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二十五节 易手
    淮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南北争锋时南军北上,北军南下的咽喉命脉。; .23+wx.春秋战国时期,围绕此地的争夺,曾经上演过无数次战争。

    吴越楚齐,先后会战于此。

    甚至于就连魏国也是因此地而衰落的。

    著名的马陵之战的背景就是魏国想要保护他的小弟们,淮泗的宋、鲁等国,结果劳师远征,被齐国在马陵地区设下埋伏,全军覆灭。

    吴王刘濞自广陵起兵,夺去楚国全境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遣重兵北上淮泗,控制了淮泗口这个进出南北的咽喉命脉。

    然后顺河而上,北进攻略梁国。

    之后,为了稳固淮泗口的安全以及军粮补给通道的通顺。

    刘濞在此地留下了三千人的守备部队,并任命了田越为淮泗令。

    这田越,可是吴国国内赫赫有名的军旅世家出身。

    田越之父,就是吴王刘濞的大将军田禄伯!

    而田禄伯在刘濞还在当洽阳候时,就追随刘濞左右,数十年来,深的信任,刘濞封为吴王后,历任吴国少府令、内史、中尉、卫尉,每一个都是关键的要害职位。

    可以说,田禄伯便是刘濞最信任之人。

    让田越留在淮泗,一则是给其镀金,二则,也是表示恩宠之意,三则却是刘濞觉得,田越这个人怯懦好色,不可以托付军国大事,与其让他去前线给乃父丢脸。不如留在这安全的后方。

    而田越,也确实没有让刘濞看错,这两个月在淮泗令的任上。田越整天花天酒地玩女人顺便将运往前线的军粮稍微的‘飘没’一点点。

    至于其他的正事,自然是统统交给下面的副手和官吏去办!

    吴楚江南之地,物产丰饶,尤其是汉兴以来,经济发达,上层贵族,纸醉金迷。奢侈之风日盛一日。

    身在这样的环境中,田越,自小就学会了许多贵族、官二代的特长。

    譬如挥金如土。斗鸡走狗等。

    他在淮泗地区上任不过两月,就已经在当地让人‘闻名遐迩’了。

    当地许多‘志同道合’的纨绔子弟,瞬间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

    特别是随着天气越发的寒冷起来以后,这些人就常常组织在一起。开无遮大会。酒池肉林,嬉闹**,或者斗鸡蹴鞠,游戏赌博。

    是以不过两月,当地就已经有童谣传出来了‘田越子,一千石,楼船百十艘,不如东市大将军’。

    这大将军。是田越养的一只公鸡,凶悍异常。无鸡难敌,田越洋洋自得,命曰大将军,**之如命,便是开无遮大会,也会带着**鸡一同。

    丁亥年十二月辛卯。

    一如往常一样,田越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在淮泗口的军营中军大帐中博戏、亵玩。

    一只只公鸡搏斗,纨绔子弟们喧哗着大声助威。

    不知道,此时,他们已经大祸临头了!

    淮泗口东南二十里的一处树林中,一个个牵着战马的士卒从树林中鱼贯而出。

    不少人都已经冻得双颊发紫,身体僵硬。

    过去一天一夜,他们轻装前进,在吴楚控制区里,昼伏夜出,尽量走小道,一路上吃尽了苦头,受尽了风吹雪打。

    出发时,整整五千人的骑兵部队,坚持到这里的,只剩下三千余人。

    其他,冻死,冻伤者数以百计,掉队落伍的也有数百。

    但此刻,当淮泗渡口尽在咫尺时,每一个士卒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军官、将校更是难以自持的颤抖了起来。

    “大丈夫建功立业,就在此刻!”韩颓当抽出腰间的佩剑,上马,一挥剑指着远处已经隐隐在望的淮泗渡口,大声嘶吼起来。

    此刻,韩颓当脑海中闪过许多的资料。

    吴军在前线连同民夫在内,数十万人,每日人吃马嚼,消耗的粮食成千上万。

    要从大河以南,将如此多的粮食运送到大河以北,淮泗渡口是唯一可行的通道。

    而偏偏,守备淮泗口的人,不过是纨绔子弟。

    乃父田禄伯或许是当世大将,但这个田越嘛……

    韩颓当嘴角露出一丝篾笑:“取汝首级,如探囊取物!”

    只要拿下这里,刘濞必败!

    而他韩颓当也将因此而留名青史!

    看着韩颓当的兴奋神色,作为主将的俪寄没有多言,对于这个老搭档,俪寄很清楚,韩颓当此刻只怕满脑子都是建功立业的想法。

    况且,建功立业,他也想要啊!

    他俪寄,要用这个不世之功,来洗刷掉他身上的污点。

    当年,他反戈一击,背叛诸吕,虽然,大家表面上都称赞他‘有大功于社稷’‘真丈夫也’但实际上,背后不知道多少人在编排他卖友求荣,以怨报德,舆论更是对其冷嘲热讽。

    至于他俪寄这二十多年来在长城训练骑兵,对抗匈奴,出生入死的那些事情,却被人们选择性的无视掉了。

    所有的人都对他‘另眼相待’,始终将他看出那个当年被人胁迫和当成棋子的卖友求荣之辈。

    而不是一个将军,一个武人,一个丈夫,一位豪杰。

    因此,俪寄迫切的需要眼前的这一战,为他自己正名。

    他俪寄是军人,而且还是当世之名将!

    吴起也曾杀妻求官!

    但青史之上,谁不称呼一声吴子?

    他俪寄,也想靠此一役,扭转世人对他的看法,至少,不要再将他看成是一个卖友小人,而是一个真正的将军!

    …………………………………………

    哒哒哒!

    三千多匹战马奔腾起来的气势,如同雷鸣一般,带着一往无前之势,扑向淮泗口。

    刘濞虽然在淮泗口附近营造了防御工事、壕沟以及营寨。

    守军也俱是吴军的精锐。

    但奈何一则主将从来不管事,只顾自己斗鸡走狗,平时还好,调度粮草,转运辎重,下面的副将、军官、官吏都能安排的妥妥当当,这田越固然草包,但,他起码没有瞎指挥,最多上下其手拿些好处。

    因此,一直以来,这淮泗口的调度,倒是颇有些汉室无为而治的特色。

    只是,当外敌来袭,这个弊端立刻就被无限放大了起来,下面的将官茫然不知所措,有的想坚守,有的想逃跑,更有的居然还想出站,整个指挥系统混乱不堪,淮泗营寨之中一片鸡飞狗跳。

    二则,寒冷的天气,麻痹了人的反应,许多人甚至根本没有武装起来。

    三则,南方的吴军何曾见识过数千骑兵冲阵?何曾有过与如此规模的骑兵作战的经验,他们甚至连骑兵害怕什么都知道。

    以上三条,使得淮泗口的数千吴军,顷刻间就崩溃了。

    想出战的,直接被滚滚铁流碾碎。

    想防守的,还没来得及拿起武器,爬上营寨,骑兵就已经冲进去了。

    不过半个时辰,吴军命脉,战略要点淮泗就被汉军攻陷。

    整个过程,汉军伤亡不过百,战死者更是寥寥。

    这就让俪寄与韩颓当面面相窥,他们曾经预计过,可能要死伤数百甚至更多。

    但却没想到,整个过程,轻松加简单,从头到尾,淮泗的吴军就没有组织起任何一点像样的抵抗。

    但,此时,俪寄和韩颓当都很清楚,淮泗易手,附近和泗水对面的吴军都要发疯了。

    他们必须坚守此地直到前线决战分出胜负!

    所幸的是,根据情报,附近吴军,最大的一股就是这淮泗的守军了,现在,淮泗的守军基本不是被消灭就是投降,剩下的小股部队想要集合起来,需要时间,也未必能集合起来。

    同时,俪寄立刻就下令,焚烧淮泗口的楼船以及仓库所储存的粮食,更命人立刻断掉附近的桥梁,破坏道路。

    这一连串命令下去之后,俪寄才开始着手安排防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