉什么诏?谁的诏?

    这个成望春秋笔法玩的真是顺溜!

    至于后面的什么出于义愤,刘彻就只能呵呵了。

    整个事情,这个辽东郡东部都尉给刘彻的感觉。就是在拿着鸡毛当令箭,自作主张!

    刘彻活了三辈子。这样的事情,岂能瞒过他?

    看着这奏疏。刘彻就不由得想起了小猪统治时期发生过的同样类似的事情。

    一个叫涉何的小猪近臣,奉小猪的诏书,去朝鲜出使,回来的顺手宰了送他的朝鲜大将和贵族,然后,上报小猪……

    只能说,历史真是出奇的相似啊!

    这些官僚们,还真不能小看了他们!

    这个事情,刘彻现在有三个选择。

    第一个。就是派出使者,调查整个事情过程,然后,根据事实来决定——这样的话,这个成望妥妥的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矫诏、欺君,哪一个都够杀他全家了!

    只是,刘彻除了爱与正义外,找不到要这么做的理由。

    后世欧米的殖民者们,哪一个不是败类人渣王八蛋呢?

    但就是这些败类人渣。生生的给白皮们创造出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即使到了新千年,欧洲白皮都还享受着这些败类人渣的遗产。

    因此,像成望这样胆大够种的官僚。刘彻倒是希望能多一些。

    起码,胆大妄为,比遇事胆怯。因循守旧好多了。

    况且,真要那么干了。刘彻觉得,他恐怕会打击以后的殖民者的积极性。

    想要殖民。首先的第一条,就得学会把夷狄当牲口看。

    跟他们讲礼义仁恕的话,不止会养出一条条白眼狼,更可怕的是,他们未必会领情!

    譬如说,三哥家的贱民们……

    但,要是不处置这个成望,朝野上下的舆论就不提了。

    刘彻担心,以后某些家伙有样学样,玩出类似后世霓虹一样的下克上,那就不好玩了。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要是以后的军官大臣,都这么玩,他这个皇帝就该去玩泥巴了。

    第二个选择,自然就是奖赏这个官僚,给他升官加爵,作为典型,到处宣传。

    只是,这么做除了激怒整个朝鲜君臣,使之不顾一切甚至于倒向匈奴外,没有任何好处!

    刘彻现在面对的局面,可不是后世小猪面临的局面。

    小猪征伐朝鲜时,匈奴人缩在漠南,头都不敢露。

    当时,匈奴人恐怕还会对汉军攻击朝鲜,感到庆幸。

    但现在可不同。

    匈奴人的势力如日中天,一旦朝鲜放弃一切顾忌,全面投向匈奴,甚至成为匈奴的一个附属势力。

    那时候,就麻烦了!

    更麻烦的是,现在,刘彻还没做好军事上的准备。

    打朝鲜,只是他的一个战术目的,通过打朝鲜,拿到梁**队的控制权,才是他的战略目的。

    这个成望打乱了他的计划和部署,还想要好处,做梦吧!

    刘彻没马上下令,派出使者去抓他回长安,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至于第三个选择,那就是装哑巴,装作没有这个事情,不予任何回应。

    很快,刘彻就做出了决定,他将手上的奏疏,丢进王道的手中,吩咐道:“拿去烧了!”

    这封奏疏是成望的密奏。走的是特殊途径,没有经过丞相府,所以,只要烧了它,除了刘彻与成望自己外,没有人能知道整个事情。

    只是,这样一做,刘彻清楚,成望就得看他的命了。

    朝鲜人是肯定忍不下这口气的。

    而卫满朝鲜,别的可能没有,但刺客、亡命之徒多的是!

    许多在汉朝被通缉的罪犯,最后都是跑去了三越、匈奴和朝鲜避难。

    小猪的那个涉何,就是死于朝鲜人的报复。

    然而,这与刘彻何干?

    成望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就得承受因此而来的风险!

    他要是能躲过朝鲜人的报复和暗杀,那就证明,他还有点用。

    躲不过正好!

    “恐怕这也是小猪当年放任涉何的原因罢?”刘彻心里想着。

    然后,刘彻就不再去此事了。

    对刘彻来说,眼下最大的事情。毫无疑问就是即将举行的考举。

    根据内史衙门和少府衙门的预计,今年的这次考举。参考的士子人数,恐怕会超过一万人!

    这么多人同时在长安参考。无疑是对刘氏政权组织能力的一次考验。

    为了维持秩序,刘彻已经下令,从灞上抽调用于防备匈奴入侵的一万军队回到长安协助南北两军。

    目前来看,长安治安大体良好。以往惹是生非的游侠儿们,今年都在忙着赚钱。

    关中各种工程的开工,使得这些游侠儿不是受雇去做了监工,就是忙着在长安城招工,没那么多时间去行侠仗义了。

    这次考举,对汉室而言。意义重大。

    假如一切顺利,这次考举过后,汉室就将开启从封建军事贵族集团政体向官僚利益集团政体的过渡。

    为了能让这一切顺利进行,刘彻做出了大量的妥协和让步。

    譬如说,他下令,凡有列侯勋臣子弟参考,成绩一律自动上升一档。

    前两天,他又下诏,以照顾功臣为名义。所有两千石以上官员的子侄参加考举,一律依照列侯勋臣子侄待遇处理。

    黑吗?

    确实很黑!

    但却必须如此!

    不然,万一闹出最终录取者大部分是寒门子弟的悲剧出来。

    那旧贵族勋臣官僚阶级必然会仇视和抵制考举的进一步扩大化。

    想要让改革顺利推进,刘彻就必须在这方面做出妥协。

    刘彻从来就没幻想过。官僚贵族阶级会以国家社稷为重这样天真的事情。

    人都是自私的,为了国家和人民这样的口号,中二少年或许会信以为真。但,每一个成熟的官僚。都不会把它当成一回事情。

    喂饱了贵族勋臣和官僚们以后,刘彻就得以对考举进行制度化和系统化的规范。

    到今天为止。粗略的考举制度以及规范条例差不多出来了。

    主要就是将考举的三轮考试分为三档。

    通过第一轮的士子,将有资格被录用为关中地方的基层官员,譬如亭长、游缴、弞夫等等,从事基层的管理工作。这类士子被称为秀才,就是优秀人才的意思。

    通过考举第二轮的,必然可以获得亭长、游缴、弞夫的任命,同时有机会出任地方县衙的刑曹令吏、书吏以及长安九卿衙门的低层文官。

    这一类士子被称为贡士。

    通过考举第三轮的,必然将出任县一级衙门的各种低阶官职,同时有机会进入到九卿衙门乃至于成为天子侍从官。

    这一类士子被称为茂才。

    这三类,在未来的升职以及考核方面待遇一样,全部都将从最底层的一百石官员起步。

    但,很明显,基层的弞夫游缴在进步速度方面完全拼不过在县衙里的人,更不用说九卿衙门中的人和皇帝身边的人。

    之所以要如此划分,既是要选取最优秀的人才来进行培养,更是刘彻不得不对现实做出的妥协。

    毕竟,后世打个游戏,还要分个大神菜鸟,这考举,若没有个等级,就很难服众。

    不然,别人肯定会问,为什么某某是九卿衙门里工作,哥却要去基层?

    有了这套等级,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行分配。

    谁叫考了秀才而不是茂才呢?

    更重要的是,这套等级制度的出台,可以堵住旧贵族勋臣官僚阶级的嘴。

    朕都给你们的子侄加分了,优待了,还考不上,考不好,那是他们草包的缘故,不要再来埋怨朕不优待功臣了!

    而与这套等级制度相对应的,则是刘彻对考举士子安排的出路的规定。

    刘彻已经下令,所有考举士子,不管哪一类,全部必须从四百石以下开始工作。

    没有特殊原因,譬如天子诏书、太后谕旨,一年最多升一级。

    所有士子,三年内,不得出任一地主官如县令某曹首长等。

    这就明显是给列侯勋臣官僚阶级们上枷锁了。

    不然,那些家伙把自己的子侄安排到某些肥差上,让他像火箭一样的蹿升,三五年就运作到朝堂上或者某郡主薄、司马甚至郡尉郡守上。

    那十年八年后,这个国家岂不是就是他们说了算了?

    为了防止后世脑残子孙,被官僚们忽悠了,搞什么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刘彻下令,将他的那道手令,勒石于未央宫温室殿花园之中。

    只要这个国家的皇帝还姓刘,谁违反这条规矩,谁就是不孝子孙!

    现在,刘彻主要要头疼的事情,就是考举的试题了。

    现在,前两轮考举的试题都已经出炉了。

    第一轮,主要是考基础的知识点,像基本的书读写以及基本的算术计算和一些常识性的问题。

    只要读过几年书,不是太草包的,基本都能通过。

    因此,这一轮的试题,刘彻是交给颜异和汲黯去编纂。

    反正,要求不高,只要能有点基本的能力,就可以胜任弞夫、游缴一类的职位。

    这第二轮就稍微复杂些了,要考校一些专业的知识。

    像什么某里有户xx户,田xx顷,口xx,请问,该里本年度赋税多少?

    又或者某甲犯xx罪,请问该处什么处罚?用那一条律令裁决?

    这个事情,刘彻就已经交给了丞相府和御史大夫衙门去搞定。

    一般能通过这一轮的,不是官宦世家就是名家弟子。

    当然,混进草包的可能性也很大。

    譬如那些自动提升一级成绩的列侯勋臣子侄。

    但,那些家伙混进来了,也没多大影响,最终能脱颖而出的,必然是那些真正有能力的人。

    第三轮的考题,刘彻亲自来出题。

    目前,题目刘彻也考虑的差不多了。

    与去年那次考举相比,今年的考举,刘彻个人的政治色彩,更加浓厚了。

    这第三轮的考举,就是刘彻挖掘那些未来的政治之星的途径。

    什么样的人才叫政治之星?

    当然是善于揣摩他这个皇帝的意图,能坚定的执行他的意志,并且贯彻下去的人才。

    所以,这第三轮的考题,第一题就是——朕闻之,昔者管子曰:夷狄豺狼,不可厌也,华夏亲昵,不可弃也。倘使诸公为某地官员,该地夷民居多,试问,何以化夷为夏?

    要是白痴敢用怀柔施德来回答,刘彻肯定一脚把他踹出去。

    其他的题目,大体也类似如此,都是一步步的问参考士子,假如他们成为某个夷狄地区的行政长官,面对夷狄之民,或闹事,或撒泼打滚,他们的应对策略。

    毫无疑问,这是刘彻在计划培养一批未来殖民地管理人才。

    要求不高,心狠手辣,对外人能下得了手段,同时还懂的变通,没有满脑子的文青思想和仁义道德的人才。

    刘彻可记得清楚,后世西方殖民者在他们的殖民过程中,也并非完全是压榨和欺凌殖民地的人。

    譬如英国人发达了后,就想着推广他们的那一套价值观,玩什么人人平等,结果,人三哥的贱民不答应,于是,就有了印度大起义。

    嗯,这也是三哥唯一一次对英国殖民者说不!

    居然敢动摇贱民们的生活,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等这批人成长起来,应该刚好就是汉室殖民主义大兴的时候。(未完待续。。)

    ps:  阿~~~这一节写的好痛苦,有些东西还没考虑好,以后慢慢补充吧!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