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四十一节 监国太子
    逐除大典,其实白天的戏份并不多。++

    刘彻要当的,其实也就是个泥塑的菩萨。

    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保持微笑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自有大臣们去处理。

    汉室建国虽然不过五十几年,但是,整个政治体系,却是继承自秦国的,经历过春秋战国锤炼的成熟体系。

    因此,对刘彻来说,主要挑战,是晚上的逐除仪式。

    届时,所有在长安的彻侯外戚以及诸侯王子弟,都会来到宣室殿前,参加逐除仪式。

    逐除日晚上的仪式,在汉代,又被称为大傩。

    诗经有云:巧笑之瑳,佩玉之傩。

    论语中也说——乡人傩,朝服而立于阼阶。

    这些前代贤圣的记载都表明,大傩仪式,是严肃的政治活动。

    在君权天授的时代背景下,刘彻以太子身份主持,必须兼顾威仪和孝道,而且还得做出一定的姿态,来笼络人心。

    这其中的度,是比较难把握的。

    辛亏,有晁错在身边提点和安排,刘彻这才知道该去怎么做。

    毕竟,晁错曾经当了十五年的太子家令,对这样的事情,熟悉无比。

    终于,夜幕徐徐降临。

    大傩仪式,也随之拉开了帷幕。

    宣室殿中首先响起了声势浩大的鼓声,随之,整个长安城都陷入了锣鼓的合奏之中。

    这是大傩的传统,根据神话传说。鬼虎、疫、魅、不祥、咎、梦、磔死、寄生、观、巨、蛊等魑魅魍魉是最怕鼓声的。

    所以,自春秋以来,每年大傩。都是伴随着鼓声进行的。

    同时响起来的还有,数百位童子的齐声唱和。

    “甲作食凶,巯胃食虎,雄伯食魅……”童子们稚嫩的声音,伴随着鼓点,一声声的传出。

    上百位头戴各种鬼神面具的巫师,也跳出来。持着各种各样的道具,在殿中,跳起了舞蹈。

    这些巫师嘴里面念念有词。因为语速比较快,一般第一次听,是有些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的。

    但只要仔细一听,但凡挺清楚的。估计都会在心里笑。

    原因很简单。这些巫师念的不是咒语或者经文,而是很朴素的恐吓语言。

    恐吓的对象,自然是那十一种被人们讨厌的魑魅魍魉,疫疠之鬼。

    譬如,当童子们唱到‘巯胃食虎’时,扮作巯胃的巫师们就会格外的激动,跳着大喊,其语言也很通俗。大抵是些‘快跑吧,再不跑。我就要抓住你了,把你扒皮抽筋,掏心挖肺,还要放在火上烤’

    而这个时候,扮作鬼虎的巫师,就会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跪地求饶什么的。

    是以,其实,大傩算是汉室皇家的重大庆典中比较欢乐的一个典礼。

    不拘巫师们可以放肆,就连臣子,也可以兴致来了,上去凑个热闹。

    大抵算是一场西元前的s大会。

    臣子们可以放肆,但作为典礼的主持者,刘彻就必须安坐。保持着微笑,还要有所威仪。

    然后,他还要与每一位前来拜会他的彻侯公卿,稍微的聊一聊。

    这个工作量就比较大了。

    因为,在京彻侯上百位,其中多数,刘彻见都没见过。

    何谈了解?

    好在,对此,太仆袁盎早就安排好了,每当一个公卿前来拜会时,都会有一个站在刘彻旁边的官员,将一张帛书拿给刘彻看,帛书上,写了前来拜见的这位贵族的名讳、封号以及父祖的基本情况。

    这样,刘彻就可以表现得比较得体,不至于出洋相,甚至,他还能根据前来拜会者的背景,勉励一二,褒扬一二。

    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政治活动。

    整个大傩一直持续到亥时,在人定时分,才停歇下来。

    然后,宫里宫外,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无数的巫师们,将他们戴过的面具丢进火堆中,将之彻底焚毁,表示,所有的魑魅魍魉,疫疠之鬼,都已经被赶出了人类的世界,它们再也不能危害到人类。

    这时候,天子刘启,也在几个宦官的簇拥下来到了宣室殿。

    刘彻连忙带着群臣上去觐见。

    天子刘启这时候,气色好了许多,脸上也有了些红润。

    他登上御榻,坐下来,摆摆手,对着群臣道:“朕今日偶感风寒,身体有所不适,是以,大傩由太子主持,倒是辛苦诸卿了!”

    天子的出现,是必然的。

    不然,天子一整天都不出现,外人,肯定会有所怀疑和浮现。

    大臣自然连忙跪下来,道:“臣等不敢,惟愿陛下龙体安康!”

    刘彻也跪下来,道:“儿臣年少德薄,主持大傩,战战兢兢,唯恐德薄,有伤父皇英明,幸得诸卿协力,方能顺利!”

    天子刘启看着刘彻,摆摆手道:“太子做的不错,朕心甚慰!”

    确实,逐除大典,虽然是汉室所有重要庆典中政治意味相对较小的一个大典。

    然而,十六七岁就能主持这样一个大典,还能让之有秩有序,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表扬的事情。

    刘彻自然谦虚的道:“儿臣不敢当父皇夸赞,俱是公卿之功!”

    天子刘启却只是笑了笑,然后,他就站起来,对大臣们道:“朕决定静养一月,这一月,朝中大政,由太子监国,丞相、御史大夫与九卿、卿大夫辅佐,倘遇事不决,再禀报朕!”

    大臣们闻言,倒没有太大的反应。

    毕竟,汉家太子监国,是有传统的。

    打高皇帝刘邦起,太子监国就成为了定制,不过当时是高帝要征讨那些不臣的诸侯。

    等到了先帝时,先帝三次出巡和两次远征,也俱是太子监国,尤其是到了先帝的最后两三年,当时的太子,现在的天子,在事实上已经开始接手大权了。

    刘彻更是激动万分。

    这监国,虽然说,其实屁权力都没有,反而责任要背一大堆!

    像当年刘盈监国时,实际上,决定的权力在曹参和吕后手上。

    也就只有刘彻的老爹在先帝晚年病重之时,才算的上真正的监国。

    而,现在老爹虽然身体出了点问题,但却肯定不至于连视政的能力都没有了。

    是以,这监国,其实就是给刘彻一个学习和掌握各种朝政,了解各个衙门情况的机会。

    至于决定权嘛……

    嘿嘿,后来小猪都当了皇帝了,结果就因为决定以后政事不再向窦太后报备,结果差点被废掉了!

    是以,刘彻只要不笨,他肯定知道,事无巨细,都得呈报皇帝老爹,等他老人家拿出决断,最多,他可以在其中施加些影响。

    但,踏出这一步的太子,从此就能名正言顺的插手政务,更可以对天下郡县诸侯发号施令,更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对某些政策进行微调。

    而,这是刘彻做梦都想要的结果!(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