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四十七节 兄弟们(3)
    送走刘阏之后,刘彻只是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又迎来了一个兄弟——老七临江王刘彭祖。

    刘彭祖今年才不过十岁而已,虽然已是一方诸侯,戴着王冠,身着绛服,前后侍卫拱卫,口称寡人,但却终究只是一个孩子罢了。

    心计算计,一点也无。

    更别说是会懂得交易这种事情。

    但,刘彻特意单独接见这个弟弟,却是项庄舞剑了!

    谁叫刘彭祖有个厉害的老妈呢!

    其生母贾姬,可是一个能留名青史,记录在史记中的人物!

    虽然,史记中的贾姬,不过是太史公描写郅都刚正无私,忠心耿耿的背景,但,一个能让刘彻的那个向来薄情寡性的皇帝老爹肯做出一个冒险的姿态的女子,岂是等闲之辈?

    在原本的那位刘德为数不多的零散记忆中,就有着贾姬当年风光无限时的一些片段。

    这个女人,可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前世,刘彭祖先被封为汝南王,吴楚之乱后改封赵王,这位贾姬在这番运作中,当计首功!

    当然,最重要的是,贾姬与程姬,乃是情敌,死对头啊!

    当年,就是贾姬横插进来,生生夺走了本来击败了粟姬,风光无限的程姬的恩宠。

    这仇,可是结的很大的!

    在这宫中,贾姬的子嗣与程姬的子嗣,向来就是不怎么来往的。

    **曾经教导过我们,玩政治,本质就是拉一派打一派。

    刘彻特地单独接见刘彭祖,只是想传递一个信息给贾姬——孤欲结盟!

    结盟干什么?

    当然是压制程姬了!

    程姬有三个儿子,刘非、刘余、刘端,而贾姬也有两个儿子。刘彭祖和刘胜。

    程姬的儿子,假如得到的封国比较好,那毫无疑问。贾姬的儿子,就要坐冷板凳了。

    更何况。两者本身就有仇怨,这下现实利益加上新仇旧恨,不需要挑唆,他们两个自己就会先打起来。

    至于刘彻为何会选择与贾姬而不是程姬联盟。

    道理很简单!

    现在,就只有程姬的三子年纪比较大,而且,刘非还对他的太子位置有所威胁!

    “臣弟拜见兄长!”刘彭祖哪里知道刘彻召见他的这些弯弯绕,他在刘彻面前。表现的很局促,礼毕之后,甚至还低头认真的看了看随同他一同前来拜会刘彻的临江国丞相以及内史、太傅等随行重臣。

    “快起来,小七!”刘彻却是露出一副温厚兄长的模样,一把扶起刘彭祖,甚至还非常亲昵的抱起这个小家伙,关切的问道:“在临江国,小七受苦了!”

    神色之中满是关心爱护和怜宠,不知情的人见了,怕是会以为。刘彻与刘彭祖乃是感情甚笃,非常亲密的兄弟!

    但是,实际上。刘彻记得非常清楚。

    刘彭祖之所以被发落到了临江国,刘彻起码要记一大功!

    要不是刘彻横插一杆子,把刘阏从临江国解放出来,刘彭祖是怎么也不可能沦落到临江为王的!

    只是,这世界就是这样,昨天的敌人,可能就是明天的朋友。

    刘彻为了释放自己的善意,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了!

    他放下刘彭祖后,拍拍手。王道立刻就领着十几个宦官抬着许多木箱子出来。

    刘彻看着那些木箱子,轻声道:“小七啊。太子兄长没别的送你的,这些书就当是兄长给你的礼物罢!”

    一个宦官捧着一份帛书。呈递到刘彭祖跟前。

    刘彭祖呆呆的接过来,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的书名,然后将之转交给自己的太傅。

    刘彭祖的王太傅叫张胜。

    这个人与贾姬的大兄是同窗,当过贾府的客卿,后来被贾姬的家人举荐为官,当过某郡的郡尉,刘彭祖封王后,贾姬特地托关系,拜其为王太傅。

    因而,这人实际上,掌管着刘彭祖目前的一切政务与交际。

    在前世,刘彭祖也是在张胜的谆谆教导下,才成了那个难缠的赵王!

    因而,这张胜,可算的上是一个人才了!

    刘彭祖年纪小,不懂事,更不谙政事,但张胜哪能不知?

    看着帛书上密密麻麻的书籍名单,张胜立刻就知道了,太子这是在拉拢贾姬一系,而且是下了血本了!

    当今天下,千金难求一书!

    许多先贤的典籍,在这时候,不过是一个小圈子内的私藏!

    即使贵为诸侯王,也未必能读到!

    尤其是那些涉及政治经济的书,便是天子,也不敢拍胸脯说,石渠阁里都有!

    对于刘彭祖这样年纪的诸侯王来说,这些书比黄金更重,比田地更珍贵!

    最重要的是,这表露出来了,太子的一个意图——假如太子不是觉得临江王可堪造化,怎会送书?

    作为一个王太傅,张胜很清楚,此时应该做什么。

    他立刻拉着刘彭祖对刘彻大礼拜道:“家上厚爱,臣代临江王谢恩!”

    刘彻自是笑着连忙拉起来,道:“孤自幼独爱小七,小七能得到卿这等大才教诲,孤也就安心了,这些书,卿带回去,好生教导!”

    这话就是骗鬼了!

    刘彭祖和他弟弟刘胜,刘彻前后两辈子加起来,说过的话都没超过一百句!

    只是,谁能作证?

    张胜不明所以,还以为太子真的以前跟自家王上感情甚笃,带着刘彭祖又是千恩万谢。

    别的不说,此番觐见太子,能得到太子这个态度,就已经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张胜带着刘彭祖,辞别太子宫,回到未央宫,见了贾姬,贾姬自然问起今日太子召见的事情。

    张胜带着喜气,将经过说了一遍,然后道:“夫人,臣窃以为,家上既然如此看重王上,想必此番封国之事有望!”

    诸王回京,各自的王太傅和丞相以及各自的外戚家族,都是八仙过海,谁都明白,自家的荣华富贵,可能就在此一搏了。

    而主持此事的太子,意见与倾向,自然也很重要!

    张胜要求不高,只要王上能得到一个比临江好的封国,然后,过个几年,他这个王太傅稍微运作一下,就可以用辅佐有功的名义,混个关内侯甚至彻侯了!

    大丈夫生于世,封侯拜相,余生足矣!

    但贾姬听完,心中却是镜子一样敞亮!

    这位太子,跟他的父皇一样,都是心性凉薄之辈。

    外人或许不清楚,但她这深宫妃嫔,这一年来冷眼旁观,却是看的太仔细了!

    旁的不说,单单就一条毫不留情的将粟氏外戚给一脚提出朝局,就能看出来,这位太子,根本就是个六亲不认的主!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贾姬只是瞬间就明白了刘彻的意思。

    她嘿嘿一笑。

    坦然接受了刘彻的邀请。

    只要是能打击程姬的事情,亏本她也愿意!

    更何况,这事情还是给她的两个儿子谋福利!

    于是,贾姬站起来,对左右吩咐道:“来人,为本宫更衣沐浴,本宫要去淑房殿给皇后问安!”

    后宫妃嫔,自然不可能去跟成年的太子会面,更别说交易了。

    于是,皇后薄氏就成了中间的桥梁。

    且,贾姬与程姬斗了这么多年,自然清楚,程姬根本不是个省油的灯,她也得好好的找些帮手,不然的话,真对付不了程姬的枕头风!(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