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二十八节 选秀(完)
    汉室的传统,太子选秀,一般一次是五位秀女觐见。

    是以,刘彻就随便又选三个女子。

    纯粹是看着对方名字有些好感或者干脆就是没怎么想,拿来凑数的。

    老实说,这么做对其他待选秀女是很不公平的!

    因为,汉室的太子妃嫔是有数量限制的,一般来说,初次太子初次选秀,最多也不过选出十来个秀女作为太子的妃嫔,由太后或者皇后给予诰命,册封为良人或者良娣。

    然后……

    剩下的没有被选中或者甚至连太子面都没见到的秀女,就只能背着一个家人子的头衔,在宫廷中煎熬了。

    按照汉室的制度,家人子秩比佐吏,一年俸禄是一百石……

    这么点儿俸禄,想在宫廷里过上什么好日子,那无疑痴人说梦!

    当然,这些女子也并非就从此就没有了出头之日了。

    汉室的太子选秀,年年都会举行,这些家人子,也还有机会再次出现在太子甚至皇帝面前。

    只是,每次太子选秀,都会有新人加入。

    新人更年轻更漂亮也更有底蕴。

    所以,一般,大多数没能被选上的秀女,最终的结局都是蹉跎宫廷,靠着一点微薄的俸禄艰难度日,等到皇帝驾崩,下诏释放宫女奴婢,她们才能有机会出宫。

    只是,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公平?

    感慨间,欢快轻松的乐声响起。

    在几个侍从官的引导下,五位待选秀女,次第鱼贯入殿,朝着上首的窦太后和薄皇后盈盈素拜:“妾身等拜见太后、皇后、家上!”

    “平身罢……”窦太后微微吩咐着:“来人,给诸位家人子赐座!”

    “妾身等谢太后恩许!”秀女们整齐划一的恭身再拜。然后,就被宦官们领着坐到离刘彻不远的席位上,几乎是与刘彻正面相对。

    这样的设计。是为了方便太子观察待选秀女的外貌。

    说起来,刘家的储君选秀。比起后世那些繁琐复杂的流程,简单快捷得多。

    汉书上记载,刘奭在司马良娣早夭后闷闷不乐,于是宣帝王皇后在请示了宣帝后,便组织了一场选秀来给刘奭放松放松。但刘奭刚死了爱妾,感觉不会再爱了,根本没有那个心思,只是碍于王皇后的情面。不得已就随便应付了一句说:我觉得其中一个还是很漂亮的。

    实际上,这货根本看都没有看那五个秀女。

    然后,王皇后就自动脑补了一个坐的离刘奭比较近,而且刚好那天穿了一件好看的衣服的妹子,连夜给刘奭送了过去。

    然后,刘奭这个‘感觉不会再爱了’的文青太子当天晚上就推了那个妹子……

    谁曾想这一推居然就出了个暴击,没多久那个妹子就怀孕了。

    汉书上之所以记载这个故事,是因为那个妹子后来生下了宣帝的皇太孙后来的成帝刘婺,她还有个侄子叫王莽……

    至于此时,太子选秀更加简单直接。

    基本上。选谁不选谁,全看太子喜好。

    是以,这选秀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大概是这个时代最平等的事情。

    长的漂亮,能让刘氏的太子喜好的,出身再烂,也能立马飞上枝头做凤凰。

    譬如已故的太皇太后,后来的小猪卫皇后,宣帝许皇后,成帝赵皇后,都是出身底层的女子,卫子夫甚至还是个连平民都不如的家奴。赵飞燕姐妹就更别说了……

    长的不漂亮,出身再高贵。也是白搭!

    刘彻微微扫了一眼坐在他对面,低着头。局促不安的五个女子。

    就这一眼,即使刘彻,也颇为动容。

    刘彻的眼眸之中,倒映着对面恭身静坐的五个少女。

    她们的年纪大抵从十二三岁到十**岁不等。

    人人的身上都穿着一件黑色的绕襟曲裾深衣,这种服饰是汉宫中妃嫔常穿的服饰。

    在刘彻看来,这是一种即使放在后世,也能上巴黎时装展览的优秀女装。

    它最大限度的满足了衬托和彰显女子形体的设计要求。

    通俗点来说,就是这种深衣,能将女性的婀娜身姿尽显无疑。

    尤其是其收紧的下摆,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设计。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

    此时,女性的亵裤尚未发明……

    咳咳……

    是以,在刘彻看来,这种设计,简直就是在诱使皇帝或者太子犯罪!

    想想看,后世的男人,连看到黑丝制服ol什么的,都能有冲动,更何况是如此含蓄而大胆的服饰?

    所以,刘彻也理解了,为什么刘奭会那么没节操。

    答案很简单,只要不是柳下惠,根本无法拒绝得一个娇滴滴得妹子穿着这种衣服在你面前走来走去。

    最重要的是,这种绕襟曲裾深衣,按照传统,待选秀女都可以自行改装,进行一定程度的改变,这也是宫廷默认的一种秀女竞争的方式。

    汉人对待衣饰有着极强的偏执感。

    在这个衣襟向左还是向右都关系到华夷大防的时代。

    衣饰怎么样才能做到既落落大方,端正得体,又能引人注目,得到太子欢心,这也是对所有秀女的考验。

    在这个时代,穿错了衣服,轻则让人讨厌,重责可能失去天下!

    譬如,王莽末年的更始帝就是死在穿错了衣服上面。(注1)

    刘彻随意的看了两眼,然后,他的眼睛就停在一个娇小的人影上。

    这是一个小女孩,大概十二三岁,五人之中,也就她年纪最小。

    虽然在后世,十二三的小loli可能连初中都还没上,但在西汉。法定的结婚年龄就是十三岁!

    许多偏远的农村,七八岁的童养媳,十二三岁就做了妈妈的。也不是没有。

    甚至,许多病态的贵族和商人。就爱这种调调,专门买了许多年幼的小女孩来满足他们病态的需求。

    譬如前世刘彻曾听说过,许多贵族的女仆和家生子,稍微有些姿色的,未既龀而遭之,及笄而孕。

    刘彻自然不是变态,前世今生,再怎么下作。没有干过推到十五岁一下少女的事情。

    但是,在看到这个小loli的瞬间,刘彻心中,却是砰然心动,心里面有一种难以抑制的保护欲。

    这个小loli有着一双干净的眼睛,这种干净并非是天真啊善良啊什么的。

    而是一种能沁人心扉,令人忘却忧烦的干净。

    令刘彻一下子就想起了李若彤版的小龙女。

    她的眉毛梳了一个远山眉。

    汉代女性,画眉喜欢画长眉。

    具体到这个小loli的眉毛,虽然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远山眉,但与她那双干净的眼眸两相对衬。瞬间达到了一种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然后,她的脸型是典型的瓜子脸,看着有些类似。洁白无瑕,有着少女特有的粉嫩和红晕,脸上没有粉黛,只在嘴上抹了一点点胭脂,点成一个时下社会审美观中最为认可的‘樱桃小口’。

    几缕青丝垂在耳畔,瞬间就能让男性迸发强烈的征服欲。

    最重要的是,她上身穿的是一件圆领的黑袍。

    这种袍服的特征,胸部收的很紧。

    于是,出现在刘彻眼中的是一个长着漂亮可爱的loli脸。却有着不亚于十五六岁少女的胸部的少女。

    这种强烈反差感,对男人来说。不亚于最猛烈的春药。

    这个小loli,刘彻当然知道。她就是卓文君了——在场五女也就只有此女符合卓文君的年纪。

    “难怪卓文君,十几岁就守寡……”刘彻感慨一声,这样的女子,确实是会让所有得到她的男子为之疯狂,即使刘彻这样前世已经有过百人斩的光辉记录,经久花丛的人,都难以把持,更何况是一个初尝滋味的少年郎?

    旦旦而伐之下,精尽人亡,也就可以预料了。

    不过,无论历史上,还是前世,这位蜀郡最有名的才女和绝色,后来的日子都不怎么好。

    碰上司马相如这个目的性极强的花丛老手,卓文君可谓是掉进了火坑,还甘之如饴!

    “且待孤来拯救你吧……”刘彻在心中嘿嘿的想着。

    这么一个极品小loli,自然是要好好的藏起来,慢慢养成,等熟了再吃!

    刘彻的目光在卓文君身上微微一停,然后就迅速的转移到其他目标上。

    其实,对刘彻来说,这次选秀最大的悬念已经没有了。

    剩下的不过是尽量选择一些漂亮的女子来充实自己的后、宫。

    所以,他也就不再像对卓文君一样那么关注,只是在心里评判一下,对方的美貌,再略微权衡抉择。

    于是,片刻之后,刘彻提笔在帛书上的卓文君的名字旁写下一个可,然后,再找到与卓文君一同被内定的那个程郑婴的女儿,也写了一个可字。

    这程郑婴的女儿名为程郑萱。

    刘彻抬头看了看剩下的四个女子。

    作为一个继承了老刘家的光荣传统的太子,刘彻自然要做到,务必使‘野无遗美’。

    嗯,没在自己面前出现过的美女就算了。

    倘若被发现了,还漏掉了,那就不可饶恕了!

    只是可能是方才经过了卓文君的冲击,此时,刘彻的眼光被养高了。

    总之,剩下四女,虽然都还算漂亮,但却无法让刘彻特别留意。

    这次选秀,最多只能选十人,最少也要选六七个。

    多了的话,会让人以为太子是个声色犬马之辈,少了,却会让皇帝老爹和窦太后都心中不安。

    这一开始就内定了两个名额。

    那就只剩下最多八人待选了。

    因此,刘彻挥了挥手,将帛书递给旁边的宦官,轻声道:“依此而行吧!”

    这宦官接过帛书,看了看写了可字的名字,于是奉着帛书来到窦太后和薄皇后跟前,呈递上去。

    窦太后有眼疾,这种事情,她是不管的,她今日来此只是来做个见证。

    薄皇后就不同了。

    她作为诸妃之长,同时还可能成为刘彻的继母。

    这些被选秀女以后都要成为她的儿媳,自然要好好考察考察,熟悉熟悉,免得以后婆媳关系处理不好。

    看过帛书上的被选秀女名讳以及籍贯家庭背景后。

    薄皇后微微颔首,表示认可。

    此事,刘彻已经与她透过风了。

    这时候,自然要卖太子一个面子。

    于是提笔在两份空白的诰命上填下卓文君与程郑萱的名讳,再请示了窦太后,在窦太后耳边耳语几句,得了窦太后的许可,然后就将在这两份空白诰命上加盖了皇后的凤玺。

    从法律上确认了卓文君与程郑婴的太子妻妾身份。

    当然,这个程序还有一段复杂的流程要走。

    譬如,这事情还要天子认可,然后再由太后用印,再由少府衙门制作专属卓文君与程郑婴的印玺和宫籍。

    但,这个事情一般来说,不会再有变动了。

    唯一的悬念就是,卓文君与程郑婴的封号。

    按照制度,汉家太子在太子妃之下还有好几个级别的妃嫔等级。

    像家人子是最低一阶的,而良娣,算是仅次于太子妃,拥有莫大权势,极有可能在未来成为夫人、婕妤的备选。

    只是良娣一般都只封给有子嗣的妃嫔。

    这么一来,就只有良人等可以封。

    刘彻很清楚,太高的等级,对于刚入宫的妃子是不合适的。

    所以,他在前两日,在与薄皇后沟通后,就决定了,本次选秀所有秀女,一律封为良人,秩比八百石,属于妃嫔等级中的中层。

    这样的话,即不失体面,又能很含蓄的告诉外界。

    储君还是很谨慎的。

    ……………………………………

    于是,得到许可的宦官捧着帛书,走上前,对着那五个秀女,道:“卓氏文君,程郑氏萱,移居太子宫,丙殿!”

    这等若是宣布了其他三女被淘汰的命运。

    一时间,这三女都有些精神恍惚。

    对她们来说,这次选秀的赌博基本已经失败了。

    有人甚至忍不住抽泣出声。

    但,还是不得不遵命,各自出列,对着窦太后、薄皇后以及刘彻一拜,然后徐徐退下。

    至于卓文君和程郑婴,自是出列拜道:“妾身蒲柳之姿,能侍家上,实乃妾身福泽……”

    然后,就被宦官领着下去。

    等待她们的,是一群虎视眈眈的宦官与侍女。

    按照制度,良人可以拥有两个使唤的贴身侍女,四个宦官打扫卫生,收拾庭院。

    而每次太子选秀都是许多宫中侍女与宦官们的翻身之日。

    若能碰上一个未来得宠的妃嫔,等若是飞黄腾达。

    甚至,对许多选秀失败者来说,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出路。

    投靠一个将来的良娣、夫人,也算是一条通天之道。

    譬如当年,唐姬就是选秀失败后投靠了程姬,后来在程姬的授意下侍寝,最后为皇家生下皇孙,鱼跃龙门,成为妃嫔,其家族也受益匪浅!

    对这些刘彻自然知道,他倒是有些好奇了,卓文君和程郑婴这两个开了后门的商贾之女,会怎么选择。

    尤其是卓文君那个智商高但情商几乎为零的傻丫头,会怎么选择?(未完待续)

    ps:抱歉啊,昨天卡文了,卡的我好难受啊~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