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三十六节 江都攻略(2)
    王道领命而去,没有多久,又回来了。

    “家上,德候求见!”王道回到禀报道。

    “德候?”刘彻踌躇了一会,心中冷笑几声,随即道:“你去告诉德候,孤今日身体不适,不便见客!”

    “可是……”王道跪着道:“德候是与李公结伴前来的……”

    “李公,那个李公?”刘彻奇道。

    “是长秋令李公!”

    “李信?”刘彻在心中权衡了一会,最终坚决的摇头:“孤不欲与德候相见,你去转告李信,就说孤卧病在塌,不方便会客……”

    在心里面,刘彻也不由得想着:“李信怕是昏头了罢!”

    “什么人都跟带来见我了……”

    那德候,可不是什么善茬!

    在前世,德候刘广,就是汉室明令通缉的罪犯之一,在南越潜逃了二三十年,最终死于南越。

    对此人,刘彻印象最深的就是,前世,吴楚七国并起,皇帝老爹杀了晁错,以晁错的人头,做交代,希望七国退兵。

    被委任为使者,派去与刘濞谈判的人,除了袁盎,就是这位德候刘广了。

    袁盎从吴营逃了出来。

    而德候刘广却毫不犹豫的附逆了,还甚为猖狂的写过一些辱骂长安天子的话语。

    这也就罢了!

    毕竟,刀剑之下,说些违心话,虽然法律不容,但却值得同情。

    然而,事后的调查表明,这位德候刘广及其父刘通,是刘濞在长安的眼线和代言人。

    奉着刘濞的命令,做过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等于是一位西汉版的潜伏主角!

    这样的人。刘彻是怎么都不愿意与之扯上关系的,有着联系的!

    尤其是,随着汉军长驱直入。全吴投降,那些深藏在广陵宫廷中的吴国文档以及秘密。都会随之被运来长安,还有那些被俘虏的刘濞亲信、大臣、贵族们,为了活命,那是什么事情都会招。

    这德候,哪里还藏得住?

    便是现在,德候这两个字,就已经有着魔力,令长安众人都望而祛步。不敢亲近。

    许多过去与其亲密的贵族大臣,都忙着划清界限,与其做切割。

    刘彻不明白,李信为什么要趟这浑水?

    难道李信不知道,这德候,本就是刘濞的堂弟?

    有着这样一层关系在,别说刘广与刘濞关系非常亲密,便是没什么来往,这瓜田李下的嫌疑,谁敢担当?

    “唉……”刘彻摇着头。叹了口气,只能将之归咎到,薄皇后心肠太软的身上了。

    刘彻记得。当初,壮武候宋昌,就常常去皇后的淑房殿打秋风……

    这次李信估计又是熬不过薄皇后的面子,舍不得拒绝。

    这么脑补着,刘彻念头就通达了。

    于是,他迈步向前,顶着大雪,来到一处阁楼殿宇之前。

    “家上……”殿前,两三个宦官。正在清扫着走廊上的积雪。

    见到刘彻,他们连忙跪了下来。

    “卓良人与程郑良人。最近可还安好?”刘彻随口问道。

    这殿宇是刘彻特意给卓文君和程郑萱安排的,两者同住一个大殿的两侧。

    目的。也简单,刘彻想测试一下,程郑萱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

    因此,刘彻故意晾了程郑萱与卓文君将近二十天,甚至不曾过问她们两个在宫里面的生活,仿佛忘记了这两人的存在。

    “回禀家上,卓良人与程郑良人,此刻在一起说话呢……”一个宦官闻言,立即答道,还十分热情的道:“家上可是要去看望两位良人?请容奴婢先去通秉……”

    刘彻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今日就免了吧,改日再说!”

    卓文君,年纪太小了,还要养成。

    程郑萱虽然已经能吃了。

    但刘彻,决定再等等看。

    对这两女,刘彻有着自己的计划和目标。

    一方面,刘彻需要程郑婴和卓王孙全心全意的为他服务,献完财产献余生,带动汉室的相关产业升级和发展。

    而另一方面,刘彻需要防着一些。

    作为穿越者,刘彻很清楚,当权势与财富结合之后,会变成什么。

    因此,在不确定两女的秉性之前,刘彻觉得,还是先晾着比较好。

    刘彻走后,那几个宦官却是立刻兴高采烈的跑去报喜。

    “恭喜两位良人,方才家上来过,还问了两位良人的安好……”这三个宦官磕着头,高兴的道。

    他们与程郑萱,卓文君,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存在,这些日子,看着其他秀女或多或少的被召去侍寝,而唯独这卓良人与程郑良人这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可真是急坏了这些宦官还有下面的侍女。

    在这宫中,等级森严。

    受宠的妃嫔的奴婢,与不受宠的妃嫔的奴婢,那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时候,太子的出现以及表现出来的对卓、程郑两人的关心,让这些宦官吃了颗定心丸。

    就连生活都一下子变得光明了起来。

    程郑萱闻言,与卓文君对视了一眼。

    卓文君还太小,不懂这其中的意思。

    但程郑萱却很清楚,心中也暗自高兴了起来。

    只是,可惜,太子终究只是路过而已。

    “若太子来我殿中,我一定要想个办法,留太子下来……”程郑萱心中暗暗想着,小脸就不由得烫了起来。

    ………………………………………………

    下午的时候,雪停了。

    刘彻于是就让王道带人去清扫积雪,顺便,堆几个雪人做景观。

    雪人堆到一半,就有宦官来禀报:“家上,馆陶翁主与德候求见!”

    刘彻听了,眉头一皱。

    这德候还真是神通广大啊!

    上午请了薄皇后身边的李信来当领路人,被拒绝后,转头就找了刘嫖!

    啧啧,这拉关系,开后门的天赋,真是强大!

    上午,刘彻能婉拒李信。

    此时,未来的丈母娘兼姑姑亲自上门,刘彻就无法拒绝了。

    “能说得动馆陶,还找我做什么?”刘彻心中狐疑着。

    别的不说,馆陶跑去给窦太后吹吹风,只要哄得窦太后开心了,什么事情摆不平?

    在汉室,太后想杀一个人,或许有些难度。

    但想救一个人,却简单的很。

    当年周勃都被关进廷尉大牢了,已故薄太后一拍桌子,先帝立刻就要找台阶下,后来更是将之无罪释放。

    带着这样的疑惑,刘彻把王道喊来吩咐道:“去准备一下,迎接长公主,另外,去告诉汲黯,一刻钟以后,让汲黯装作有急事的模样,来画堂大殿……”

    这就是刘彻安排的一个后手了。

    万一要是馆陶逼着刘彻帮刘广开脱,那刘彻就可以借机脱身了。(未完待续)

    ps:抱歉,最近身体比较傲娇,老是头晕什么的~过两天还有回家,所以,最近更新会比较坑~等年后应该就好了~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