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三十五节 江都攻略(1)
    丁亥年的十二月对刘彻来说,过的特别快。

    一眨眼,就到了最后几天了。

    宫里面上上下下都开始忙活着准备‘逐除’仪式。

    一些奇怪的人开始在宫里出没,一面面大鼓和一块块木雕的恶鬼雕像,被运进宫中。

    所谓的‘逐除’,大抵是后世的除夕的雏形。

    是一个在关中被广泛认可的节日。

    大抵贵族都会选择在十二月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后世的除夕之日,延请巫师什么来家里驱逐疫疠之鬼。

    但跟大多数的中国节日,最后一定会变成集体嗨皮与欢庆一样。

    这逐除仪式,发展至今,宗教意义已经退居其次,重点已经是娱乐了。

    已宫廷为例,逐除仪式的当天,劳累了一年的宦官和低阶侍女都可以稍微放松一下,观赏巫师们跳大神,焚烧恶鬼的雕像,驱逐疫疠。

    当然,具体到顶层。

    譬如说刘彻啊,刘彻他老爹啊。

    就不是这么轻松了。

    尤其是刘彻,按照传统,除夕那一天,整个太子*上到大臣,下到奴仆、宦官、侍女,甚至思贤苑里的佃农,都能从他这里拿走一个大大的红包。

    另外,这一天,刘彻还得给宫中上下人等发三套新衣裳。

    一套便服,一套常服,还有一套官服。

    这钱就像流水一样,哗哗的就流了出去。

    当然,有出就有进。

    皇帝老爹、窦太后还有薄皇后那边,刘彻都能拿到一笔不小的赏钱。

    大抵能填补刘彻这一块的支出。

    只是,唯一的问题是,刘彻自作主张,大手一挥,宣布今年的赏钱在过去的基础上浮动了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五十,还每人都发一匹视官阶地位等级而不同的绢布。

    看似涨幅不大,但整个太子*及思贤苑,上上下下,大好几千人,这支出一下子就多了将近百万钱。

    “要是前世,这么花钱,我估计得心疼半天了……”想着这个事情,刘彻也不由得唏嘘不已。

    前世,他堂堂一个河间王,一年到头,辛辛苦苦,也就不过几千万钱的进项,这些钱看上去很多,但关键是,他得养自己得军队、卫队、王宫上下奴仆、一堆女人和孩子还有大臣。

    而今生,他单单是那十个直属太子的食邑县,所能贡献的赋税和田租,就几乎等同他前世一年的财政收入了。

    他的那十个食邑县,全部都是在关中,每一个都是一万户以上的大县!

    “家上,您在想什么呢?”耳边传来一个女子撒娇的娇媚声。

    刘彻回过神来,伸手在对方高耸的柔嫩处轻轻一捏,笑道:“孤在想,等会该怎么收拾你……嘿嘿……”

    对方闻言,娇嗔着贴上身来,使劲的将自己的身子贴到刘彻的胸口,一张俏脸微微露出些羞涩的神情,但是,眉宇间却俱是期待的模样,低低的道:“请家上怜惜些……”

    刘彻哈哈大笑,放开对方,道:“孤先去办些事情,你洗干净等着孤回来罢!”

    那女子立即乖巧的站起来,顾不得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裳,连忙帮刘彻穿戴起衣服。

    这女人姓张,据说是从代地选来的秀女,十**岁的年纪,风情万种,也很懂得伺候人,更懂得取悦男人,算是上次选秀中目前刘彻临幸最多得一个秀女。

    刘彻走出殿门,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恭身送别自己的女人。

    “以色娱人,不过晨露白霜……”刘彻微微摇了摇头,这个女人,于他已经没有新鲜感了。

    两世为人,刘彻身上的刘氏痕迹,已经越来越重了。

    犹记得刚穿越时,每一个睡过的女子,刘彻都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含在舌尖上。

    然而,此时,刘彻甚至没有问过这女人的过去和家人……

    论心性凉薄和寡恩,刘氏一系,可谓中国历朝历代之最!

    步出殿门,殿外正在下雪。

    几个宫女和宦官冒着雪,在清理着前殿院落中的场地,为即将到来的逐除仪式准备。

    见到刘彻出来,王道连忙迎上来,跪下来禀报道:“家上,前时,太尉捷报传来,吴逆已然授首,首级正被加急送来长安,想来逐除之后,当能来到长安!”

    王道说完,就叩首道:“吴逆授首,天下安宁,奴婢恭喜家上了!”

    刘彻听了,一点都不意外。

    十几天前,下邑大胜之后,梁王刘武和太尉周亚夫到处找刘濞,可怎么找到没找到。

    然后,才听说了刘濞逃到了东越也就是东鸥人的地盘上,打算征召三越军队,号召吴国士民,与汉室决一死战。

    刘彻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已经给刘濞判了死刑了。

    刘濞跑到东越,可以说是自寻死路!

    因着这东越,是长安的铁杆小弟啊!

    刘濞若是得势,东越小国寡民的,自然不敢得罪,但他既然败了,还败得那么惨,东越人再不懂怎么办,那就是白痴了!

    更何况,东越人早有杀死汉室叛臣向长安领赏的传统。

    当年英布英雄一世,就是死在东越人的手下。

    当然,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刘彻拍拍手掌,高兴的道:“善,传令下去,赏赐宫中上下每人肉一斤,钱一百!”

    “诺!”王道自是躬身应命。

    然后,他接着禀报道:“家上,剧都尉自吴国回报了,这是剧都尉的亲笔报书!”

    说着,王道从怀中取出一个被蜜蜡封住了的竹筒,呈递到刘彻面前。

    刘彻接过来,揭开蜜蜡,倒出装在里面的一张帛书,摊开来看起来。

    一边看,刘彻一边高兴的点头。

    剧孟在奏报中只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刘彻曾经命他做的事情,基本已经完成了。

    吴王刘濞四十年辛苦积蓄和心血,如今,都为刘彻做了嫁衣!

    总共数十个作坊,八个大型船厂,十多处矿山,上万工匠,俱都安然无恙!

    刘彻清楚,这是一笔无可衡量的巨大财富!

    远胜亿万金钱!

    “去告诉汲黯,让其立刻以孤的名义写信给河间王,请河间王做好准备,得到诏命后,立即来长安,不可延误!”刘彻吩咐着。

    矿山和工匠什么的,一时半会,刘彻也只能眼馋。

    但那八个在广陵附近的大型船厂及其附属的作坊、工匠,刘彻却一定要拿在自己手里。

    这关系着,能否点亮大航海科技树!

    是以,这十几天以来,刘彻一直在积极的让臣子营造舆论,更在窦太后和皇帝老爹面前说了许多刘阏的好话。

    堪堪的说动了皇帝老爹,给刘阏一个争取吴地的机会。

    而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却还得看刘阏的表现。

    因为,吴国频临三越,是汉室向三越甚至更南方经营的桥头堡,想在此地为王,可不仅仅要皇帝老子认可,刘阏自己也得证明,他能镇得住南越、闽越、东越三藩。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