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五十一节 谁家马蜂?
    h2>“给太子赐座!”天子淡淡的吩咐一声后,就自顾自的坐到了御榻上,闭目养神。

    郎中令周仁,领着一帮子御医立刻上前,为天子诊脉。

    更有宦官立刻端来一碗刚刚出锅,热气腾腾的鸡汤上前进献。

    刘彻哪里会傻到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把握住,他立刻上前,从那宦官手里接过鸡汤,自己亲自端上去,跪下来,不动声色的先尝了一口。

    味道还挺不错,尤其是鸡汤里浓郁的参香,只是稍微闻闻,都让人精神为之一震!

    唯一的遗憾是,这鸡汤微微有些烫人。

    于是,刘彻用汤勺舀起一勺汤,先微微吹口气,稍微等待了大概一两秒,才站起身来,拿着汤勺,小心翼翼的喂到自家老爹嘴里。

    喂了两三口后,刘彻才轻声问道:“父皇,这汤,可还合胃口?”

    天子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原来,是刘彻在给自己喂汤,顿时,心中就有着一股暖意。

    亲尝汤药,这可是孝道的典范啊!

    俗话说的好,久病床前无孝子,即使是他,当年先帝病重,背生恶蛆,他却连为父吸脓的行为,都做的相当勉强,为此,被先帝好生训斥了一顿。

    至于亲尝汤药这样的事情,以他的性子,却是勉强才虚应了几回故事。

    而他的儿子刘彻,似乎却真的跟民间传说的那样,继承了先帝的遗德,无论是做事,还是说话,就连这孝道……

    最近月余时间,刘彻每次入宫觐见,几乎都会如现在这般,亲自为父尝汤药,小心翼翼的尝过之后,再亲自奉上……

    如此行为,几乎与当年先帝服侍太皇太后一般!

    为人父母,谁不希望,自己膝下有一个孝子?

    只是,作为皇帝,刘启只能将心中的欢喜和欣慰放在心里,不能表露出来。

    老刘家的皇帝,对于自己的储君,从来都是以最高标准来要求和考核的。

    是以,刘启只是微微一笑,道:“太子有心了,朕这身体啊,估计得春天才能有所好转,太医官们都说,朕这病是冬病,孤阴不长,孤阳不生,阴阳失调所致,所以,这监国之事,太子暂且继续担着吧!等到秋天,朕自甘泉回宫以后,再做定夺!”

    其实,实际情况,比他所说的要严重得多了。

    根据太医官以及名医淳于意等人的诊断。

    他的身体,毛病多得是!

    淳于意甚至直接明言,今后必须戒色戒酒,还得好生静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戒酒好说,戒色和静养,跟要了他的命,几乎没有区别!

    哪个皇帝,能离得开权柄与美色?

    三皇五帝,三代君王,谁能免俗?

    但为了以后自己的健康考虑,淳于意的意见,他也不能全都不听。

    是以,刘启在经过了这差不多一个月的观察后决定,将部分的事务,主要是些杂事,琐事以及不太重要的会议,都交给太子刘彻去主持。

    反正,这三公九卿,南北两军,天下郡守,大部分,都是他的人,也只听他的命令。

    而且,汉家天子,从来不惧子嗣的挑战。

    在以孝治天下的汉家,哪怕皇帝,已经奄奄一息,太子就算再怎么厉害,也夺不走皇帝半分威权。

    所以,他就根本没考虑过,万一权力被太子掌握了,他这个天子,最终变成个木偶怎么办?

    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在刘氏天下!

    当然了,身为皇帝,无论如何,哪怕是死,他都是不会放弃权柄的。

    是以,他也只打算将一些琐事以及行政上的事情交给刘彻处置,其他事情,还是得他这个天子来拍板。

    刘彻闻言,心中却是大喜!

    虽然他也知道,他可能只会得到些无关痛痒的小权。

    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权力再小,那也是权力!

    更何况,国无小事。

    一个细节上的政策调整和一条看上去好像微不足道的行政命令,足以在局部甚至天下范围内,引发一场**!

    而这,正是他想要的!

    步步为营,慢慢接掌权力,培植羽翼,小心翼翼的绕过雷区,在他人不曾注意的地方,悄悄打造属于自己的团队,最终在将来即位后,轻而易举的,使天下变色。

    然后,就可以安心的打造,那个他梦想中的天朝上国,中央帝国!

    只是这样想想,刘彻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兴奋的尖叫,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天下,告诉世人——孤的大枪,已经饥渴难耐了!

    ………………………………………………

    回到太子*之中,刚进门,还没来的及坐下来。

    张汤就带着一个年轻的舍人前来报到。

    对那个舍人,刘彻还有些印象,可不就是前不久,他在馆陶的压力下,派出去虚应故事,公款旅游和考察关东地方郡国基层农民生活状况的那个小官吗?

    这人选,是张汤举荐的。

    好像是叫杨丰,关中弋阳人,老爹是做典吏的,他祖父还曾当过曹参的佐吏,可谓是官宦世家。

    只是……

    刘彻看着张汤郑重其事的带着这杨丰进来,他心中,隐约有些不详的预感:“难道,这货在地方上捅了个马蜂窝?”

    地方上的事情,猫腻和潜规则,多如牛毛。

    刘彻自己前世就当河间王时,常常去地方上,也知道,这里面的水到底有多深!

    毫不夸张的说一句,在文景盛世的表面下,流动着种种肮脏与黑暗。

    错非是,刘家天子一直在用陵邑制度,不断的割地方豪强大族的韭菜,从根源上切断了门阀世家的生存土壤,以目前黄老派当政的政治主张和施政策略来看,汉室江山,早就是地主豪强世家门阀说了算的江山,政令不出长安,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历史上,元帝那个二货在儒家的怂恿下,废除了陵邑制度,不过二十年,刘氏江山就摇摇欲坠,王莽因此得到了篡汉的机会。

    不然,就以前中期那帮战斗力只有五的地主豪强渣渣,怎么可能扶得起王莽篡汉?

    只是,这个杨丰,究竟捅了谁家的马蜂窝?

    带着这样的想法,刘彻挥挥手,让人赐座,然后,就静等杨丰的汇报。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