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三十三节 灭亡(1)
    丁亥年十二月甲子,梁国,下邑。

    这时,已经时深夜了。

    下邑的汉军,却一个个紧张无比,许多新兵,战战兢兢的拿着刀枪,站在箭楼和寨墙上,望着远处,那一望无垠的火把海洋。

    远处,吴楚的军营之中,喧哗声,喊杀声以及鼓噪声。

    深深的吓坏了这些初次上阵的新兵。

    好在,每一个新兵身边,都跟着一个目光坚定,步伐沉稳的老兵。

    在老兵们的呵斥下,这些新兵才勉勉强强的站稳了脚跟,哆嗦着拿着刀枪,警戒着远方。

    但,即使如此,下邑的汉军,依旧有些人心惶惶。

    毕竟,在下邑,只有不过三万汉军,即使加上本地的民壮以及地方的郡兵,统共不过四万。

    而对面,是三十万之多的吴楚联军。

    而且,是已经被逼到绝路,要拼死一搏的亡命之军。

    自古以来,归师勿掩穷寇勿追。

    吴楚逆军,却是比归师更可怕的死军!

    巨鹿一战,项王破釜沉舟,号称天下无敌的秦军,灰飞烟灭。

    淮阴侯列阵于赵国,背水一战,没有退路的汉军,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战斗力,曾经击败秦军,横扫天下的楚军,灰飞烟灭,项羽心腹爱将龙且战死。

    这两个例子,汉家军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人人都知道,当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被逼到绝境时,那一定能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战斗力。

    而且,这两个过去被无数人传唱和复述的故事,在潜移默化之中,还在不断加深汉军的不安情绪。

    更让人不安的是,吴楚联军的火把海洋连绵数十里,就像一头巨大的狰狞怪兽,张着嘴咬过来。

    所有人都在心中打着鼓,吴楚联军,会从哪里进攻?会怎么进攻?

    这个时候,从伍长到都尉、司马,所有的军官都将视线投向下邑城外的中军大帐,希望,太尉能给出一个方向。

    在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定心丸,一个能消除他们恐惧、不安与疑惑的命令。

    军中军心不安。

    周亚夫却躺在榻上,美美的睡着觉。

    义纵站在一旁,拿着刀剑,以侍卫的身份,警戒着。

    这时候,帐外终于传来了脚步声,几个性格脾气比较急躁的将军,掀开帐门,径直走了进来,跪下来,拜道:“末将等求见太尉!……”

    话还没说完,就被义纵阻止了。

    义纵轻声的对进来问话的将军们道:“嘘!小声点,太尉刚刚睡着,别吵醒了……”

    将军们脾气比较暴躁,闻言,一个个脸上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外面可是有着几十万的叛军,这些叛军,饥肠辘辘,缺衣少粮,完完全全就是一群为了活命而战的疯子。

    可作为汉军的统帅,太尉,周亚夫居然睡着了???

    他怎么可以睡着?

    将军们有感觉愤怒,也有不屑的。

    义纵看着这些人的表情,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微微笑着道:“太尉睡前吩咐末将,吴逆跳梁小丑而已,不足为俱,太尉已尽知其举动,贼军必在今日午夜,自西北袭击我军营寨,请将军们回去后告诉诸校尉、都尉、司马,谨守西方营寨即可,其他方向的贼军,不过虚张声势而已!”

    听完义纵的话,这些将军们脸上的神色,纷纷为之一变,一个个竟然露出了‘原来是这样啊’的表情,原本的紧张、愤怒、不屑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

    纷纷拜道:“太尉即已成竹在胸,我等唐突了!”

    更有人道:“吴逆宵小,即已被太尉窥破行迹,当真是求死而已!”

    义纵看着这些演技一个个都已经突破了天际的将军们,心里面,虽然诧异无比,但脸上,还是得继续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故意高声道:“确实如此,太尉妙算,自到梁国,便已知,吴逆必败,汉军必胜!使曲周、弓高两位君侯,千里奇袭,果然一击毙命!”

    事实上,这是一出早就准备和排演过的戏码。

    为的就是安定军心。

    两天前,当周亚夫带来义纵来到下邑后就发现,下邑虽然防御坚固,壕沟深而宽,营寨林立,但有一个致命之处,那就是,驻扎在此的汉军,约有一万余是纯粹的新兵蛋子。

    新兵,没有经验,缺乏定力,而且心理情绪波动极大。

    是故,每次作战,军队中新兵太多,会严重影响军队的作战能力。

    然而,从昌邑调军,一时半会,来不及了,也很容易给吴楚军队钻空子,更会加重新兵们的不安情绪。

    是以,思虑良久之后,周亚夫与将军们商议出了这么一条稳定军心的计策。

    还有什么比‘敌军举动尽在吾掌握之中’更能稳定军心的?

    只要军心稳定,士气高涨,凭借着下邑的铜墙铁壁以及冰天雪地的有利天时,别说三十万,还是打个引号的吴楚军队,就是五十万,也只是来送死而已。

    果然,随着将军们出账,告知等候在门外的校尉和都尉、司马:“太尉已经卧睡了,睡前告知义都尉,今夜,吴贼必定从西北犯我,诸将,各回阵地,稳守西北,待到天明,吴贼必败!”

    听到这个消息,再加上之前在门外听到的义纵的话,校尉和都尉。司马们,虽然心中还有所疑惑。

    但之前,太尉命韩颓当与俪寄奇袭淮泗,创造的奇迹,此刻还萦绕在校尉们的心中,太尉在这些军官心中有着极高的信誉。

    因此,他们纷纷回营,告诉自己的部下,太尉智珠在握,已经算定了吴贼肯定会从西北进攻,我们只要守住西北就好了。

    有了这个命令,加上周亚夫先前的奇迹光环存在。

    即使新兵们,也顿时安心了不少。

    毕竟,在黑夜之中,看着远处喧哗和沸腾的吴楚军营,这些新兵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时候,有了明确的命令,他们顿时就感觉身心为之一轻。

    甚至,更有人想道:“太尉都安心去睡觉了,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虽然,这些人心里还是比较紧张,但却不再恐惧了。

    到午夜时分,对面的吴楚军营之中,陡然动了起来,铺天盖地的吴楚死士,疯狂的从四面八方冲向下邑。

    然而,有心人仔细观察之后,发现,其他方向的,不过是些虚张声势的杂兵,不仅人少,而且,没有任何攻击能力。

    只有西北方向,涌来的都是货真价实的吴军精锐。

    看着那些咆哮着,奋不顾身的扑来的叛军。

    本来应该害怕,紧张和畏惧的新兵,此刻,居然也变得跟老兵一样了。

    熟练的按照训练中操练过的步骤,拿着弓弩,在军官的命令下,沉稳的对着扑来的叛军射击。

    在他们心中,太尉果然神机妙算,算死了吴军必然从西北来袭。

    这么说的话,那吴军也肯定会败亡了!

    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一群将死之人,败亡之军而已!

    士气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