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八十节 欲先取之,必先与之
    “朕与皇叔许久未见了,有许多话想跟皇叔说,皇叔倘若不嫌弃的话,请与朕同车返回长安!”刘彻一脸‘真诚’的看着刘武,提出了邀请。

    刘武闻言,微微愣神。

    虽然先帝在时,他就已经享受到了与天子出则同车,入则同塌的待遇。

    但,刘彻毕竟是个侄子,终究隔了一层。

    而且,刘武也觉得,在这个事情上,他得矜持一下。

    于是,连忙道:“陛下厚爱,臣愧不敢当,臣德薄……”

    他还没来得及客套,刘彻却哈哈大笑一声,直接拉着刘武,就上了撵车。

    一切都显得很自然。

    在外人看来,这是天子亲近梁王,敬重梁王,褒扬功臣的行为。

    在刘武看来,与皇帝同车,本就是他一直享有的待遇。

    在东宫那边看来,这样的事情,更是值得鼓励和褒扬的。

    东宫太皇太后,一直在做着刘彻与刘武这对叔侄亲爱和睦,欢欢喜喜的美梦。

    只有刘彻自己心里,才清清楚楚。

    这只是一场秀而已。

    梁王刘武,即使对刘彻的皇位没有任何威胁,刘彻都会准备,对其下手。

    换了谁当皇帝,看着自己统治的国家里,居然有梁国这么大的一个块头,横在地图上,心里都会跟猫抓了一样。

    更何况,梁国的位置太重要了。

    地处中原腹心,进可以直趋雒阳,扣关函谷。退可以隔绝南北,割据一地。

    在当初。吴楚等国诸侯势力庞大,咄咄逼人时。梁国是长安的屏障。

    如今,当吴楚灰飞烟灭,南方诸侯王完全不再拥有对长安进行挑战的势力后,梁国就变得扎眼了。

    这就跟后世,大毛还没千古的时候,米帝与天朝,那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

    但大毛一作古,天朝就变得扎眼了。

    而且,更让刘彻这个皇帝坐立难安的是。梁国经过吴楚一战后,军事实力陡然提升。

    本来,梁国地处中原腹心,军队常年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不过纸老虎一只。

    但,经过吴楚磨砺后,梁**队,已经属于所有诸侯王军队里,战斗力最强的一个。

    更麻烦的是。之前,为了对抗南方的吴楚集团,汉室一直在鼓励梁国武装起来。

    梁国的府库里,堆积着数十万的军械。

    其中包括了。本来禁止向诸侯国扩散的大黄弩、连弩、斩马剑以及床子弩等等。

    不把梁国的武装解除了,刘彻自己晚上睡觉,都会睡得不踏实。

    可问题是。怎么才能解除梁国的武装,让刘武心甘情愿的跳坑?

    这就是考校刘彻挖坑技术的时候了。

    好在。刘彻有一个很好的学习对象,他的皇帝老爹。

    前世。皇帝老爹给刘武挖的坑,他一辈子也没跳出来。

    回忆着前世刘武在皇帝老爹挣扎的情景,刘彻嘴角微微一笑,心道:“没道理朕连照样画葫芦都不会!”

    嘴上却道:“皇叔,朕已经在宣室殿摆好了接风宴,到时候,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也会到场,朕还请了昔日皇叔在长安时的故友、老师等一同到宴!”

    刘武闻言,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

    尤其是,当他想到,可以见到那些过去的老同学、老朋友以及老师时,心里头更是激动得直颤抖。

    当年项王不就说过,富贵不归乡如衣锦夜行吗?

    纵使高皇帝,功成名就,也依然要回沛县老家显摆吗?

    人生在世,倘若不能炫富夸耀一回,那就太失败了!

    刘彻在一边冷眼旁观刘武的神情,心中却是笑了起来。

    这一招,是他从后世学来的招数。

    想要让刘武这个文青飘飘然起来,同学会这种设定,肯定是少不了。

    “嗯,朕再加一把火吧!”他悄悄给王道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心领神会的向一直站在撵车外面的义纵与剧孟宣旨道:“陛下有诏,起驾回宫!”

    于是,庞大的天子卤薄与同样庞大的梁王车驾,一同在直道上转了个弯,朝着长安城而去。

    当御驾踏上直道时,刘武就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

    只见,从长安到渭河的直道两侧,每隔十步,就矗立着一位全副武装,手持长戟的士兵。

    这些士兵,就如同一个铁塔一般,沉默寡言的矗立在道路两侧。

    只有当撵车经过时,他们才会单膝跪下,以军礼拜道:“陛下万岁,梁王万胜!”

    一声一声,声闻八百里,余音萦绕在旷野之上。

    让刘武的心里,比吃了蜂蜜还甜。

    更让他内心舒坦的是,每隔一里,还有一些被组织起来的百姓,拿着鲜花和瓜果,站在驿站旁边,见到仪仗就跪拜着齐声高喊:“皇帝万岁,梁王万福,大汉江山万万年!”

    更有人奢侈的用麻布拉出了条幅,挂在道路两侧的树上。

    刘武特别留心的看了。

    那些横幅上的标语,肉麻的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譬如有一条横幅上就写着:圣天子临朝,四海升平,贤王入朝,天下安康。

    另外一条上则写道:皇帝加惠,黎庶尽欢颜,梁王行义,黥首也感恩。

    相比之下,刘彻则是面不改色,对这一切坦然受之。

    这次迎接梁王,既是想给刘武挖坑,更是刘彻想看看,文宣工作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至于宣传标语肉麻怕什么?

    宣传工作,最要不得的就是害怕肉麻。

    说句实话,政府的宣传。本来就是说给底层不识字,不懂政治的农民听的。

    至于那些读书人。知识分子,精英阶级。基本上,没几个人会相信政府的宣传标语。

    而农民,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唬弄的人。

    想当年,天朝政府一句‘计划生育好,国家来养老’,忽悠了多少人?

    结果呢?

    刘彻对现在汉室的宣传工作要求也不高,只要能达到后世天朝的战五渣一半水平,就心满意足了。

    现在看来,这个目标。最起码在行动上,还是达到了。

    “陛下……”刘武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会不会有些逾越了?”

    刘彻微微一笑,道:“逾越?皇叔严重了,皇叔有功社稷,受些尊崇,这是应该的,且,这些都是民间自发的行为。朕也不好说些什么……”

    民间自发行为?

    刘武是打死都不信的。

    但有了这个台阶,他也开始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吹捧和夸耀。

    谁不喜欢被众星捧月一般围绕着呢?

    谁不喜欢被人拍马,何况还是一个皇帝拍马?

    刘武这时候,看着刘彻这个皇帝。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可惜,他忘记了一个事实。

    自汉朝建立以来。所有与皇帝同车而行的诸侯王,全部没有好下场。

    赵隐王刘如意。与惠帝刘盈感情亲密,刘盈为了保护刘如意。时刻陪伴在其左右,甚至就是更衣(wc)都让刘如意跟着,结果,刘盈不过离开片刻,回来一看,刘如意就已经死在了宫中。

    淮南厉王刘长,作为刘邦最小的儿子,他因为是吕后抚养长大的,所以活过了吕后时期,到了太宗孝文皇帝即位,又因为是唯一在世的兄弟,备受宠爱。

    太宗孝文皇帝下令,刘长可以使用一切天子的仪仗,准许他出入称警,行文称制。

    刘长一锤子杀了辟阳侯审食其,甚至连丁点的处罚都没有。

    于是……他后来绝食而死!

    现在,当这种超越了惠帝对待刘如意,太宗孝文皇帝对待淮南厉王刘长的待遇,落到刘武身上时,刘武甚至没有半分的警惕。

    他的心中,只有得意与自满。

    这种自满与得意,在刘彻的下一句话出口后,更是达到了顶峰。

    刘彻是这么说的——“朕已经制诏少府,赐皇叔天子旗,许皇叔用驷车,出入宫禁,无所阻拦,皇叔臣子中宦、侍、卿等,皆列汉宫籍,著于竹帛,使下竹符,一如汉臣,江山社稷,朕与皇叔共治之!”

    然后,刘武就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跳动着。

    江山社稷,朕与皇叔共治之。

    这句话,就像天底下最动人的话。

    让刘武难以把持。

    甚至就是去年先帝说:千秋万岁后,传位梁王,也没有让他这么激动过。

    但刘彻,却在心里偷笑了起来。

    天子旗、驷车什么的,倒是真的。

    但什么与刘武共治天下?

    这种鬼话,也就骗骗刘武这个文青而已。

    刘彻深知,想要跟皇帝老爹那样,轻松的解决梁国这个大块头。

    他现在的力量,力有不逮。

    他没有皇帝老爹那样先天的优势——假如刘武不是心甘情愿的放弃梁国的武装力量,那么,他就不可能在顶着太皇太后的压力下,能跟皇帝老爹一样,轻描淡写的通过打压、征调、抽兵,将梁国二十多万军队解决。

    老祖宗们早就说过了,欲先取之,必先与之!

    当然了,刘彻不可能让刘武在长安拥有任何对朝政的发言权。

    但是,虚荣一类不值钱的玩意,刘彻就可以大把的朝刘武撒了。

    总之一句话,现在,先把刘武捧上天再说!

    对付类似刘武这样的诸侯王,老刘家有着一整套完整的流程与步骤。

    死在这一招上的人,可不仅仅是几个诸侯王,就连后来曾经废立过皇帝,权倾朝野的霍光,也被这一招玩的欲仙欲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