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五十节 诸王议政(3)
    刘彻听着刘荣的话,心中古井不波。

    甚至就是刘荣回头的那一眼,刘彻也没什么表示。

    刘荣的行为,在刘彻眼中,幼稚无比!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智障,脑残!

    好端端的,竟然提及赵幽王!

    简直是……

    刘荣以前的宗室教育课,难道都是用屁股在听吗?

    赵幽王刘友,那可是汉室悲情主意教育中的一张王牌,是朝廷用来标榜,假如刘家不团结,就会怎样怎样的一面旗帜!

    即使只是出于刘氏的颜面考虑,幽王子嗣,也是有着类似‘两少一宽’的待遇的。

    更何况,民间对于刘友遭遇同情的人,一抓一大把。

    正因为如此,先帝时,才会对刘遂种种不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加强了监管力度。

    刘荣此刻提及幽王刘友,还口口声声的对刘遂喊打喊杀,假如按照他说的办,朝廷就是自己抽自己耳光了!

    这就跟后世天朝,人大会议上,刚喊完学习xx同志艰苦朴素的革命精神,回头xx同志就被双开了一样讽刺!

    只能说,刘荣还是太年轻了!

    假如他稍微用点脑子思考一下,都不至于会犯下如此错误!

    刘彻神色微微一凝,站起身来,出列拜道:“启禀父皇,小子以为,赵王固然大逆无道,不配为人臣,只是,今日议政,只儿臣兄弟在,儿臣以为,此事。还是最好先发文,将赵王罪行,密报给齐王、燕王、代王、衡山王等宗室元老知晓比较好!”

    “尤其是燕王!”刘彻恭身道:“燕王最长。如此大事,还是须得请燕王来议一议。说说看法,不然,天下人难免会说,我等兄弟,私相授受!”

    刘彻说的,其实就废话。

    但却是相当有道理的废话!

    自从刘彻的那位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在即位问题上玩了一次学习古人三让天下后,这天下大政,一直就有着一个三次请示的潜规则。

    譬如。当年,群臣议淮南厉王刘长之罪。

    元老大臣三次上奏,请论刘长如法,太宗孝文皇帝前两次都是回复:朕不忍致法于王,群臣再议之!

    到第三次,才找了个台阶,将刘长发配临邛,监禁居住。

    又如刘彻的这个太子位,也是群臣三次请立,蚤建太子。天子推辞两次,第三次,才‘勉为其难’的考虑到天下苍生。册立刘彻。

    像致法一国之君这样的大事,当然也是摆足架子,做足姿态,告诉天下人‘实在不是朕无情,完全是宗室诸侯大臣一致决定’‘朕固争之而不得’无奈挥泪斩马谡……

    这里面的弯弯绕看着复杂,但其实,目的很简单。

    愚民而已!

    聪明人,读书人,自然一眼能看出这里面的猫腻。但广大农民伯伯,不识字的下层阶级。看不懂啊!

    而在中国,不管用什么办法。愚弄也好,收买也罢,只要能稳住代表了占据绝大多数的农民,那么,知识分子,小资产阶级,再怎么蹦跶,也蹦跶不出个什么花样来!

    刘氏,对这一点,从来就有着无比清醒的认知。

    即使是后来那只完全没什么演技的小猪,当了皇帝后,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将这一点做的很好!

    所以,小猪尽管把国家经济搞的一塌糊涂,地主商人阶级怨声载道。

    但,总的来说,国家相对稳定,社会秩序相对平安。

    到了晚年,一纸罪己诏,居然就将人心收拾回来了……

    这换了其他任何朝代,都可以堪称奇迹。

    但在汉室,这样的事情,却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

    天子刘启听了刘彻的话,眼前一亮,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笑容,为刘彻这个继承人的反应灵敏而欣慰。

    尤其是,刘彻提议,要请燕王也来议一议。

    这个提议,在刘启看来,简直是完美!

    原因很简单。

    燕王刘泽自从去岁冬十月以来,就已经是个奄奄一息的将死之人了。

    现在的燕国王室上上下下,都只想着一件事情——老头子到底什么时候死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燕国上下,跪舔长安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再唧唧歪歪其他的事情?

    是以,吴王刘濞当初派去燕国联络的使者,甚至连燕国王室的面,都不曾见到。

    对燕国来说,头等大事,就是权力的交接。

    实在没闲工夫去搀和别的事情。

    于是,天子刘启,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然后郑重其事的道:“诸王所言皆有道理,只是,赵王虽然无道,然其终归乃是宗室骨肉,且,其乃幽王独嗣,朕不忍致法于王,其下齐王、燕王、代王、衡山王,议之!”

    天子这话一出口,刘非的脸色顿时就变得煞白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他入主的梦,变得有些遥远了起来。

    请齐、燕诸王议论,这其中难免存在太多变数。

    更麻烦的是,他收到风声,老七,老九都对赵国虎视眈眈。

    贾姬的能耐,可不比他老妈弱!

    这夜长梦多,难免出现什么意外!

    至于刘荣,则像是失掉魂魄一样。

    他还不算太笨,自然听得出,自己老爹话里话外,对他的不满。

    这时候,刘荣真是在心里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耳光子!

    提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提幽王?

    同时,他心中对刘彻的恨意,更加深重起来!

    在刘荣看来,一切都是刘彻的错!

    他明明知道,父皇的意思,为何不跟我这个兄长汇报提醒?

    真是可恶!

    一定是刘彻害怕寡人在父皇面前得宠,故意坐视寡人犯下如此大错!

    定是如此!

    天子刘启没有这么多精力和时间关注儿子们的表情,他感觉有些累了,最近这些天,他几乎是在人参汤的提振下,才有精神和力气来处理国政。

    这会人参的功效差不多过去了,他只感觉,脑子有些晕眩,想要休息一下。

    于是,他站起身来,道:“诸王都回去好好的跟各自的母妃聚聚,拉拉家常,人行千里母担忧,尔等虽然都贵为一国之君,但,要记得,常常回长安,来看看你们的母妃!”

    “太子,随朕来一趟!”刘启挥挥手道:“其他人,散了吧!”

    “诺!”

    “恭送父皇!”兄弟们纷纷跪下来。

    刘彻则连忙上前,跟在皇帝老爹身后,朝着内殿而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