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二十九节 安排
    选秀的事情,一直忙到黄昏,才算完结。

    连同卓文君与程郑萱在内,刘彻一共选了八位秀女,作为太子妻妾。

    除卓文君、程郑萱之外,剩余六女,全部都是十八以上的大龄秀女。

    这样的抉择,让许多观礼的大臣差点咬掉了舌头。

    汉室提倡早婚早育,女子十六不嫁,官府就要来介入了。

    是以,这些女子,起码都是嫁过一次人的熟女。

    于是一个消息不胫而走,瞬间就传的满长安皆知——汉家储君喜人妻熟妇。

    不知道多少郁郁不得志的贵族,想要攀高枝的官僚以及想走后门的家伙们,都开始琢磨了起来。

    “我家少君,体态婀娜,身姿风雅,我要不要将之献给家上,以为幸进之路?”

    无数人挠头搔首,辗转难眠。

    至于节操那是啥玩意?

    然而,刘彻却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这个抉择。

    馆陶长公主家可是开醋坛子的。

    在现阶段来说,刘彻还离不开馆陶长公主,刘陈联姻,必须牢不可破。

    是以,刘彻多选大龄秀女。

    一则,是他自己也比较喜欢,毕竟啪啪啪这种事情,教导新人是很麻烦的。

    二则,是借这个举动,告诉刘嫖,我心里只有阿娇表妹一个人,其他人,都是炮友而已。

    毕竟,谁都知道,以色娱人,是最下策。

    再怎么天仙一样的女子,天天啪啪啪,啪个一年半载。也会腻烦。

    而这批秀女入宫之时,大部分都已经十八岁以上了,过个三年五载。她们自然就人老色衰,对陈阿娇构不成多大威胁。

    虽则有一个卓文君在抢风头。但是,也就一个卓文君而已……

    “只是,不知道我这一番苦心,我那位姑姑是否读得懂……”刘彻坐在马车中,摇了摇头,不禁忽然诗兴大发,闭目吟诵起来“世人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而跟在刘彻马车身后的那一长串车马之中,八位秀女,俱是各自忐忑不安,没有人能知道,等待她们的未来会是什么?

    刘氏的宫廷,就像一头张开了巨嘴的狰狞怪兽,一口就将她们吞没而进。

    从今往后,她们就生是刘氏的人,死是刘氏的鬼。

    一时间,各车之中。人生百态,各有不同。

    马车驶过武库,进入太子宫的宫殿阁楼之中。

    刘彻当先一步。下了马车,走进殿中,同时吩咐王道:“去把义婼和赵邵氏叫过来!”

    “诺!”王道领命而去。

    不多时,赵邵氏与义婼就前后来到,见了刘彻,微微素拜问道:“家上唤妾身前来,可有吩咐?”

    这两女,此时也得了刘彻得名分,有着良人的位阶。

    刘彻点点头。走到两女面前,道:“太后以国本为重。遴选了秀女,充实孤的宫廷。你二人伺候孤也有些时日了,孤知道,你们的性子,是以,这些新来的良人,就由两位爱妃提点和管辖!”

    宫廷的后妃撕逼大战是没有办法断绝的。

    大棒只此一根,而想要的却很多。

    特别是刘氏的宫廷中,生了孩子和没有子嗣的后妃,那是两个地位,而生了儿子和生了女儿的又是不同。

    所以,历来,刘家的宫廷就没安生过。

    从立国开始的戚夫人与吕后撕逼大战,到先帝时期的慎夫人与窦皇后之间的战斗。

    刘彻没那么闲工夫去管这些女人相互争风吃醋。

    但又不能不管。

    所幸,前世十几年诸侯王刘彻没白当。

    对付女人,最有效的办法还是女人。

    当然,想要后宫河蟹,还得从其他方面下手。

    暂时来说,用义婼和赵邵氏可以震慑住大多数新入宫的秀女。

    这就好比后世的公司里,新入职的员工,肯定会下意识的在老员工面前有些畏惧。就连齐天大圣,到了天庭以后不也还是老老实实做了几天弼马温吗?

    刘彻踱着脚步,心里也是感慨一声。

    人人都说种马好,挥棒走天下,后宫救国。

    作为太子,拔掉无情,非但不会被苛责,甚至会被称颂。

    只是,谁又曾真个想过后宫的撕逼大战,会是何等残酷?

    前世,刘彻身为河间王,一开始,也是抱着大开后宫三千,博爱世界之类的念头,可,不过是区区的一个河间王,妃嫔之间的争斗,短短数年就迅速扩大化。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

    更何况是一帮子整天锦衣玉食,游手好闲的后妃?

    在这个没什么娱乐的时代,她们唯一能做的,大抵也就只有撕逼了吧。

    想着这前世的教训,刘彻停下步子,道:“齐家治国平天下,先得齐家啊!”

    再抱着那种自己王八之气一散,所有后妃瞬间倾慕度max,忠诚度max,不撕逼不争风的幼稚想法,毫无疑问,会出大麻烦。

    是以,一开始就要定下规矩,制度。

    “我是要做皇帝,统领八荒**,主宰世界的男人,岂能成天忙着处理家庭内部矛盾?”刘彻想着,主意已决。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王朝历史上,自汉之后,后宫不干政就成了铁律。

    然而,在两汉则不然,女主临朝称制的日子,非常多。

    太后废立天子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

    譬如刘彻的前世,小猪几乎差点就被窦太后所废!

    所以,在此时,要定下一条后妃不许干政的律令,不大可能,传出去,也会被窦太后所忌讳。

    后宫干政,是两汉的特色。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汉室皇帝维系统治的两架马车之一。

    别说刘彻了,就是刘邦复生也改变不了这样的局面。

    这么想着,刘彻就走到案几前,坐下来,挥手拿起一支笔在铺好的白纸上,写了起来。

    不多时,一份名曰:诸良人宫廷守则的制度就初步出炉了。

    这是一份刘彻在太子宫过去已有的妃嫔管理条例上总结和归纳了之后的条文。

    刘彻看了看纸上的文字,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将之拿给王道,吩咐道:“且去将此条文抄录十份,送去各良人阁楼!”

    即为良人,自有一个独立的小阁楼,作为太子侍妾的居所。

    “诺!”王道点点头,接着那纸,下去安排去了。

    临去之前,王道问道:“殿下,今晚传唤哪位良人侍寝?”言语之中,却是有着试探。

    刘彻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无非是想看看,有了新人之后,他这个太子究竟是念及旧情还是喜欢新人。

    这也算是太监们必备的一个天赋吧,不然,不知道主子的喜好,怎么混。

    刘彻不以为意,挥挥手,道:“今晚,孤有要事要与臣工们商议,让诸良人好生休息,不必等孤了!”

    刘彻说的是实话。

    今天晚上,确有一场重要的会议要召开。

    这会议,关系到今后数年甚至十几年的未来走势。(未完待续)

    ps:妈蛋,今天感冒还是没好……脑子好难受,关键是,明天大风吹啊我去我去我去,每次我有大推荐,身体必然掉链子,大爷,我都麻木了。。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