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二十四节 布置
    昌邑城外,太尉中军大帐。

    咚咚咚!

    鼓声传遍军营。

    周亚夫一身戎装,骑在马上,策马从数千名已经整装待发的骑兵阵列前走过。

    这两个月,周亚夫在昌邑,只做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挖壕沟,修营寨,整个昌邑-睢阳一线,几乎被他修成了一个不可能被外部攻陷的要塞。

    第二件事情,就是联络休候、红候等楚国宗室,在这两位特别是休候刘礼的帮助下,他顺利的得到了吴楚联军的布防图以及烽燧图,更得到了好几位楚国校尉、司马的反正许诺。

    第三,就是让眼前这几千名从陇右、长城抽调出来的精锐骑兵完成了熟练骑乘钉上了马蹄铁的战马的训练。

    此时,天空中飘着绵绵细雨。

    大雪昨天才停下来,此时又下着雨。

    凭良心说,这样的天气,绝对不适合作战。

    泥泞的道路和寒冷的天气,会让行军变成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大雪和寒冷,让吴楚军队反应迟钝,同时,恐怕也没有人能想到,他,周亚夫敢在这样的天气,发动奇袭吧?“现在是什么时辰?”周亚夫问着与他并列而行的将军俪寄。

    十天前,本该在长城防备匈奴与燕赵的俪寄就已经奉诏轻装前来昌邑,在周亚夫旗下听令。

    因为,当世,指挥骑兵作战经验最丰富的,就是这位曲周候了。

    “太尉,现在已是辰时三刻了!”俪寄回答道。

    “善。正该此时出发!”周亚夫朝俪寄微微致敬,郑重的托付道:“君侯,这五千儿郎。我就代表陛下托付给君侯了,但望君侯此去马到功成。一举攻下淮泗,如此,大事可成矣!”

    两个月的对峙,观察以及交锋、博弈、伪装,为的就是今日的这一刻。

    吴楚联军两个月对睢阳的攻击,消耗了他们太多的力量和注意力,不可避免的对昌邑方向失去警惕。

    寒冷和大雪,更会压缩吴楚斥候的搜素范围。

    加上负责某些关键地区防务的楚军。实际上已经被说动反正。

    这一次奇袭,几乎就不可能失败!

    除非……

    立刻再来一场大雪!

    但这同样是不可能的。大雪昨日方停,此刻虽然下着雨,但是,想再来一场大雪,段时间内不太可能。

    俪寄在马上微微颔首,拱手道:“太尉,放心好了,末将定不辜负太尉与陛下的托付!”

    说完,俪寄就勒马一挥手。数千骑兵缓缓的动了起来。

    虽然下着雨地上又有着厚厚的积雪。

    但,战马在雪地上行走,却相当的平稳。

    这一切。都是因为,马掌上那个奇特的小小的铁制马蹄铁。

    直到现在,俪寄才发现,这马蹄铁除了能保护马掌外,居然还能防滑,虽然效果不是很显著,但最起码,不用怕因为路滑而不得不下马步行。

    这次奇袭,时间是关键!

    ……………………………………

    目送着俪寄大军消失在视线之中。周亚夫下马,转身对迎上前为他牵马的义纵道:“义都尉。去通知李广、公孙昆邪还有程不识,让他率军前往睢阳。支援梁王!”俪寄此去,假如一切顺利,明天下午就可以攻下淮泗渡口,截断刘濞的粮道。

    这冰天雪地之中,没有了粮食补给,又得不到后方的音讯。

    刘濞肯定会拼命!

    这个时候,只要坚守睢阳与昌邑,现在还气势汹汹的吴楚联军,号称五十万的大军,用不了三天就得崩溃。

    届时,他就不可以轻易得完成灭吴大计!

    兵法有云: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

    又云: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这两句话,是他从军的第一天,就听他父亲说过的话。

    也是他一直以来用兵的准则。

    “诺!”义纵点点头,用带着崇敬的眼神看了一眼周亚夫,然后才牵着周亚夫的马离开。

    这两个月,跟在周亚夫身边,让义纵学到了许多以前根本没办法在书上学到的东西。

    对于周亚夫,此时的义纵是视为老师一样看待的。

    目送着义纵远去的背影,周亚夫撮了撮手。

    周亚夫是汉室武将中最喜欢提拔和提携年轻后辈的将军,没有之一!

    现任的廷尉赵禹,就是他向天子举荐的。

    当年窦婴在军伍之中时,他也曾经多番照顾。

    向他这样喜欢提携和举荐年轻后进的高官显贵,在汉室重臣序列中,是一个异类一样的存在。

    说起来,就搞笑了。

    此时,级别越高的大臣,越不会举荐年轻人。

    尤其是到了两千石这一级别,更是轻易不会随便举荐。

    以至于汉室最近二十年,天子几乎年年都要催促地方官举荐贤才,甚至于不惜下达任务指标,将之与官员的考绩捆绑起来。

    即使如此,官僚们有时候宁肯被责罚,也不愿意举荐。

    原因在于,此时,举荐者是要承担极大的道德风险还要赌上自己的名声。

    假如不是非常看好或者欣赏的人仰或天下扬名的人才,官员们,根本不想随便举荐。

    万一,举荐的是个草包,又或者是个愣头青,捅了个窟窿,怎么办?

    即使朝廷不追究,一个识人不明的名声也等于阻塞了自己的进身之阶。

    周亚夫也曾被很多人劝过,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出头,赌上自己的名声和前途?

    对于这一切,周亚夫一直只是笑笑,并不回应。

    此刻,望着义纵的身影,周亚夫忽然明白过去自己那么热心的提携和举荐年轻人是为什么了。

    “因为……”周亚夫叹了口气:“虎父犬子啊!”

    他有四个儿子,但一个比一个笨。

    老大是个纨绔,老二虽然聪明,但奈何生下来的时候就受了凉,落下了个病根子,老三……比老大还不如,除了斗鸡走狗,就不会别的技术了,至少老大还懂些道理,至于老四,本来,是他希望最大的一个儿子,可惜,十年前英年早逝,让他扼腕至今。

    也是从那时候起,他,条候周亚夫就开始喜欢提携和举荐年轻人了。

    因为,他每次看到优秀的年轻人,心里头就会冒出四郎在世时的模样。

    尤其是义纵。

    周亚夫是越看越觉得他与自己拿早夭的老四非常相似。

    一样的年轻,聪明,机灵甚至是天才!

    “听说此子早年丧父,不知道,吾能否将之收为义子?”周亚夫心里寻思着,只是……

    义纵是太子的人,而且据说其姐姐还是太子的侍妾。

    这就有些棘手了。

    “此间事了,吾且探探太子口风吧……”周亚夫想着,就带着亲兵们沿着营寨和壕沟巡视起来。

    周亚夫很清楚。

    接下来两天,刘濞肯定会发疯、拼命。

    几十万人狗急跳墙起来,会爆发出让人意想不到的战斗力。

    譬如当年巨鹿之战,项羽破釜沉舟,因此击溃秦军,定下了秦朝灭亡的序曲。

    又如韩信,背水一战,定下楚汉争霸的胜负手。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抹杀掉刘濞任何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可能性。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