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七十八节 喜事
    几天以后,刘彻就得到通秉,梁王刘武的车驾已经过了函谷关。

    刘彻闻言后,并未太过恼火。

    因为,他有一件喜事!

    这件喜事足以让他忘掉所有忧愁!

    义婼怀孕了!

    对皇帝来说,有后,是天底下最大的事情!

    尤其是,前世,刘彻曾冷眼旁观过,小猪迟迟无后所面临的政治尴尬。

    就连小猪的舅舅武安侯田蚡,一度都曾准备过后路……

    田蚡那个家伙甚至跟淮南王刘安说:方今上无子,大王亲高皇帝孙,行仁义,天下莫不闻。即宫车一日晏驾,非大王当谁立者?

    不管田蚡到底是忽悠还是怎么滴。

    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了小猪当时的尴尬处境。

    是以,当后来刘据出生时,小猪高兴的大赦天下,更是迫不及待的立其为储君。

    义婼此时怀孕,等于为刘彻补上了他的最后一块短板。

    一个有子嗣的皇帝,大臣和诸侯,就不会胡思乱想。

    更基本断绝了梁王耍花招的可能。

    义婼怀孕的消息一到东宫,东宫太皇太后与皇太后,立刻就高兴的去高庙给祖宗上香了。

    太皇太后更是立刻下旨,进义婼为夫人。

    当然,凡事有好处,就有坏处。

    义婼怀孕的事情,严重的刺激馆陶太长公主刘嫖。

    搞的刘嫖几乎都要逼着刘彻立刻迎娶陈阿娇了……

    刘彻好说歹说,才劝住刘嫖,更发誓保证。重提了金屋之誓,才算稳住了刘嫖这个盟友。

    其实。刘彻也想早点娶陈阿娇。

    但,陈阿娇现在连汉室法定的结婚年龄十二岁的标准都没达到……

    让他如何敢答应嘛?

    真要现在娶了陈阿娇。将来史书上,他这个皇帝岂非成为某教一般的渣渣了?

    除了这个事情以为,还有一个好消息是,通过三个多月的不断努力和奋战,龙首渠的一期工程已经完工。

    这条采用全新技术和最新式材料土水泥铺设和建造的渠道,目前已经开始灌溉临晋附近的一万多顷土地,预计,将使周围数千户农民受益,平均每亩土地。将增产一石到两石!

    等到整个龙首渠完工,所有渠道全部投入使用,配合目前开始在上林苑试点的水车。

    少府与内史衙门预计,最终整个龙首渠将实现对临晋-征县附近的数万顷土地进行灌溉,使得这片本来是盐碱地的恶地,成为关中新粮仓。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临晋的土地价格,目前已经从过去的一万多钱每亩,涨到了现在四万钱一亩。

    刘彻上台不过四个月。瞬间就得到了两个县从农民到地主的一直拥护。

    据派出去采诗的官员回报说,目前关中百姓,已经把刘彻这个天子神化成了点石成金的人物。

    甚至,临晋百姓还编出了几首歌颂天子下令开凿龙首渠。使得百姓家家户户喜洋洋的歌谣。

    这对于刘彻来说,即使对他最好的赞美,同时也有利于他的统治。

    最起码现在。关中这个基本盘,在他手中已然是稳如泰山。

    即使太皇太后想拿下他。他也有信心依靠农民翻盘——要知道,关中的农民。可是兵民一体的!

    就连刘据都曾经一声号令,拉起了几万人的军队,与正规军展开激战。

    刘彻估摸着他现在喊一嗓子,起码能拉出十几万的武装民兵出来拼命。

    因此,这段时间,刘彻一直都是喜滋滋的。

    就连刘武的到来,也变得不再那么危险了。

    刘武要想玩花样?

    刘彻有信心玩死他!

    更何况,自古以来,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文青造反,给他三十年,也就只能嘴炮……

    这天,刘彻刚刚从义婼的寝宫慰问出来。

    迎头就撞上了急匆匆跑来的典属国公孙昆邪与大鸿胪周仁。

    公孙昆邪是刚刚出任的典属国。

    至于周仁,则是刘彻登基后不久就被明升暗降,从郎中令的位子上挪窝了。

    毕竟,郎中令,职责重大,身系内廷安危。

    刘彻不大可能任命一个他不怎么熟悉的人做这个郎中令。

    郎中令,刘彻已经打算让窦婴去做,只等他回来就正式任命。

    “陛下!”大鸿胪周仁是个很有自觉的人,对于刘彻免掉他的郎中令一事,毫无怨言,甚至,非常配合。他是个聪明人,知道顺应世界的变化。

    一见面,周仁就跪下来拜道:“陛下,刚刚接到燕国八百里加急急报,东夷诸国,如韩、真番等国国王请入长安朝觐,请陛下裁决!”

    刘彻一听,微微笑道:“好事啊,两位爱卿做好迎接工作吧!”

    “诺!”公孙昆邪与周仁叩首领命而去。

    刘彻摸了摸额头,只能说,同时一片水土,怎么就养出了后世的棒子与如今这样上杆子年年想着给长安天子朝觐,送贡品的政权呢?

    需要着重提醒的一个事实是——目前的朝贡体系与后世明清的朝贡体系是两码事情。

    唐宋明清的朝贡体系,外国人来了中国,随便给点不值钱的玩意,就能混回大堆的回赠,搞的皇帝都不敢随便接受外国的朝觐。

    但在此时,朝贡体系,汉室完全不吃亏。

    大老远的跑来长安朝觐的小国君主们,通常是大包小包,各种土特产不要命的往长安送。

    长安的回礼,则一般比较轻,仅具象征性意义。

    要是在二十年前,连诸侯王都要按时将其领地辖区税赋的三成送到长安来,称为献……

    咳咳,这个政策,被刘彻那位喜欢装逼的皇祖父给废止了。

    太宗孝文皇帝的盖棺定论之一就是‘不受献’‘实惠天下’。

    刘彻不太明白,到底是那个脑残搞出来的那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朝贡体系。

    他反正是坚决不会那么玩的。

    打肿脸充胖子?

    这是他最最厌恶和最最讨厌的天朝作风!

    “夷狄豺狼,不可厌也,华夏亲昵,不可弃也!”刘彻嘴里低声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以中国文字,中国制度,中国礼仪为本者,皆不亲也,皆敌也!”

    对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坚决、果断,毫不留情。

    而对自己人,要像春天一般呵护,温暖,关怀备至!

    刘彻对真番王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他最希望的就是,像真番王这样愿意主动学习和使用并且崇尚中国文字、制度、礼仪的藩国越来越多。

    这样,大家就都是中国人了……还打个毛啊,和平统一哦不内附得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