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八十五节 杀使
    成望看着满殿的朝鲜君臣,心中无数个念头此起彼伏。←頂←点←小←说,

    作为辽东郡目前官阶最高的官员,成望手里掌握的信息,远比其他人多。

    他不止知道了朝廷的态度,他还听说了,连自吕后以来,一向反对战争的东宫,这次都出奇的表示了支持。

    朝廷已经在调兵遣将了。

    从燕国运来辽东郡的军需物资,已经开始增加。

    成望扫了一眼满殿战战兢兢的朝鲜君臣。

    一个疯狂的念头,从他心底浮现。

    这个主意确实很疯狂!

    但……

    成望看了看这殿中内外,数以百计的士兵,还有他眼前这些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的朝鲜君臣。

    苏秦张仪蔺相如的故事,从他心底浮起。

    “大丈夫生于世,当建功立业,光宗耀祖!”成望在心里想着。

    他的胸膛也因此剧烈的起伏起来,深藏血脉深处的野心开始勃勃生长,转瞬,就占据了他的全部意志。

    在野心的支配下,成望板着脸,对跪在他面前的朝鲜王卫准道:“朝鲜王,尔好大的胆子!竟敢欺君?不怕我汉家天兵一到,朝鲜举国,立为齑粉?”

    卫准闻言,心里头虽然难受的紧,但,却不敢有任何的不满表示,只能深深的低头,匍匐在地上道:“天使,冤枉啊,小王向来忠心汉室,为汉藩臣,屏障东夷,谨守与汉太宗孝文皇帝之约而不敢有畔。请天使明察!”

    卫准的软弱,给成望的野心浇下了第一桶水。

    得到鼓励的野心。迅速的冲垮了成望心中所有的顾忌和畏惧心理。

    此刻,他完全无视了自己身处朝鲜国都之内。除了三五个随从外,他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借助,而,他将要挑衅的对象,朝鲜王国,拥有数以万计的军队,即使一人吐一口吐沫,都足够把他淹死。

    但人就是这么奇怪。

    倘若朝鲜君臣稍微有些硬气,成望。也断不会像这样肆无忌惮了。

    没有了畏惧和顾忌的成望,说起话来,张牙舞爪,气势汹汹。

    “有没有冤枉,本使怎知?”

    “朝鲜王,还是请你去长安,当面与天子解释罢!”

    说完这两句话,整个大殿,顿时静的都能听到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朝鲜王卫准的胸膛。更是此起彼伏,显然,他是真的愤怒了!

    就连成望,也被自己那嚣张的行为。吓了一大跳。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那样找死的话来。

    卫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行按捺住招人来把眼前这个可恨的汉朝官员拖出去切成碎片的冲动。

    “孤要忍……”卫准在心里对自己说。

    他本就是忍术大师。

    卫准生下来不过一年的时候。卫满朝鲜的创造者卫满就病逝了。

    因此,他其实是被贵族大臣们当木偶傀儡养大的。

    过去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他起码当二十年傀儡,是靠着熬死那些掌握着大权的贵族。才获得朝鲜国的大权的。

    在当傀儡的日子里,卫准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实力不行的时候,那就乖乖低头当孙子吧!

    而汉朝的国力军力,即使只是漏出一个指甲,都足够碾死朝鲜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卫准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齿,然后在心中发誓:“今日之辱,孤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跟汉朝皇帝讨还!”

    “只要我那出使匈奴的太子带回匈奴大单于的口信,孤就不用再受汉朝皇帝的气了!”

    在卫准看来,匈奴比汉朝强,只要自己能攀上匈奴的高枝,有匈奴的保护,汉朝必不敢动他。

    然后,等匈奴入侵汉朝时,他再领兵,好好的报今天的一箭之仇。

    “孤还要吞并辽东,迁都蓟城!”

    带着这样的野望,或者说催眠。

    卫准叩首道:“天使容禀,小王自幼体弱多病,怎经得起车马奔波!”

    “还请天使见谅!”

    成望愣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朝鲜王居然是这样的软弱之辈。

    就听卫准继续道:“不如这样,小王遣一大臣,随天使归汉,至长安向圣天子解释如何?”

    卫准也是真怕了!

    长安小皇帝的诏书,他看过,话里话外,杀气腾腾。

    现在,匈奴的高枝还不知道攀不攀得上。

    万一,匈奴单于不愿意为了朝鲜与汉朝交战,而他又惹恼了汉朝皇帝,汉朝军队一到,他真没什么信心跟那些精锐汉军交战,更何况,朝鲜屁股后面的真番、马韩、沃沮,可都是一心亲汉甚至想着内附的二五仔。

    要是这些家伙在背后也给朝鲜捅一刀,那腹背受敌之下,朝鲜就真要灭亡了!

    特别是马韩人,卫准很清楚,只要汉朝军队一动,马韩人肯定就会倾巢而出,来找他算账。

    但去长安的话,他也没那个胆子。

    没办法了!

    只能放一个大臣去长安,去给汉朝小皇帝出气,顺便拍马屁了!

    卫准很不想这样做,但现实逼迫他不得不如此!

    说到底,还是朝鲜太小了!

    离天堂太远,汉朝太近,注定只能仰汉人鼻息而生存。

    不过……

    只要匈奴单于肯保护朝鲜,那么,这个战略窘境,就不复存在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卫准匍匐在地上,叩首道:“还请天使许可!”

    成望看着卫准,心中,思虑来思虑去。

    这卫准看样子是死都不肯随他去长安,他那个单骑说降一国,兵不血刃为天子开疆拓土的算盘,算是落空了。

    但卫准的表现,却进一步的刺激了他的胆量。

    许多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想法,此刻一一浮现出来。

    每一个想法都是那么的疯狂!

    想来想去,成望最终决定了下来。

    “想要功名,不博一把,怎么成?”成望心里想着。

    嘴上却道:“那贵国准备遣何人去长安谢罪?”

    卫准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臣子,亲汉派的大臣们,自然是拼命的给他挤眉弄眼,人人都想自己去。

    但卫准清楚,这些家伙去了长安,估计就不会回来了。

    而且,他们去了长安,肯定会把事情统统倒出来——实际上,下令去汉地掳人的,就是卫准自己,那纯粹是卫准为了报复真番王和马韩王等大摇大摆的去汉朝朝觐的举动,那成想捅了个马蜂窝?

    所以,这些家伙是不可以派的。

    但其他人又扶不上台面!

    这些早就夷狄化的家伙,真要去了长安,怕是火上浇油!

    没办法!

    卫准心里叹了一口气。

    对一个年轻的大臣道:“张卿,劳烦爱卿去一趟长安,代孤向圣天子谢罪,解释!”

    “臣奉命!”这个年轻的大臣,算是卫准最喜爱的一个臣子了,他是在王险城长大的少数汉学造诣不俗,但同时对卫家忠心耿耿,没有成天想着闹着要回汉朝的贵族。

    这大臣又对成望一拜,道:“小臣张长,见过天使!”

    成望嘿嘿一笑道:“免了,尔准备一下,立刻随本使回去,向长安天子解释吧!”

    “诺!”张长顿首道。

    当天,成望就带着张长以及一大票随行的朝鲜使团成员,回归辽东。

    两天之后,这支队伍就到达了呗水。

    渡过呗水后,张长还没来及观察这汉朝故国的景色,就发现,他和整个使团,已经被团团包围了起来。

    原本一路上,对他还算客气的汉使成望,此时骑在一匹战马上,全副武装,冷冷的看着他,一挥手,下令:“杀!一个不留,为我汉家死难边民报仇雪恨!”

    因为甲子诏谕明发天下,早被天子诏书激得血气沸腾,只想找朝鲜人复仇的汉军士卒,见到这些朝鲜人,又有了上司的命令,哪里还想那么多!

    立刻就冲上去,刀砍枪刺,一刻钟功夫,就将整个使团成员给杀了个干干净净。

    成望看着这遍地的尸骸和残肢断体。

    口中发出疯狂的笑声。

    他知道,他这样做很冒险。

    更清楚,他这样做的行为,一定会挑起战争。

    但是,人生在世,倘若抓住机会,还要瞻前顾后,不肯下注。

    他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几天之后,一封来自辽东东部都尉的奏报,就来到了刘彻御前。(未完待续。。)

    ps:抱歉,这两天状态很烂~目测是懒癌发作了,等我调整一下~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