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八十四节 官僚
    汉元德元年夏六月。∮☆dǐng∮☆diǎn∮☆小∮☆说,¢.≯.o±

    王险城的卫满朝鲜君臣,胆战心惊的看着一个耀武扬威,站在他们面前的汉人。

    这人叫成望,乃对面汉朝的辽东郡东部都尉。

    上个月的事情,如今,卫满朝鲜的君臣,差不多都已经知道长安的反应了。

    长安的小皇帝,雷霆震怒,撸掉了一个丞相,关了一个郡守,杀了一个郡尉,一个都司马。

    甚至就眼前这位东部都尉都吃了挂落。

    现在,长安小皇帝的板子,要打到他们身上了。

    卫满朝鲜君臣,人人都紧张无比。

    没办法,卫满朝鲜太弱了!

    旁的不说,便是眼前这位汉朝辽东郡东部都尉手下的郡兵动员起来,都够卫满朝鲜喝一壶的了。

    长安震怒,他们该如何是好?

    成望却是气势汹汹的直接摊开手中拿着的帛书,当着殿中众多卫满朝鲜的贵族大臣,直接毫不留情面的厉声喝道:“天子命吾前来询问,朝鲜君臣,何故妄杀我汉家子民?今天,你们必须给吾一个交代!”

    当代的卫满朝鲜国王卫准,是卫满朝鲜开国之主卫满的幼子。

    当初,卫满跟随卢绾背主叛汉。

    他留在汉朝国内的亲属妻儿,自然没有好下场。

    要知道,当时,连坐法还没被废除。

    汉法与秦法,甚至连字面意思都没改动。

    所以,卫满先前的儿子与妻妾们,几乎都被愤怒的刘邦处死了。

    而卫准是卫满攻取了朝鲜全境。定都王险城后生下来的唯一一个儿子。

    卫准的母亲,是朝鲜当地的土著。

    因此。卫准也多少继承了一些朝鲜土著的外貌。

    他有一张大饼脸,满脸都是些坑坑洼洼的麻子。头发披散着。扎着小辫子,虽然站在金碧辉煌的王宫中,但在成望眼里,却跟野人没有什么差别。

    卫满朝鲜国王卫准,看了眼他向来倚为长城的国中大将与贵族们。

    在这些家伙眼中和脸上,他没有看到半分的自信。

    相反,这些早些时候还在叫嚣和鼓吹战争,让汉朝小皇帝见识一下厉害的贵族大臣们,此刻都是低着头。与他一样惶惑不安。

    甚至于,有人的腿都在打颤了。

    “没用的家伙!”卫准在心里骂了一声。

    但更让卫准心中愤恨的是,某几个贵族大臣,这个时候居然一副喜不自胜,就差欢天喜地的模样。

    这几个人,都是朝鲜国内的亲汉派系的代表。

    尤其以小番君南宫信等人为甚。

    南宫信家族在卫满朝鲜国内,属于一个比较强大的势力。

    当年,南宫信的祖父,本来就不想背叛汉朝。纯属被裹挟的人。

    到了朝鲜后,南宫信家族,一直就拒绝夷狄化。

    他们与他们的亲属部曲,统统都是穿汉服。长袖宽袍,衣襟右衽,以示不忘根本。

    本来。像这种冥顽不明的家伙,早就该被杀掉了。

    但。不管是卫准,还是他的父亲卫满在世时。都故意留着南宫家族。

    为的就是平衡国内强大的亲匈奴势力。

    不然,要是没有南宫信这些心怀汉室的贵族大臣制衡,国内的那些日思夜想想着当匈奴人的贵族,早把卫家卖掉,去投奔匈奴爸爸了。

    卫家固然早就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了。

    但他们也没把自己看成匈奴人。

    只是,在此刻,南宫信等亲汉派系的神情与表情,让卫准看的心中火冒三丈。

    没有那个上位者,愿意看到,明明是自己的大臣,拿着自己的俸禄,吃着自己的粮食,却成天想着怎么给另外一个国家效死、效忠。

    然而,当着成望的面,卫准不敢有任何的不满。

    他只能低着头,慢慢的跪下来,道:“臣朝鲜国国王卫准恭问汉天子圣安!”

    卫准眼珠子一转,他笑着道:“天使容禀:前时,辽东郡之事,小王并不知情,乃是小王手下的臣子所为,该臣蛮夷野人,不懂中国礼数,行为粗鄙,是故就……”

    “请天使转告天子,该臣胡作非为,小王已经将他杀了……”卫准媚笑着道:“首级已经被小王悬挂在城头示众……以儆效尤……至于那个被误杀的汉家子民,小王愿意赔偿他们的家属……”

    在卫准看来,长安的那个小皇帝,这一次真是反应过度,不就死了几个贱民吗?

    何至于如此?

    但,卫准更清楚,朝鲜是小国,得罪不起汉朝这样的庞然大物,这一次,就认栽吧!

    大不了,赔diǎn钱好了!

    卫准就不信了,为了几个泥腿子,长安的小皇帝还会真的发动大军,越过辽东糟糕的交通来攻打朝鲜不成?

    只是,这汉朝皇帝面子,还是要顾的。

    不然,小皇帝真的中二起来,怎么办?

    成望听了,冷笑了起来。

    其实,在甲子诏谕之前,成望觉得,这事情,完全就是长安天子瞎胡闹嘛!

    不就死了几个泥腿子吗?

    至于下手这么狠?

    搞的他在辽东官场里外不是人,几乎没有人愿意搭理了。

    只是,甲子诏谕与随后的改元诏书,却让成望立刻就把之前心里小小的腹诽丢到一边了。

    这天子是要干大事啊!

    既然天子要做大事,那我辈苦等已久的飞黄腾达之机,不就来了吗?

    在官场上摸爬打滚这么多年,成望的鼻子与直觉早就变得无比灵敏。

    这一次,成望就嗅到了一个他崛起的机会,向上攀爬的机会。

    汉家首重军功,非军功不得列侯!

    而军功又以灭国为最!

    像是今年的吴楚之乱,平定后,据说要封十几位有功大臣为列侯。

    太尉更是已经被明封为食邑一万户的万户侯。

    如今,随着辽东郡守郡尉关的关,死的死,这辽东郡官阶最高的人,就是他这个东部都尉了。

    在看完那两道诏书后,成望想了两天两夜,他终于想出了一个能让他飞横腾达的疯狂主意——挑起与朝鲜的战争。

    只要战事一起,那他成望,作为辽东郡目前级别最高的将领,少说也能混一个将军衔。

    灭了朝鲜后,凭借灭国之功,一个列侯的爵位,想来应该是轻松简单的事情。

    如此一来,那本来在成望眼中,不值一钱的死去边民,立刻就成了他最亲的亲人。

    不得不说,官僚们吃起人血馒头来,古今中外,那技能都是熟练无比!

    因此,此次来王险城,成望其实是主动请缨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