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七十四节 两条毒蛇
    夏天来了,茫茫草原,重又焕发出勃勃生机。

    一个又一个在冬天南迁的部落,回到了他们熟悉的牧场。

    匈奴帝国的大脑,单于庭也迁到了贺兰山脚下。

    此时,单于大帐之中,匈奴帝国的各方巨头齐聚一头,商议着应对东边那个帝国的变故。

    “汉人的皇帝又死了,如今,在长安城里的不过是个十七岁不到的毛头小子!”白羊王津糜挥舞着他那双长满了浓密的体毛的双手,大声鼓噪着:“大单于,请下令吧,我们白羊部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您下令,两个万骑,随时听候您的调遣!”

    楼烦王乌力孤也道:“大单于,楼烦部落三万精骑也已经整装待发,只等单于鸣镝!”

    休屠王与浑邪王也跟着附和,鼓噪起来。

    一时间,整个王帐中,只有喊打喊杀的声音。

    作为匈奴帝国的大脑,单于军臣,却仿佛没有听到这些主战派的声音一般,微闭着眼睛,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跪在军臣身边的须卜雕难抬头看了看那些鼓噪战争的一方之主。

    他心里冷笑了两声。

    看看这些主战派都是谁吧?

    休屠王和浑邪王?

    该死的右贤王余孽!

    要不是这两个部落在匈奴国内,也属于大部落,实力不容小觑,呵呵,恐怕,现在这两个家伙就该去地下陪右贤王了!

    至于白羊王与楼烦王,倒与那个死掉的右贤王没有太多瓜葛!

    但,看看着两个家伙的地盘在哪里吧?

    他们的传统牧场,全部都在当年秦人主动放弃的河套地区!

    而,单于的嫡系,那些地处西方和北方的巨头,却都基本沉默。

    即使偶尔有人开口,也都是讥笑。

    老上单于制定的双头鹰政策,发展到今天,已经演化成了两个利益不团的集团。

    尤其是前代右贤王在政治斗争中落败后,这种矛盾越发的激烈起来。

    对于原先那些与右贤王走的近的部落,单于庭一直是在用有色眼镜来看的。

    尤其是,那位右贤王,还有儿子活着!

    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单于怎么可能会松开套在东部部落脖子上的项圈?

    更何况,目前匈奴的国策是向西扩张。

    西边那些小国,又富裕又软弱。

    随便派个万骑过去,就能抢回一大堆财富和人口。

    这些贵族,已经享受到了抢西边的种种好处。

    怎么可能会容许任何可能导致匈奴的力量东向的变动?

    而这些人是单于的基本盘和嫡系,单于就是在他们的支持下,才顺利登基,铲除右贤王的。

    试问,在这样的局面下,单于怎么可能贸然改变既定的策略,跑到东边去与汉人打个你死我活?

    果不其然,军臣单于站起来,挥挥手,道:“诸位的意思,我知道了,但,本单于与汉人皇帝有过约定,老上单于也跟汉人的皇帝订立过盟约,长城以内,是冠带之室,汉朝皇帝统治,长城外,是弓猎之国,本大单于统治,只要汉人的皇帝还坚持这个盟约,那,侵汉之事,就不要再提了!”

    “大单于!”白羊王一听,顿时急了。

    部落里的儿郎们可都是在等着他的好消息的啊!

    大家可都指望这次南侵,好好抢个够,今年冬天,日子也好过些!

    楼烦王也急了,但他比津糜聪明了一些,跪着恳求道:“大单于明鉴,自冒顿大单于以来,我大匈奴的传统就是,汉人换皇帝,就要出兵去敲打一下,一则,显示我大匈奴的军威国威,好叫汉人皇帝顺服,多送丝绸美食宝物,二则,团结东部部落,使东方的部落,始终处于大单于的统治下,不至于因为远离单于庭而离心离德……”

    “这……”军臣也踌躇了起来。

    其实,军臣倒也并非是真的就完全反对主动侵汉。

    对他来说,抢西边也是抢,抢东边也是抢,没有太大区别。

    至于所谓的东西矛盾,这种事情就是胡扯了。

    他首先是匈奴单于,其次才是西部部落的共主,对西部太过偏袒,难免会让东边的部落心寒。

    所以,他一直把握着一个度,也一直在处心积虑的平衡着东西的力量,使两方相互敌视,但却又不会真的撕破脸,更不会让某一方独大。

    至于右贤王?

    人都死了!

    还能怎么的?

    匈奴人的传统,向来就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

    弱肉强食,强者生存。

    当年,冒顿单于连爹都杀了!回头照样分封他的兄弟为王,甚至委以重任,更依照传统,接手了头曼的妻妾。

    一个没有了父亲,失去了大部分牲畜人口的少年,还能翻天不成?

    军臣认为,他既然连右贤王都弄死了,一个苟延残喘的小狼崽子,一个指头就捏死!

    他真正反对主动侵略汉地的原因在于——当匈奴帝国发展到今天,它的疆域已经前所未有的广大了。

    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草原民族,能把自己的地盘,扩张到匈奴这样大。

    整个匈奴帝国,西起西域,东连长城,北接北海,南到朝鲜。

    纵横数万里,所有可以被骑兵征服的地区,都被匈奴人征服了。

    军臣尽管没读过书,更没有什么文化知识,但他,到底是经历过了无数政治斗争的人杰。

    他很清楚,现在的匈奴,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秦军的马蹄下瑟瑟发抖,朝不保夕的小部落,更不是那个在冒顿单于和老上单于时期,东征西战,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扩张的政权。

    它现在事实上已经是整个已知世界的霸主了。

    它需要稳定来维持霸权,而不是四处点火,挑起战争。

    而与汉朝发生战争,可能会让匈奴帝国失去它的霸权!

    这并非仅仅是他个人的想法。

    他的父亲,老上单于也是这么想的。

    原因很简单,匈奴在人口上完全落后于汉人。

    汉朝人口数以千万计,而匈奴人口不过几百万而已。

    甚至不到汉人的十分之一。

    倘若,东边的汉人是跟西边的诸国一样,软弱、怯懦没有反抗之力的民族,那也就无所谓了。

    但偏偏,他们不是!

    汉朝,从皇帝到百姓,几乎没有软蛋。

    每次匈奴兵入侵,汉人,几乎都会动员起来。

    从皇帝一直到农民,从七十岁的老翁到十岁的孩子,只要能拿得动刀枪的,都会上前线,与匈奴骑兵厮杀。

    曾经在战场上,就发生过几万匈奴人围攻一个只有两千守军的城市,结果打了一个月,那个城市纹丝不动,汉人守军,父亲死了,儿子将过父亲的武器继续战斗,哥哥死了,弟弟流着眼泪,站上城头,丈夫死了,妻子带着孝布,坚守城头。

    那个事情,当年震撼了整个匈奴。

    老上单于因此决定与汉人订立真正的和平盟约。

    即使那事情过去了十几年,但,军臣依然记得,那个城市,那个守将的名字。

    “吾乃云中太守魏尚,匈奴狗贼,可敢一战?”

    “可敢一战?”

    军臣回忆着他当时的所见所闻,脸上的肌肉也有些抽搐了。

    “为什么,汉人要那么顽强的抵抗呢?”军臣心里烦躁了起来:“乖乖的跟西边的那些小国一样,让我们匈奴人好好抢掠一番不好吗?”

    面对那个人口众多,战斗力强大的国家。

    军臣从心里生出无尽的寒意。

    说到底,他不是他的父亲老上单于那样意志坚定行动果决的英雄。

    相反,对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军臣来说,维持现状,最好永远的维持现状,才是他最喜欢的。

    只是,白羊王与楼烦王,素来就是单于庭的两条忠狗,更是单于庭放在东边的两根搅屎棍。

    而且这两个部落的战斗力都很强。

    要是不安抚住他们,万一他们生出些小心思,就会动摇单于庭对东边的掌控力。

    在这样的心思驱使下,军臣想了想,然后一拍大腿,问道:“须卜雕难!去年,你不是去汉朝出使过了吗,可见过那个现在坐在长安的新皇帝,给大家说说,那个新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

    嗯,假如汉人的新皇帝是个软蛋。

    那么,去抢一回又怎么了?

    对匈奴人来说软弱,就活该被欺负被抢!

    只有强者,才能赢得他们的尊重!

    汉朝能让匈奴忌惮,是因为过去几十年,即使他们的军队再破败,装备再烂,数量再少,劣势再怎么大,也会咬紧牙根,拼死战斗。

    甚至汉朝皇帝都会亲上前线!

    所以,匈奴人才会假惺惺的说什么冠带之室,弓猎之国。

    西部的诸国,可从来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即使盟友乌孙人,也从来没被匈奴人正眼看过!

    须卜雕难闻言,连忙道:“回禀大单于,奴才奉命去长安出使,确实见到了汉朝现在的新皇帝……”

    他看了看那些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大人物们,脖子一缩,道:“以奴才的看法,这个汉朝的新皇帝,跟以前的汉朝皇帝没太大区别……”

    于是那些大人物们纷纷对须卜雕难投以赞赏的神色。

    而对军臣来说,没太大区别的意思就是,又是个又臭又硬,浑身长满了刺的家伙!

    他可不想,跟右贤王那个笨蛋一样,肉没吃到,最后崩掉了牙齿!

    说起来,他能收拾掉右贤王这个大敌,还真要感谢汉人,要不是三年前,汉人的军队,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右贤王,他没那么容易收拾掉这么一个拥有强大势力的政敌。

    更别说把他的羽翼处死的处死,流放的流放了。

    这么想着,军臣就道:“上次汉朝皇帝,不是提议说要用高价来买我们大匈奴的各种植物种子和特产吗?须卜雕难,你再去一趟长安,带着我大匈奴的各种珍奇物产,去跟汉朝皇帝交易,那个什么大黄还有花椒,本单于,很喜欢,叫汉朝皇帝,今年多给点,另外……”

    军臣看向白羊王和楼烦王。

    他知道,这两条忠犬,必须喂饱了。

    于是道:“告诉汉朝皇帝,本单于要汉朝皇帝在长城边开放几个集市,准许我大匈奴的商人与汉朝的商人交易,互通有无!”

    “遵命!”须卜雕难跪下来,叩首道。

    然后军臣就对白羊王和楼烦王道:“那几个集市开启以后,管理权,就交给白羊王和楼烦王!”

    白羊王与楼烦王一听,立刻喜不自胜。

    这些年,汉匈之间,也有集市贸易的存在。

    这些集市,每一个都是肥得流油的好产业啊!

    能分得这些集市,抢不抢东边,回去都能给部落里的儿郎们一个交代了。

    特别是最近,汉朝新出的大黄跟花椒,已经风靡了整个匈奴,倘若能借此机会,获得大黄、花椒等产品,那么……

    至于休屠王和屠奢王……

    白羊王与楼烦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骂道:“右贤王的余孽,休想染指这等好处!”

    将白羊王与楼烦王安抚下去后,军臣单于就有些疲惫的道:“好了,就议到这里吧!都给本单于听清楚了,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私自进攻汉地!”

    如今的匈奴,也开始尝试的学习汉朝的统治方法了。

    其特征之一就是单于庭开始有意识的收拢部落的权力,并限制部落的自由作战。

    匈奴帝国,开始从一个松散的部落集合体,像一个分封制的奴隶制游牧国家发展。

    不得不说,这确是匈奴人文明的进步的表现。

    ……………………………………………………

    等出了单于大帐。

    休屠王与浑邪王,都是一脸的颓废。

    只能说,在匈奴,站错了队,代价是很严重的!

    他们两个与他们的部落,还能保留住牧场与生命,已经是很幸运的了!

    去年的单于庭,可是杀了个血流成河。

    大部分亲右贤王的贵族与部落首领,现在不是在北海吃风雪,就是去见右贤王了。

    只是,人,总是贪婪的。

    去年的时候,休屠王与浑邪王,只觉得能保住性命,就很不错了。

    但现在,当他们知道性命保住了以后,就不可避免的,想要索取更多。

    “要不然,我们悄悄的去抢一个汉人的边郡?”休屠王小心翼翼的问道。

    要是右贤王还活着,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抢了就抢了!

    即使打不过汉人,匈奴也全部都是骑兵,一眨眼功夫就能跑出长城。

    可如今,却有些麻烦了。

    单于庭在各个部落,都派了人,小打小闹,还可以隐瞒过去,但,动作大了,就是违抗单于命令,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因此,昆邪王摇了摇头。

    他已经没胆子去冒这个险了,去年的政变,已经让他失去了所有反抗单于庭的勇气。

    “那可怎么办?”休屠王叹了口气。

    要是不能抢东边,也没拿回去什么好处,部落里不好交代啊!

    匈奴人,向来有奶就是娘!

    彼此的人口迁徙很频繁。

    一个部落,要是条件不好,部落里的牧民觉得过不下去,或者别的部落条件更好,人家骑着马赶着牲畜和奴隶,直接就投奔过去了

    这也是游牧民族生存的现状。

    对游牧民族来说,活下去,繁衍子孙,才是第一位要考虑的事情。

    至于什么忠诚?

    能吃吗?

    休屠王与昆邪王,不由得的沮丧起来。

    这时候,一个匈奴贵族,悄悄走过来,对他们道:“休屠、昆邪,两位大王,我家大王请我给两位带句话,想发财吗?”

    一边说着,这个贵族一边悄悄的递了一个令牌过去。

    休屠王与昆邪王一看那个令牌顿时脸色大变,连忙恭身道:“少主可还好?”

    能有那个令牌的,除了他们之前效忠又被他们抛弃的右贤王的世子,如今的左谷蠡王伊稚斜,还能有谁?

    “我家大王,现在日子不好过……”那个贵族想起单于庭对自己主人的监视打压,也有些颓废。但他很快就振奋起精神来,道:“我家大王说了,他不怪两位大王,一切都是命!大王依旧认为,两位大王是忠臣……因此,现在有个发财的机会,想问问两位大王,愿不愿意加入进来?”

    对匈奴人来说,忠诚,还不如一头羊重要。

    冒顿杀了自己的父亲头曼,照样被匈奴人捧上天,奉为偶像。

    因此,休屠王与昆邪王,几乎没有考虑,就点头道:“愿意!”

    那个贵族闻言,轻声道:“下午,乌孙国大禄将在单于庭的东边草场设宴,请二位大王务必准时赴约!”

    …………………………………………

    伊稚斜站在帐篷的门口,望着太阳下的草场,他默不作声的掀开帐门,走了进去。

    伊稚斜很清楚,在这个大帐里,起码有一半,是他那个‘好心肠’的伯父,军臣单于的耳目。

    作为一个成年人,伊稚斜懂得怎么隐藏自己的仇恨与想法。

    他如往常一样,大大咧咧的走进帐中,对着那些侍卫和奴隶,一阵拳打脚踢,好似在发泄自己的多余的精力。

    但实际上,伊稚斜挑选的目标,看似随意,但实际上,都很有目的性。

    譬如,他现在看似狂暴的虐待着一个可怜的奴隶,但实际上,他的眼睛,却悄悄的注视着对面的一个侍卫,当他看到那个侍卫对他做出一个代表成功的暗号以后,他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总算……

    联系到了休屠王和昆邪王了!

    伊稚斜很清楚,虽然,现在匈奴国内,有许多人同情他,尤其是东部他父亲的旧部,有不少部落。

    但在匈奴,同情不能带来任何东西。

    他知道,也很清楚,想要复仇,他就得像草丛中的毒蛇,安静的潜伏起来,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意图,将毒牙收起,装作路边人畜无害的绿草,等待猎物松懈的时刻。

    在这期间,他必须积蓄力量,培植羽翼。

    而一个对伊稚斜极为有利的信号是——现在的军臣单于,子嗣不多。

    军臣的长子早夭,次子精神上有问题,三子死于远征的途中。

    也就是说,即使军臣现在就生下一个儿子,等到他死的那天,他的儿子也未必能成年。

    匈奴的制度,只有年满二十岁的王族成员才能被封为左贤王。

    这就意味着,他还有机会,而且是很大的机会翻盘!

    这么想着,伊稚斜就一脚把那个奴隶踹开,然后道:“今天下午,有什么乐子没有?”

    那个方才给他打暗号的侍卫很及时的回答道:“听说乌孙国的大禄,今天下午会举办一场烤肉宴会,到时候,会有不少西域的女奴助兴……”

    伊稚斜眼睛一亮,装出一副色狼的模样,亟不可待的道:“好,快快给本王准备,本王好久都没品尝过西域女奴的滋味了!”

    心中,伊稚斜却冷静的很。

    他与乌孙国大禄,很早就有了联系。

    两人可谓是同病相怜。

    大禄的父亲,乌孙昆莫军须靡对大禄很不喜欢,早早的将他排除出了继承人的序列。

    但大禄怎么会服气?

    因此,一直都在想办法,想要摆脱军须靡的钳制甚至学习冒顿单于,对军须靡发起挑战。

    而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钱财和资源。

    伊稚斜也是一样,他想复仇,也必须得到一条足够的财源,来收买单于庭的贵族,培植羽翼,军队。

    大禄去年去了一次汉朝,回来后就与他取得了联系。

    两人约定,共同打通汉朝的走私商路。

    将西域和匈奴的各种珍奇特产,送去汉朝,换回丝绸、大黄、花椒、茶叶以及瓷器等等奢侈品。

    然后用走私所得,招兵买马,扩充实力。

    两人甚至还盟誓,一起合作,共同取得乌孙与匈奴的大权。

    但实际上,伊稚斜现在就有打算,一旦上位,立刻就动手剪除大禄。

    因为,伊稚斜感觉,大禄这样的人,太危险了!

    只是现在,伊稚斜还需要大禄的合作,以及他提供的西域特产和人脉以及关系网络,来经营和维持自己的力量。

    ………………………………

    这时候,在贺兰山脚下的一个牧场中,乌孙国的王子大禄,正在看着,他这些日子搜集的各种西域和匈奴特产。

    其中,有几盘正在盛开的艳丽奇花,最为光彩夺目,甚至就是大禄,也觉得这种花,真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了!

    “汉朝人应该会喜欢这种花!”大禄心里思索着。

    这种花,是他从大宛国,费劲了心思才弄来的!

    据大宛人说,即使是在遥远的西方,几万里之外的国度中,也有神明,以此花为其父亲催眠。

    这种花的名字,在大宛叫做底也迦,有些绕口。

    因此,大禄请了一位从汉朝投降的人,给它取了个极富汉人文化色彩的名字——芙蓉花。

    大禄对这种花很看重,特地高价买来了一袋花种,打算,跟汉人换取一笔不菲的财富。

    嗯,起码也要几百斤的大黄或者花椒!

    现在,大黄与花椒,在匈奴与乌孙都已经风靡起来。

    乌孙国内的贵族,甚至为了一小块大黄,出价一百名奴隶或者十匹战马!

    几百斤大黄,足够大禄武装起数百名骑兵!

    除此之外,大禄,还找了其他许多好东西。

    譬如,长大了以后会结长条状的瓜,会结出一个个白色丝绒状果实的植物。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毕竟这些观赏性的植物,汉朝人不可能长期大量需要。

    而且,匈奴人也可能会横插一杆子来抢这个生意。

    大禄真正想要推销到汉朝,并且大赚特赚的商品是——乌孙国的特产,即使是匈奴人都羡慕的马种,由乌孙人通过几十年努力,不段培育和改进后获得的优良战马——乌孙马。

    大禄很清楚,匈奴人,卖什么,也不大可能把战马卖给汉朝人。

    特别是这种优良战马,想都别想!

    但是,乌孙怕个屁啊!

    乌孙跟汉朝隔着一个匈奴,汉朝再怎么厉害,也威胁不到乌孙!

    而且,对乌孙人来说,汉匈开战,是最美妙的事情!

    所以,把战马卖给汉人,大禄毫无压力,甚至,颇为得意。

    至于匈奴人会不会准许他这么干?

    大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不卖马,伊稚斜凭什么去挑战军臣?

    靠嘴巴吗?

    恐怕,即使他不这么干,伊稚斜也会逼着他干!

    “乱吧,乱吧!”大禄心里冷笑着:“都乱起来吧!不乱起来,我将来当了大昆莫,怎么带领乌孙,掀翻匈奴,成为这世界的霸主和主宰?”

    大禄心里想着匈奴庞大的地盘,回忆着汉朝繁华的长安城。

    “都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

    “我要做世界之王!”

    大禄想起了他在大宛国听到过的一个传说。

    传说,很多年前,大宛人的祖先在一个君王的统帅下,跨越大海,越过沙漠,征服无数的国度,建立了一个世界帝国,让十几万里的世界,全部臣服在那位君主的马鞭下。

    “有朝一日,我未必不能做到那样的事情!”

    大禄此刻如同一条毒蛇一样,尖叫了起来。

    这时候,下人来禀报说,匈奴休屠王与昆邪王以及左谷蠡王,联袂来参加他的这个宴会,请他马上出去迎接。

    大禄连忙抛开心里的那些想法,露出一个谦卑至极的笑容,连忙出去迎接。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