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二十三节 疑虑
    丁亥年的冬天,格外的难熬。

    特别是在梁国,一进入十二月,北国的大雪就如期而至。

    南方不是没下过雪,但,来自吴楚的士兵,何曾见过一下就是两三天的大雪?

    更麻烦的是……

    刘濞忘记给自己的士兵配备足够的御寒衣物了。

    于是,大批大批的士兵冻伤甚至冻死,偏偏大雪封山,使得伐柴变得极为困难,军营中缺少足够的取暖燃料,冻极了的士兵,甚至不顾军中纪律,偷偷的将一些给牛马食用的干草拿来取暖。

    军队纪律简单粗暴,动不动就是斩、杀、诛、杖。

    这几日,军法官已经杀了十几个人。

    血淋淋的人头挂在辕门上,一颗颗怒目圆睁,头发披散的人头,暂时恐吓住了士兵们。

    但军营里,一股股潜流却在悄悄的流动了起来。

    对着这一切,恒霸忧心忡忡。

    此刻的局势,在他眼中,真是坏到了极点!

    大军在睢阳城下顿足两月,虽然有过几次跃上城头,几乎攻入睢阳城中的进展,但奈何,对面的梁军也不是吃素的,每一次都不要命的顶了回来。

    根据战俘所说,梁王刘武,为了守住睢阳,甚至是跪在地上,将守城重任交托给手下的六位将军,而且,还拿出了梁国府库的积蓄,对有功士卒进行赏赐。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更何况是本土作战,想要保卫家园桑梓的梁国士卒?

    这还不是关键。

    关键在于躲在昌邑的周亚夫在想什么?

    说实话,恒霸完全看不懂周亚夫带着十几万汉军躲在昌邑天天挖壕沟,修壁垒,意欲何为?

    恒霸翻遍所有的兵书,也找不到,那本书上写了这样的计策?

    难道周亚夫不知道,攻下睢阳,昌邑那边就失去战略作用了吗?

    难道周亚夫不知道这两个月,吴楚联军甚至连昌邑那边都没去看过一眼吗?

    恒霸不认为,以周亚夫的智商,以周亚夫的出身,会连这个普通士卒也看得清的问题都不懂!

    那么问题来了,周亚夫究竟在准备什么招数?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恒霸叹了口气。

    他一直在吴王面前要求加强监视和警戒昌邑方向。

    开始,吴王从善如流,向昌邑方向派出了大批的军队警戒,还建立起了一道密不透风的斥候巡逻网络。

    刚开始,连昌邑方向多一道炊烟,都会被人郑重其事的禀报上来。

    可惜,两个月下来,昌邑的周亚夫除了挖壕沟就是修营帐,甚至还放火烧光了昌邑附近的山林,摆出一副要把昌邑经营成铁桶的模样,做出一副死守不出的样子。

    在经过一系列的惊讶、疑惑、不解以及探究后,刘濞君臣终于确认,周亚夫一没有耍诈,那些林立的营帐与壕沟,被烧毁的山林与房屋田舍,做不得假,二没有用计,昌邑附近的探子甚至布置在蓝田、武关乃至于长安的暗子,都表明,周亚夫没玩明修栈道,暗渡成仓的那一套把戏。

    该在昌邑的部队,全部都在昌邑,一个没少!

    于是到了今天,吴王君臣终于确认,周亚夫似乎确实是做好准备在昌邑等着吴楚大军了。

    对此,上上下下,无数人都表示不解。

    这周亚夫是脑袋被驴踢了吧?

    守昌邑有个屁用?

    睢阳一旦被攻陷,吴军完全可以不理会昌邑的汉军,大摇大摆的向雒阳,向函谷,向长安进军。

    于是,就有人大胆的猜测:周亚夫怕是个胆小怯懦之辈吧?

    为了证实这个猜测,刘濞就派人去昌邑周亚夫的壕沟和营寨前骂阵。

    十个大嗓门的汉子,足足骂一下午。

    对面的壕沟与营寨,毫无反应。

    甚至就连射箭都懒得射。

    只有在吴军企图更靠近营寨时,射出一阵密集的箭雨,射死了大概三四个人,还有五六人负伤,等吴军一退,对面继续挖壕沟,修营寨。

    那一次之后,关于周亚夫胆小怯懦的评价,就彻底的在吴军之中流行了起来。

    再没有什么人会特别的留意周亚夫了。

    对于一个这样胆小的家伙,有什么值得重视的?

    长安无人矣!

    只有恒霸,一直在不断的思考着,到底哪里不对劲。

    这时候,一队运粮的辎重车被火兵们赶着朝着远处的营房走去。

    几个军官一边赶车,一边唠叨着。

    恒霸起初也是听听而已,这些辎重军官的牢骚来来去去无非就是累死哥了,妈蛋,你们就不能少吃一点嘛?

    但是,正当恒霸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猛然听到一个军官絮絮叨叨的道:“这直贼娘的鬼天气真是冷啊,难怪淮泗口那些家伙都躲在营帐里烤火抱女人睡觉……听说,连淮河都结冰了啊!”

    另一个军官借口道:“可不是!这鬼天气,现在,小河小溪什么的,全都冻住了,也辛亏河流结冰了,不然,咱们这次可就要失期了!”

    恒霸立刻直住脚步,上前去问道:“你们两个刚刚说什么?”

    那两个方才还在埋怨和唠叨的军官看到恒霸,没由来的背脊一凉,连忙行礼道:“恒将军,俺们方才说河流都结冰了……”

    另一人一脸媚笑的道:“可不是嘛,俺们这次运送辎重回来,差点就被困在雪地里了,辛亏河流全部结冰了,于是,俺们就赶着辎重车,从河面上直接趟过来了!”

    “河流结冰……”恒霸大惊失色!

    南方从来没有出现过江河结冰,可以让人趟冰过河的事情。

    是以,他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一点。

    但此刻,恒霸想起来了。

    大河每年都会结冰,厚厚的冰盖甚至足以让军队中的重甲步兵和辎重车通过。

    而今年的天气更加冷。

    方才这些士卒也说了,守备淮泗命脉的军队,居然在营帐中烤火。

    “我要马上去求见王上,请王上派兵去保护淮泗!”

    北兵以骑兵为主,倘若此时,周亚夫出一支骑兵,就可以迅速的直抵淮泗,截断淮泗的运粮通道。

    那么,在这北国冰天雪地里的这几十万吴楚大军,马上就要面临冻死饿死的危险。

    恒霸很清楚,因为战争,更因为补给线太长的缘故,吴军的军中存粮,从来都不够三天之用!

    而一旦粮道被断,那所有的一切,恐怕立刻就要成泡影了!R1152
29salon