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三十一节 第二次考举(2)
    其实,本来,事情还做不到这么绝的地步。\  .\

    譬如十余年前,济北王刘兴居背后捅了长安一刀子,直接导致本来已经准备好要开往长城的大军被迫掉头去平叛。

    那一次,先帝虽然怒气腾腾,气得不行,但也不得不下诏,赦免了所有附逆之人,除却主谋之外,剩下的刘兴居余党一个没动,甚至连官位都照旧。

    然而,当今天子,刘彻的这个皇帝老爹,显然没有先帝那么好的肚量和脾气。

    这一次,他已是下定决心,要把吴楚两国的分裂势力连根拔起。

    再也不讲什么‘仁恕’了。

    而当今天子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底气,原因却还是出在刘彻身上。

    去年刘彻搞的考举,别的效果暂且不论。

    单单就是选上来的那十几个人,每一个,即使再怎么挑剔,也能外放做一县之令。

    若其中的佼佼者,更是令人赞不绝口,甚至已经有人评价去岁的那一次考举选上来的人:大抵皆为未来肱骨。

    关中的地主士绅与豪商们,更是摩拳擦掌,积极等待下一轮考举。

    据说,许多上一次被刷掉的士子。

    纷纷‘知耻而后勇’‘勤读诗书,遍访名师’。

    让许多为孩子操碎了心的家长纷纷喜笑眉开,老怀大慰。

    自关中至雒阳,民心可用。

    据地方官员汇报说:自考举以后,勤学之士。蔚然成风,良家子纷纷以读书为要,地方为之一靖。

    且不说这些言论是否有拍马屁。阿谀逢迎之嫌疑。

    反正,这些话是说的天子刘彻心中欢欣鼓舞,眉开眼笑,就连胃口都变好了许多。

    作为皇帝,最害怕的就是地方上的豪强、士绅子弟,周游天下,结交朋友。然后二两马尿喝多了,扯旗造反。

    最喜欢的就是这些豪强、士绅子弟一古脑的都去钻研怎么当官,怎么混进官场。

    况且。地方上的监督御史和少府派往各地的宦官,也大抵都是如此回报的。

    这就更加坚定了天子的决心。

    其实,刘彻乍然听闻的时候,也有些琢磨不透。

    照道理来说。他搞的考举。貌似也没做什么太过惊人之举吧?

    但他却不知,他搞出来的考举,尽管黑幕重重,背后有着太多的利益交换和取舍。

    但至少,维持了表面的公平公正。

    对于当今的年轻人来说,争强好胜,就是刻进他们灵魂中的一个符号。

    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强,杀人犯法。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大有人在。

    而对于豪强士绅地主们来说。自己家的子弟,继续种田肯定不是出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

    吃朝廷饭,戴官家帽,出入威仪,方是大丈夫所为。

    只是奈何举荐门槛太高了!

    即使天生的影帝,声望从小就开始刷,若无好的运气,那起码得刷到三十岁,才够资格被地方郡守举荐。

    而当今之世,只要进了官场,那就是铁饭碗。

    若不犯错,几乎可以世世代代都继续当官。

    这个买卖可比种田有前途得多了!

    是以,考举一推出,那立刻大受欢迎,士绅地主豪商们觉得,这是一条不错的青云之路,而且说出去也有面子。

    像颜异的家中长辈,现在逢人就吹牛逼说:吾家小子不才,自三千士子之中,独取考举第一,号为头甲……

    别人一听说,三千士子中的第一?

    这可了不得,立刻就是一脸仰慕和憧憬。

    济南颜家过去半年,慕名前来拜师的学子如过江之鲫,其中彻侯子侄,不在少数,甚至有诸侯王子弟,屈尊降贵,前往听讲。

    至于年轻人……

    随着当初参加考举的士子各自回家,然后,他们自然是不肯自降身价,贬低自我。

    怎么办?

    抬高对手呗!

    什么非战之罪啦的借口纷纷被琢磨出来。

    然后,为了自尊或者说虚荣心,他们又大肆宣扬考举录取后的荣誉。

    什么太子亲拜之,唱名夸街,榜下捉婿等等桥段都被这些人拿着到处宣扬。

    许多乡下的土霸王,何曾听说过这样的场面?

    顿时都被说的心痒难耐。

    尤其是他们听到,为抢颜异为婿,公卿大臣都要撕破脸了。

    听着这些故事,许多自认为‘颇有才能’以为自己‘怀才不遇’的‘少年英雄’,哪里还安奈得住?

    回家以后就告诉父母,自己要安心读书,静待下轮考举,一举扬名,让天下人都知道自己的大名,让长安的彻侯公卿贵族纷纷拿着自己的女儿来诱惑。

    特别是考举的题目被人到处宣扬了之后,这样的风气顿时就更加浓烈了起来。

    看完考举的前两题,许多人都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这样的题目,我上我也行啊!”

    简单到只要识字就能答的试题,不知道激励了多少人,发奋读书,誓要成为颜异第二。

    也就是第三次的题目,稍微难了一些,至于那道算术题,则是愁掉了许多人的头发。

    然而,任何事情,再怎么难,一旦被人公之于众,群策群力之下,就再非难题了。

    时下,不知道多少学派、家族都在潜心研究那道试题。

    刘彻不知道这些,但他却知道,一次性要录取数百人,而且进的都是国家机构,担任基层或者中层官吏的考举,肯定不能跟去年一样了。

    去年的考举,他靠着先知先觉和熟知人物。可以从士子里选那些被历史证明过一定能成才的人才,所以,成绩才这么好。

    而今次考举。不仅仅录取人数暴增,而且,关键是,这些人都是要去担任许多关键位置的官吏。

    录取一个两个草包,还可以解释成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大面积的草包。那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是以,这次考举,在试题方面。要能做到有专业性和目的性,淘汰掉那些不适合当官的家伙。

    当然,因为录取的都是要去办实事的中下层官吏,所以。考什么诗书经典。那是大炮打蚊子,在素质上,还是得跟上次一样,识字、会算术,逻辑清楚,思维清晰就够了。

    又不是选宰相,还得看能不能熟背经典。

    更不是选博士,没人要求录取的都是饱读诗书。在一方领域有着权威的大能。

    这么想着,刘彻就问道:“诸卿以为。今次考举,该当如何?”

    刘彻这话一出,作为考举的受益人,颜异等人相互对视一眼,无论他们出身何派,但,他们的身上永远打着考举的标签。

    无论世人如何评价考举。

    他们这些人,永远是考举的卫道士!

    因此,颜异、宁成、郑当时、主父偃四人立即出列拜道:“臣等以为,考举,事关重大,当仔细斟酌,定下方针步骤,再选名师博士,总揽百家,出题选士!”

    要说民间没有考举的坏话,那是骗人的。

    最起码,现在坊间流行的那句“如此简单,我上我也行!”深深的刺激了颜异等人。

    谁愿意被人如此轻慢?

    自古以来,文人之间的斗争,比战场上的厮杀还激烈。

    因此,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和清名,颜异等考举众早就私下里有过共识,下次考举,题目一定要请名师出题‘不可再让世人轻慢考举’。

    刘彻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情况,他闻言,皱了皱眉头,挥挥手道:“又不是选三公九卿,选的俱是具体办事的佐吏,因此,实干为先,诸卿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样为国家选好人才!”

    这次考举,刘彻目测,大概可能有上万人来到长安参考。

    来自五湖四海的士子,这一次将齐聚长安。

    因为不同后世的科举。

    科举要经过乡试、院试,从秀才、举人什么一路打怪升级,最终取进士,成就官位。

    而考举,则没有筛选的程序,只要是个读书人,家里有钱,出得起盘缠的,都可以来长安参考。

    这其中利弊,刘彻也权衡过。

    最终,刘彻认为现在的模式,利大于弊。

    最起码,考举选出来的人,更有可塑性和发展前途,比起科举选出一帮子原教旨主义,读书读傻了的清流强太多了。

    刘彻一直认为,同样一个人,读二十年书,然后取中进士,与读十年书,然后做十年佐吏,最后同样主政一方,最终两者的成就可能天差地别!

    就连贪污,后者都比前者更有技术含量!

    而且,天下英才豪杰汇聚长安,由此还能带动长安的经济发展。

    与之相比,付出的安保支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颜异等人见到刘彻态度坚决,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能问道:“敢问家上,今次考举,定在何时?”

    刘彻笑了一声,答道:“暂时还未定下时间,不过,大抵当在七八月间,至迟不会晚于今岁岁末……”

    刘彻计划,逐渐的将考举定期化、长期化和制度化,使之逐渐取代举荐制度和赀官制度。

    刘彻可是有着野望,在将来,所有的低阶官吏全部自考举出。

    这样,就可断绝门阀世家的出现可能。

    刘彻想了想,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道:“太尉前日上书天子,请求今岁,立武考举,为军中选五十位队率,诸卿,也好好想一想,怎么样才能在考试这个框架里,选出五十位堪用的队率!”

    周亚夫想通过考举模式来选用中层军官,早不是什么新闻了。

    自去岁以来,周亚夫就一直在积极推动此事,寄希望通过考举的模式,选出足够合用的年轻军官,完成他的那个骑兵化的梦想。

    而武将不同文官。

    文职工作,识字算术合格,脑子不傻,基本就能善任,即使笨一点,只要够勤奋,也能弥补。

    当初,曹参主政汉室,就专门任用一些沉默寡言的老实人,照样做出了成绩。

    而武将则不同了。

    不识字没关系,但不懂地理,不识天时,不懂军队的基本常识,那就要命了!

    更何况,选的还是队率!

    队率是汉室军队中的中坚力量,开国以来,许多鼎鼎大名的人物,都是从队率起步,进而封侯拜相,成就伟业的。

    譬如申屠嘉,就是自队率而起,进而位列丞相的典型。

    是以,汉室尤为重视队率的培养和选用。

    一般,非将门世家的子弟,很少一上来就能出任队率的。

    绝大部分的队率,都是军功起步,靠着斩首和立功,得以出头。

    这一次,通过考举的模式,选派队率,可谓是恒古未有!

    然而,太尉周亚夫,狭平定吴逆叛乱的盖世大功,提出此议,没有人能再进行阻挡了。

    就连天子,也没有任何思索,就直接答应了周亚夫的这个要求。(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