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六十六节 新的时代(2)
    刘彻头戴天子十二旒,身穿天子绛袍,一步一步,在文武百官的瞩目下,登上宣室殿的御阶,朝着那至高无上的龙座走去。》£,w≯ww..co※m

    按照汉家制度,新君正式登基,一般是在皇帝死后一个月。

    但,登基只是一个仪式,一个宣告天下,这个国家换主子了。

    相当于小孩子的满月酒或者抓周仪式。

    实际上,在登基以前,新君就已经被百官参拜,奉为共主了。

    譬如,当年,高皇帝刘邦驾崩,当天晚上,惠帝刘盈就在百官的簇拥下,于未央宫即位。

    刘彻此刻也是如此。

    但他心里,却与惠帝当年一样,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

    “这满朝文武,究竟有几人,真正效忠于我?听命于我?”刘彻一步步的走上御阶,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

    他走到龙座前,转过身子,一挥袖袍,坐在龙座上,透过眼帘前的十二道旒珠,看向文武百官。

    一个宦官,高声唱诺:“新君即位,百官参拜!”

    文武百官,于是在右相国张欧,车骑将军、中尉郅都的率领下,朝着刘彻这个新君,三叩九拜,齐声道:“臣等叩见陛下,陛下金安!”

    坐在龙座之上的刘彻抬头,挺胸,双目凝视前方。

    坐在这个天下至高的宝座上,刘彻感觉,身体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这一刻,他感觉,他仿佛就是一尊站在云间的神明。

    世间种种。万物苍生,天下宇宙。俱在他的掌握之间。

    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难怪,那么多人都想当皇帝!”刘彻心道。

    皇帝是什么?

    官方的解释是——受命于天。代天牧狩。

    简单的来说,这天下苍生,郡国臣民,他从此以后可以杀生予夺,随心所欲。

    在理论上,除了冥冥中的上帝,没有人比皇帝更大,除了虚无缥缈的上苍,没有任何意志与事务。能束缚皇帝。

    即使是君权被贵族限制的西方,尚且有国王喊出了‘朕即国家’。

    在中国,皇帝不仅仅是国家的象征,更是神权的象征。

    他是人,也是神!

    但刘彻知道,他距离成为他的皇祖父那样的在世圣人的距离,就如地球到月球一样,遥不可及。

    就是他的皇父——先帝的威权,也超越他起码半个地球!

    他现在。不过是个光杆司令,甚至是傀儡、木偶!

    然而,即使傀儡,即使是木偶。

    他也是皇帝!

    是皇帝。就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掌握权柄,想要获取更多的权力,想要将一切都掌握在手里。

    因此。他决定试探一下,看看着朝廷里。究竟有几个人,是真正效忠于他的。

    “嘴炮。人人会喊,但行动起来的,才是真臣子……”带着这样的念头,刘彻清了清嗓子,朗声对大臣们道:“朕永思孝道!先帝即位以来,内抚黎庶,外御夷狄,扫逆贼,田税三十取一,除肉刑,施恩德,上帝降以宝鼎嘉之,功莫大焉!”

    刘彻面不改色的看着朝臣们,一字一句的道:“朕盖闻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故圣人制礼乐各有由,闻歌,所以发德也,舞者,所以明功也!其令太常、少府、宗正、太仆与右相国、御史大夫,共定先帝庙宇之乐舞,以明修德,然后,著于竹帛,施予万世,永永无穷!”

    听了刘彻这位新君,坐到龙榻上后下达的第一个诏命,许多官员都是面面相觑。

    这刘氏的节操,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少啊!

    许多人在心里叹息着。

    这新天子的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他要给先帝立庙,上庙号!

    在谥法制度中,只有有庙号的天子,才能享有特别为其制定的乐舞!

    只是,商周以来,谥法制度极为严格。

    先帝在位不过四年,准确的来说是三年零几个月而已!怎么给他上庙号吗?

    许多人在心里腹诽着。

    此例要是开了,那以后,是不是是个皇帝都能有个庙号了?

    更多的人挠头搔首,但偏偏,没有人敢反对!

    新天子,以孝为本,尊先帝之功,给自己老爹捞个庙号,立个庙,谁反对,谁就是不忠不孝不义,直接可以拖出去弹jj弹到死了。

    刘彻看着一片寂静的群臣。

    心里微微也有些得意。

    给老爹立庙,争取死后待遇,这是他自以为选择的一妙棋。

    在汉室,谥法制度极为严格。

    最起码,现在是这样的!

    前世,皇帝老爹治理天下功绩卓然,却只能谥一个景字,庙号的话,连屁股都摸不到!

    就是历史上,小猪的世宗庙号,还是宣帝给上的。

    然而,宣帝以后,整个谥法体系就崩溃了。

    宣帝的中宗,自然没有疑问。

    但逗比一样的元成哀,居然也有庙号……

    搞的后来刘秀上台以后,也为这些个祖宗的脸皮之厚,感觉汗颜,毅然决然,坚决的废掉了这些家伙给自己贴的金。

    在这个谥法制度严格无比的时代,刘彻抛出这么一个命题,实则是迫于无奈,只能学习后世的明朝嘉靖皇帝的策略。

    嘉靖是作为藩王子弟被迎立为皇帝的。

    他上台后,立刻就搞了个大礼仪。

    真当嘉靖是个孝顺无比,以至于不顾宗法传统的皇帝了吗?

    嘿嘿……

    所谓大礼仪,在刘彻看来,其实就是个站队的问题。

    大臣们,你们是忠于朕,还是忠于别的什么?

    旗帜鲜明。立场明确的站队吧!

    这一招,从宗法礼仪传统下手。避免了激烈的政治斗争,将斗争局限在礼仪与宗法之中。最大程度的避免了朝野瞎折腾,还能安全快速便捷的知道,谁是自己人,谁是反对派!

    还没人能挑错!

    总不能儿子给老爹捞身后哀荣,也属于错了吧?

    至于节操是什么?

    能吃吗?

    “谁是朕的敌人,谁又能成为朕的朋友?”刘彻看着大臣们,心里颇为好奇。

    他很清楚,再没有比他抛出来的那个问题,更能迅速明确的确定那些人可以拉拢。那些人应该打击,那些又该团结了。

    ……………………

    大臣们此刻,心里真的是纠结无比。

    新君抛出来的诏命,有问题吗?

    在制度上来说,问题大大的!

    但,能站出来指责,摆在台面上议论吗?

    谁他妈敢啊!

    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在带着如狼似虎的士兵在这宣室殿里警戒?

    是那位先帝的鹰犬,前中郎将郅都。现在的中尉、车骑将军!

    更何况,新君的态度,在孝道一事,完全挑不出错。

    谁敢说儿子给老爹争取待遇有问题?

    谁敢说先帝配不上一个庙号的哀荣?

    真要有那么个笨蛋站出来就好了……无数人在心里想道。

    只要有个炮灰冲在前面。他们也就能尾随其后,各抒己见了。

    至于那个笨蛋会是个什么下场?

    谁会关心呢?

    然而,在场的官员。基本都是一千石以上的巨头,而且俱是实权的巨头。不是那种顶个博士什么的头衔,平时只要吆喝几声‘圣人、仲尼、周公’就能安安心心领俸禄的文学家。他们,可都是一刀一枪的爬到这个位置的!

    至于,彻侯勋臣什么的……

    许多大臣将视线看过去,希望这些国之干城,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维护礼法尊严,谥法制度。

    可是……

    在这个关键时候,彻侯们一个两个的都好像在神游物外。

    二十多年来,一直统领彻侯勋臣的章武候窦广国一副老迈昏聩的模样,居然眯着眼睛,一副在打瞌睡的模样……

    长乐宫卫尉,南皮候窦广国倒是精神抖索。

    可他就顾着擦他的佩剑和配饰了,一副我只是来打酱油的模样……

    皇太后的兄长枳候薄戎奴,临襟正坐,满脸正气的站起来。

    无数人以为,救世主出场了。

    纷纷欢欣鼓舞,摩拳擦掌,就等着枳候发言,他们就立刻跟进,一定要维护这宗法秩序!

    可惜,枳候出列以后的第一句话,就把他们打落深渊。

    只听到这位已经沉寂二十年的君侯,慢悠悠的匍匐到地上,拜道:“陛下永思孝道,诏命大臣立乐、舞以明先帝之盛德,此臣愚所不能及也!臣谨以为:世功莫大于高皇帝,德莫盛于太宗孝文皇帝、先帝!当仿太宗孝文皇帝为先帝立庙,陛下宜当世世代代献祖宗之庙,郡国诸侯各为先帝立庙,诸侯王彻侯使者侍伺天子,岁献庙前,请著于竹帛,宣布天下!”

    喂喂!枳候!你的节操呢?

    士大夫的立场要不要讲了?

    贵族的荣誉还要不要了?

    无数人心里好似有几百头野牛狂奔而过!

    刘彻却是满脸笑意的看着薄戎奴,关键时刻,还是自己人靠得住啊!

    他微微笑着点点头,故作谦虚的道:“朕不敏于行,不能识先帝之盛德也!然,先帝命田税三十取一,承太宗孝文皇帝之政,去肉刑,轻徭役,平定叛逆,驱逐夷狄,此皆三皇五帝所未及也!先帝亲行之,德厚牟天地,利泽施四海,靡不获福焉?是故上帝嘉以宝鼎!”

    刘彻微微笑着,一点都不害臊的给自己老爹贴金!

    他说这些话的意思很简单。

    就是要告诉大臣们,快点站队吧?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升官加薪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刘彻很清楚,官僚这个东西的下限就是没有下限!

    他们的下限从来都只会越来越低,而不是相反!

    刘彻相信,这个世界上,死抱着老黄历不放的老顽固的数量,绝对少于那些心思活泛,找到机会就要投机的政治投机客。(未完待续。。)

    ps:  晚上还有!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