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四十二节 背锅侠(1)
    翌日,正月初一。==

    刘彻刚起床,汲黯就带人捧着一大堆的文书和案牍,前来报道了。

    “家上,这些都是少府与诸九卿司曹衙门的公文,请您过目……”汲黯恭身敬拜着,跟在他身后的官吏们,捧着一堆堆的竹简,呈到了刘彻案头。

    刘彻随手翻看了一下,都是些琐碎的事情。

    他抬抬手,对汲黯道:“这些文书,卿拿去与张汤、颜异,共同审阅,再来告知孤结果!”

    “诺!”汲黯恭身一拜,然后挥手让官吏们再捧起竹简,慢慢的退出殿堂。

    刘彻待汲黯走后,却是站起身来。

    如今,他身为监国太子不单要管这太子宫,就是朝政,在名义上,也归他管。

    然而,相对的,麻烦也多了起来了。

    单单就是三公九卿各衙门的往来文书和上报的奏疏,一天保守估计大概也有差不多一百多份,再加上前些周亚夫大军的军报与奏疏以及各郡县主官上书等等,加起来,这一天就要看上百公斤的竹简。

    假如真要一个个逐一的去看,去检查,那,刘彻就是长了三头六臂,估计也够呛!

    是以,这些不太重要的事情,就交给汲黯等人去处理。

    刘彻可不想跟秦始皇一样,最后落得一个累死的下场。

    况且,现在,刘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考虑和权衡。

    从太子到监国太子,这是一个飞跃。甚至可以说是升华。

    因为,监国太子,可以名正言顺的。掌握武力,任命军官甚至单独建立一支军队。

    然而,相对的,权力有多大,黑锅就要背多大。

    身为穿越者,刘彻知道,马上。他就要背一个大大的黑锅了。

    “该死的彗星和雷暴……”刘彻感觉有些头疼,用力的摇晃一下脑袋。

    现在是正月初一,用不了几天。就是正月的乙巳日了。

    乙巳,这一天,长星出西方,天火播雒阳。

    这是前世刘彻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事情。

    彗星象征兵灾。雷暴劈雒阳,则寓意着上苍对统治者的不满。

    就算脑洞不怎么开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将这两个事情给联系到一起。

    倘若脑洞大开的话……

    刘彻知道,他极有可能,将要面临一个严重的危机。

    作为监国太子,一旦长星出西方,天火播雒阳,那么。毫无疑问,这个锅。他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

    倘若某些家伙再利用此事,上跳下窜,串联和结伙,刘彻的太子位置也未必就真的稳如泰山!

    “我得想个办法,找个接锅侠!”刘彻在心里盘算着。

    刘彻现在容不得自己的太子位子和权柄有半点闪失。

    只是,这接锅侠比接盘侠更难找。

    刘彻想破了脑袋,也才想出来一个半接锅侠。

    踱着步子,刘彻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江都王的归属问题。

    若是以前,他光明正大的跳出来,给刘阏背书,保送刘阏直接成为江都王,也没人会说闲话。

    但他现在是监国太子。

    再那样干,就有些不合适了。

    作为监国太子,刘彻必须要保证,他最起码在表面上要做到公平公正,要让人挑不出刺来。

    不然,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谁愿意陪你玩啊?

    游戏没人陪你玩,那自然是玩不下去了。

    而政治游戏一旦玩不下去了,那就只能上刀剑了。

    而且,蛮干的话,对刘彻自己的名声以及人望也都是一个打击。

    从昨夜到现在,刘彻满脑子,都在思考着这两个事情。

    此时,正好是早上,脑子被北风一吹,刘彻顿时就清醒了许多。

    于是,他立刻有了决断!

    转过身,刘彻对一直静立在他身旁,随时等候吩咐的王道,命令道:“去,给孤召两千石以上九卿衙门各大臣事!”

    “诺!”王道立即就下去吩咐。

    刘彻却在心中,开始推演和盘算起来。

    自古以来,假借托梦、鬼神以及祥瑞等事情来达到自己政治目的的统治者数不胜数,这些事情,更是造反必修的一门课程。

    同样的,只要能将己身托于神秘之上,以天意为幌子,也几乎可以无往而不利。

    譬如,王莽篡汉玩的那些把戏,以后世的眼光来看,幼稚天真到了极点,可他却偏偏成功了。

    由此可见,骗术并不一定需要复杂,有的时候,一个简单的忽悠,可能会起到奇效。

    尤其是对于统治者来说。

    先天的强势地位,使得臣子不可能有反驳甚至质疑皇权的可能性。

    宇宙万物,物理定律,自然规律,统统都要尊重皇帝!

    对皇帝来说,指鹿为马,这是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办到的事情。

    君不见,为了避刘彻的老爹与祖父的讳,启与恒纷纷改名。

    夏启变成了夏开,齐恒公变成了齐永公。

    刘彻虽然不过是个监国太子,但,却也可以狐假虎威,行一些往常不敢行的事情了。

    等到,大臣们都来到了太子宫。

    见礼完毕,各自落座之后,刘彻就悠悠然起身,用一种略带沙哑的腔调,对着群臣道:“昨夜,孤做了一个梦,梦见一白头翁,对孤言:汉有贼臣,当戒之警之,孤欲再问,只见有长星自西方掠天而过,又仿佛有天火播了雒阳东宫正殿……”

    刘彻看向诸臣,问道:“此梦为何如此,孤甚不解,诸卿皆饱学之士,多闻博识,请以教我!”

    对刘彻来说,撒这个谎,最大的好处,就是彻底甩掉了几天以后的彗星与雷击的锅。

    至于接锅侠……

    不是赵王就是燕王。

    汉有贼臣,这四个字,一旦几天后那长星出西方,天火播雒阳的事情一发生,那么,毫无疑问,就算是儒家的那帮人,估计也会认为,这是神灵示警。

    贼臣是谁?

    那就要充分发挥各自的主观能动性了。

    但刘彻相信,赵王刘遂,估计十之**要躺枪了。

    当然,更大的好处,则在于,这事情以后的发酵。

    想想看,那位给刘彻‘托梦’的白头翁是谁?

    只要脑子不笨的,稍微有点政治敏感的,估计都会一口咬定是高皇帝。

    既然高皇帝都托梦给太子了,那太子当真就是天命所归了!

    这也算是刘彻经过深思熟虑后,想出来的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

    甚至,刘彻都不需要担心皇帝老爹会起疑心或者别的什么。

    原因很简单,刘彻是在成为监国太子后,才做梦梦见的白头翁。

    按照中国的政治传统,监国太子,算是半个皇帝了,可以代天行使君权。

    因而,这只是一个类似擦边球的举动,并不会踩线。(未完待续。。)

    ps:  嗯,到家了~

    然后昨天太累了,回家就倒床上睡觉了~所以没有更新,今天呢,事情也很多,刚到家嘛,什么事情都多~然后明天的话,尽量多写点吧~抱歉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