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四十二节 背锅侠(2)
    统治者神神叨叨的事情,在汉室,并不少见。<<>>

    不然,后世也不会有‘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之叹。

    皇帝不止赤膊上阵,参与了许多类似的事情,而且,每一个皇帝,都还有些信这些东西。

    先帝时的黄龙事件,就是以一位功勋卓著的丞相下台才宣告结束。

    是以,当天子刘启听说了太子刘彻居然郑重其事的告诉大臣们,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白头翁,告诉他‘汉有贼臣’,更梦见了长星出西方,天火播雒阳这样的不祥之兆。

    刘启心里面,其实也是打鼓的,有些摸不准,刘彻所言,究竟真假如何?

    但是,这一点都妨碍晁错立刻就蹦跶了出来,杀气腾腾的上一封奏疏,中心思想,就是一句话‘削藩未尽全功,大臣还须努力!’,磨刀霍霍,点了三五个诸侯王的名字,列举了他们的违法事迹。

    这封奏疏,与刘启的心意,可谓是不谋而合。

    现如今,强大的吴楚已灭,这两个过去诸侯王中兵力最多,最桀骜,财力最雄厚,历史最悠久的藩王一去,长安的权柄,可谓是达到了。

    没有诸侯王不敢再对长安有所不满和怨言,就连一向与匈奴人眉来眼去的赵王与燕王一系,都老实了许多。

    甚至就是三越,也已经忙不迭的派出了使者,再朝长安。

    在这样的辉煌胜利下。刘启的心也就变得更大了。

    假如一两个月前,吴楚兵锋最盛时,他的想法。最多不过也就是击败吴楚,然后,安心当自己的圣天子。

    但,现在,他却已经不再满足,继续放任地方诸侯割据,形同**王国的局面。

    他想要彻底的解决诸侯王的割据地位。收归诸侯王手里的兵权和财权以及人事权力。

    趁着自己身体还健康,一举扫清国内的隐患,为子孙后代。奠定万世基业。

    但,没有借口啊!

    而且,一年之内,连续撸了三个诸侯国。杀了两个诸侯王。还有一个楚王死在长安。

    再动诸侯的话,将来青史之上,会是如何评价他?

    宗室兄弟,宗藩内部,又将会是如何评价于他?

    无论如何,刘启都不希望留下恶名,更不希望,被天下人认为他没有骨肉亲情。冷血刻薄寡恩。

    是以,晁错的奏疏。他直接留了下来,不打算公布,也不打算批驳,就这样,再等等看。

    若是太子的梦境被应验了,那,这事情就可以拿出来再炒一炒,看看情况,若没有的话,就当没有这个奏疏。

    老刘家向来如此,既要当婊子,还喜欢立牌坊。

    满嘴的仁义道德,但实际上,手里拿的却是刀枪剑棒。

    但是,朝廷内外的风潮,却不打算就这么轻轻放下了。尤其是御史台的御史以及向来显得没事干天天晒太阳的大鸿胪寺官员们。

    他们中,虽然多数也不信什么太祖托梦,汉有贼臣之类的胡话。

    但是,太子发话了,未央宫也没有表示反对的意思。

    有点政治敏感性的,都知道是时候出来刷存在感表忠心了。

    反正,汉有贼臣,这贼臣,究竟是藩臣还是朝臣,谁能说得清楚?

    一时间,朝野一片鸡飞狗跳,各种各样的炮灰,纷纷跳了出来打头阵,试探风向,幕后的大人物们稳坐钓鱼台,静待时局变化。

    反正,在这个时候,即使打不倒自己的政敌,能恶心一下对方,也不错嘛……

    尤其是袁盎一系与晁错一系,几乎斗了个旗鼓相当。

    至于诸侯王,躺枪的人也有不少。

    甚至,就连一向默默无闻的代王也躺枪了——刘登被人揭发,在十一年前,他老爹还在的时候,与其老爹一起议论今上,言语颇有不敬之词……

    咳咳,这就纯属是泼脏水,要搅混局势了。

    代王一系,谁不知道,是标准的刘氏铁杆?向来就是老实厚道的代言人。

    当然,在刘彻的指使或者暗示,以及天子的纵容甚至放纵下,舆论的矛头,直接指向了向来与长安面和心不合的赵王刘遂。

    刘遂一直以来,就是长安的心腹大患,尤其是今上即位以来,与吴楚相从莫逆,更多有收留吴王使者,与之密谋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赵王遂一直就与匈奴人眉来眼去,大有效仿卢绾、陈烯,叛国投敌或者当带路党的架势。

    正月乙卯,乙巳日前一天,刘彻就开始紧张了起来,派了人在石渠阁,盯着太史令司马谈的动向,同时,他彻夜未眠,盯着天空。

    子时刚过大概两刻钟,一个拖着巨大尾巴的彗星,从西北略过天空。

    这颗彗星非常巨大,拖拽的彗尾在星空中划出一条明显的彗星轨道。

    五个月内连续出现两颗彗星,顿时,天下震动。

    没有人能解释,这颗彗星,意味着什么……

    上一次彗星出现,吴楚谋反,结果,连绵三月,才得以解决,今次,再次出现,难道会是匈奴人入侵的预兆?

    许多人心中彷徨无比。

    这时候的汉人,明显,还是缺乏足够的自信。

    面对兵强马壮的匈奴人,纵使是最乐观最好战的人,也不敢说,能战而胜之。

    甚至,朝野民间,存在着大批的对匈奴恐惧的主和派。

    这些人中的激进分子,抱着的是跪舔也要和平的想法,反对一切可能激怒匈奴的做法。

    因此,许多人忧心忡忡。

    然而,朝臣们却在看到了这颗彗星后。立即就想起了太子之前几日召集他们所说的那段话。

    “孤夜梦白头翁,告孤曰:汉有贼臣,当戒之。警之!孤欲再问,只见有长星出西方,仿佛有天火播雒阳东宫大殿……”

    在这彗星面前,便是抱着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大臣们,也纷纷交出了自己的膝盖。

    “高皇帝显圣了啊!”有人哭着喊着,这是汉家的死忠铁杆。

    “汉有贼臣?那么谁是贼臣?”更多的人则是陷入了深思。

    毋庸置疑,随着这彗星的出现。太子的预言已经坐实了一半,即使没有天火播雒阳,可信度也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这贼臣是一定也必须存在的。

    假如没有。那就肯定是臣子们工作不够仔细,追查不够认真所致,要重重检讨!

    甚至政治敏感性更高的两千石大臣,已经迅速的脑洞大开联想了起来。

    连吴逆作乱。那位白头翁(疑似高皇帝)都没有出来托梦。

    那就只能说明。在天上的神明,汉家的开国皇帝,都认为,这个贼臣比吴逆对汉室的危害要更大更严重。

    那就只能在诸侯王里面找贼臣了。

    但问题是,贼臣是谁?

    许多人想来想去,顿时就脑洞大开的联想到了——肯定有个阴谋叛乱,反叛长安的贼臣集团。

    假如不是这些贼臣有了组织甚至串联了起来,意欲一同举兵叛乱。那位老大人何苦需要托梦示警?

    晁错顿时就激动万分!

    还有什么比有一个潜在的‘阴谋反汉集团’更能振奋他这一系的官员的士气和战斗力的?

    甚至就是天子刘启,在半夜忽然被人叫醒。出来望着天空上拖曳着长尾的彗星,也是脸颊都有些抽动。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道:“好贼子,居然真的还藏了一个贼子,意欲对朕对社稷不利!”

    “查!给朕去查,到底是哪个贼子,竟欲作乱!”刘启几乎是铁青着脸下的命令,他实在是很好奇,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还敢反抗他,甚至到了高皇帝都要托梦示警的严重地步。

    至于为何是托梦给太子。

    刘启也是自动脑补了一下过程。

    因为当天他曾昏厥嘛,身体不适,这高皇帝托梦给太子,也就能够理解了。

    既然天子都一口咬定肯定存在一个贼子了。

    那低下的官员,还能说什么?

    拼命去查罢!

    所有诸侯王的个人资料喜好和被记录的言行与档案都被翻了出来,除了少数几个比较老实沉默的家伙,其他人几乎人人都有嫌疑,人人都能上贼臣的名单。

    这可就愁坏了少府的尚书和侍从们。

    到底谁是贼臣?

    看着那十几个貌似人人都可以算贼臣的诸侯王,许多人心里开始打鼓,没有人敢将这些人的名字全部报上去。

    只能从中选几个最桀骜最不顺服长安的诸侯王,当成目标去调查了。

    于是,好几个人躺枪了。

    甚至,就连齐王刘将闾,也不幸倒霉。

    至于赵王刘遂,更是成为最大的目标,所有有关刘遂的言行以及过往派往赵国大臣回报长安的奏疏,统统都被翻出来,逐字逐句的被人拿在放大镜下研读。

    翌日,乙巳日午时。

    一封雒阳的八百里加急紧急急报送抵长安。

    昨夜子时三刻,天火播雒阳东宫正殿,烧毁宫室三间!

    整个长安,所有知情的彻侯公卿大臣们,这下子,再也不能安坐了。

    当日,所有在长安的彻侯八十三人,并丞相、御史大夫、中郎将、太仆、太常等文武百官,数百人,联名上书天子,奏曰:臣丞相张欧、臣御史大夫晁错,臣中郎将郅都,臣太仆袁盎,臣章武候窦广国等昧死以奏陛下:诗云‘明明在下,赫赫在上’是故文王‘将天明威,致王罚!’,今恶兆已显,神明已示,臣等昧死以奏陛下,请广查诸侯大臣,遍识忠奸之分,使忠臣能有所心慰,而贼子,无从逃脱!

    在奏疏后面,是密密麻麻的大臣公卿姓名。

    这样的阵势,汉家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现过了。

    上一次阵仗这么大的时候,还是故淮南厉王刘长谋反案被下诏让群臣共议的时候。

    整个,长安,无数人心惊肉跳的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未央宫在沉默了半天以后,把太子刘彻和丞相、御史大夫等三公九卿以及在长安的彻侯外戚,统统请进了未央宫。

    人人都知道,天子,将要给出一个说法,指名一个或者某几个‘贼子’嫌疑犯了。

    这极有可能意味着,又一场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妈蛋吓死哥了,居然下起了冰雹,老家……

    好大的冰雹啊,吓死哥了,邻居家的窗户玻璃直接碎了三块,另外,停电了几乎三个有个电线直接被狂风吹断了,我勒个去,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样大的冰雹~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